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免费试读 主角叫南灵笙段离尘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南风草木香 2019-02-11 21:47:44

[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免费试读 主角叫南灵笙段离尘的小说免费试读

《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 即可阅读全文

《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小说简介

《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思构清晰,人物分明,剧情让人深入,给四星。主角是南灵笙段离尘的小说叫《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鸢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姑娘,这样好不好?我给你把后面的那些人解决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中蛊的。”那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形象有多么的渗人,将惨白的小丑脸凑上前来,用一种类似于大灰狼右拐小白兔的口吻,低低的询问,忽然他。主角叫南灵笙段离尘的小说是《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它的作者是千鸢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什么待我登基,你必为后?什么宠妻无度爱妻如命?原来都是假的!当看清楚枕边人的真面目,被迫害到死的时候,懦弱的南灵笙已经死了!在回头,南语兮,你毁我容貌抢我丈夫!断我性命?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以牙还牙!段屿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月之后。南灵笙再次出门,踏上去往竹园的道路。如今的段子黎俨然已经成了山中宰相,皇上对他的信任,一点都不亚于段离尘。甚至还要更胜一筹。

当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就见到,青衣男子低眉敛目,笑的温和,端端正正的坐在轮椅当中。一手端茶轻饮,一手拿着书卷,悠然自得。

听到有人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好像早就料到她会来一样,浅浅一笑,让人如沐春风。

“不请自来,请殿下海涵。”

南灵笙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句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1月未见,两人的关系似乎生疏了许多,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坐下品茶,怡然自得了。

这个时候,他是身份尊贵,高高在上的王爷,而自己,不过是一个没了丈夫的寡妇而已。哦,不对,皇上早已允许休妻,她现在,孤身一人。

“坐吧。”

男子挥了挥手,招呼她过去,放下手中的书卷,提壶倒茶,一应动作轻柔缓慢,慢条斯理,一举一动间,尽是从容优雅。

南灵笙并没有打扰他,也没有开口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他其实很怀念,很眷恋遗忘的那段时光,两人不拘小节,斗智斗勇,偶尔玩个小心机,却无伤大雅。

“本王知道,你为何而来。”

1月之期已过,这已经是最后的时间了。

“那殿下,可有破解之法?”

段子黎将一杯清茶放在她面前,淡淡开口。“有。”

“你,嫁给我…”

刚刚端起茶盏的手微微一顿,南灵笙惊讶的抬起头来,叫他目光灼灼神色郑重,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狐疑的皱起眉来,但是很快又掩饰了过去,笑得坦然自若,如一朵空花。

“殿下莫不是闷坏了,又在玩笑了?”

“本王并没有玩笑。”

段子黎饮了口茶,深深的吸了口气,抬眼望天,目光空灵,如水波流动,似乎想要透过那淡淡的云层,回想些什么,完美,柔和的侧脸之上,尽是无尽的沧桑和悲凉!

“解此毒的唯一方法,唯有麒麟角,而麒麟角,天下间,只有一个,当初,我师傅为了救我,遍寻天下,也只获得了其中一小块儿,剩余的,就如惊弓之鸟,消失不见。你想要找到他,难如登天。”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坚强的外表之上,有了那么一丝丝的裂痕,好像很不愿意,回想那些凄苦岁月。

南灵笙愣愣的看着他,所有人都知道,他身受重伤,失去了双腿,却没有人知道,还经历了什么。麒麟角这样的奇物,是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需要用它才能续命的伤,那要有多重,她不敢想象。

“你想要活命,就必须留在我身边,我保你一辈子平安无事,如何?”

“你,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南灵笙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目光灼灼。坚定而肯定的道。为了这个,而绑定自己的一生,就算那个人是相对熟悉的人,也不行。

段子黎很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直接开口,转而问了一句,与此事毫无相干的事情。

“你为什么不同意?是因为你不喜欢我?”

段子黎看定了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可你同样不喜欢我四哥,却可以毫不犹豫的答应嫁他为妃,对你的仇人尚且如此,为什么拒绝我?”

“还是说…”

男子话音一顿,眼眸当中,添了几分戏谑之色。“你心中,已经有了别人?”

被他一眼看穿了心事。南灵笙别扭的偏过头去。“这与你无关,不愿就是不愿。”

“我是很痛快的答应了段屿君,可如今他成了过街老鼠,生死难料,难道,殿下也想感受一下家犬不宁的滋味吗?”

身边传来男子低低的笑声。似乎都可以想象出,他眉眼弯弯的样子,女子更是心乱如麻。

“你若是不说,那我就自己找去,就当今日我没有来过。”

被他看的实在是浑身发毛,南灵笙转身拂袖就走,没想到,这人也是没脸没皮的,往日里,真是看错了他。她就不信了,这天下间除了他没人知道。

段子黎轻咳两声,正经了脸色,将他拦了下来。这才重新回归正题。

“办法倒是有,不过并非长久之计,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同样会忘情。”

“世人常说,最苦不过相思,所以,你不能动情。”

“好。”

南灵笙十分痛快的点头,反正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人已经被自己所伤害,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而且自己也曾想过,绝不嫁入皇家,这样也好,漂游在外,云游四方,与天斗,与命斗,或许,这才是自己最终的宿命。

段子黎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放在桌上。

“这,也是一种混毒,喝了它之后,可以以毒攻毒,压制你身体中的蛊虫,不过这法子十分凶险,我并未用过,之后会发生什么?也并不知晓,你可以赌,也可以不赌。”

“多谢。”

南灵笙向他深深一礼,这句感谢,发自内心。

伸手拿过桌上的玻璃瓷瓶,打开瓶塞,出乎意料的,里面是甜丝丝的味道,入口即化,竟然和蜜糖一样,若是不说,根本就不知道,就是一种毒药。

药入腹中,果然有一种清凉的气息,从丹田之中蔓延,迅速的在周身窜了一圈,蔓延四肢,百骇,很是舒爽,女子长长的松了口气。

“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和你说这些,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事情让你知道的好。”

段子黎吹垂头,看着自己玉白的手,想起那天的场景,缓缓摇头。

“我那傻哥哥,为了不让你死,渡了一半功力给你,以至于损耗过大现如今都没有恢复。”

“什么?”

南灵笙镇住了。怪不得,那天他呼吸紊乱,怪不得,他也没有办法躲过段屿君的攻击,怪不得,怪不得。

原来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竟然做了这么多。可自己不但不领情,反而在他身上多捅一刀。

心剧烈一疼,连带着五脏六腑,四肢百骇,甚至痛入骨髓,深入灵魂,她嘤咛一声,摔落在地,缩成一团,大汗淋漓。

男子怔了怔。猛的冷了脸色。“收心。”

南灵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许久之后,才迫使自己平静下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不能动情,动情则痛,自认为心如止水,毫无杂念的自己,已经陷得这么深了么?

“你明知道…为什么还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他比你更痛。”

段子黎冷哼一声,示意他跟着过来,进入书房当中打开暗格,从里面取出一套卷宗,放在他面前,

南灵笙看见那是很老的羊皮纸,上面的字,都是小篆,可见有许多年代了,扉页上,大大的写了三个字,涅槃经。

“这个你好好练,不要白费了那一半的内力。日后你要找麒麟角,也派的上用场。”

这一天的段子黎格外的严厉。说话一针见血。毫不留情,以至于踏出竹园的那一刻。她的脑子,还是嗡嗡的。

她得到了最后的消息,想要得到麒麟角,首先要去的,就是滨州,然后进入西凉。

买了一壶酒,一边走一边喝,不知不觉间,进来到了荣安府门前,看着巍峨壮丽的王府,南灵笙怔怔的出神,恍惚之间,看到红门裂开一道缝,身着玄色衣袍的清雅男子,施施然的出门,然后脚步一顿,再然后,消失不见。

自嘲一笑,晃晃脑袋,女子,低声言语,完了,都已经出现幻觉了。

《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 第229章夜郎自大 免费试读

“小姑娘,这样好不好?我给你把后面的那些人解决了,你告诉我你是怎么中蛊的。”

那人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形象有多么的渗人,将惨白的小丑脸凑上前来,用一种类似于大灰狼右拐小白兔的口吻,低低的询问,忽然他想起了什么,百忙中用闲着的那只手拍了一下头,纠正道。

“啊呀呀,我忘了,你应该不记得了,不如我给你恢复记忆怎么样?”

他语气很柔和,低沉,中性的声音很有磁性,让人听了很舒服,不自觉的跟着他的那种感觉走,好像是上帝对灵魂的召唤。

南灵笙一瞬间的恍惚,差点就答应了他,反应过来之后,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战,心中警惕更重。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那一刹那,她竟然有一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

“你再不放开,我就不客气了。”

南灵笙目光如电,脑海当中已经盘算了好几种可以让他放手的方法。随时准备出手。

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危险,和他多待一分,都是自己生命的威胁。

“好强大的灵魂。”

那人似乎一点都没把南灵笙的威胁放在心上,反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女子,眼中冒出绿油油的,惊奇的光芒。

嗖嗖嗖。

南灵笙不再客气,直接扔出了一把飞刀,然而这次,好像是没瞄准,竟然连他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那人呵呵的笑了两声,正要说什么,就看见女子转过头来狡黠一笑,眼眸中亮晶晶的,有一种奸计得逞的意味。然后红唇轻启用口型说了一个字。

还没等那人明白她什么意思,忽然觉得背上一疼,然后一凉,冰寒彻骨的感觉迅速在奇经八脉里面蔓延,竟然有一种将血液冻住的趋势。

右手手臂一麻,不自觉的松了松。等他反应过来想要抓紧,女子娇小玲珑的身影早就已经弹了出去。仓促之间,只是扯下了一块玉佩。

那人愣了愣,没想到自己也有失手的,看了一眼手上的莲花玉佩,忽然明白方才女子说的,好像是“自大者,啄眼之。”勾唇一笑。深深的看了一眼南灵笙离开的方向。

这小丫头,还真有意思。死了,却是可惜。不过…

垂眸敛目,察觉到有人追了过来,邪邪的勾了勾唇角,恶趣味的将南灵笙小心抹去的痕迹又加了上去。

如果她能活着的话…嗯…或许可以救她一救。

修长的手指轻轻上挑,将玉佩在手上转了两圈,踹进怀里,然后,潇洒的离开。

“那边…追!”

片刻之后,几个黑衣人出现在方才两人分开的地方,四下看了一眼,其中一人指着东面,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这一路过来,都是自家兄弟死不泯目的尸体,怎么能不气?

南灵笙左窜右窜变换了好多个方向,可没想到身后还是传来了沙沙沙的响声,看来是那些人追上来了,没想到速度还真快。

银牙紧咬,女子眼眸眯成一条直线,猛地一把将身上的外衣脱下来,向坡下一扔,然后顺脚将旁边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踢了下去,身子一矮,缩在了草丛中。

迅速的调整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随后握紧手中的武器,死死的看着坡下。

身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甚至连好久都没有发作的蛊毒都在蠢蠢欲动,那种难耐,让人心慌,额头上渗出薄薄的汗水,她却一点都不敢放松下来。

很快,就看到暗夜的密林当中,层层树木之间,有晦暗的人影正快速向这边而来。

看着他们在自己停过的地方顿了顿,显然是发现了衣服和有东西滚落的痕迹,正下去查看。

就是这个时候!

那些人转身的那一刹那,南灵笙再次扣动机关,梨花针带着森森寒气,天女散花一般向着四周辐射开去,趁着那些人抵挡的瞬间,迅速转身。

“靠!”

其中一人爆出一声粗口,锵的抽出腰间的佩剑,向着边冲了过来。后面的人也反应了过来,一边抵挡,一边围上来。

不过跑出了五丈,南灵笙就停下了脚步。目光灼灼的看着挡在面前的黑衣人,绝美的脸上满是坚毅果敢,身上的肃杀之气,不比任何人逊色。

“你们是什么人?”

那些人不答,直接举起了手上的利剑,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她,杀你的人。

“段屿君派你们来的吧?”

南灵笙再次发问,面对直劈而来的刀刃,不躲不闪,目光坚定。

可是…握紧的拳头和渗出指缝的血液以及微微颤抖的手泄露了她此刻的紧张和恐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