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免费试读 主角叫乔语景时尧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但愿花开如初 2019-07-23 18:41:28

[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免费试读 主角叫乔语景时尧的小说免费试读

《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 即可阅读全文

《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小说简介

不打不相识,缘分天注定,一遇总裁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是由作者大饼创作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精彩章节节选:乔语纤长的睫毛眨了又眨,无声地泄露着她此时的心事。她是真的搞不清楚,如果她现在再去道歉的话,到底还来不来得及啊……说时迟那时快,乔语没有再耽搁,小脸一皱,便立刻拧巴成了一团,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小说主人公是乔语景时尧的书名叫《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是作者大饼所编写的历史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回二十岁,前世懦弱卑微人畜可欺,今世高调霸道无人不惧。上一辈子欠她分毫的这一辈子她都要加倍讨回。虐渣打脸绝不手软。机关算进却还是百密一疏:原以为可以看透所有人的心,却独在与他的交易中不小心丢了自己的心,眼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个祸害。

精彩章节试读:

楼下,乔语在客厅里挑挑拣拣,把衣服,日用品类的东西都在房间里放好,剩下她路过菜市场时买的食材。

俗话说得好,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虽然她并不是想要得到景时尧的心,但安抚的第一步,大概也是从胃上着手会比较容易。

说不定把他哄高兴了,就会在多给自己一些自由。

“黄伯,我想用一下厨房。”

“乔小姐,厨房里都是烟火油气,您不熟悉操作,万一受伤,岂不是麻烦?”

“可是,我想给五爷做顿饭,也不行吗?”

管家黄伯皱了皱眉头,狐疑的打量着乔语,一副她会下毒的表情,“五爷的餐食自有下人准备,不用乔小姐操心。”

乔语眼睛滴溜一转,心知走正规渠道似乎有点困难,黄伯世代在景家做事,不管是前一世,还是这一世的现在,他都对乔语一点好感都没有。

在他眼中,乔语根本就是妲己褒姒一流。

幸好她上一世高冷跋扈,成天不听话的到处跑,本来就知道厨房在哪。

只是……

望着景家大得跟游乐场一样的厨房,乔语表示很茫然,黄伯不配合,她又没人可以问,只得按照普通人家做饭的方法去打火。

“轰”

一道一米多高的火焰从灶台上升腾起来。

“……什么鬼!”

乔语吓得一个踉跄,一巴掌拍在案台上的一排按钮上,于是她眼睁睁的看着头顶上的一排管子转过来,开始有条不紊的对着火焰喷起油,盐,辣椒……

效果简直堪比生化武器!

乔语被呛得眼睛都睁不开,更别提找水灭火,火苗舔上她的衣服,顺着案台蔓延开去。

紧急关头,乔语听见厨房的大门砰一声被踢开,景时尧挺拔俊逸的身影逆光出现在了门口,她还没来得及呼救,便被一只有力的胳膊圈进怀中,胸口清冷的触感仿佛在一瞬间驱散了周围的灼热。

乔语精神一松,竟不自觉的晕了过去。

“立刻让华清过来!”

景时尧看着乔语被熏得黑乎乎的小脸,以及手臂上被烫红的一大块,心疼得俊脸都拧在了一块,冲着冲进来灭火的雷昂严厉吩咐道。

“就这点小伤也要找华神医?”紧跟在身后的黄伯显然很不满意,“而且,明明是这女人自己惹的事……”

“闭嘴!”

雷昂瞪了他一眼,斜眼瞥了瞥自家BOSS。

幸好他整个心都在乔语身上,并没有听见黄伯说什么。

华清很快赶到,确定乔语只是轻微烧伤加惊吓过度,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景时尧仍然不放心,让他在景园住一晚上。

看着景时尧守在乔语身边,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样子,雷昂犹豫了好一会,终于鼓起勇气,“五爷,北城那边的事?”

“换人去,你安排。”景时尧连头都没抬。

“可是,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换个人未必镇得住。”

“那就你去。”

雷昂迟疑了片刻,没有继续说下去,默默鞠了个躬,退出了卧室。

“少爷这是什么意思?为了个女人,连工作都不管了吗?”当着景时尧的面黄伯不敢多说,可以出门,便忍不住嚷了起来,“我看她就是祸水!做个饭而已……”

“黄伯!”雷昂眼底闪过一抹晦涩的光芒,“管好你的嘴,五爷的安排不是你我能管的!”

乔语一直睡到傍晚才醒过来,景时尧坐在靠窗的桌子前面看文件,柔软的夕阳光线披在他的肩膀上,让这具冷硬的躯体染上了一层暖色。

突如其来的安全感让乔语没来由的心里一软,心底泛起些许委屈和失落。

她也没想到自己做个饭也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以前在乔家,她也常做饭给父母吃,只是后来因为墨云笙的事情和父母闹翻,直到父母双双自杀,也没再见过他们。

“景时尧……”她张了张嘴。

桌前的男人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喝水?”

“嗯。”

景时尧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的面前,乔语一边喝,一边斟酌,“那个,我今天本来是想给你做顿饭的,结果不太会用你家的厨房……”

“没事!”景时尧顿了顿,“哪种习惯?”

“……”

“景时尧,我想回家一趟。”

景时尧接过杯子随手放在一侧,一双清冷的眸子直视着乔语的眼睛。

“我很久很久没有见到我爸爸妈妈了。”

乔语小脸一拉,眼圈微微泛起了红色,其实重生之后,她一直都很想回家看看,只是不敢提出来。

这两天景时尧意料之外的温柔和今天的意外之祸却像是催化剂一样,让她对父母的思念如疯长的野草,压都压不住。

“我只去看一眼,你可以让雷昂跟我一起去,或者你跟我去也可以……”

“好。”

乔语一愣,这么容易?

为什么感觉重生一次,地狱模式的景时尧一下子就变成了天使形态,难道以前真的只要好好跟他说话就可以吗?

“明天雷昂送你去,我出差。”

景时尧抬起眸子,修长的身体舒展直立,平静的走回了桌子前面,他强迫自己移开目光,看着女孩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只觉得自己心脏里填满了暴烈的火焰,别说答应这种小事,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于是,半只脚踏上飞机的雷昂又被紧急叫了回来,第二天一早便开车带着乔语回到乔家老宅。

“您自己进去?”

雷昂在听完这个建议之后,顿时有种想要破腹自尽的冲动。这小姑奶奶要是跑了,自己就只能去死。

“我保证很快就出来。绝不给你添麻烦。”

乔语看着雷昂一脸我不信的表情,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小区就一个门,你守在门口还怕什么?”

雷昂翻了翻眼睛,谁不知道你小姑奶奶上树翻墙俱是一把好手。

最后达成共识,雷昂可以跟在身后十米开外。

乔语叹了口气,看样子争取自由的道路还很遥远。

她按着记忆中的路线走到自家门口,敲了敲门,开门的却是一个不认识的中年妇女。

“呃,请问这是乔远志家吗?”乔语心中升起一抹不祥的预感。

“已经不是了!”那女人不耐烦的挥挥手,一缩头准备关门。

“他们搬家了?”就算是前世的这个时候乔语也已经跟家里断绝了来往,所以这倒也没有领她太过惊讶。

“是啊。这家老板欠了三个亿,房子刚刚拍卖给我们,怎么啦?要债可别找到这里来!”

“三……三个亿?”乔语一愣。

“对啊,听说是被合作伙伴给坑了,就前段时间的事,你不知道?”

“……有耳闻,谢谢。”

乔语默默离开乔家老宅,一边走一边思考,紧接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祸水重生:腹黑逆天大小姐》 第10章:亲吻预警 免费试读

乔语纤长的睫毛眨了又眨,无声地泄露着她此时的心事。她是真的搞不清楚,如果她现在再去道歉的话,到底还来不来得及啊……

说时迟那时快,乔语没有再耽搁,小脸一皱,便立刻拧巴成了一团,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冲着景时尧语气灰溜溜地说道:“那个啥……我刚刚都是乱说的,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哦,我不是故意的,完全没有一丢丢想要诋毁你的意思……”

说完后,乔语还不忘朝外探了探头,来观察景时尧的表情究竟如何。

算她庆幸,她这次应该是完完全全地多虑了。

她的话音刚落下不久。景时尧便背对着她轻飘飘地哼了一声,单从这促狭的声音中判断,乔语觉得景时尧好像不仅没被她惹怒,反而是被她所逗乐了。

这个认知,让乔语愣了一愣,她还从来没发现过原来景时尧也有这么好应付的时候。

此时,乔语还正一个人孤零零地泡在已经完全冷掉了的水中,寒意沁进了她娇嫩的肌肤之中,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的上下牙床兀自碰撞了起来,即使是发出的声音极其微弱,还是让景时尧捕捉到了。

景时尧转过身,长腿一迈便朝着乔语走了过来。

乔语的哆嗦还没有打完,一瞥见景时尧就这样径直地朝自己走来,瞬时间尖叫了起来,“喂!你,你干嘛啊!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就……”

“能不能声音小一点。”

她一句话还没有彻彻底底地喊完,景时尧朝已经靠了过来,长臂揽到了她的腋下,把轻到不能再轻的她简简单单地便从浴缸中捞了起来。

这下子,乔语可是真正地与景时尧坦诚相见了。

极度的羞涩之下,乔语的每一寸皮肤都红得像是刚刚煮熟的虾,带着微微的光泽。她像是一条濒临死亡的鱼,被景时尧从水中捞起来后,便就是彻彻底底地动弹不得了。

此时景时尧西装笔挺,一张俊脸与自己近在咫尺,更是让乔语在惊慌失措中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有一双水光潋滟的杏眸在忽闪忽闪地望向景时尧。

虽然有美人卧在怀中,不过单从景时尧的神色判断,他的心绪好像完全没有受到一点半点的干扰,狭长的凤眸中未有波澜。

他拿起一侧的浴巾,像卷被子一般,把乔语卷成了个大大的蝉蛹,这才松开了她。

重新落在了地面之上,乔语却依然没有什么实感,依然在呆愣愣地望向景时尧。

景时尧并没有就此闲下来,又扯下了一条毛巾盖在了乔语湿漉的头发上,动作服帖地为她擦着头发。

这一下子,倒是令乔语更加感觉反常了。她也具体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反常,但总感觉有某些地方不太对劲。

从前的景时尧,不对她冷言相向就已经很难得了,哪里可能会如此细致入微地替她擦头发。难不成是重活一世,景时尧那冷僻的性格也就随之改变了?

这一念头一冒出来,乔语便摇了摇头。就算是天崩地裂,日月倒置,景时尧的性格也不可能会更迭半分,这是她经历了前生后所无比确信的一件事。

她的头还没摇几下,景时尧温热的手掌便下移将她的头给固定住了:“别动。”

“哦。”

湿漉漉的头发遮盖住了乔语的视线,她视线上移,却依然还是只能看见他略微凸起的喉结。

盯着盯着,乔语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就像是胸膛中住着一只小兔子一般,此时它正卯足了力气想要跳出来。

景时尧的动作温柔又细致,在乔语的头发终于擦到半干的时候,他顺势把毛巾的边角向下滑,遮住了乔语灵动的双眸后,便再次冲着乔语**的唇吻了上去。

这已经是这一日里,二人间的第二个吻了。

乔语还没有搞明白景时尧为什么要用毛巾遮住她的眼睛,伴随着眼前的黑暗而来的,便是一个猝不及防的吻。

他的唇还是一样的冰冷,冷到让乔语的心间一颤。她的纤纤十指张开又紧握,用最终还是犹犹豫豫地搭在了景时尧坚实有力的臂膀之上。

一切都像是失轨的列车,开往了彼此二人所未知的方向。

“唔……”

乔语的双唇本来是严丝合缝地闭着的,可在唇舌攻略下,最终还是缓缓地檀口微张,让景时尧的舌横扫其间。

这个吻,像是欲来的满城风雨,像是夜幕降临前的最后一丝光芒,裹挟着未能言表的感情,轰轰烈烈,引人入胜。

乔语的眼前是黑茫茫的一片,脑海中更是天昏地暗,仿佛有一朵蘑菇云横然升空。完全是出于下意识,乔语屏住了呼吸,被动地承受着这个绵长的吻。

不算上单单是嘴唇间的短暂触碰,这是乔语第一次接吻。她是个完完全全的新手,青涩到连简单地承受这个吻都显得是如此地吃力。

感觉到胸腔内的空气好像已经濒临全部耗尽的结点,乔语用纤细的手轻轻地推了推景时尧。

景时尧也注意到了乔语的一张小脸已经被憋得通红,便止住了动作,拉开了与乔语的距离,一个疾风骤雨般的吻便就这样戛然而止了。

终于可以没有顾及,畅快淋漓地呼吸了,乔语顺势拉下了方才蒙在她眼睛上的毛巾,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气。

“你还真是够蠢的。”景时尧揶揄的声音在乔语的耳边冷冰冰地响起,“怎么,连呼吸都不会了么。”

何止是连呼吸都不会了,现在,乔语的一双腿已经完全地软了,她身子向后一撤,扶住了一侧的墙后,才堪堪站住。

“阿嚏!”

大概是方才在浴缸里被冷水泡了一会而受了凉,乔语扶住墙刚站住没多会,便打起了喷嚏。

见状,景时尧又向乔语微微一俯身,把指节分明的大手覆在了乔语的额头上:“感冒了?”

“啊……没有,没有啊。”乔语不动声色地后撤了一步,冲着景时尧摆了摆手:“我哪里可能有那么娇弱,放心好了,我现在健康得很……”

可谁知,乔语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堪堪向后倒了过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