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罂漓漓的小说[转世巫女]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树瑶风 2019-05-22 22:39:18

主角叫罂漓漓的小说[转世巫女]结局免费阅读

《转世巫女》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转世巫女 即可阅读全文

《转世巫女》小说简介

船长不要写那么多疑点啊 这是爽文疑点多了很烦的,美女已看完,希望这本和美女一样好看。。新书推荐,《转世巫女》由玲珑雨音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罂漓漓,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空鸣族地标志,上古异兽‘鵸鵌’的图腾,她是空鸣族的人。”似是在替罂漓漓解惑,言铮缓缓地起身开口道,眉头却依然紧锁,似是想不明白为何会在这里出现空鸣族地女子,难道传闻有误?若耶族和空鸣族这几百年来。主角是罂漓漓的小说是《转世巫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玲珑雨音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本是普通的大二女生,却被一个奇怪的印记唤醒了沉睡经年的记忆。从此便只能在刀尖上游走,在乱世中浮沉。这是一出出镜花水月般的局中局,这是一个个匪夷所思的迷中迷!无数种族的恩怨纠葛,无数儿女的爱恨情仇,谋

精彩章节试读:

虚冥界--刹墨城-------------------------

“什么?在现世发现了幽冥火?”身穿紫色巫师袍的老者嗖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难道,难道……..”他握着巫师杖的右手微微地颤抖着,一脸的不敢置信。

“禀大长老,我们的幽冥蝶的确是在现世感应到了幽冥火,属下当即派出了数十个巫师前去查探,只可惜还是稍稍晚了一步……”回话的青年面色微黑,浓眉大眼宽颌阔唇,只见他一身白色素袍,眉头微皱,脸上却是掩不住的懊恼之色。

那位被唤作大长老的老者此刻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喃喃地念叨着“莫非,莫非真的是….”

“瑶姬大人转世了。”白衣青年忍不住脱口而出这个让大长老激动万分,却不敢轻易说出口的事实。

“瑶姬……瑶姬………”紫衣老者默念着这个无比熟悉的名字,心中百感交集。

多少年了?这一天他盼了多少年,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他的心中却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怯意,瑶姬,可否还记得他?五百年,蹉跎了多少个轮回?她可否还是当年的模样?

“大长老,是否需要再多增派一些幽冥蝶去搜索瑶姬大人的踪迹……大长老?”白衣青年察觉出紫衣老者的异样,刻意地抬高了音调试图拉回对方的思绪。

“把幽冥蝶都招回来,派到现世去,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尽快查清瑶姬转世的行踪。”沉吟片刻,老者的回答却出乎意料的坚决。

“可是….”未待白衣青年再说点什么,老者轻轻地摆摆手,示意对方退下,之后又遣走了周围的所有侍从,直到他确认周围再无一人,便缓缓走到某处屏风背后,悄然地打开了一扇隐秘的密门,一闪身便消隐在密室之中。

穿过黑黑长长的秘道,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眼前一片银光闪动,仿佛是走到了秘道的尽头,此时一间极其诡异的冰室便出现在眼前。

紫衣老者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理了理心绪,正了正衣冠,方才缓缓进入室内。这冰室不比方才的会客厅小多少,空荡荡的冰室内除了四根巨大的冰柱,还有一座两丈高的冰塑雕像。

而这冰雕的人儿,分明便是罂漓漓,不,分明便是瑶姬的模样。

紫衣老者缓缓走到雕像前,眼里闪动着些什么,他激动地想伸手去触碰那雕像,手伸到一半,却又不知为何停在了半空,也许是注意到了四周的冰柱里的异样。他轻咳了两声,对自己突兀的举止有些无措。

“乌苏,你….来了。”西北角的冰柱里传来慵懒倦怠的声音,仿佛还未睡醒一般。

“师叔。”紫衣老者赶紧转身,对着西北角的冰柱恭敬地一作揖,这时只见四根冰柱开始有诡异的紫色流光闪动,却还是不见任何人踪。

“瑶姬似乎转世了。”名唤乌苏的紫衣老者此刻连多余的话语都不敢多说,直奔主题。

“是么?这一天,终于还是到了….”另外一个若有所思的声音从东南角的冰柱传出。

“五百年了,你当年对她施加的封印也差不多快到极限了,瑶姬的元神前阵子有过一次异动,我们就知道大势不妙。看来这次她是真的要苏醒了。”这次的声音来自东北方的冰柱。

“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五百年前,自瑶姬的肉体湮灭之后,竟然得不到任何“刹墨之神”镰邑重新转世的讯息时,我们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她终究会是要再次醒来的!所以才会将我们四人一同封印在这里。”东南方的冰柱再次传出一声叹息。

“可是,想了五百年,竟是到如今我们也没有参透为何“刹墨之神”会死死认定瑶姬,自她肉体湮灭之后竟然不再转世,想不明白!太奇怪了!”

“看来瑶姬身上还隐藏着很多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毕竟,她是这刹墨城自镰邑以来,最有天分的大巫师!”

“那我们……”听着师叔们的喃喃自语,带着探询的口气,乌苏恭敬地等着下文,他的眼神却总是不自觉地飘向那个栩栩如生的冰雕。

雕像中的女子冰清如玉,一如当年他初见她的模样。

谁也不知道,在他的心目中,其实对于瑶姬的苏醒是有着万分窃喜的。不同于师叔们的忧虑,对于他而言,瑶姬的苏醒却是他日夜祈盼的事情,就算他知道她的再度苏醒也许会再次给刹墨带来毁灭性的冲击。

但是在他心底,却依然祈盼着再见她一面--

那个曾经笑厣如花的女子;

那个总是俏皮地拖着尾音唤着他“师兄”的女子;

那个他深爱着的女子…….

“我们什么也别做,等待。”一直未曾出声的西南方冰柱传来淳厚的声音,乌苏瞪大了眼,诧异地重复了一遍:“什么都别做?”他细细咀嚼着这句话,眼神却很迷惘。

“如果瑶姬真的转世了,她一定会回来的,她的元神会指引着她回到这里,因为只有回到这里她才能取回属于她的全部力量。”西南方再次传来的那个声音像是在替乌苏解惑,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可是,师叔,瑶姬的元神还尚未完全苏醒,如果她的转世被纳禹人先找到,那后果……”乌苏似乎并不掩饰自己急切想要见到她的心情:“我觉得我们应该抢在纳禹人之前,在她的元神苏醒前将她带回刹墨城。”

“不!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我们四人解开自己的封印,取回当年被我们封存的力量,可是这个也需要一段时日,如果过早让她回到刹墨城,一定会**她的元神提前苏醒,到时候如果我们的力量没有恢复,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无法预料,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可是,师叔….”乌苏却并不甘心自己与瑶姬五百年后的重逢就这样被搁置,他试图退一步说服他的师叔们:“可是我们至少要清楚她的行踪,以防万一。”

“五百年了,你还是放不下她…..”东南角的冰柱传来一声沉重的叹息,顿时室内安静下来,乌苏神情一窘,有些不自在地微微咳嗽了两声,却并不反驳。

“都是一个‘情’字作怪!你和瑶姬都是重情重义之人,却闹得如此下场,何苦!何必!”

“师叔….”乌苏还想说什么,却被再次生生打断。

“不要再说了,你退下吧,时候未到,一切都是惘然。”

乌苏定定地望着冰雕的女子,许久之后,长长地一声叹息,转身离开。

虽然被师叔们禁止与瑶姬的转世接触,乌苏却并不打算乖乖听话。至少之前派出的幽冥蝶,他并没有要收回的意思。

--------------------

这厢刹墨城之人情丝未断,尘缘难了,而那现世的罂漓漓此刻却是眉间心头,柔肠百结,只可惜为的却不是那人。

那日跟卓为交手被他的光箭所伤,当时还不自知,回去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受伤不轻!全身上下,四处都是狞腥的血印,几乎没有几处肌肤是完好的,强烈的刺痛感灼得她眼泪花子忍不住地“啪啪”直往下掉,最致命的是这要是落下疤痕,可就彻底被毁容了。

罂漓漓正在追悔自己的莽撞行动时,却见莫奕抿着唇不动声色地走了过来,他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拭每一个伤口,并且轻柔地替她抹上一种奇怪的药膏,那带着淡淡桂花香味的药膏一接触到肌肤,立即感觉到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张开了,她的肌肤贪婪地吸收着那药膏,紧接着那灼热的刺痛感消失了,不知道是否是她眼花,她似乎看见那狞腥的血印在一点一点地愈合、消失……

这时,罂漓漓方才止住泪水,泪眼婆娑地看着莫奕,不知道是该先道歉还是先表示感谢。

那张原本还算娇俏的面容上竟是悲喜交加,神情颇为怪异。莫奕被她那纠结的表情逗乐了,素来紧抿的薄唇难得地勾起一抹淡笑地弧度,他胡乱地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别胡思乱想,会好起来的,我保证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那一刹,罂漓漓竟然发现自己的心跳漏掉了半拍。她的心里没来由地想起梦里瑶姬说的那句话――他的骨子里是那么温柔,一点都不似凶残嗜血的纳禹人。

是啊,也许是之前并不曾在意,这是第一次,她真正地感觉到他的温柔,这个男人的温柔并不张扬,只是隐藏在一些细微之处,虽然他不曾说过什么甜言蜜语,虽然只是一个近乎于理所当然的举动,却让她没来由地心中一暖。

思即若此,罂漓漓再看莫奕的眼神就有些不太自然了。虽然潜意识告诉自己也许不该跟这个人有过多的纠葛,可是,那豆蔻年华的少女心,却像那脱了缰绳的野马,由不得自己。

这些天来,罂漓漓一再地在心底告诉自己――自然一点,和以前一样。可是,怎么可能一样呢?

虽然无数次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可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却是一个深深的疑问――到底当年瑶姬和莫奕之间发生过些什么呢?

“在你的心中,瑶姬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每每到了嘴边,却又被生生的咽了回去,她知道,她不能问。可是,看着那张丝毫没有留下岁月痕迹的脸,她却总是忍不住要去揣测他的过去,他谜一样的过去。

之前也许她可以自欺欺人地不去想那诸多的巧合和偶遇,也许她可以风清云淡地告诉自己,他和她的相遇纯属上天的安排。可是,当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这个人的时候,却无法以这样牵强的理由去说服自己,越是在意一个人,就越是容易在乎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

也许,他根本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是瑶姬的转世才接近她的吧?也许让他在茫茫人海中注意到自己的根本就是这张和瑶姬一模一样的面孔吧?这样的念头无数次地浮上她的脑海,却没有探询的勇气。

也许有那么一瞬,望着那个毅然的背影,罂漓漓在心底如缩头乌龟一般地念想过――就这样跟着这个人过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罂漓漓单手撑着下巴,正陷入自己心里纠结的情绪中,却不经意地,指尖拂过自己的额头,她那无意识地笑容很快就凝结了,因为她再次在自己的额头摸到了那个仿若镰刀般的印记,那印记--如梦中少女一般,而且隐隐有些灼热感从额头直至全身。

罂漓漓并不知道,自己体内那股不知名的力量,已经悄然觉醒,似是为了要替她解惑一般,忽然一阵强烈的剧痛感席卷罂漓漓的周身,只觉得头痛欲裂,一阵天昏地暗....

紧接着,罂漓漓便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被一点一点地侵蚀,梦中少女的影像在脑海中渐渐清晰,无数光影交错的画面在自己脑海中如走马灯一般地闪过....

罂漓漓的意识陷入了长久的昏迷中.....

《转世巫女》 (012)谁在谁的手心里 免费试读

“这是空鸣族地标志,上古异兽‘鵸鵌’的图腾,她是空鸣族的人。”似是在替罂漓漓解惑,言铮缓缓地起身开口道,眉头却依然紧锁,似是想不明白为何会在这里出现空鸣族地女子,难道传闻有误?

若耶族和空鸣族这几百年来一直是剑拔弩张,大大小小地冲突几乎从来没有间断过,前些年这若耶族的太子才率百万大军生生将那大举入侵的空鸣族打回了西南老家去,怎的这会儿又会在这里见到空鸣族女子?而且还这么正大光明地出入若耶族的皇宫?言铮有些想不明白。

听到空鸣族,罂漓漓的心中没来由地一紧,终是忆起了梦里那个黑面地女子,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到这个图案时会觉得如此眼熟,原来当日在那黑面女子额头上似乎也看到过这个图案。

“她不是空鸣族,是地地道道地若耶族!我曾经见过她的尾巴!”却又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亲眼所见,罂漓漓急急地开口,否定了言铮之前地揣测。

听了罂漓漓地这番话,言铮的眸子陡然一亮,他伸出一根指头轻点在对方眉心,双目微闭,默念着什么,只见对方的印堂开始慢慢地变紫,甚至有些发黑。

言铮迅速将自己的指头收了回来,心下有些了然,唇角微微地向上一撇,脸上的表情却带了几分嘲讽和不屑:“他们还是一贯喜欢玩这些见不得人地手段。”

罂漓漓抬眼看他,却是不甚明白。

“这个人是空鸣族埋在这里的钉子,她的确是纯正地若耶族鱼人,这个图腾只是空鸣族用来控制她身心地一种蛊毒之术。”想起空鸣族那些下三滥地手段,言铮面上的不屑之色更浓了。

罂漓漓方才想起,刹墨巫师是素来瞧不起那些被他们的刹墨之神放逐到西南偏壤之地的空鸣族的。

“那这个人我们要怎么办?”罂漓漓在心中已是对言铮颇为信服,不自觉地便征求他的意见,毕竟自己初来乍到啥都不懂,必要地虚心是应该的。

“那是空鸣族和若耶族的纠葛,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不需要刻意做什么。她过一会儿自然会醒来,在这之前会不会被若耶人发现,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言铮风轻云淡地说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罂漓漓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同意了言铮地说法,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下意识便一把将那女子半褪地贴身裹衣全褪了下来,准备给自己换上,竟是忘记了一旁还傻愣愣看着的言铮。

言铮愣了一下,黑黝黝地面上竟是难得地露出了几分尴尬羞赧之情,赶紧别过脸去,连连退了好几步。

罂漓漓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方才的大意,对着言铮的背影俏皮地吐吐舌头,轻声说了一句:“啊,对不起,没注意。”当然,至于她心中究竟有没有愧疚感就另当别论了。

忍着左肩地剧痛,折腾了老半天才将那堆衣物勉强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可那最关键地将那堆短袖襦裙固定住的红色腰带却又死活都系不好,罂漓漓压根就不记得之前那女子系上时是什么模样,更何况罂漓漓从小到大就笨手笨脚,小学到快毕业都不会系红领巾的传说中的笨人。捣腾了老半天终于放弃,开口唤帮手:“诶--言铮。”

言铮此时可是吸取方才的教训了,怕又被瑶姬大人整蛊,竟是背对着她一动都不敢乱动,充耳不闻,假装自己没听见。

可他还是小看了罂漓漓的厚脸皮和**,罂漓漓见对方充耳不闻,直接就拢着罗裙几步走到了他跟前,抬头直面着他,让他没办法再逃避:“言铮帮我系腰带,我不会。”

经过了之前的突围和方才一直暗中地观察,若是之前罂漓漓心中对言铮还有些许猜疑,那么此时基本算是放下心来,若是此人真的只是为了要设计陷害她而做到如此地步,那么她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心头有种没来由地直觉让她愿意去相信这个人,也许是他那双澄净地眸子让她觉得安心。

心障一除,按照罂漓漓这种自来熟的个性,加上对方刹墨巫师的身份和他对自己恭敬谦卑地态度,罂漓漓自然而然就将这人视作宽厚地长兄一般,更是纵容了她对人家那毫无顾忌地放肆态度,

她极其无赖地一手紧紧拢着那堆松松垮垮地短衫襦裙,一手拿着那根细长地红色腰带,可怜兮兮地看着言铮,那个眼神看得言铮有些心虚地别过眼去,仿佛自己若是不帮她就是天理不容一般。

轻轻地吐出一句“瑶姬大人,属下得罪了。”然后,他无奈地伸出手来,只见那根红色地薄纱腰带在他的指尖如彩蝶翻飞,三下五除二便替她收拾妥当。

那手法轻盈、洒脱,似是一挥而就,而再看那腰间地结却是打得既繁琐又精致,让人叹为观止。

罂漓漓低头看了看腰间那华美地结,忍不住脱口而出:“哇,你好厉害,一看就是熟手,以前没少做过这事吧?”此话出口才惊觉自己的口无遮拦。

此时再看言铮地面上窘色一片,却是不甘心被看作登徒子一般,他喉头一紧,还是忍不住解释了一句:“打结这门子事是我们刹墨巫师地本能,咱们的那些巫术结印手法可是比这复杂千万倍,但凡刹墨之人都是打小就会的。”

这下轮到罂漓漓迥然了,似是被人扇了一记耳光一般,她面色一臊,呆愣了一下,然后忿忿地咕噜了一句:“我完全没有继承到刹墨巫师这个优良的传统真是抱歉哈。”

言铮听出了对方口中的不忿,赶紧解释:“这,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罂漓漓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多做解释,自己其实也不过就是随口说说,看把人家这认真的小伙吓得,罂漓漓决定以后还是不要信口开河随便调侃这人,太较真了不好玩。

她提着那长襦裙小心翼翼地走了回去,为难地看着自己方才褪下来地T恤牛仔裤和刚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地那柄短刃,扔自然是不舍得的,可是总不可能拿在手里吧,这可该怎么办呢?

略一沉吟,便又眸子一亮,从脖子上取下方才抢来的那个锦囊,不甘心地拿在手里又是细细端详了一番,虽然知道这个锦囊能够海纳百川,可是却又不甚明白具体应该怎么使用,这个锦囊口这么小,总不能就这样一股脑全塞进去吧?

捏着那锦囊上上下下细细看了看,却在锦囊地底部发现了一行绣着地行书小字,她低声喃喃地念了出来--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奇妙地事情发生了,那锦囊的口竟是自己缓缓地张开了,罂漓漓眸中一喜,赶紧将那短刃抓了过来,那短刃刚一触及锦囊张开地小口,就像被一股强劲地吸力紧紧吸住了一般,竟是哧溜一下,就飞入了锦囊中,而那锦囊却还是那般地大小,甚至不曾增加丝毫地重量!

罂漓漓欣喜若狂地赶紧将自己的东西一股脑塞了进去,掂了掂,还是跟方才一样重,她得意地将那锦囊地口合了合,慎重地挂回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下意识地将那半敞地领口赶紧往里拉了拉,缩了缩脖子。

走过去扯了扯言铮那已经破烂不堪地衣袖,心情大好地调侃道:“帅哥,换你了,去弄套衣服换上吧,乞丐变王子的时间到了。”

言铮又是微微一怔,罂漓漓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口无遮拦了,真是一点记性都不长,死猪不怕开水烫大概就是讲的自己这号人吧。

还好言铮似乎有些习惯罂漓漓地胡言乱语了,他并没有接腔,眯缝着眼四下打望了一下,然后低声对罂漓漓说:“大人请在此稍等,我去去就回。”

下一瞬已经将自己的身形没入了远处地黑暗中,

他悄无声息地跃出了几丈之后,在靠近某处偏殿的回廊拐角处,悄悄地扣住了一位巡夜兵士的颈项,如方才地出手一般干脆,并没有给对方任何呼喊的机会,他飞快地点住对方的哑穴施以一记手刀将对方打晕,然后迅速拖到附近一个隐秘地墙根处。

不多时,一个英姿勃发头戴玄盔身披玄甲的若耶族兵士便出现在罂漓漓眼前,罂漓漓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看清来人是言铮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故作一本正经地啧啧称赞:“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有脱胎换骨的感觉。”

言铮却丝毫不理会她的夸奖,目光下意识地四下巡弋了一番,在目光触及那身后的灌木丛深处时,他的眸子微微闪过一些惊诧,方才发现原来罂漓漓趁着他去换装的时候,已经悄然地把那依然昏厥地女子拖入了灌木丛的深处,而且还很仁慈地用一些枝叶将她的身体遮盖了起来,若不是他眼力卓然,还真不容易发现。

“咱们走吧,这下刻意正大光明地出去。”罂漓漓又慎重地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薄衫襦裙,深呼吸了一口,大步迈了出去,颇有一种龙潭虎穴任我游地豪迈之气。

言铮依旧谨慎地再瞧了瞧那身后灌木丛中的女子,似是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来,方才不动声色地跟在了罂漓漓身后。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两人逐渐走远之后,那个**地躺在灌木丛深处一直处于晕厥状态的女子额头,忽然浮现出一只诡异的独目,那只独目鲜红似血,豆大的眼球似是要夺眶而出一般,而那眼球地视线,自是直直落在了远去的罂漓漓身上.....

----------------------------

黑暗中,一道墨黑的身影立在一面诡异地镜子旁,那镜中所展现地情形,却正是那只独目所看到的风景,一个娇小的宫装女子和一个若耶族兵士打扮的人一前一后地逐渐消失在视线里。

“刹墨族的瑶姬,终于还是转世了么?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那道墨黑人影看着镜中远去两人的背影忽然发出一阵癫狂地笑声,久久不息....

他知道,这虚冥界看似维系了五百年的平衡也许又要再次被打破!命运的齿轮已经悄然开启……谁也无法阻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