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苏谦艾薇儿的小说[逆天法师]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柚花离海 2019-07-10 09:38:46

主角叫苏谦艾薇儿的小说[逆天法师]结局免费阅读

《逆天法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逆天法师 即可阅读全文

《逆天法师》小说简介

《逆天法师》内容精彩,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生动,情节幽默搞笑,把白小纯胆小、狡诈,但不失善良,为了追求长生执着的本性刻画得活灵活现。完整版小说《逆天法师》是嗔痴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主角苏谦艾薇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砰……”骷髅被砸的有些发晕,虽然身上的骨头未碎,脑壳已经有些松动了。苏谦又举起一块石头,还没等扔出去。猛然间感到头顶一阵怪风涌动。“住手!来者何人,勿伤老朽真身!”头顶上方响起一声怒喝,震得四周墙壁。完结小说《逆天法师》由嗔痴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谦艾薇儿,书中主要讲述了:法师逆天,其乐无穷。当遭遇魂魄剥离,行尸走肉一般的人生,何不逆天而战,名留青史!俱往矣,数英雄人物,还看今朝!

精彩章节试读:

龙首峰后山,云雾缭绕,景色怡人,这些如身临仙境的少年们在执政大人的引导下,东瞧瞧西看看,陶醉其中,有的冲上巨石之上登高远望,有的朝着对面山峰撕心裂肺般狂吼,好像要把心中的惆怅一股脑抛开,只有苏谦一个人孤独地在山中漫步。

不知不觉中,便与其他拜门弟子们走散了。一个孤零零的背影,面向前方一片视野更开阔的方向,他目光坚定,似乎在寻找自己的人生出口,又似乎在寻找着自己的人生退路。

悬崖上,苏谦沉思了许久,突然仰天长笑,笑天,天不为之所惊,笑地,地不为之所泣,其实他笑的是自己,一个不知生前事,更不知死后情的小乞丐。

三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断崖孤影,独自魂游荡,无处话凄凉。

一首诀别诗高声诵读,苏谦的身体缓缓移动到悬崖边上,仅差一步,一步不算近,也不算远,近可一步跨越,远可生死离别。

“苏谦,你跑这里干什么?快过来。”执政大人见苏谦离队,四处寻找,当他见苏谦孤身一人站在悬崖之时,惊慌之余,连跌了几个跟头。

可是,苏谦早已打定主意,扭头向执政大人一阵狂笑,既然生不能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三叔,侄儿不孝,没脸再见您一面,永别了。”下落的疾风裹面,苏谦脑海里想起了三叔路上的叮咛,如同亲生父母般呵护,就算是奔向死亡的一霎那,他也没忘记三叔,只盼来生再报答他的恩情。

“不要跳啊!”执政大人一声嘶吼,已经为时已晚。

一个鲜活幼小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

关于拜门弟子不成仙却成仁的荒唐事,当即就在青玄门弟子中间传开了,不但少有人同情,反倒成了众弟子取乐的笑谈。

断命崖,深不见底,从上面丢一块石头落入崖底,少说也要一袋烟的功夫。

苏谦隐隐感到腹部一阵疼痛,整个身体像是秋千一般飘来荡去,似乎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一样,身不由己。缓缓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整个人挂在了峭壁伸展出来的丫树上,大约碗口粗细,根部盘扎在峭壁的缝隙当中,每当苏谦晃动一次,那缝隙外的碎石块便会顺势脱落一些,只要等丫树承受不住身体重量之时,自然也就结束了宿命。

天悠地远身跨风,下无阶梯上无力。

“连死也这么不痛快。”缓了口气,苏谦暗道。

没了贪生念头的苏谦反而放松了下来,左右环顾,发现离自己几尺远的峭壁上横生着一小片杂草树枝,交错杂乱,明显凹进去了一块。

心思一动,苏谦不由笑了起来,与其坠下崖底死无全尸,倒不如给自己选个安葬之地!

想到此,苏谦双手紧抓树丫滑下,整个身子来回摆动了几次,忽然,用力一纵,原本身材瘦弱,这一下更如同灵猴般荡出身子。与此同时,峭壁上的丫树咔嚓一声断裂,苏谦整个人落入凹口的杂草丛中,随后便没了踪影。

身体莫名其妙遭到几次碰撞,苏谦昏沉间只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洞内,缓了半天神,才从地上爬起来,全身的衣袍被撕开了几道大口子,身上伤痕累累,尤其是后背,几道伤口血流不止,刺骨的疼痛袭上心头,不由暗中自嘲:“老天爷真他娘地会开玩笑,连死都不得好死。”

这是苏谦第一次骂人,骂的不是旁人,而是头上三尺的神明--老天爷。

洞内并不阴暗,空间很大,仅仅几个天然的石桌石凳位于洞中一侧,遍地散落着鸟兽的白骨残骸,不知是什么原因死掉的。头顶上方的洞口,正是自己掉下来的地方。

苏谦下意识地挠了挠眉毛,打量了一下四周,不由得被眼前的一幕惊吓的跳了起来,只见一个雪白的骷髅躺在洞穴的石阶处,空洞洞的“眼睛”正盯着他。

“卡兹卡兹……”

更恐怖的是,那个骷髅居然蠕动了几下牙齿,发出一阵磨牙声。

抱起一块石头,苏谦在恐惧的催动下,猛砸了过去。

《逆天法师》 第七章 免费试读

“砰……”

骷髅被砸的有些发晕,虽然身上的骨头未碎,脑壳已经有些松动了。

苏谦又举起一块石头,还没等扔出去。猛然间感到头顶一阵怪风涌动。

“住手!来者何人,勿伤老朽真身!”头顶上方响起一声怒喝,震得四周墙壁嗡嗡作响。

苏谦小脸一变,暂且放过那具奄奄一息的骷髅,丢掉石块,目光向头顶上方扫去,却见一只巨大的黑鹰从洞口扑扇着翅膀闯入,一阵冷风袭面,却不见半个人影。

那只黑鹰落在骷髅身上,收起翅膀,锐利的目光在骷髅身上四处查看,见无大碍,才缓缓从它口中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小家伙,下手真狠啊,险些砸坏了老朽的真身。”

听此一言,苏谦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方才遇见那个会吃人的骷髅倒也罢了,如今又出现一只会说话的黑鹰,这……这到底是何故啊?

“你是什么妖怪?”苏谦大声喝问道。如此荒诞不经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只能说明苏谦胆量惊人,换做旁人,说不定早就吓疯了。

“哈哈……老朽既不是人也不是是妖,本是魂灵之身,这尊骷髅正是老朽的金身。”那黑鹰说话间,忽见头顶上方悬浮起一道透明虚无的人影。看样子,足有百岁,一头白发由脑后披下,一袭淡白之色的衣袍落入脚面,苍老的面容隐隐显露几分怒色,不失一派宗师的仙风道骨之貌。

“呸,狗屁金身,它明明就是想吃了我……”闻听老者所言,苏谦把方才自己进洞时的情形简单说了一下,气呼呼与其理论。

那老者闻听,不由一阵笑声响起,“原来是一场误会啊!”

老者轻松豁然地态度与苏谦之间瞬间冰释前嫌,不再生怒,洗耳恭听老者道出因由。

正如老者所说,这具骷髅乃是老者生前的肉身,修仙大道,登基巅峰者,可得千年万载寿元,如果中途不幸,遭人毒手,再被人毁尸灭迹的话,同样和凡人一样,寿终正寝,从此化为乌有。不过,这老者虽然遭遇劫难,却有幸留下金身,才使其魂灵尚存人世。

一旦金身消损,魂灵也随同如烟消散。

为了使金身不灭,这老者才迫不得已,附身巨鹰体内,借助其身之力猎捕林间走兽飞禽,然后带回洞中,供奉金身,吸取灵气,滋养灵骨,苟活于此。

骷髅金身无脑无心,只要洞中有灵气之物进来,便会主动上前吸食灵气,因此,才被苏谦暴打一顿,险些呜呼哀哉。

苏谦听得入迷,不忍打断老者。不知为何,冥冥之中对老者,生出一丝怜悯之意。下意识看了一眼,被自己打翻在地的骷髅白骨,不由暗自庆幸,幸亏没把它打烂,要不然这老者多年的苦心守候,就全白费了。

“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青玄门弟子,又为何会落入老朽的避身之地呢?”老者虚无的身体飘至苏谦的面前,十分诧异的问道。

“我……我是……”苏谦叹了口气,略显无奈地道。老老实实道出自己落入洞中的前因后果。

闻听过后,老者眉头舒展,笑道:“小家伙,你果然非同凡响,就算是修仙不成,也别自寻短剑啊!况且,仙缘难求,何必痴心妄想呢?”

老者背着双手,似有几分指点迷津的口气。

苏谦咧咧嘴,对于老者的安慰不以为然,反正都是将死之人,不如把满肚子苦水与他倾诉,也算是生死之交了。

想到此,苏谦正气道:“不是我贪恋修仙美名,而是我仅有三年寿元,且三叔与我恩重如山,无以为报,本想修行增寿,也好陪伴他老人家安享晚年,可谁知我入门无望,因此,才求得一死,一了百了。”

老者静静地倾听着少年的心声,不由心中暗叹:“这孩子年龄不大,其品端行正,最重要的是在他背上带伤的情况下,居然能做到言谈举止,风轻云淡的境界,其坚忍之心实属罕见!”

可叹,老朽一生收徒不慎,祸患无穷,如今死后,居然能遇到如此恩孝两全的少年,不往我多年苦熬等候啊!

不过,老者转念一想,却又有了些疑问,不由问道:“小家伙,你为什么说自己只有三年寿元啊?老朽看你活得不是很精神的吗?”

“呃,是三叔说的,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苏谦答道。

“这样啊!你肯让老朽入你体内一看究竟吗?”老者摸着一锊胡须,笑着问道。

苏谦点了点头,既然老者好奇,就让其查看一番又何妨。

魂灵之体,可穿墙入室,可入体附身,可夺人意念,可辨人命格,可窥视寿元。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