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剑帝]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孙冰孙嫣然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白衣未央 2019-06-17 22:47:28

[剑帝]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孙冰孙嫣然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剑帝》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剑帝 即可阅读全文

《剑帝》小说简介

《剑帝》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主角叫孙冰孙嫣然的小说叫做《剑帝》,本小说的作者是青衫仗剑创作的玄幻修仙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人就这样平静的擦肩而过,周围的环境静的可怕,其中似乎酝酿着接下来的一波攻势。不管其他,此刻的孙冰缓缓的来到了账房,准备领取昨夜执法长老承诺的奖励,他可不会故作清高,该是自己的那就一定跑不掉。淬体丹顾。小说主人公是孙冰孙嫣然的小说叫做《剑帝》,是作者青衫仗剑所编写的玄幻修仙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九州大陆,万族林立,天骄并存。传说修为高深的修士,能够搬山填海,手握日月。少年孙冰因神秘剑匣,十年磨一剑,从此锋芒毕露,手持三尺青峰,败尽万千天骄。

精彩章节试读:

当天晚上,孙龙正独自一人坐在房间中,作为家族的嫡传血脉,而且还是家族的第一天才,待遇可以说相当好,独自一人就拥有一处僻静的小院子,而且院子里面还有一些花花草草以供观赏。

此刻的房间内,作为下人的孙耀完全没有对秦管事那般趾高气扬,正弓着身子掐媚的汇报自己搜集到的信息:“公子,我可是一直按照您的吩咐,盯紧那个废物的,可能是这一段时间突然开窍了,然后可以修炼了,绝对不会构成什么威胁,而且您放心,我已经确认了,对方选择了《纵横剑法》。”

而在原地的孙龙此时一改人们心中温文儒雅的面容,不由得面色阴沉:“这个废物要是安安生生一辈子倒也罢了,竟然还想翻天,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选择这本剑法看你怎么收场。”

不过很快,孙龙又来回走了几步,自言自语道:“拿剑法最多不过是让他残废罢了,人终究还是在的,可若是剑法丢了,结果如何呢?”说着,不由得微微一笑,样子相当温馨,丝毫看不出算计别人的样子。

思索了一下整个计划,然后对一旁的孙耀说道:“对了,你可以去找一下孙杨,孙勇,孙策三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是,是,属下知道了。”孙耀恭恭敬敬的走出了小院子。

此时的孙冰完全不知道孙龙竟然这么快就针对他布置了一个阴谋,反倒是兴致冲冲的来到了后山,当然,现在的他已经抛弃了密林,毕竟那里可是毁尸灭迹的地方。

后山的地方很大,以孙冰对于后山的熟悉程度,不多时就寻找到了一处悬崖,地势相当平整,而且位置还大,用来练习剑法绰绰有余。

最主要的是,这个地方基本不会有他人前来打扰,保密性相当好,这让孙冰相当满意。

悬崖占地十丈,因为地处背光处,所以相当阴凉,朝着下面望去,整个落云镇都尽收眼底,极目远眺,甚至还能看到远方的山脉。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只有站在巅峰才能欣赏到真正的景色,这样的美景让孙冰心中豪情万丈,落云镇仅仅只是神州大地的一个角落,都有这样的美景,那么整个大陆又会是如何呢?

不过很快孙冰双眼就露出坚定的神色,因为他知道,若想要攀登高峰俯视众生,那么唯有一条,就是足够的实力,现在的他太过弱小,仍然需要不断的努力。

比他更加出众的天才还在努力,他若是满足于眼前的小成就,又有什么资格向上攀登呢?只有耐得住寂寞与孤独,拥有坚定不移的恒心才能称得上是高手。

那些认为拥有神功秘籍才能变成高手的人,只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罢了,每一个能够被歌颂的高手,无不是经历了无边的磨难与厮杀。

一想到这里,孙冰瞬间就把心里乱七八糟的杂念斩断,认认真真的开始学习今天刚刚取回来的《纵横剑法》。

每一本能够流传下来的武学秘籍,自有其独到之处,汇集了前辈高人的智慧,对于那些人,孙冰保持相当的尊敬。

打开这泛着古朴气息的剑法,开篇就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大气:

《纵横剑法》观以天地之道,分为纵剑与横剑:横剑攻于技,以求其利,是为捭;纵剑攻于势,以求其实,是为阖。捭阖者,天地之道。

如此气势磅礴的话语让孙冰也不由得心神向往,脑海中似乎出现了一位高手正在日月之下演练这剑法,每一招每一式都蕴含了种种玄妙。

但很快孙冰便被自己惊醒,望了望手中平平常常的剑法,回想起刚才的场景,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一本剑法不简单,当即更加认真的开始钻研。

提气,挥剑,转身,撩剑……

因为孙冰并没有名师指导,一切只能依靠自己摸索,所以学习剑法的过程相当无聊,每一招每一式都会反复练习,而且还需要对照剑谱,寻找出自己的不足。

但是《纵横剑法》的学习难度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困难,哪怕他的基础剑法已经圆满了,但还有很多地方弄不能,只能依靠练剑的过程中细细揣摩。

这让孙冰相当惊骇,要知道功法殿中的那一本《清风剑法》,他随手一翻甚至能在脑海中演练出几个步骤,若是拿到手上的话,不超过三五日便能学会。

但这仅仅第一招就让孙冰耗费了整整一个下午,可想而知其困难程度。

不过孙冰的双目中闪烁着精光,充满了惊喜,因为难以领悟就说明这剑法的威力奇大无比,孙冰甚至能够肯定,只要自己使出了这一招,那么同等级境界的人抵挡不了一招。

甚至即便是境界比他高一点的,在这样的剑法之下,也能抵挡一二,寻找对方的破绽。

转眼间,半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

夕阳照耀在落云镇中,反倒让这个小镇散发着阵阵温馨,悬崖上,孙冰一人执剑而立。

手中依旧是那一柄跟随了他十年之久的木剑,但这木剑似乎比铁剑更加的坚固,伴随着孙冰的挥舞,发出了阵阵嘶鸣声。

良久之后,一套剑法演练完成,孙冰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收剑而立,眺望愿望,口中轻声感叹:“难怪这剑法过去根本就没有人修炼成功过,我基础剑法大圆满学习这剑法整整半个月的时间,竟然才初窥门径。”

通过这半个月的刻苦修炼,孙冰已经发现了,这门剑法根本就不完整,竟然只有其中的纵剑法,而缺少了横剑,因此只能被称为《纵剑诀》,若是剑法齐全的话,那威力无法想象。

不过虽然剑法残缺,但一门纵剑也不可能仅仅只是黄级下品的等级,可能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人能够修炼成功了,再加上残缺,所以才被人逐步的忽略,进而便宜了此刻的孙冰。

现在的孙冰反倒是相当的感谢孙龙,若不是他的一番言语,孙冰也不会下定决心选择这一门《纵横剑法》,若是取回《清风剑法》又如何?三两日就熟练了,可终究太过小家子气。到那时,哪怕是想要换回来,也只能追悔莫及。

而且好事成双,这么长时间坚持不懈的练剑,再加上十年的积累,让他的境界一举突破至淬体三层,而且根基相当扎实,只要刻苦修炼的话,进一步就能够诞生气感了。

这让孙冰相当兴奋,同时眼中寒光闪烁:“孙龙,没有想到你竟然送我一道机缘,放心,到时候我一定用这一部剑法来回报你这么多年对我的招待。”

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了,确实到了该回去的时候,孙冰在落日的余晖下,缓缓地踏上了回去的旅程。

另一边,孙勇几乎都已经疯掉了,那时孙耀很快就发布了任务,只不过孙杨已经死了,算是失踪,孙策则不在,再加上赏金颇丰,孙勇不由得贪念横生,就独自一人接受了这个任务。

然后就开始耐心的寻找孙冰,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机会把那门剑法偷过来。

要知道虽然黄级下品秘籍对于孙家不算什么,但若是遗失的话,也会受到相当严重的处罚。

家族中的嫡系不过是稍微训斥,支脉则是禁闭,这都没用什么大不了了。

最主要的是那些下人了,若是弄丢了,轻则打断四肢逐出家族,终其一生都无法再修炼,重则直接处死,根本就没有人权可讲。

至于孙冰虽然名义上而言是家族的义子,但还真没什么人拿他当一回事,到时候孙龙随便运作一番,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可惜的是,这段时间的孙冰实在是太过沉迷《纵横剑法》了,几乎没有回孙家,就在后山住下了,反正他只不过是一个若有若无的人,回不回去都无所谓。

这种不回去的事情以前倒也经常发生,但是孙勇就苦了,哪怕他找遍了整个孙家也没有发现孙冰的任何踪迹,甚至他还来到了孙冰最喜欢的待的后山丛林中,但却人去林空。

就算他每日守在孙冰的住所前,却遗憾的额发现,对方竟然根本就没有回来的心思,这个时候,他才猛然想起来,过去的十年中,基本上只有在发放月俸的时候才能见到孙冰。

这让他相当绝望,若是硬生生的拖一个月,那么黄花菜都凉了,而且也就代表着他的任务失败,到时候孙龙会怎么看待他?这让他简直无法想象。

随着时间的推移,孙勇心中从原来的赚一票到现在的后悔,以至于变成了怨毒,在他的脑海中,这一切都是孙冰的错,为什么不会来把秘籍给他偷,难道要他死么?

作为一个下人被如日中天的大少爷进行针对,那后果可想而知的凄惨。

所以现在的孙勇差不多都心若死灰了,在落云镇中游荡,静静的等待接下来的审判。

突然间,孙勇的眼睛一亮,甚至都有些热泪盈眶,因为他发现了整整半个月都没有见过的孙冰。

《剑帝》 第9章 肉疼的秦管事 免费试读

两人就这样平静的擦肩而过,周围的环境静的可怕,其中似乎酝酿着接下来的一波攻势。

不管其他,此刻的孙冰缓缓的来到了账房,准备领取昨夜执法长老承诺的奖励,他可不会故作清高,该是自己的那就一定跑不掉。

淬体丹顾名思义,就是淬炼身体的丹药,尤其适合淬体境界的修士,服用淬体丹之后再锻炼,原先需要一年时间才能突破的境界,现在完全能够缩短一半。

在市面上也是价值连城,需要整整一百两银子才能够买到一瓶。也只有孙家这种家大业大的人,才能够给弟子每月搭配一瓶。

这丹药对于孙冰来说,更是重要,要知道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服用过淬体丹,现在若是服用的话,效果一定会更加的显著,那么淬体四层境界,也就指日可待了。

因为不是月俸发放的日子,所以账房中人迹罕至,隔得很远,孙冰就看见了秦管事,只见对方正安逸的躺在一张躺椅上,椅子全部都是由雷击木制作,其中因为蕴含了闪电的气息,长年累月的坐在这样的椅子上,虽然对修炼并无帮助,但却相当的舒服。

而且椅子旁还有着一张小木桌,桌子上摆放着一盘野果与一杯茶水,秦管事时不时就拿起一颗野果品尝,亦或者抿一口茶水,样子倒显得相当悠闲。

这让孙冰的双眼一缩,要知道市面上采用雷击木制作的椅子最少也需要五百两银子,面前这躺椅的价值一定更高,而且那野果也是荒野之中才能生长,单单一颗就需要一两银子,平民根本就享用不起,至于茶水他倒是看不出来。

可即便是这样,也足以体现出了秦管事的土豪了,桌上的一盘野果就相当于孙冰一个月的月俸了,难怪被养的白白胖胖,宛若一个皮球似得。

“秦管事的生活当真是悠闲啊。”突然间,一道话语打断了秦管事平静而又悠闲的生活,这让他相当的恼怒,当下立刻坐起了身子,朝着四周望去。

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的孙冰,嘴角阴冷一笑:“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废物,今天可不是发放月俸的日子,你还是赶快滚吧。”

说完又继续躺到了椅子上,安安静静的享受着自己悠闲的时光,秦管事的工作其实相当轻松,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每个月发放月俸,其余时间则是家族子弟前来领取奖励,只不过他并不认为孙冰有那个资格。

只不过现在的孙冰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人,曾经的他无法修炼,所以需要忍受无边的屈辱,但他此刻已经成为了一个修士了,更何况身上还有执法长老的令牌。

当下一声冷哼:“秦管事,我需要领取三瓶淬体丹,还请取出来给我。”声音严厉,没有一丝一毫的客气。

这让秦管事相当怒火,做他这项工作,最主要的就是消息灵通,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心中都有一杆称,大人物多给点好处,至于无人出头的小人物他根本就不在乎对方的想法。

所以他才凭借孙家外戚的身份,安安稳稳的坐上了这一个位置,最主要的就是他懂得做人,别说是长老的弟子前来,就算孙龙的下人过来他照样客客气气的。

但很显然,在秦管事的心中,孙冰完全不属于不能得罪的那一伙人中,猛然间听到了这一句话,口中甚至含怒道:“就你这个废物还想要淬体丹,等下辈子吧,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错的份上,赶快滚吧。”

只不过孙冰并没有离开,依旧淡淡的说:“长老奖励我三瓶淬体丹,还希望秦管事莫要自误。”

“莫要自误?你以为你是谁?还能是一方长老么?”秦管事再也无法忍受了,当下直接站起了身子,口中喊到:“给你脸不要脸,竟然还赖在这里不走,那么就别别我手下无情了。”

当即手中力道十足的孙冰挥拳而去,秦管事虽然天资不足,但奈何是账房的管事,硬生生的依靠资源的堆积,都让他修炼到了淬体九层,只不过再也没有办法突破至炼气期罢了。

但这个境界对于一众弟子来说,还是相当高深了,此刻,秦管事拳法凛冽,带起了阵阵拳风,甚至将孙冰那本来就飘逸的长发向后吹去,若还不停止的话,接下来孙冰必定身受重伤。

但也就是在此时,只见孙冰淡淡的从怀中取出一枚令牌,这让秦管事小小的双眼中露出惊恐的神色,口中惊呼:“你怎么可能有执法长老的令牌。”

然后已经将已经挥出去的拳头硬生生止住。

可也正是因为中途强行收功,这让秦管事的气血有些萎靡,甚至连目光都变得有些涣散,可以说身受内伤,需要静静的调养一段时间了。

不过此刻的秦管事丝毫没有把伤势放在心上,脸上着掐媚的笑容:“这不是孙冰小兄弟么?今天竟然有空来老哥这里,三瓶淬体丹是吧?这都是小问题,不用客气。”

说罢,立刻取出了三瓶淬体丹,甚至为了讨好孙冰,还专门奉上了一百两银子当做赔偿。

惊讶于秦管事的变脸速度,孙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轻轻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侥幸得到执法长老看中罢了,秦管事,我看这椅子似乎是雷击木制作的,价值……”

孙冰的话让秦管事脸上有些阴晴不定,他实在没有想到,以前家族里的一个废物,现在竟然得到执法长老的看重,简直就是风水轮流转啊,尤其这言语中,分明就说:我知道你贪污了。

这让他相当惊恐,要知道执法长老的性格可是嫉恶如仇,相当严厉的,而且在整个家族中的权势也排名前列,虽然贪是很正常的,可若是得知了他贪污了这么多,那么最终的结果他无法想象。

当下,秦管事不由得再次取出五瓶淬体丹,肉疼的身上的肥肉都有些颤抖:“孙冰兄弟,你不常来,拿丹药回去补补,还望能多美言几句。”

对方的态度可以说是相当的软弱,只不过孙冰可不糊被对方所欺骗,不留声色的把东西手下,然后继续说道:“秦管事的事情我自然是知晓,并无过错,可是……”

说道这里,孙冰不由得有些卡壳,见对方实在是有些焦虑才淡淡道:“可是我这十年都没有领到过一瓶淬体丹啊,不知这其中?”

这话一出,就见秦管事一脸死灰,甚至连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手贱啊,贪污一点也就罢了,竟然连续克扣了对方整整十年的淬体丹,要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小数目,整整一百二十瓶,现在若是捅出来,他这个管事是肯定都做不成了。

要知道这个位置可是个肥差啊,秦管事根本就不想放弃,但一想到那一百二十瓶淬体丹,不仅心疼,甚至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当下轻声哀求道:“孙冰兄弟,您看能不能高抬贵手啊?”

这让孙冰冷冷一笑,现在高抬贵手,这可是你当初把事情做绝的,当下立刻回绝道:“秦管事,这我也没有办法啊,毕竟我只是一个弟子,必须得把事情如实禀告啊。”

这话完全打破了秦管事心中的希望,犹豫了良久之后,才缓缓从怀中取出了一瓶丹药,但依旧在那里踌蹴,孙冰倒也不急,静静的等待着对方。

半响似乎心疼够了,秦管事这才缓缓的把手中的丹药交了出来,声音有些嘶哑:“孙冰兄弟,淬体丹我是没了,但这瓶中有一颗练气丹,其价值是淬体丹的百倍之上,本来是我自己打算用来突破练气境的,但现在看来,还是与小兄弟你有缘啊!”

这让孙冰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稀罕的物品,虽然孙冰没有存在感,但是一些信息还是相当了解的。

练气丹在落云镇中已经算是一个相当罕见的东西了,只要在淬体九层的时候服用一颗,突破境界的成功率甚至能够提高三成,其价值堪称淬体丹的数百以上。

毕竟整个落云镇只有三大家族之首的赵家才能炼制出来,而且数量极少,若是没有足够的关系,根本就买不到,所以导致价格倍增。

这一颗丹药基本上已经算是秦管事的全部身家了,若说先前只是心疼的肥肉乱颤的话,那么现在脸色都已经发青了,目光之中充满着对于练气丹的不舍。

凡是不能做绝,秦管事虽然为人可恶,但也只是贪污了他的月俸,罪不至死,而这一颗丹药完全弥补了孙冰被他克扣的那些,当下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秦管事这么客气,那么我也毫不知情,如此多谢了。”

说完转身就走,只剩下原地一脸心疼的秦管事。

走在路上,摸着怀中的丹药,这让孙冰都有些难以置信,没有想到扯一次虎皮竟然收益这么大,只不过转瞬间他就冷静了下来。

今天之所以有这么多收获,是因为秦管事害怕执法长老,并不是畏惧孙冰,究根结底,还是实力的问题,若孙冰是一位练气境的修士的话,结果又会如何呢?

今天既然已经获得了这么多资源,尤其是一颗练气丹,这让他进军练气境最大的阻碍都没有了,只要努力就一定能成功。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