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修真第一仙]免费试读 主角叫梁夕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7-23 18:41:34

[修真第一仙]免费试读 主角叫梁夕的小说免费试读

《修真第一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修真第一仙 即可阅读全文

《修真第一仙》小说简介

《修真第一仙》情节设计很虐心,但有不少地方充满牵强感。人物形象可能很让人喜欢,但有些人设性格变换毫无边际。浅读就好了,别深思,一篇快餐文。。主角叫梁夕的小说叫《修真第一仙》,它的作者是流牙最新写的一本玄幻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8章人-兽?好吧,帮你一次第8章人-兽?好吧,帮你一次一击未中,巨蛇扭动着身子迅速转过身来重新对着自己的猎物。梁夕也趁着这个机会定睛望去,一时间愕然,距离巨蛇十几丈远的空地上四脚着地站着的居然是一只。经典小说《修真第一仙》由流牙所编写的玄幻修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梁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梁夕机缘得到天神真力,拜入第一门派修行。无意间得到上古神剑,他成为了帝国权臣争相招揽的对象。闯荡东海收上古魔兽为宠,有勇有谋搅乱西海龙宫,得上天眷顾,领悟龙族各路法术精髓。梁夕凭借着强大的修为和神剑的天威,成为开天辟地,横扫七界的第一人。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你这是灌顶还是灌-肠?

第4章你这是灌顶还是灌-肠?

“你你你你你……”梁夕手握筷子夹着一只鸡翅抖个不停,看上去那根鸡翅仿佛是要展翅飞翔一般,“你怎么知道我想用金马桶?还有你刚才说什么?万年真力?”

即使不是修仙的人,梁夕也还是知道修真者的实力是根据他们自身真力的多少来判断的。

一般的高手有个百把年的真力就几乎能翻江倒海了,这万年真力岂不是能把天捅个窟窿?

宇文青阳趁着这个功夫打量着梁夕,微微点着头,自言自语:“品行不错,除了贪财一点。”

梁夕听得直翻白眼,您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君子贪财,盗亦有道,这可是圣人说的。

“你加入天灵门对你有利无害,有我的帮助,你通过测试根本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你还犹豫什么?”宇文青阳怂恿着梁夕,那口气那神态在梁夕眼里就和卖大力丸的没有两样。

不过梁夕自己倒也很是心动,修仙啊,不知道多少人想去都去不了呢,而且还是楚国最大的门派天灵门。

不过——梁夕疑惑地看了眼宇文青阳,撇撇嘴道:“你不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让梁夕吃惊的是宇文青阳居然点点头。

“你想做什么!”梁夕后脑冷汗直冒,他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承认了,阴谋,绝对有阴谋!

“天机不可泄露。”宇文青阳摆了摆手,“你要相信,我是不会害你的,你至少救过我的命,而且,让你入天灵门,将来你可能——”说到这儿他欲言又止,神秘一笑。

“你不说清楚我绝对不会听你的,我是一个三爱青年,不能为了一己私利败坏我的好名声。”

看梁夕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宇文青阳微微一笑点头道:“其实我最欣赏你的还是——你脸皮够厚,够**,对了,是哪三爱呀?”

“这样啊。”梁夕摸着自己的脸坐了下来,很害羞地说,“这些毛病就像我的英俊聪明一样,生下来就有的,我一直想努力想改掉,但是无能为力。三爱,就是爱银子,爱生活,爱美-女。”

“噗。”宇文青阳刚喝进嘴里的水一下子全喷了出来,抬起头用袖子擦擦嘴一副哭笑不得的神情,“你小子,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其实我每天早上起床都照一炷香时间的镜子的。”梁夕腼腆道。

宇文青阳这时候运气轰死他的心都有了。

再次将得到万年真力和加入天灵门的种种好处阐述一边,梁夕才勉为其难答应了下来。

宇文青阳抹着一头的汗郁闷无比,自己这一身真力不知道被多少人觊觎着,但是就着小子好像还是一点都不领情的样子。

“下面你就要把功力都传给我了?”见到宇文青阳缓缓坐定,梁夕也盘腿在地上坐好问道。

宇文青阳点点头:“你不要忘了之前我给你说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梁夕笑嘻嘻地连连点头,“我是不会做坏事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在我背后或者大腿内侧刻上‘老实本分’四个字。”

宇文青阳不再搭理他,梁夕也就识趣地闭上了嘴。

因为第一次受到修真人士的传功,梁夕心里也有些忐忑,眼睛没有闭紧,而是微微眯着看宇文青阳的动作。

突然间宇文青阳身上散发出道道白光,这些光犹如蚕茧一般慢慢将他包裹其中,宇文青阳的面目也随着白光越盛而逐渐模糊起来。

“喂,老小子你在干吗?”梁夕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只觉得呼吸一下子变得困难起来,自己的胸口好像被压上了一块巨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四肢都不能动了,眼珠子也不能转了,只能满眼骇然地看着那些一束束好像是章鱼触手的白光从宇文青阳背后伸出,然后缠到自己全身。

被白光缠上后梁夕的身子慢慢被躺平了悬在半空,白光好像是一床丝绸被子般从他的脚开始逐渐向上覆盖了他的全身。

在自己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梁夕似乎听到了宇文青阳说了“灌顶”两个字。

“灌顶——”脑子里复述了这两个字,梁夕只觉得全身一震撕皮裂骨的剧痛,脑子里嗡了一声就彻底失去了直觉。

此刻房间里的空气好像是停止了流动,一丝声响都没有,宇文青阳和梁夕都是悬在半空,两人身上都覆盖了一层白光。

两人的身体被几束白光连接着,要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白光好像是涌动的河水般从宇文青阳身上向梁夕身上灌去。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宇文青阳身上的白色光芒逐渐暗淡,而梁夕身上的白光则开始越发地耀眼,然后慢慢被吸进梁夕的体内。

而随着白光越吸越多,梁夕的身子也变得格外透明,骨骼筋脉、甚至是血液的流动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这副样子看上去格外狰狞恐怖。

随着白光不断被吸进体内,梁夕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

全身的经脉被重新组合,骨头的结构也有了细微的变化,梁夕此刻像是被蒸熟了一般,全身不断往外蒸腾着白色的烟气,汗珠滚滚而下在地上汇聚成一条小溪。

当白光被他全部吸进身体后,一道拇指大小的七色霞光从他头顶开始往下流遍全身,每转一周需要小半个时辰,足足转了七圈后才停了下来,最后消融在梁夕的体内。

看着梁夕的身子缓缓落到地上,宇文青阳脸上已经露出很明显的疲态,身子摇摇晃晃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摔倒。

走到梁夕面前,宇文青阳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手背上划出一道口子,然后将流血的手背贴到梁夕左手腕的内侧。

从宇文青阳手背里流出的血液淌到梁夕手腕上后好像有生命一般,凝聚成一个上宽下窄的图案,然后好像是纹身一样印在了他的皮肤上。

“法宝也给你了。”宇文青阳大口喘着气,额头上全是汗,将自己百年苦修都传给梁夕后他现在累得厉害,眼皮子也重得要死,这是身子极度疲惫的表现。

“万年真力,还有能够把仙佛都轰成渣的翻天印,你小子今天也算是撞大运了。”宇文青阳调息了一阵,脸色稍微恢复了一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心里咯噔一下,站起身再次走到梁夕的面前。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还是不能让你太惹人注意了,不然被那些宵小之徒占了便宜,我这一番苦心白费也就算了,到时候给其余几界带来灾难,那我就是天大的罪人了。”

宇文青阳想了想,解开梁夕的衣服,露出他的胸口,然后咬破自己的中指用血在他胸口画了一个符咒,手中白光再现将那血写的符咒挤进了梁夕的体内,梁夕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然后继续昏迷。

“这样子应该没有问题了。”宇文青阳长长喘了口气,连续的施术让他现在累得厉害。

等过了三炷香的时间梁夕终于醒了过来。

看到梁夕醒过来,宇文青阳正要笑着和他说话,梁夕却嗖一声从地上跳起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急急地跳来跳去。

“茅房茅房!茅房在哪里!”梁夕的脸由红变青,“老小子你不是说你是灌顶吗?你趁我睡着的时候对老子做了什么,不会是灌-肠吧!不然我现在怎么肚子怎么这么疼!”

“哇呀,受不了了,要憋不住了,我去大便!”梁夕全身颤抖,夺门而去,“回头朝你算账!”

PS:晚上还有一章,举着**求收藏求鲜花求点击。老牙的**,原来的兄弟们都懂的,新的朋友们你们也会明白的。

《修真第一仙》 第8章 人-兽?好吧,帮你一次 免费试读

第8章人-兽?好吧,帮你一次

第8章人-兽?好吧,帮你一次

一击未中,巨蛇扭动着身子迅速转过身来重新对着自己的猎物。

梁夕也趁着这个机会定睛望去,一时间愕然,距离巨蛇十几丈远的空地上四脚着地站着的居然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狐狸。

小狐狸全身纤尘不染,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翘起仰头盯着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巨蛇。

一击未中后巨蛇似乎没有被激怒,反而慢慢将自己的身子放开,尾巴向远处铺去,上半身盘旋着,嘴里紫黑色的信子不时快速伸出来一下,靠着空气里的气味捕捉着目标的位置。

突然蛇头向旁边偏了偏,两眼朝着梁夕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似乎有些疑惑。

梁夕吓得急忙把头缩了回去,背靠着木桩,心里暗暗祈祷不要被巨蛇发现。

传说蛇吃食物的时候都是整块吞下去的,梁夕可不想自己还带着意识就和蛇腹里的胃液纠缠在一块儿。

确定了那股闯入的陌生气味不会给自己现在的捕食带来威胁,巨蛇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那只小白狐身上。

过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梁夕鬼鬼祟祟又把头伸了出来,心想这条蛇要吃这么小一只狐狸干嘛,这和一个人吃芝麻粒有什么区别。

就在梁夕胡乱猜测的时候,小狐狸慢慢蹲坐下来,背挺得笔直,脖子上渐渐浮现出一抹银色的光晕。

“那是啥!”梁夕急忙擦擦眼睛凝神望去。

他记得宇文青阳当时传功给自己的时候身上也有白光。

“狐狸也会修真?”梁夕瞠目结舌,天灵山果然是修真门派所在的仙山,居然连只动物都比普通人能干点。

更让梁夕惊得掉了下巴的是那条蛇居然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是的,梁夕敢拿他纯洁的品质来发誓,那条看上去呆头呆脑有些小邪恶的蛇居然露出了郑重其事的表情。

看着小狐狸脖子上越来越耀眼的银色光芒,巨蛇脖子扭了几下,额头上那团腐肉缓缓蠕动着,猛地悚然向两边撑了开来,那儿竟然也是一只眼睛!

第三只眼睛比其余两只眼睛都要大,橙色的像是一块没煎熟的蛋黄在眼眶里晃荡着,上面里面布满赤红的血色,可憎无比,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心头烦躁慌乱。

梁夕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炸,脑子胀得厉害,急忙撇过头不敢再看。

当巨蛇睁开第三条眼睛的同时,小狐狸脖子上的银光似乎暗了一点。

似乎感觉到巨蛇那只怪眼可能带来极大的威胁,小狐狸一声轻叫跃身而起小嘴微张,一大团火球朝着巨蛇的七寸处直直撞去。

似乎之前吃过这火球的亏,巨蛇急忙一个扭身闪过火球,火球将森林再次轰开了一道豁口,被火焰碰到的树木都在瞬间变成焦黑的碳膜落到地上。

巨蛇多过一击后身子猛然向前探去,脖颈一甩,张开一张血盆大口罩着小狐狸就当头咬下!

小狐狸的身子处在半空,进也不是退也不能,眼看大蛇那涎水乱撒的大嘴就要裹住它,梁夕的心猛地一下子揪了起来,不由情不自禁跃身而出叫道:“危险!”

没想到会有第三方出手,巨蛇和小狐狸的动作都是微微一滞。

难得的机会摆在眼前,小狐狸当机立断张口聚集全身力量喷出一大口灼热的火焰。

巨蛇此刻上下颚的骨骼全部扩散大张着嘴巴,瞬息之间想要收回已经是不可能,数丈长的火焰如同利剑一般穿透巨蟒的咽喉,从它颈后破肉而出。

碎掉的皮肉仿佛是满天的烟花一样炸碎开来四下飘散。

巨蛇从喉咙深处发出一阵凄厉的哀号,全身痉挛一般向后紧缩着,额头上的那个橙色的眼睛不住晃动,里面的血丝一闪一闪仿佛要炸裂开来一般。

得手后小狐狸借着冲力连续几下跳跃站到远处,和梁夕、巨蛇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状。

梁夕背后全是冷汗,刚才那一声喊叫完全是不由自主,想到巨蟒那满是倒刺深不见底的咽喉就一阵反胃。

现在小狐狸没有受伤,反而重创了对手,梁夕这才觉得身子像是脱了力一般,两腿都快迈不动步子了。

“唔!唔!”巨蟒怪啸着,三只眼睛齐齐朝梁夕的方向瞪来,蛇信子急速吞吐,等发现这股味道就是刚才自己尝到的那个,顿时愤怒不已,尾巴支在地上身子高高挺起不住颤抖着。

“它要干嘛?”梁夕抬头看向巨蛇,见这巨蛇脑袋硕大,身子相比细了一些,看上去既像是一根巨大的蘑菇,又像是……嗯,那什么不雅的东西。

“嗷!”巨蛇突然张开大嘴对着梁夕的方向发出一声狂吼,梁夕只觉得眼前一黑,那全部扩张开的蛇嘴仿佛遮天蔽日一般。

四周的空气都卷起了一个个小小的龙卷风气旋,腥臭的味道随着狂风汹涌而来,梁夕只吸了一点点就差一点把去年的年夜饭都吐出来,这味道太他妈给力了!

如果只是臭味那还就罢了,那至紧紧是味觉上的,只要捏上鼻子就没事了,但是更让梁夕难受的是这条蛇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不知道它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有多恶心。

上颚被小狐狸打穿了一个爆炸性的大洞,随着它这一声怒嚎,大口的空气从那个**涌进它的嘴里,那一张硕大的蛇嘴像是个破风箱似的,洞口几片碎肉像是破烂的旗帜一样在风中飞扬着。

血沫碎肉渣滓到处乱飞,还有几块蛇肉砸到梁夕的脚边,他不得不捏住鼻子眯上眼睛,心里大骂自己这条死蛇居然意图强-奸自己纯洁的双眼。

猛然间梁夕只觉得全身一个激灵,犹如针芒在背,背上的汗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

自从被宇文青阳灌顶之后他的直觉比以前敏锐了不知道多少倍,此刻他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从巨蛇身上散发出来,而巨蛇的目标似乎是……自己?!

睁开眼果然看到那巨蛇全身都包裹在那象征杀气的红色雾气中,而且早就死死锁定了自己,梁夕咧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老子就只是说了句小心,你干嘛把火气全撒我头上,其实我的意思是你要小心人家的火球。

但是和蛇讲道理那是完全行不通的,在看到那红色的雾气扑向自己的时候梁夕大叫一声“妈呀”然后转身发足狂奔。

巨蛇和小狐狸都被他的举动弄得愣了一下。

巨蛇很快回过神来,张着它那张破嘴朝着梁夕追去,它体型巨大,在森林里蜿蜒盘旋无视了四周的树木,摧枯拉朽般的气势将挡着自己的大树全部撞断甩到一边,从上向下望去就感觉森林正在莫名其妙地坍塌中。

看到巨蛇追向梁夕,小狐狸唔唔轻唤两声随即也跳着追了上去。

梁夕撒开了两条腿逃命,他可没想过今天只喊了一句就让这条蛇把目标转向了自己。

背后轰隆隆的巨响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巨蛇那长满獠牙的大嘴仿佛贴到了自己背上,腥臭的味道熏得人眼前金星乱冒。

梁夕跑得汗流浃背,一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脸上被树枝刮开了一道口子,原本就不成形的衣服看上去更像是烂布条了。

“妈的!老子还没吃午饭,追你妹啊追!”眼看前面快没路了,梁夕被追了一路的怨气终于爆发出来,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PS:还在研究书评区的置顶精华怎么加,研究完了会补上,哪位兄弟知道的留言告诉下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