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主角叫秦宇曾沫儿的小说[九圣至尊]最新章节阅读

编辑:柠檬味拥抱 2019-05-22 22:15:09

主角叫秦宇曾沫儿的小说[九圣至尊]最新章节阅读

《九圣至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九圣至尊 即可阅读全文

《九圣至尊》小说简介

他还有一本书极品护花兵王,也很不错,不过这里没有,大家可以去找一下。真的挺不错的。《九圣至尊》是食堂包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宇曾沫儿,书中主要讲述了:半个时辰后,他面前多了十几株灵草,二十几颗果子,八九片灵气莹晕的花瓣。百丈药田不知长了多少年,得能出产多少宝贝,现在就剩下这么点!秦宇咬牙切齿,但很快叹了口气,如果不是野鸡霸主,就算药田还在他也发现不。小说主人公是秦宇曾沫儿的小说是《九圣至尊》,它的作者是食堂包子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自卑微中来,紧握命运的契机,踏过迷雾与阴影,追逐着黑夜、光明,终成那照耀天与地的身影!

精彩章节试读:

好在,不是全无所获。

毒丹蕴含剧毒全部被小蓝灯抽取,镇压进入右手食指末梢,如果被直接点中,以毒丹的恐怖只怕金丹境高手,也要吃不了兜着走,算是一个了不起的大杀器!

可转念一想,他就苦笑起来,毒丹厉害不假,但他想使用这份剧毒,得走到旁边,再点到人身上。

真要是与金丹境高手为敌,人家远远的随手一挥,他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哪有近身的机会?

这东西,妥妥的鸡肋!

“总好过一无所获,说不定以后就能排上用场。”秦宇自我安慰着,扫过周边。

突然,他眼神一滞。

快走几步从地面一层杂草间,扒出一只巴掌大的布袋,入手柔软不似编织而成,倒像是某种兽皮。袋口有金银两色线系着,秦宇小心打开,整个人顿时僵住。

储物袋!

居然是储物袋!

他倒吸冷气,心脏大力跳动起来,剧烈似擂鼓。

仔细探入神念,里面有大约丈余空间,确是储物袋无疑。

这种高等修士物品,整个东岳派,都不超过三个!

丈余空间不算大,在储物袋中品质只算一般,但对秦宇而言已是难以想象的宝贝。要知道,储物袋可是金丹境强者,才有资格配备的宝物。

秦宇连连吸气,勉强压下翻滚心潮,仔细检查确定储物袋完好无损,终是忍不住大笑出声。

运气,这就是运气,但颠倒过来,便是气运!

得到小蓝灯,找到苍莽子遗骸,连番事情都是气运。

不过,气运往往与凶厉相伴,这点在秦宇近来经历上,就可见一斑。

但现在,秦宇全然没有心思理会这些,得到储物袋的惊喜充斥脑海。可能因为苍莽子坐化前,不惜代价延长寿元,储物袋中空荡荡的,也不对,还有两件东西。

神念一动,秦宇手中多了一件黑色长袍,质地似某种冰丝,触手泛凉。能被假婴境强者收藏,可知这件黑袍绝非寻常之物,秦宇抬手穿到身上。

黑袍极大且带着帽子,将他整个笼罩在内,秦宇马上发现,他的神念无法穿过黑袍,这袍子显然是一件隐藏身份,遮掩气息的宝贝。以后做事时,如果不希望被人看到真容,黑袍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第二件则是一只巴掌大的药鼎,表面篆刻天雷地火,更有诸多秘纹,显然是一件炼丹宝物。

这一定就是,苍莽子遗言中提及的宝鼎,但此物需要炼化后才能使用,现在看不出神奇之处。

忍着马上祭炼一番的心思,秦宇脱下黑袍,将它与药鼎收回储物袋,又仔细在草屋中搜寻一遍,可惜再无收获。

“只储物袋,就是难以想象的收获,岂能贪心不足。”秦宇暗暗警醒,眼神落到苍莽子坟上,露出几分复杂。

此人坐化时已有假婴修为,不出意外很快就能突破,成就元婴境,到时寿元平添八百年,自可度过危机。可惜,他差了一分气运,就此死去。

不过一啄一饮,若当年苍莽子存活下来,东岳派必定遭劫,也就没了今时今日秦宇的这番际遇。

摇摇头压下心绪,秦宇拱手,“晚辈告退。”

他转身,退出草屋。

眼神一扫,敏锐发现了,不远处探头探脑的小东西。

秦宇冷笑连连,“不是跑了吗?居然还敢回来!”

野鸡霸王垂头蔫脑,如果能说话,这会肯定心里跳脚大骂,要是不怕毒,老子傻了才回来!

秦宇勾勾手指。

野鸡霸王磨磨蹭蹭,吭吭哧哧走过来,小眼珠水汪汪的,尾巴摇的那叫一个欢快。

秦宇笑骂,“少给我逗逼!之前的事一笔勾销,毕竟说起来,我也算沾了你的光。”

走到放好的灵草、灵植、灵果旁,一个没少,秦宇脸上更多一丝满意,将它们收入储物袋,留一颗灵果放在手心。

“给你的,吃吧。”

野鸡霸王登时来了精神,扑闪着翅膀过来,三下五除二吃的干净,小眼睛惬意眯了起来。

秦宇虚踹它一脚,“别享受了,跟我去验证件事,不然这辈子都困在这,不死又如何?”

声音渐低,倒像是提醒他自己。

苍莽子遗言中曾提及,东岳派丹房处置司阵法毒辣无比许进不许出,秦宇可不曾忘记。而且,他记忆中似乎真的没有谁,进入处置司后,还能再现身人前。

一跃攀住洞口,爬回处置司,秦宇拾阶而上匆匆来到出口,取出门禁令向其中注入法力。

呼——

衣袍无风自动,秦宇闷哼一声脑海似刺入铁针,眼前阵阵发黑,他炼气八层法力瞬间被汲取一空,可出口处阵法丝毫没有开启征兆,法力石沉大海。

果然出不去!

秦宇退后几步靠着石壁坐下,苍白面庞露出一丝恐惧与绝望。终究少年心性,便是逼着自己表现的再沉稳,遭遇绝境时依旧方寸大乱。

苍莽子当年金丹境修为,被困在这里都没有办法脱身,他区区炼气境,与之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只怕这辈子都无法离开!

难怪处置司出入口那里,会有那么多斑驳血迹,以及人力开凿痕迹。一定是先前被送入这里的修士,发现无法离开后,痛苦绝望下所致。

不能慌!

秦宇连连吸气,眼神变得坚韧,他不相信自己真会死在这里。闭目休息时,他开始后悔一时心急将所有丹药吞服,好在这里没有危险,他多的是时间。

两个时辰后秦宇睁开眼,抬手取出一枚玉简,正是苍莽子炼丹心得。找到关于分解废丹取得材料部分,秦宇细细研读,许久后垂下手面露苦涩。

尽管看得懂,所有步骤都已记下,但金丹修士的手段知道又如何?他根本不能施展!

秦宇咬牙,收起玉简撑地而起,看了一眼出口,转身向地下行去。现在只剩最后一个可能了,如果没用,或许他……

摇头将汗珠甩落,秦宇一脸坚定,就算失败又如何?苍莽子能在地底藏身几百年,苦苦谋求脱身之机,他也能做到!

推开厚重石门,秦宇眼神直接落到,正中央连通石室顶部与地底的黑色炼炉上。此物不知存在多少年,是东岳派巅峰年代所建,可汲取地火毁灭之力,毁灭内部积攒废丹。

上部通道,就是废丹入口,下部通道,则是沟通地火毁灭之力的地方。苍莽子都不敢打这炼炉脱身的主意,秦宇自然不会找死,他看了几眼,上前抱住炉口扶手,低喝一声浑身肌肉绷紧,低沉摩擦声中炉口缓缓打开。

呼——

澎湃热流汹涌而出,一瞬间秦宇汗如雨下,将长袍浸透!但比地火高温更可怕的是,伴随而来的灰雾沾染到他身上,直接融入血肉。

这是丹毒,却不是纯粹的丹毒,而是与地火之毒对冲,所产生的融合物,毒力恐怖!好在此时是夜晚,一尺蓝海下,所有毒素侵入瞬间,都被镇压到右手指节。

恐怕秦宇是第一个开启炼炉而毫发无损之人,他抄起旁边一只,不知放了多少年的黑色铁铲,在炉底一铲快速收回。

一进一出不过呼吸时间,铁铲边缘竟冒出红光,可见内部恐怖高温。顾不得热浪扑面,秦宇低头看去,铁铲上厚厚一层黑灰,近百颗废丹落在上面,大都呈半融化状态。

这么多?

秦宇微惊,有些怀疑小小的东岳派,怎么会有这么多废丹?要知道这里每一颗,都同样要耗费珍贵的材料。但这念头一转即散,他现在可没心思,去关心这种事。

倒在地上,又一铁铲进去,来回七八遍,脚下已密密麻麻充满废丹,怕是有六七百颗之多。丹毒及地火之毒交织成的毒雾,已扩散开来,弥漫房中视线一片模糊。

嘭——

费力关上炼炉口,秦宇站在原地缓缓喘息平复心绪,哪怕他已做好最坏的准备,事到临头仍难免紧张。炼炉房中毒雾渐渐稀薄,可以清楚看到,以秦宇为中心雾气呈漏洞状,不断涌入他体内!

当最后一抹毒雾消失,他睁开眼,半蹲在地探入自怀中取出小蓝灯。五指展开,一尺蓝海悄然绽开,将数十颗废丹笼罩在内。

成功与否,就在当下!

时间一息息过去,突然间秦宇眼眸大亮,他发现深邃蓝光下,废丹温度在快速降低。

很快这部分废丹表面,竟结出一层薄薄白霜,随着时间继续流逝,白霜没有加厚,颜色却渐渐变成淡蓝,就像是蓝海稀释后的颜色!

咔嚓——

咔嚓——

无数细碎响声传入耳中,在秦宇眼前,废丹似承受不了低温纷纷破碎。一部分颗粒体直接蒸发,只有约三分之二的部分得以保存,就像是一颗颗细小的冰晶。

有用!

秦宇心头激动,将小蓝灯移到另一片废丹上,目光紧紧盯着,碎成一片的冰晶。

脱离蓝光,它们温度开始回升,短短数个呼吸后,就变成一个个不起眼的小黑团。拿起几颗,秦宇依次在在嘴边轻舔,眼眸越来越亮,面露狂喜。

成功了!

尽管他不认识所有材料,但凭口感就知道,这是纯粹的炼丹材料。而且其中一颗入口味甘泛酸,与点灵丹口感相符,正是炼制所需的酸枝草。

有了材料,有苍莽子留下的炼丹法与炼丹炉,再加上可提升丹药品质的小蓝灯……绝境中秦宇眼前终于又有了一条路,或许艰难,但只要坚持走下去,就有机会。

……

山中无岁月,转眼寒与暑。

修炼室,秦宇手捏法诀不断打出,眼前炼丹炉散发着澎湃火力。

突然,丹炉散发火力,变得波动不稳,炉中隐有闷响。

秦宇神色沉凝,手上法诀速度瞬间暴涨,七个呼吸内接连四十九道打出,速度之快十指几乎连成一片。

“开炉!”

爆喝中,丹炉“嘭”的一声打开,药香四溢七道青光冲天而起,秦宇早有准备,拂袖一挥将它们卷住。

摊开手,七颗丹药安静躺在掌心,秦宇脸上流露激动,用力挥了挥手。

《九圣至尊》 第7章 毒丹与金丹 免费试读

半个时辰后,他面前多了十几株灵草,二十几颗果子,八九片灵气莹晕的花瓣。百丈药田不知长了多少年,得能出产多少宝贝,现在就剩下这么点!

秦宇咬牙切齿,但很快叹了口气,如果不是野鸡霸主,就算药田还在他也发现不了,若这样想,现在能有这些收获,还是托那夯货的福。

一念及此秦宇心绪平静不少,将这些东西小心归拢到一起,放到旁边。转身洗洗手脸,掬起一捧泉水,竟出乎预料的甘甜,入口凉爽透心。而且,更为惊人的是,这些泉水中,竟蕴含着一丝丝微弱的灵力!

秦宇眼露恍然,旋即暗暗感叹,天地造化之神奇。地下药田旁有个天然的泉眼,泉眼下应该是有一条极小的灵脉,灵气融入泉水带出来,被药田中的灵草、灵植吸收,加速了它们的生长。

如此多的巧合,方造就了,这片堪称奇迹的地下药田。

“洞天福地,福地洞天,抛开处置司丹毒不提,这里也算是一处上佳修行之地。”秦宇抬头看向空间边缘草屋,“不知在这里修行的是哪位前辈,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神秘空间曾有人居住,这点野鸡霸王早已带回消息,石壁上运转的残破照明阵法,也印证了这点。

不过,这里的主人,应该离开了,或者死去。

推门而入,秦宇眼神一扫,后者。

破烂蒲团上,端坐着一具骸骨,看模样应该是自行坐化。骸骨前摆放了三枚玉简,表面落着厚厚一层灰尘,显得暗淡无比。

除此外,整个草屋中,再无他物。

看骸骨颜色,这人死了应该有几百年,秦宇整理下衣衫,躬身行礼。

不提死去年岁,单是外面那片药田,就当得他这一礼。

走到近前,俯身拿起一块玉简,这是秦宇第一次,见到这种修士世界的高等物品。犹豫一下,他小心翼翼将玉简贴到眉头,探入微弱神念。

玉简中是一封信,当然,称之为遗言更加恰当,是此人坐化前所留,内容如下:

老夫苍莽子,无意得传承踏入修行,为散修中人,一生沉迷丹道修行。得闻南国大派东岳,有丹道强者坐镇,吾不远万里而来以求与之交流、切磋。然此举,却与老夫带来灾难,囚困于地底深处,直至终老……

内容很长不一一详列,大概意思是,这位苍莽子来东岳派交流炼丹术,侥幸胜出却遭算计被投入地底。本来丹毒肆虐之地,他必死无疑,可东岳派前人不知苍莽子乃纳毒之身,丹毒虽恐怖却要不了他的命。

苍莽子活了下来,但当时的东岳派煊赫一时,门中有元婴期大高手坐镇,且阵法歹毒许进不许出,他只能困在此处。要说此人的确是丹道奇才,他竟从另辟奇径,找到了分解废丹提取原料,进而再度炼丹的办法。

当然这种提取的材料,或多或少都会沾染丹毒,吞服多了哪怕是纳毒之体,也不能完全承受。苍莽子最终也正是因此,修为迟迟难以突破,郁郁坐化。

这片地底空间就是苍莽子无意发现,药田也是他种下,最后却成全了野鸡霸王,如果他能知晓这点想必也会哭笑不得。

另外,玉简中还提及留下炼丹心得,及宝鼎一尊望有缘人得之好生使用云云。可这草屋里空无一物,玉简在眼前不假,哪来的宝鼎?莫非这位苍莽子前辈,死前意识糊涂了?

秦宇摇摇头放下玉简,尽管神念损耗不小,还是忍不住拿起了第二枚。里面果然是详尽的各种炼丹法、丹方,以及精妙的炼丹技巧,让秦宇大喜过望。

而且更让他满意的是,这份玉简后面,居然附着一部【药经】。【药经】内容之多超乎想象,书如其名记载的是世间无数灵草、灵植,不仅介绍详细配备精美插图,更强大的是居然还标注着种植、养护之法。

一部【药经】就像是一个,关于灵草、灵植的百科全书,珍贵程度不言而喻。或许,这就是苍莽子早年时,无意间得到的传承。

苍莽子有炼丹天赋更得到强大传承,是个大气运之辈,有成为一方雄霸的基础,可他最终落得枯死地底,尸骨不得掩埋的下场。苍莽子与魏尉不同之处,是低估了人心险恶,才落得这般境地。

这无疑,又对初入修行世界的秦宇,上了记忆深刻的一课。

最后一枚玉简,随着秦宇探入神念,竟将他神念吸收一缕,莹光微发随即消散。

秦宇略作思索,便知这玉简应该是某种代表身份之物,苍莽子死后气息消散,如今却将他的气息烙印进去。

这倒是无心之失,可事已至此只能将玉简收起,好在此物除非他自己拿出也不会被人看到,应不会招惹麻烦。

而且今日终归受了苍莽子遗泽,日后如有机会,凭借这枚身份玉简,或许能找到他的家人后辈,略作回报。

手上用力将苍莽子遗言玉简捏碎,另外两块小心收入怀中,这样做自然是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秦宇躬身行礼,“苍莽子前辈,晚辈今日无以为报,只能送您遗骸入土为安,得罪了。”

地面泥土很厚,不废太多力气,秦宇就在草屋中,挖了一个方形深坑。

小心移动骸骨,一块块放入坑中,就在这时突然“啪”“啪”轻响,两颗珠子落在地面。

秦宇目光一凝!

但他动作却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搬动骸骨,直至完整将深坑掩埋,再行一礼这才转身,将两颗圆珠拿到手中。

这两颗圆珠,一个灰白,表面遍布裂痕,但往里面看却隐隐泛着金光。另一个则是通体漆黑,似墨汁浓缩凝固而成,表面光滑圆润,散着幽光。

这是什么?

秦宇念头刚起,身体蓦地僵住,他手中那颗漆黑圆珠,表面幽光凝出一张鬼脸,一口咬在他手上,入骨三分!滚滚黑气如江河决堤,疯狂涌向秦宇体内,更有一股混乱、暴戾意志,急速冲向他脑海。

黑气是毒!

这珠子是苍莽子纳毒之体,存活数百年间,所吸收的各种毒力凝聚而成。苍莽子身死,它保留了下来,并在这些年中,逐渐产生了初步意识。

纯粹的毒的意识,暴戾、毁灭!

秦宇有小蓝灯百毒不侵不假,可那是在夜晚蓝海释放时,白天根本无用。所以只是瞬间,他的身体就被剧毒占据,若非修为提升到炼气八层,更服用大量固体丹,他现在就已经死了!

可即便如此,也不过多撑几息,更受些痛苦。酸、痛、痒、麻各种触感潮水涌来,将秦宇意识淹没。与之相比,他之前因药园意外遭的毒打,简直就是挠痒痒。

但世事便是如此奇妙,看似几息无用的垂死挣扎时间,却真正救下了秦宇的命。手中遍布裂纹的灰白珠子,突然迸发出刺目金光,隐约间可在这金光深处,看到一道端坐模糊身影。金光如针,刺入秦宇体内,便将一切镇压!

地底空间,强悍威压如潮,跌宕起伏。

金丹!金丹!

这圆珠,竟是苍莽子死后所留金丹。

秦宇僵在原地似雕塑,体内肆虐剧毒与暴戾意志,都被钉死在原地不得动弹,可它没放弃抵抗,如困兽般疯狂反击,与金光的力量碰撞厮杀。

这一切都发生在秦宇体内,就好像是无数小刀,在他四肢百骸每寸血肉间疯狂切割。这种痛苦超出少年承受极限,他血管暴起张大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秦宇想要昏死过去,可在这痛苦中根本做不到,意识反而更加清醒。也是在这个时候,一些莫名的记忆出现在他脑海,由模糊逐渐清晰。

这是苍莽子的记忆!

无论毒珠还是金丹,都是苍莽子体内之物,自然而然蕴着他的气息,此刻厮杀时余波被秦宇吸收,就转化成某些画面。

当年苍莽子寿元枯竭而死,毒丹、金丹已成相互制衡之势,正因为如此,毒丹的力量才没有爆发出来,否则陷入微末的东岳派,早在几百年前就变成了一片死地。

也因为如此,金丹受此**,本能中吸收天地灵力镇压毒丹,因而没有散去保存到今日。

时间流逝,对秦宇而言每一秒都无比漫长,痛苦煎熬下似乎过了几万年。

夜色,终于降临!

似乎察觉到秦宇的状态,一尺蓝海在他胸前展开,纯粹的蓝光通透耀眼。毒丹一颤,闯入秦宇体内的混乱意志本能中尖叫,旋即消失不见。就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瞬间撕成粉碎!

毒丹表面鬼脸轰然崩溃,化为黑色洪流,疯狂灌注到秦宇体内。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被强行牵引出来!

黑色洪流经过秦宇的肉身,直接聚向他右手食指,幽绿指节迅速变成黑色。磷火符的毒力,与苍莽子一生吸收剧毒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数息后,“咔嚓”一声轻响,毒丹破碎变成一堆粉末。

秦宇身体一软直接倒下!

呼——

呼——

他剧烈喘息全身如虚脱,长袍瞬间被汗水打湿,毒丹破碎剧毒消失,金丹迸发金光快速退去,空中激荡强悍威压随之消散。

咔嚓——

又一声轻响,金丹表面添了一道裂纹,恢复成灰白模样,如河边小石子毫不起眼。若非亲眼目睹之前景象,谁能够相信它竟然是一名金丹巅峰,已迈入假婴境界高手的金丹!

之前,金光中浮现身影,就是“丹中神影现,元婴不日达”的假婴境具现。脑海获得的记忆,让秦宇对这颗金丹有了清楚的认知,嘴角艰难抽搐一下,露出苦笑。

苍莽子的金丹,本就到了强弩之末,这次镇压毒丹耗尽了最后的力量,算是彻底废了。

当然,如果说用处,还是有点的,比如……狐假虎威。

向金丹注入法力,它就能释放出金丹境气息威压,但只能用一次,然后就会彻底崩碎。差点丢命,遭了刀山火海油锅煎炸般的痛苦,得到一颗假婴金丹,却只剩下这个作用。

秦宇不知道,自己是该大笑险死还生,还是为自己的霉运痛哭一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