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张小伟的小说[神瞳绝医]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6-17 23:38:20

主角叫张小伟的小说[神瞳绝医]全本免费阅读

《神瞳绝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神瞳绝医 即可阅读全文

《神瞳绝医》小说简介

《神瞳绝医》书写的一直很棒,这本也很热血,支持。那些一星的不知道是什么想的,故意的么?。主人公叫张小伟的小说叫做《神瞳绝医》,它的作者是执剑笑浮生写的一本都市玄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月朗星稀,张小伟磨磨蹭蹭的吃了晚饭之后,已经是九点多了,他看了看表,便出了门,径直往刘婷婷家走去。既然是要蹲点,就出来的早一些,提前躲起来,然后将之看个清清楚楚!为了这次蹲点,他甚至已经问赵小胖借了个。《神瞳绝医》由执剑笑浮生所编写的都市玄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小伟,书中主要讲述了:运气来了,躲都躲不掉!且看一个赤脚医生如何妙手回春,成为一代神医,带领农村致富,步步走向人生巅峰!

精彩章节试读:

罗丽珍缓缓走远,即将准备上车的时候,刘永贵才反应过来,一个箭步窜了过去:“罗乡长,万万不可呀!”

“怎么?你质疑我?”罗丽珍不悦的看着刘永贵,更坚信了刘永贵是在公报私仇。

“不是……”刘永贵急忙摆摆手,“张小伟……他,他不合适啊!”

“怎么不合适了?人家是大学生!而且,刚才能治好我的阑尾炎,你是觉得我在装病么?”

“不敢,不敢……”

罗丽珍看向张小伟:“小伟,你过来!”

张小伟惊诧的走了过去,罗丽珍就继续说道:“你们南溪村建立卫生所的事情,你全权决定!定好之后给我打电话,喏,这是我的手机号……”

罗丽珍从车里找出一张纸,将自己的手机号写了下来,意有所指的道:“你今天救了我,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了!如果有其他人阻挠,你就直接给姐打电话!”

张小伟赶忙接过,连道:“谢谢罗乡长!”

罗丽珍愠怒:“你还这么客气?”

“谢谢……姐!”

“这就对了!”罗丽珍转身坐上了车,摇下玻璃冲着张小伟摆着手,竟是连看都没看刘永贵一眼,小车轰鸣一声,疾驰而去。

张小伟冷笑一声,拉着张老实嚣张的从刘永贵身边走了过去。

“我治好了乡长的病,某人就说了不姓刘……哼哼,不姓刘的村长,好狗不挡道,让开路!”

“你!你迟早都要后悔的!”刘永贵冲着张小伟远去的背影,忿忿的在地上吐了口唾沫。

回到家后,张老实已经开始收拾着去县城里买回来的草药,张小伟无所事事,有心去隔壁找李艳继续未完成的事,但是张老实就在家里,而且已近黄昏,不少人都出来乘凉,自己这么过去实在是不太好看。

“小伟,把这些草药收拾好!”张老实突然停了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交代了张小伟一声后,就急匆匆的走出门外。

张小伟今天露的一手将他彻底震撼住了,乡长疼成那样,儿子简简单单几分钟就能彻底治疗好了?

张家后继有人啊!

他步履匆匆,一路向西行去。

张小伟认真的拾掇着药草,全都摆放进中药柜之后,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也不知道张老实去了何处,这么晚了都没有回来,张小伟只得自己煮了包泡面,将就着吃了。

今天一天下来,救了李艳,又和她差点擦枪走火,之后看了陈梦洁**的臀部,再之后摸了美女乡长的小腹,最重要的是,他居然拥有了透视之眼,张小伟心中乱糟糟的,望着天花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村西头,一处崭新的院子里。

王媒婆子正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老实啊,这些日子,也没有合适的姑娘啊,你也知道,我家二狗,我都发愁……”

张老实坐在旁边,轻叹一口气:“那好吧,我赶明儿再去周围问问,小伟年龄也够了,我也想让他早点成家,把心收着点,好好当个村医!”

正说着,王二狗已经推开了大门,走了进来。

他是王媒婆的二儿子,今年二十八了,这种年纪,放在大城市里不算啥,但是在南溪村,和王二狗同龄的,大部分孩子都已经上小学了。

大狗和三狗早已经结过婚了,唯独王二狗整日在村子里游手好闲,别的没有学到,反倒是欺凌弱小的手段学了不少,根本经不起别人打听,哪有人家愿意将自己女儿嫁给他的?

可怜了王媒婆,一辈子给别人说亲,到头来轮到自家儿子的时候,拖了这么多年,都娶不到媳妇,成了她多年的心病。

王二狗头上缠着绷带,那是白天被张小伟砸破的,村里唯一的村医是张老实,他也没脸去包扎,硬捂着脑袋走了几公里山路,去了隔壁北溪村处理的,等包扎好了返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从中午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吃,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一推开门,就大声道:“妈,晚饭做好了没,快饿死我了!”

王媒婆正唉声叹气,转眼听到了王二狗的声音,连忙起身去盛饭了。

王二狗大摇大摆的走到桌前,暗骂晦气,纵横南溪村这么多年,被一个愣瓜张小伟阴了,以后还不知道哪年哪月才有今天的这种绝佳机会,去扑倒李艳啊。

赶明儿老子缓过劲儿来,看我不揍死那个张小伟!

在外面多读过几年书,有什么了不起?

刚一坐下,才发现桌前还有个人,抬头一看,却是张小伟的爹张老实,不禁吓了一跳,腿肚子一抖,差点连桌子都给掀翻了。

这是张小伟回家告状了?

想想也是,白天自己那一刀,好像捅的挺深吧?

王二狗有些打颤,低声道:“张大叔……”

张老实点点头:“二狗回来啦?那你吃饭吧,我先回去了……他婶儿,我就先走啦!”

王媒婆捧着碗放下,连忙将张老实送出门。

待张老实走后,王二狗一边吃饭一边问道:“妈,张大叔来咱家干啥?”

一提起张老实,王媒婆就想到了他家的小子,张小伟才多大?二十二吧?张老实就已经急急忙忙给他家儿子说亲了,二狗呢,都二十八了!还娶不到媳妇!

她不由多看了王二狗两眼,没有说话。

这么一来,王二狗心里更虚了,又追问道:“妈,到底是来干啥的?”

“让我给他家张小伟说亲呢!”王媒婆被他缠的没法子,“哼,也不看看他家穷成那样!我都听说了,乡里要在咱村建卫生所,他们连个土大夫都当不了了!”

“哦……”

王二狗心中舒了一口气,饥饿感传来,大口吃了起来。

“咦,二狗,你脑袋咋回事?”王媒婆看到自家儿子后脑勺上的纱布,“咋了,你又跟人打架啦?”

“没,就是今天在外面摔了一跤,不小心磕到后脑勺了,没啥事儿!”

一提起后脑勺的纱布,王二狗心中忿忿,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收拾张小伟一顿!

让他知道知道,南溪村是谁的天下!

《神瞳绝医》 第16章 竟然是他 免费试读

月朗星稀,张小伟磨磨蹭蹭的吃了晚饭之后,已经是九点多了,他看了看表,便出了门,径直往刘婷婷家走去。

既然是要蹲点,就出来的早一些,提前躲起来,然后将之看个清清楚楚!

为了这次蹲点,他甚至已经问赵小胖借了个警棍用来防身。赵小胖这家伙,虽然平时看起来懒懒散散,但是他还“**”南溪村的保安队长一职,配备警棍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张大海的家在村子的东头,本来村东头没什么人住,当年张大海发了财之后,便盘了下来,盖起了小二楼,其他有了钱的人家也有样学样,将村东头那些便宜的地方都盘了下来,连村长刘永贵也顺带的自己霸占了一块地,学着盖了小二楼。

这也导致全村的东边看起来颇为富裕,成了整个村子的“富人区”。

虽说是富人区,但是全村穷的叮当响,东边除了这稀稀拉拉的小二楼之外,什么都没有,看起来颇为荒凉。

这也导致了少数的几家都养了大狼狗,一是为了以防万一,二来,也能为自己壮壮胆。

张小伟走到张大海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全村虽然没有路灯,但是今晚的月色甚是明亮,周围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张小伟打量了一番,翻身爬上了院墙之外的一棵树,然后顺着树枝慢慢靠近,轻手轻脚的伏在张大海家的院墙上。

张大海家的院子极为宽敞,透过皎白的月光,还能看到院子里地面干干净净,刘婷婷平时极为勤快,小花池子里的蔬菜和鲜花也都修剪的整整齐齐。

院子的角落里,一只大黄狗警觉的站了起来,显然是听到了院墙上张小伟的动静,冲着张小伟的方向“汪汪”的叫着。

刘婷婷显然是听到了声音,一脸紧张的从屋内走了出来,待看到院墙上张小伟的脑袋时,松了一口气,娇嗔的看了张小伟一眼。

刘婷婷穿着一袭睡裙,葱白的肌肤在月光下都闪闪发亮,张小伟的眼睛都看直了,脚下一滑差点摔下了墙。

刘婷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冲张小伟眨眨眼睛,然后低头安抚了一顿狂吠的大黄狗,等大黄狗不叫唤的时候,又抬头看向了张小伟。

张小伟脸色严肃,认真的冲着刘婷婷点了点头,刘婷婷顿时安心了下来,转身回到了房中。

“婷婷!”

这时,隔壁屋子传出了一道雄壮的男音。

这声音张小伟自然明白,这是刘婷婷的公公,死去的张大海的老爹,张德祥。

虽说张大海的死令张德祥颇为心痛,不过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张德祥在经历了悲痛之后,才不过五十岁的他就已经苍老了不少,好在儿媳刘婷婷极为勤快,孙子又很是乖巧,让他们老两口逐步走出了阴影。

张德祥捧着一碗热汤,从屋内走了出来。张小伟连忙向下缩了缩脑袋,生怕被他看到。

张德祥轻轻敲了敲刘婷婷的门,将手中的热汤递了过去:“婷婷,这是今天刚钓的鱼,才煮了汤,你这些天劳累了,趁热喝了吧!”

刘婷婷接过鱼汤,将之一饮而尽,把碗还给了张德祥,道了一声谢后,反身关上门,抱着儿子睡觉去了。

张德祥微笑着点点头,打着哈欠也转身回屋睡觉去了,大黄狗低垂着脑袋恹恹欲睡,整个院子又是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张小伟瞪大了眼睛,却根本看不出其他什么异样来,周围环境十分安静,他的眼皮子也一下一下的渐渐快要合上。

看来今天晚上应该是没啥情况发生了……

他才刚刚这么想着,耳边就传来“咔嚓”的一声轻响,顿时张小伟一个激灵睁开眼来,睡意全无。

他左右望望,这荒郊野外的,哪儿有什么人啊!

张小伟皱起了眉,紧了紧手中的警棍。

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他再向刘婷婷的屋子看去,却见屋子内仍旧黑压压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就在张小伟紧张的当儿,就突然看到隔壁屋的张德祥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显然,刚才“咔嚓”的那声轻响,是他关闭自家屋子的时候传出来的。

看着张德祥谨慎的架势,不由让张小伟有些好奇起来:他这是要做啥?

陷入昏睡的大黄狗显然也听到了动静,一脸警醒的瞪大了狗眼,转头就准备嗷嗷叫。

“阿黄!”张德祥轻喝一声。忙将准备好的肉骨头向大黄狗丢了过去,那大黄狗嗅了嗅鼻子,低头一口咬住,不吭气了。

张德祥走到了大黄狗跟前,爱抚的摸了摸大黄狗,这只狗眼见还是自家主人,连连摇着尾巴表示亲密。

张德祥抚摸了大黄狗半晌,才站起身警惕的看看四周,张小伟连忙将脑袋埋低,身子挂在外面的院墙上,半天不敢动弹。

过了片刻后,又听到“咔嚓”的一声轻响后,张小伟才慢慢伸出脑袋,向院子内望去。

这一望,直叫张小伟瞪大了眼睛,他惊讶的看到,张德祥竟然从腰间摸出了一把钥匙,偷偷打开了刘婷婷的屋子!

只见张德祥兴奋的搓搓手,打开屋子后,伸进脑袋试探的喊了声:“婷婷,婷婷?”

屋内毫无反应。

张德祥嘿嘿一笑,走进屋子,然后将房门轻轻掩上,不一会儿,里屋就传来了刘婷婷无意识的嘤咛声。

原来是这老家伙干的!

张小伟大吃一惊,刘婷婷可是他的儿媳啊!这老家伙,咋连自己的儿媳都不放过?

他在院墙上胡思乱想,屋内的张德祥已经心满意足的提着裤子走了出来,悄然把房门从外反锁上,惬意的伸了个懒腰,拍拍大黄狗的脑袋,摇头晃脑的回屋去了。

而屋内的自家妻子李爱琴,还睡的正香,丝毫不知道张德祥刚刚在儿媳身上纵横驰骋了一番。

张德祥悄悄推开门,打了个哈欠,脱了衣服沉沉睡去。

这可咋办!?

张小伟挂在院墙上,半天回不过神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