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萧晓乌舞的小说[异世界的眼药水]最新章节

编辑:森鹿姑娘 2019-03-15 16:23:28

主角叫萧晓乌舞的小说[异世界的眼药水]最新章节

《异世界的眼药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异世界的眼药水 即可阅读全文

《异世界的眼药水》小说简介

《异世界的眼药水》故事情节不说,人物描写太儿戏了。作者还是年轻了点。不懂成年人的世界。。甜宠新书《异世界的眼药水》是巫马笑笑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萧晓乌舞,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夜晚,萧晓十点就躺被窝里了,辗转反侧死活睡不着。她从枕头下拿出那个和乌舞聊天的本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她将头伸直了去看之前能在地板上看见的那团金色的树叶,那金色的叶子在黑暗里泛着柔和的光,这光还没有消失。主人公叫萧晓乌舞的书名叫《异世界的眼药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巫马笑笑所编写的玄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萧晓偶然地捡到了一瓶眼药水,好奇心促使她使用了这瓶来历不明的眼药水,于是她看见了一个不同的世界,就在这时,一个叫做乌舞的女孩也在那个陌生的世界捡到了相同作用的眼药水,并且也使用了它,这两瓶眼药水就像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萧晓熟练使用眼药水之后,这个金色的虚幻世界搬进了她的视野,她的视野就变得拥挤好多。虽然知道自己不会撞到那些金色的事物上,萧晓还是下意识地避让,避让开了后还自顾自傻笑着。

有时候她会一股脑往一大片金色里闭着眼冲进去,然后再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被那金灿灿的阳光包围,仿佛神的圣光洒在了自己的身上,自己沐浴在金光之中。

萧晓的学校,已经远离了所在位置是自己家的那片金色森林,路上堵着一道金色隔离网,穿过隔离网,学校那边重叠了一条金色的老街。

来往的人不多,摊子上琳琅满目,能卖出去的小玩意很少,一天到晚也没看见这条街有什么收入,萧晓不知道这条街是怎么生存下去的。

异世界的人们穿着很像中世纪的西方,女人们穿着大褶长裙,打着像灯笼一样的花洋伞,男人们西装革履,鼻梁上是斯文的单片半月形眼镜框。

悠闲得仿佛他们一天的时间很长很长,不需要担心今天的事情会完不成。

他们不需要上班吗?那边的生存状况是怎么样的?他们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养过自己吗?

一连串的问题从萧晓脑海里晃过,但她不能深入思考这些问题,因为她没有像异世界的人们那样悠闲,她需要忙碌地学习,完成较为规律的作息。

她穿过校园一片树林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开在老街角落的书店。

书店里只有一个顾客。

他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硬壳书,开始认真地读起来。这名顾客成功地引起了萧晓的注意。萧晓穿过金色的玻璃双开门,快步走到那个人面前。

她被那一本书的封面所吸引,上面画着一只可爱的浣熊,浣熊被一条羊毛地毯盖着,闭着眼睛,鼻子那里画了一个水色的气泡——很明显,浣熊盖着羊毛地毯睡着了。

分类是童话书,书名是《羊毛地毯》。

是绘本,画风一下子就吸引了萧晓的注意力。随着书页一页一页被翻着,萧晓站在那个人站着的位置,看着绘本展开的内容。她比那个人矮很多,但是那个人所站的位置就比地要低,所以刚好和萧晓平齐,而萧晓也刚好可以看到绘本内容。

浣熊偷偷地跑进了一户贵族家里偷吃的,但是差点被仆人发现,浣熊赶紧躲在了放在角落的羊毛地毯后面,那一卷羊毛地毯已经脏了,要丢掉了,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扔。

羊毛地毯被浣熊惊醒。它想往一旁挪一挪。

“不要!求求你,帮我挡一挡,我不要被她们抓住。”浣熊哀求道。

“好吧。”羊毛地毯不动了:“其实我也要被丢掉了,等下我被扔掉的时候她们还是会看见你,你躲到我卷轴里来吧。”

浣熊很开心,就躲进了羊毛地毯的里面去了。虽然羊毛地毯脏了,但还是很温暖。很快,浣熊进入了梦乡,暖暖和和地饱睡了一觉。

直到羊毛地毯从角落被拖出来往庭院外的垃圾堆扔的时候,浣熊才被突如其来的颠三倒四惊醒。

咕咚一声,羊毛地毯被扔了,浣熊也顺利地逃了出来。

“萧晓!要迟到了!”

萧晓正看得入迷,被急促的叫唤声拉回了现实,萧晓猛地把目光从金色绘本上挪开,顾一服跑了过来。

“萧晓你还愣在这里干嘛?要迟到了!”说完,顾一服就拽着萧晓的手往教室飞奔而去。

萧晓还没有回过神,她不停往后张望,她穿透过一排排金色的书架,那个金色的人还在翻阅着那本金色的书,随后隐匿在墙后。

多么可爱的故事啊,可惜后面的情节萧晓看不到了。

《异世界的眼药水》 第10章 齿轮 免费试读

夜晚,萧晓十点就躺被窝里了,辗转反侧死活睡不着。

她从枕头下拿出那个和乌舞聊天的本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她将头伸直了去看之前能在地板上看见的那团金色的树叶,那金色的叶子在黑暗里泛着柔和的光,这光还没有消失,就表明现在还没有到午夜十二点,今天的时间还没有过完。萧晓干脆坐起来,靠在床头,抱着本子看着地上酥酥摇曳的金色叶子。

海历昂瑟斯的风真是可爱啊,就算是午夜,树叶还是被撩得摇摇晃晃。

萧晓把脑袋放空,隔壁房间里传来爸爸妈妈平静的呼吸声,随着客厅里的时钟滴答滴答地响着,萧晓的心越来越紧张,她不知道时间,可能下一秒就是零点整。

滴答滴答。仿佛在期待着下一个眨眼的时候金色的叶子是如何消失的,萧晓一直盯着那一团叶子。

直到噗地一声,叶子凭空消失的同时,萧晓嚯地小声惊呼了一声,她再一次听见了不同寻常的齿轮转动的声音。

那齿轮转动的声音仿佛在每一个特殊的节点的时候都会出现在萧晓的耳边。她得到眼药水的时候,她遇见乌舞的时候,她睁着眼等到一天的交界的时候……

不过这一次齿轮转动的声响并没有在下一瞬间消失,而是在萧晓的耳朵里越来越响。

萧晓也惊讶地看着以自己为圆心的房间随着齿轮转动声越响正在被奇怪的空间构造所吞噬。直到房间的每一处都不再是自己房间的构造,而是被各种各样大小的转动着的齿轮所占据!

身下的床也不见了,咚的一声,萧晓从半空中摔到她身下的一个停止的巨大的齿轮的轮齿上。

那些齿轮转动的声音就来自自己身边那些还在转动的小齿轮。

这是什么隐藏设定?萧晓心想,她的手里还抱着那个本子。

她站起身来,揉了揉刚刚摔下来时不小心崴了的脚踝,脚下是巨大的冰冷的轮齿横面。

这个齿轮大得整个轮齿在萧晓看来变成了一个平缓的平台,那些小一些的齿轮就像挂在半空中装饰,发出库库库的声音,就像是婴儿车里的风铃。

“喂——”萧晓喊了一句。回声丝毫不受影响地混在转动声里回荡起来。

“有人吗——”萧晓拖长了声音,想引起除黑暗和齿轮之外的东西的一些注意。

“这是哪里——”

满满当当的齿轮怎么都触碰不到,萧晓走到看起来离自己很近的一个齿轮边,想试一试能不能触碰到它,但是这明明看起来就在咫尺,却遥远得触碰不到。

突然,她听到了另一个女孩的声音。

“萧晓?是你吗?”

她知道自己的名字,难道她就是乌舞吗?萧晓寻着声跑去:“是我!是我啊!你在哪?”

“这是哪里?”那个声音一头雾水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你,这些齿轮看起来很近,但是实际上却离我很远,你也会这样吗?”萧晓一边跑,一边气喘吁吁地解释。

她一直沿着这个巨大齿轮的轮壳跑,那空中库库库地转着的齿轮迎着她跑来全都散开到一边,她终于明白了刚刚为什么碰不到那个齿轮了。

并不是因为那个齿轮本来就离自己很远,而是她伸出手去的时候齿轮一直往后退着不让萧晓碰到。

跑了一会儿,萧晓跑累了,她停下来,手里的本子被自己攒得皱皱巴巴。

“萧晓!萧晓!”乌舞的声音欢快地越来越近,萧晓抬起来,看见不远处,一个欢快的彩色身影向自己跑来。

是的,乌舞不再是全身金色光的虚幻影像,而是一个有着她原本颜色的实体女孩!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