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武侠仙侠 > 正文

[宁弃仙身换卿颜]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石溪易淮离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4-16 08:06:23

[宁弃仙身换卿颜]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石溪易淮离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宁弃仙身换卿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宁弃仙身换卿颜 即可阅读全文

《宁弃仙身换卿颜》小说简介

一股清流,浓处如酒,淡处似茶。别样的感觉,虽然慢了一些,到更符合实际,毕竟有些纠结、探索的过程才是爱情本该有的样子。文笔细腻,人物刻画很生动,鲜明,加油。。精品小说《宁弃仙身换卿颜》是恬剑灵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石溪易淮离,书中主要讲述了:彼岸花艳丽如火,荼蘼了奈何桥畔。石溪从那絮絮叨叨的咒骂声中,倒是知道了个始末。原来是九重天宫的一位仙者因得罪了天界三殿下而被其朱笔一挥,毁去仙根,永生永世不入仙班。此刻那人正在冥界骂骂咧咧,死活不愿意。新书推荐,《宁弃仙身换卿颜》由恬剑灵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主角石溪易淮离,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死了,魂飞魄散。这一次,再也没有重活一世的机会了。她将彻底亡于这六界。可他只想等,等她轮回,听她亲口说一声,我来嫁你了……

精彩章节试读:

易淮离清隽的眉眼打量在她身上,这一瞬才真正看清了她模糊的容颜。

眉如远黛,眼波浩淼,尤其是那唇色,嫣红妖冶若噬人心一般。

莫名的,他不太喜欢她唇上的这一抹太过于艳丽的色泽。总觉得她不该是妖冶的,她该是祥和宁静如天池的一汪清泉那般立于这浊世。

几乎是本能,他的指腹往她的唇上一抹。

他的动作太过于突兀,石溪完全是始料未及。等到她想要后退已然不及。她但觉唇上经过他的触碰,火辣辣的。

那种感觉,就仿似她还是当初的小灯芯,被他的大掌一触及,便会绽放出火花与热情。

石溪丝毫不察自己的唇因着他指腹的碰触而退散了那一抹妖冶,那唇色由浓艳的红转变成了一抹柔嫩的粉,水亮莹润,带着让人一亲芳泽的蜜意。

“三殿下还请自重!”她的声音清冷若万年不化的冰川。

易淮离睨着她的神色,不以为意地继续刚刚的问题:“薇儿身上缺失的物件现今何处?”

前一刻明明还在行着登徒子的举动,后一刻便能这般厉色肃然。

石溪就这般微微僵直了身子,良久才伸手抚了抚自己鬓边的发丝。

当真是痴情呵。

过了千年时光,依旧对夕薇儿如此执着。

“既是那位薇儿姑娘身上缺失的物件,我这一块小小的三生石又怎会知晓?三殿下不妨与我说道说道,她身上缺失的是什么物件?看三殿下这般紧张,她莫不是缺手缺脚了?这……我可无能为力啊,对于她那断手断脚的行踪当真是一万个不知晓。”

她的表情颇有些夸张,衣袂翩然,环翠叮当。

易淮离嘴角微抽,沉下思绪的同时徐徐道出三字:“避水珠。”

果然!

早先石溪便揣测是这一件,没曾想还真的被自己料中了。

她原先的本体是灯芯,灯芯畏水,他便特意去了东海向龙君威逼利诱一番为她讨来了避水珠。

后来她将毕生修为给了夕薇儿之后灰飞烟灭,这颗避水珠便同着她一道消失了。

她料想着,夕薇儿有了她的修为之后,可能某些方面会继承一些她的特性。就好比……畏水。

是以,易淮离应该是为了这个颇为头疼。

若是可以,她当真不希望自己料中这些。

不过是一遍又一遍地往自己的心口扎刀罢了。

“避水珠认主,想来它应该还在薇儿姑娘身上。只不过它轻易不会被人察觉便是。”

“你对它倒是了解颇深。”

易淮离的话多了一丝探究。

石溪轻笑,那笑容,若冬日初雪中的寒梅,凛冽而清香,香韵悠远。

是啊,她当然了解深。

当初他虽然为她从龙君那儿讨来了避水珠,只不过龙君狡诈,并未曾将避水珠认主一事告知。她被他带着一同沐浴时,便发现避水珠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后来他亲自将东海毁了个天翻地覆,才迫使龙君妥协,让避水珠奉她为新主,供她差遣。

想来,应是她千年前将毕生修为给了夕薇儿,后者却不知该如何驱使避水珠,才让避水珠一直没有现世吧。

“既是三殿下所愿,那我必助三殿下寻回薇儿姑娘身上这件缺失的物件。”

她垂首敛眉,眸中情绪有些翻涌,终而归于平静。

忘川河水幽幽,也如同她的心绪,从刚刚似要掀起滔天巨浪,到如今无波无澜。

“薇儿身上缺失的又何止是区区避水珠。”

易淮离唇角幽幽落下一句,让石溪一瞬间心头一凛。

不止避水珠?

还真是可惜了,枉费她小小灯芯将一身修为给了夕薇儿,打算成全他们二人。结果那女子依旧还是被天帝给封印了修为,打入轮回。莫不是夕薇儿几经轮回被带上九重宫阙之后,不再全须全尾了?

好端端一身美人皮囊若没了,那可当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了。

《宁弃仙身换卿颜》 5 不过就是个女人 免费试读

彼岸花艳丽如火,荼蘼了奈何桥畔。

石溪从那絮絮叨叨的咒骂声中,倒是知道了个始末。

原来是九重天宫的一位仙者因得罪了天界三殿下而被其朱笔一挥,毁去仙根,永生永世不入仙班。

此刻那人正在冥界骂骂咧咧,死活不愿意入轮回。

“不过就是个女人!在人界嫁过人怀过孩子,还不准人说上一句闲话!也就三殿下将她当宝贝,亲自下界将人给接了回来藏于宸淮宫!老子只要一想到这个就替已经魂飞魄散的小灯芯不值!***用别人的魂飞魄散得来的命,那女人都不觉得理亏吗?”

“不行!这口气老子咽不下去!那女人简直就是仗着三殿下宠爱而无法无天!居然还污蔑老子调戏于她!老子稀罕她细皮嫩肉的?老子喜欢的是身壮腰肥的!”

“三殿下糊涂!竟为了她封了老子仙法贬老子永世投胎为人!老子不服!赶紧放老子出冥界!”

“阎君你自己掰掰手指头好好算算咱俩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没有上万也有九千了吧?你忍心看老子自此和仙界无缘?你可是偷拿了老子不少进献给天帝的仙果!”

石溪听着听着,便觉出了几分不对劲。

这位被易淮离贬斥的仙者口中的那个女人,自然是夕薇儿无疑了。

只不过,夕薇儿何时在人界嫁过旁人又为旁人怀过孩子?

石溪拧紧了眉。

千年来她从未踏出过冥界半步,就连从这三生石的本体中出去的次数,也寥寥无几。

是以,她还真的不知道这千年来易淮离以及夕薇儿的情况。

莫不是自己漏算了什么?

不过很快,阎君的话便为她解了疑。

“不是说三殿下被太上老君诓骗着服下了忘情丹吗?怎生突然就想起了千年前的旧事?不仅从人界重新寻回了被天帝封了修为的女子,而且还将那女子的儿子也一并带上了天界。三殿下当真是好生糊涂啊,给自己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还令天界颜面无存。”

“没办法,英雄难过美人关呗。就是可惜了老子家的小灯芯,傻乎乎地成全别人白白搭上了一生修为及一条命。”

一口一个老子,且还是她当灯芯那会儿的旧识。

这天上地下,恐怕也就一位负责四季甘霖的雷瀚上仙了。

这位雷瀚上仙在成仙前是一个庄稼汉,观测气候露膀子下地种植四季作物。某日在地里正好救了历劫受难的天帝,他在天帝伤好后承了天帝他老人家五百年的修为,此后他便有幸位列仙班,在天界当值。

毕竟是庄稼人出身,粗声粗气惯了,性子也直爽。石溪当初倒是和他相处得颇为愉快。

也难为他在她都魂飞魄散了一千年之后还能想起她来,替她鸣不平。

她怅然一叹,竟有些怀念起来。

“阎君,雷瀚上仙说得委实有道理。您不为了和他的那点子交情,那好歹也得看在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成全了您偷拿天帝仙果的那点恩惠上,帮雷瀚上仙躲过这场劫。”

三生石中,石溪脱离本体而出。

莲步婀娜,形态虚幻,声若冰川清凛。

到得阎君及雷瀚上仙跟前时,呈现出来的也不过是一团人形的白雾。待要再细看她的容颜,已是不能。

“你是?”雷瀚上仙疑惑道,一时之间倒也没有像刚刚那般扯着嗓门。

阎君反应出奇地快,先一步答了他:“这是我冥界的三生石。原本是没有形体的,这好不容易修出来了实体她却懒怠现形。”

不知是不是石溪的错觉,总觉得阎君似乎有意在帮着她隐瞒她的来历。

“噢,原来如此。”雷瀚上仙一下子便信了这个说辞,“你看看,人家一块三生石和老子非亲非故都如此仗义直言,你一个和老子相好了千儿万年的人居然都不帮把手,反倒真的要将老子给推入人道轮回?”

“并非我不帮忙,实在是天帝如今不理俗物,天界事宜一律由三殿下执掌。我替你去求情不是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吗?”

阎君顺势又替自己哭唧唧地抱了一句冤。

雷瀚上仙瞧着这位冥界之主这副没出息的样,呸了一声:“说到底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眼见这两人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趋势,石溪忙打断他们。

“我这里有个法子倒可一试。想来三殿下为了那名他心尖儿上的女子,该会饶过上仙。”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