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奇幻玄幻 > 正文

[万域剑帝]最新章节 主角叫苏旭云梓瑶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梅幽香更远 2019-05-22 21:30:18

[万域剑帝]最新章节 主角叫苏旭云梓瑶的小说最新章节

《万域剑帝》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万域剑帝 即可阅读全文

《万域剑帝》小说简介

《万域剑帝》剧情起伏跌宕,守望的文笔也在慢慢变好,但我真心希望凌老复活,凌老死时我哭了。。小说主人公是孙冰孙嫣然的小说叫做《剑帝》,它的作者是青衫仗剑创作的玄幻修仙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此刻孙勇身体都有些发抖,这不是什么害怕担忧,而是激动,就像是沙漠中即将要渴死的旅人突然碰到了绿洲一样,心中的狂喜是难以遏制的。难以想象,若不能完成孙龙下达的任务的话,未来究竟如何?要知道,虽然孙勇也姓。主人公叫苏旭云梓瑶的小说叫做《万域剑帝》,它的作者是未朗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浩瀚神荒,武道为尊,实力至上。一代天骄苏旭,遭遇偷袭,跌入最可怕的星河风暴之中,却熬炼出不灭的经文。自此,他铸不灭之体,修无敌剑术,镇神荒太古凶兽练就至强之剑,并斩下当年偷袭自己,而今已尊为神荒之主嬴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傻子,怎么就突然变得这么厉害?”没走多远,李虎便开口。他脑袋在渗血,满面伤痕,看起来很惨烈,他悲愤不已。

林猴等人默然无语。

苏旭,一个傻子,被他们欺凌了许久,今天却突然爆发,将他们所有人都打倒,夺走宝药。

“王威师兄,难道就这么算了?”许久,林猴捂着红肿的脸,被苏旭一巴掌扇来,他脸颊此刻还在裂痛。

“抢我王威的东西,整个云纹剑宗杂役弟子,还没有谁敢!”

王威开口,声音冷冽,眼眸里面更是闪烁着凶狞。

“这个小子,突然之间战力大增,竟然超越我。”王威冷冷道,“不过,他这点手段,对我兄长来说,不值一提。我会请求我兄长出手,找寻合适的机会,杀了这个傻子。跟我作对,就是这种下场!”

嘶!

李虎、林猴几人,都不由得一颤。

王威的兄长,乃是云纹剑宗内门弟子,惊才艳绝,极为出众,在他们心目中,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若他出手,苏旭那傻子,肯定活不了!

……

“自星河风暴中,危急之中突破,得以涅槃,我如今的身体,已然不是当年的皇境体魄,只是一副新生的普通身躯而已,跟凡人无异。这些年又痴傻,几乎没修炼,太过脆弱。”

待得王威等人走远,苏旭甩了甩手臂,同时揉了揉自己的拳头。

虽然他一眼就看穿王威等人的破绽,也能够抓准时机,将他们的攻伐一击击破,打伤了他们。

但苏旭,也很不好受。

炼体境一重,实力太弱,身躯太脆弱了。

自己的掌剑,砍在王威身上,手腕骨都好像要断裂一般,若非强撑着,当时就要被王威看出来。

这也是苏旭为何,冷斥王威等人,要他们滚的原因。

否则,被他们看出来,便会很棘手。

“如今我神智,已然恢复,重新修炼,自然不在话下。最多一百年,我便要重新登临皇境!”

苏旭低语,眸光湛湛,神采飞扬。

他足够自信。

当年,他天赋超绝,能够在一百年,踏入皇境,打破神荒有史以来的修炼传说,震惊八荒。

而今,他再活一世。

有一万年前修炼经验,加上无数次探索神荒遗迹所得到的无上宝术,登临绝巅,轻而易举。

“嬴战,我会斩掉你的头颅,然后用你的身躯,重铸破界之桥,搭建在星河风暴里面!”

苏旭低吼着,凶意无俦。

“现在,当务之急,便是重新修炼。炼体境一重的境界,实在是太低,别说复仇,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许久,苏旭的心绪,才渐渐稳定。

“当年,我痴迷于剑,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练剑之上,虽然一身的剑术超凡入圣,横扫神荒。”

“论到攻击之强,无人及得上我。”

“但是,被嬴战偷袭,落入星河风暴中,我的身体,完全没法承受星河风暴的绞杀。”

“这件事,让我明白。剑术重要,自身的体魄,同样重要,当年我要是有一副无敌的体魄,纵然嬴战偷袭,我又何至于沦落至此!”

苏旭沉思,而今重来,他不仅打算重新练就无敌的剑术,更是要铸就无敌的体魄,能承受任何攻击。

他要比一万年前更强!

“选择哪种炼体之术?”

苏旭沉思,他曾为神荒剑主,矗立在神荒最巅峰,跟许多皇境强者都相熟,相互切磋过。

当时,论到体魄,最为强悍的,当属千岩皇主。

他将一种可怕的炼体之术,推演到极致,铸就一身岩体,堪比最坚硬的金石,坚不可摧。

论到实力,千岩皇主在神荒一众皇境的强者里面,或许排不上前列。

但没有人愿意跟他交手。

因为没人能伤到他。

苏旭踏入皇境之初,曾找这位皇主切磋,见识到其体魄的强横,纵然自身剑术凌厉,竟也难以破开。

后来,他探索神荒遗迹,一身的剑术愈发超绝,再次找千岩皇主切磋,才在其身躯上留下一道伤痕。

然后,他以一篇经文,从这位皇主手里,换到了其炼体之术。

“千岩之体么?”

苏旭沉思,一万年前神荒各大强者,所掌握的最为珍贵的的炼体之术,便是千岩皇主推演出的来这门炼体之术了。

修炼这门么?

苏旭凝思。

千岩之体,一旦练成,可铸就岩体,坚不可摧。单论体魄,都足以横推诸强,傲视神荒。

然而……

苏旭心里头,有些不甘。

对于他人来说,这门炼体之术,无比珍贵,强到可怕。

可曾经的自己,一剑之威,伤到千岩皇主。

千岩之体,纵能傲视神荒,又怎能敌过自己手中的剑?

而今,既然打算熬炼体魄,必须要选择能真正铸就无上体魄的炼体宝术,真正的坚不可摧!

他仔细思忖。

一万年前,他探索神荒无数遗迹,寻到无数经文,乃是神荒封印之前留下来的,都功参造化。

但炼体之术,却颇为稀少。

而且,未必及得上千岩之体。

“那一篇!”

忽而,苏旭眼睛一亮,放出灼灼之光。

他猛地想起,在一处极为古老的遗迹,曾为神荒绝境,便是当年踏入皇境,他都感到可怕。

那儿,烈炎环伺,炽热难当。

纵然当年他,以皇境的修为,深入其中,都极度的危险,险些陨落在里面,被灼为灰烬。

也正是在那里面,得悉一些,神荒乃是被上古强者,所封印下来的辛密。

后来,更是在其中,得到一篇经文,残缺不全,只有一部分,但经文显化,生出灵性,极为的惊人!

那篇经文,极具灵性,苏旭遇到时,意图将之吸纳,但遭遇到反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镇压。

但也就只能镇压而已。

他无法观摩经文真意。

之后,得悉愈来愈多神荒被封的辛密,他一心想着集结神荒众皇主,破开封印,前往战场。

关于那篇经文的事,也就渐渐忘了。

“也不知道,那篇经文,还在不在我脑海?”

苏旭低语,自己落在星河风暴中,沉沦一万年,而今涅槃重活,修为尽失,不知道那篇经文还在不在。

他开始凝守心神。

心神,是一种极其玄妙的东西。

修者将自己的精气神,还有意志,凝为一体,熔炼出神魂,神魂之中,便会诞生出心神。

这是一种极其高深的境界。

炼体境修者,根本不可能掌握。

但苏旭,曾为皇境强者,超越炼体境无数个境界,自然掌握这种手段。

“还在。”

心神沉入脑海,探索一番后,苏旭赫然发现,当初得到的那篇炼体经文,竟然还在脑海中。

经文之中,当初阻碍苏旭研究的灵性,也已经散去,露出经文的原貌,乃是古拙的碎片纹络。

“难道说,这一万年,在星河风暴里面,这篇经文的灵性,也已经被绞杀,露出原来的真容?”

苏旭猜测,面露欣喜。

本来,这篇经文,灵性极强,抵制自己。但现在,一万年的时光,磨灭了经文中的阻碍。

而今,经文静静悬浮于脑海,散发出古拙而又厚重的意蕴。

古老的经文,流转着玄奥的轨迹,厚重而沧桑,流动着难以严明的韵味,让人忍不住沉迷。

“烛圣不灭体!”

当苏旭心神沉进去,脑海之中,响起恢弘的声音,仿佛上古的强者,在他脑海里面吟唱。

古老的经文,再度焕发灵光,在他脑海中浮沉。

苏旭仿佛看到,上古时期,邪魔出现,无穷的魔气席卷,带着毁灭的意蕴,腐蚀大地跟苍穹。

世间就要崩塌,毁灭。

而这时,璀璨的神芒,自烈日中诞生,晶莹而无暇,纯澈的不含一丝杂质,降落于世间。

然后,无尽邪魔,皆被镇压,焚毁。

“吞旭日之精,铸不灭之体!”

古老而恢弘的声音,在苏旭脑海中,浅浅吟唱着。

“好可怕!”

“好强横!”

很久,苏旭才惊醒,背后一身冷汗,没想到这篇经文里面,聊聊数百字,竟蕴藏了上古大战,凶煞摄人。

而这烛圣不灭体,想必就是那一缕烈日中诞生的神芒,横扫邪魔,镇压世间。

他感受到,一股霸绝的威势,横压天宇,无可匹敌!

相较之下,曾经神荒炼体境第一人千岩皇主,其千岩之体,虽然也很强横,却比不上烛圣不灭体的一丝皮毛。

“这篇经文,诞生于烈日,乃神荒造化所生?”

苏旭惊叹,这种级别的经文,已经不是人力能够创造,或许是世间造化,所演化出来的。

也唯有如此,才能够解释,一篇炼体经文,竟会如此可怕!

“只可惜,它是残缺的。”

苏旭颇为感慨,他能够感受出来,这篇经文,只是一部分,残缺不惨,无法修炼到最高深处。

一旦选择修炼这篇经文,若是以后无法找到残缺的部分,体魄的铸就,可能会有缺憾。

而千岩之体,自己有完整的修炼之法,可以熬炼出无暇的千岩之体。

他仔细思忖,分析优劣。

“这一篇经文,乃造化所生,代表着世间最强。我若因为它残缺便放弃,必会留下永生的遗憾!”

“我这一生,连死亡的滋味都尝过,怎能留下遗憾!”

“就算经文有缺,待得我登临绝巅,镇压八荒,必能够将这一篇经文补全,铸最强之体!”

苏旭低吼,声音低沉,眼眸里面,满是坚决。

他要成为最强!

不仅仅是神荒的最强!

更是神荒之外,整个世间的最强!

所以……

他选择烛圣不灭体,铸就最强身躯!

《剑帝》 第7章 初战 免费试读

此刻孙勇身体都有些发抖,这不是什么害怕担忧,而是激动,就像是沙漠中即将要渴死的旅人突然碰到了绿洲一样,心中的狂喜是难以遏制的。

难以想象,若不能完成孙龙下达的任务的话,未来究竟如何?

要知道,虽然孙勇也姓孙,但与孙龙完全不同,孙龙是嫡传血脉,至于他,只不过是一个下人罢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孙家的血统,甚至这个姓都是被主家的恩赐。

就论身份地位的而言,即便是孙冰都比他高贵上无数倍,毕竟不管怎么样,孙冰好歹也是义子。

激动过后,孙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同时心中狂笑:“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孙冰我可真得好好谢谢你啊,你也是时运不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我们两个人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功法殿前你那般羞辱我,再加上我未来的前途还有小命,就只能那你来顶缸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说到这里,孙勇一点也没有反思自己以前的行为是多么的可恶,总是把错误归咎到别人身上。

至于孙冰在走进落云镇中就发现了孙勇,尤其是对方那仿佛想把他吃了的眼神,心中暗暗一笑:“没有想到把你激出来了,正好孙杨估计已经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你过来刚好陪他下地狱。”

只不过现在毕竟还是在落云镇中,来来往往有着无数的居民,孙勇暗道:若是强抢的话,目击证人实在是太多了,更何况还不能让孙冰知晓秘籍在谁那里,只能偷过来了。

其实不管用什么方法,孙勇都不介意,毕竟孙冰已经出现了,最起码有一个目标,同时心中也是信心十足,就算孙冰能够修炼又如何?他已经到了淬体境四层,根本就不是刚刚踏入修炼的孙冰所能抵挡的。

孙冰现在也在纠结,虽然自己现在很想要击杀对方,但却不能暴露出来,因为离开了孙家,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获得武功秘籍,所以只能期待能够找到一个机会。

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擦肩而过,可以说是两人都各有心思,但目标却惊人的相同,那就是希望对方死。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

今晚的夜色格外的凄凉,就连往日那皎洁的月光也被乌云遮挡,瞬间让整个落云镇漆黑无比,只有豪门大院中才有亮光传出。

“月黑风高杀人夜。”一个偏僻的房间中,孙勇换了一身漆黑的衣裳,就准备前去偷功法秘籍。

孙冰的住所相当偏僻,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反正他在家族中的存在感相当低,远离人群正好,甚至此处连巡逻的侍卫都懒得前来,只要没有发生天大的事情,这里根本就不会引人注目。

所以孙勇的行动相当胆大,不多时就来到了破旧的门前,小心翼翼的朝里面窥探,可还没有等他查看清楚,突然间耳边传来了一阵声音:“不进来坐坐么?”

这让孙勇整个人如同惊弓之鸟,肌肉瞬间紧绷,向后一跃,房门打开,就看见孙冰正在房中盘腿而坐,一柄木剑横放在腿上,似乎已经等待良久了。

“被发现了”这是孙勇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只不过他不但没有逃跑,反而面露狠色,因为现在退去想要再回来偷那就更难了,还不如改成强抢,直接抽出了自己的随身宝剑。

望着那一道闪过过来的寒光,孙冰并没有任何担忧,反而充满了兴奋,上一次击杀孙杨,其中起到主要作用的还是他这辈子出的第一剑,蕴含的精气神太多了,如同拔刀斩一样,威力强大,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直接一招瞬秒,最后却得不到任何战斗经验。

今天正好有一个对手能够让他磨砺自身,当下手持墨色木剑,与面前的孙勇进行战斗。

木剑与铁剑接触,只发出了一声闷响,竟然丝毫没有被斩断的迹象,这让孙勇的双目中闪烁着浓浓的惊讶,因为在他的心中,孙冰不过是刚刚能够修炼罢了,至于他则已经淬体四层了。

虽然说这一剑被挡住了,但孙勇也没有丝毫担心,因为这就是他的随手一击罢了,能接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态度就有些认真了:“没有想到你竟然能接下我的随手一剑,接下来就要小心了。”

说罢,直接的使用基础剑法,再次挥剑上前,只不过孙冰望着那有些粗陋不堪的剑法,嘴边嘲讽一笑,每一剑都能够巧妙的击中对方的破绽,哪怕他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也根本无济于事。

一时间,两个人就已经交锋数个回合,小院中只能听到剑舞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孙勇的心中已经渐渐生出了一种恐惧,他实在没有想到,才短短数日不见孙冰,对方竟然已经这么强了,同时心中充满了嫉妒与狠辣。

若说原先孙勇只不过是想把那秘籍偷过来陷害他的话,现在就不想多此一举了,反而倾向于在今晚就把孙冰击杀,哪怕这其中有暴露的危险,他也不管不顾了。

因为按照这个趋势走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孙冰甚至能够超过他,一想到自己以前如何欺负对方,他就不由得一阵心慌。

孙冰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的转变,虽然还能寻找到剑法之中的破绽,但是他自己的速度跟不上了,力道也差上不少,压力越来越大了。

这让孙冰眉头稍皱,同时心中暗叹:在这个世界上,虽然武技相当重要,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自身境界,若达到了一力降十会的境界,哪怕再怎么精妙的技巧也无济于事。

只不过,此刻的孙勇见对方还能够勉强赵家,心中是又气又怒,心道:看来必须得把你当成一个威胁,不能再隐藏了,口中喝到:“清风徐来。”

精钢剑瞬间化为璀璨的寒芒直接刺出,凌厉而飘逸,甚至还伴随着阵阵剑风,很显然这就是功法殿中的《清风剑法》,孙冰对于这一招还有一些印象,因为这就是《清风剑法》的第一招。

也对,毕竟孙家的功法殿中只有两种剑法,《纵横剑法》基本上是无人问津的,那么剩下大多学习的应该是《清风剑法》了。

“来得好”,感受到了这一剑中的威胁,孙冰双目中闪烁着惊喜的光芒,因为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尤其是体内有一种力量想要迸发出来。

“难怪都说在生与死之间徘徊才是最佳的磨砺时机,在这一招下,我甚至都有一种要突破的感觉。”孙冰心中暗暗感叹。

但是他丝毫不惧,甚至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先前与孙勇对敌,一直以来使用的都不过是基础剑法罢了,现在正好试一试这半个多月以来的成果。

孙冰身子一侧,右手一转,木剑跟随着他的动作,使出了《纵横剑法》第二式荡平四海。

这一下孙勇的双目中写满了惊讶,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孙冰竟然也已经成功修炼了黄级下品的武技,只不过他并不认识这一招,毕竟家族中根本就没人修炼成功过《纵横剑法》。

电光火石之间,他只能仓促的躲闪,木剑与铁剑相交,甚至发出了丝丝火光。

但在这一剑之下,孙勇的左臂竟然被割开了一个口子,若是他的动作再慢一点的话,甚至整条手臂都不保。

这也是因为孙冰第一次正式与敌人交战,虽然武技的熟练程度有余,但对敌经验不丰富,容易犯错,正是因为如此,孙冰才一直与对方缠斗。

若不然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击杀对方,毕竟初期孙勇实在是太轻敌了,再加上剑法破绽大,若那时动手,绝对一招制敌。

孙勇可不知道孙冰的脑海中在想什么,也不认为自己只是一个磨刀石罢了,反而头皮发麻:“孙冰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剑法还这么高超?”

但目光狠辣,现在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了,比可能手下留情的,当下铁剑一撩。

“狂风暴雨。”

这是《清风剑法》中最强的一招了,也是其特点的主要体现,一个快,给予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令敌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就消亡了。

可以说,但孙勇使出的这一招,在孙冰的眼中,却出现了无数个破绽,根本就没有把其中的精髓发挥出来,甚至他都没有使用《纵横剑法》,不过轻轻一刺,就强迫孙勇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除非他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若不然继续下去,他肯定会死亡。

“看来应该送你上路了,你已经带给不了我压力了,孙杨还在下面等着你呢!”感受到孙勇那完全重复的套路,让孙冰有些乏味,毕竟他是想要磨砺自己,但这样根本就没有压力。

这话让孙勇的双眼紧缩:“什么,不可能,你不可能这么强的。”

但事实就是这么残酷,在孙冰说完这句话之后,手上的动作顿时快了很多,然后黑夜中闪过一道亮光。

“纵剑诀第一式一刃夺命”

再一看,孙勇已经毫无声息,原地只剩下孙冰冷漠的身影,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清冷。

良久之后才能听到一阵淡淡的话语:“你是第二个。”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