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云说,风来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林轻云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如山中清风 2019-07-13 22:02:00

[云说,风来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林轻云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云说,风来了》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云说,风来了 即可阅读全文

《云说,风来了》小说简介

这本虐心爱情故事在这里,等待有心人静静翻开。。主人公叫林轻云的小说叫《云说,风来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鼠往南来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接下来的几日里,轻云甚是自在的在自己的云院里看看书,养养花,喂喂鱼,写写字。偶尔逸清也会过来坐坐,带些书籍或者一些糕点过来,陪轻云说说话。偶尔也会去母亲的思勤院陪父母亲说说话,给老夫人请请安,如果没。甜宠新书《云说,风来了》由鼠往南来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林轻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说“三皇子殿下怎么总是夜探女子闺阁?”他笑着说“这辈子只翻过你一个人的闺阁,永远都只为你一个人当采花贼。”他笑着挑起她的下巴,轻轻的吻上,那一夜,风吹过夜里的云,将那皎白的月光遮在层层轻薄的云后。

精彩章节试读:

再走一会,不多久,便到了书斋,轻云抬起头看了一下门匾,口中默默念到,净书斋。

这净书斋看着很是雅致,在门外种了两三排的竹子,竹子长势很好,翠绿青葱,经过一个半圆拱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水池,水池里几个奇形怪状的石头叠在一起,摆出了一个造型,还种上了几颗没见过的水生植物点缀,显得颇有生气,石头下偶尔两三条红色的鲤鱼在中间来回穿梭嬉戏,再往里走一小段路便才到净书斋的大门。

今日净书斋的人看起来来的不少,随便入眼的都是三五成群的男子,女子少之又少,只能偶尔看到一两个女子端着茶点来回穿梭在人群中,来买书的还真没几个女子,看来这个时代的女子真的是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了。

轻云默默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心下默默的想到这个净书斋的主子还真的是玲珑心思,又或者说做这个净书斋的人还真的不简单。

“轻书,你看看有哪些是你想要的书籍,然后再选一些府里没有的书籍。元心,你陪着小公子去。看好小公子,要是小公子有什么闪失,我就唯你是问。选好了带小公子来书海厢房寻我。”到了书斋,逸清对轻云说道。

说完又朝楚倩拱手说道:“楚小姐,现在书斋也到了,逸清也要去见好友了,因为逸清的好友都是男子,便不方便陪楚小姐了,楚小姐请自便。”说完,不再听楚倩说什么,转身便往二楼走去。林逸清离开的时候默默的加快了步伐,心里想着终于摆脱了这个楚小姐。

只见楚倩轻轻跺脚念叨了一句无可奈何的便转身向书斋门口走去,走之前还不满的瞥了一眼轻云,轻哼了一声。轻云正以为楚倩要离开的时候,又见楚倩回过头来说“哼,病秧子似的还要跟着逸清出来。还不懂看人眼色,你是不是傻的啊?”要不是因为眼前这个不懂事的小公子,自己也不会连跟逸清单独相处的机会都没有,自己等了那么多天,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就因为眼前这个人,这让自己怎么不气,要不是因为是逸清的小表弟,不然楚倩肯定是要教训他一顿才甘心。

听到楚倩那么一说元心正要辩解什么的时候被轻云伸手挡了一下,轻云不打算回应楚倩的话,这样的女人就像是.....怨妇一般,实在无需太计较,否则会让自己看起来也是怨妇的。

那句话不是那么说的吗,跟什么样的人计较就会变的跟那个人一样的。

元心虽然被林轻云挡了一下,但是心里还是很不爽,这个楚倩小姐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吧,居然敢骂三小姐,简直是不知死活了,难怪公子不喜欢你,活该。这样的女子怎么配得上自家的公子,不行,晚点一定要告诉大公子。

楚倩看轻云不回嘴只以为林轻云是怕了自己,楚倩更是嚣张的说“我要是你,就该识趣的闪一边去。哼。”说完楚倩带着侍女走了出去。

“元心,这楚小姐跟大哥很熟吗?”轻云郁闷的问道。现在在轻云的心里,楚倩已经从第一眼见到的窈窕淑女成了不讲道理的女子了。

也难怪逸清逃命似的想要躲开了,要是自己是逸清,说不定也是恨不得快快离开,对楚倩那是能躲就躲的好。这种女子实在可怕。

“这元心并不清楚,只知道公子对楚小姐……彬彬有礼。”元心轻顿了一下说道,其实他是想说公子时常避之不及的,只是这里人多嘴杂,被别人听去了不好。虽然自己是真的不喜欢楚倩楚小姐但是也不能在外面说一个女子的不是,这是在不是一个君子的作为。

“这般,元心,你帮我去拿些宣纸吧。”轻云说到,大哥通透,身边的人也是明白人,只是说了彬彬有礼几个字可以表明了逸清对楚倩的态度。

“是,小....公子。”元心心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到,差点就叫小姐了,还好反应过来了。

待元心一走,轻云自己便在几个书架中走了开来,不时,一会手里便拿了几本书籍,正待轻云准备走的时候,听到大堂处传来一阵喧哗,本来轻云不是一个好事的性子,今日却不知怎的,居然上前去凑热闹。可能是一听听到人群里说书画之类的,一时来了兴趣把。

原来,今日在净书斋有一个活动,是这净书斋的主子出了一个要求,若是谁说出来的答案让这净书公子满意了,这净书公子便送这人一幅画。刚开始轻云还在好奇一幅画怎么那么多人在这里争论,一幅画在外面随意找个画师绘画也不需太多钱,怎么那么多人热捧呢?正在轻云好奇时,旁边有人在议论道这幅画。

“唉,你听说了吗?听说今日的这幅画可是这净书公子所绘的荷花图,我还听说这净书公子为了绘制这幅画那可是画了好几天,还经常在城外的荷花池里看荷花的长势,净书公子还为这幅画取名叫做清荷图呢。”一个身穿灰色少年郎打扮的人跟身边一个同样打扮的人说道。

“是净书公子的书画?那可是千金难买呀!也不知今日那家公子小姐的能写出让净书公子满意的诗句,人家都说这净书公子总是不安常理出题啊,也不知今日这净书公子又要出些什么难题。”另一人附和道。想到净书公子的书画,不由的心痒痒,但是也知道自己只有看的份子了。

“这净书公子有一身才华,就是性格太过古怪了,我看啊我们还是看看把。”先前那人应到。

“不满兄弟说,先前我也写过几个诗句,但是没有一次被选上的。唉,这净书公子的要求那可真的不是一般的高啊。”另外一人也凑上前去说道。

“可不是,就连状元写的诗句都不能让净书公子看上呢。”之前的灰衣男子说道。心里想到也不知道这个净书公子是真的眼光高,还是故意刁难。

听到这里,轻云觉得有些好奇了,轻云好奇的不是什么诗句,一来是因为听到他们说连状元和诸多世家子弟都没有得到过,说起来状元的学问应该很高把?这净书公子真的那么难伺候吗?再来就是轻云对那清荷图有些兴趣。轻云在百花中最喜荷花,寒梅,兰花。

用周敦颐的句子来说这荷花便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只听周边人都在夸赞这净书公子的绘画如何高超更是让轻云好奇这净书公子所绘的清荷图到底是怎么一幅画了。

随着几声清咳声,原本还嘈杂不已的人群纷纷静了下来,只见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手捧着一幅画卷走向大厅的正中间。

中年男子伸手示意人群安静:“咳咳,请各位稍稍安静一下,听我说几句,今日,非常感谢大家的捧场。这前些日子啊,净书公子绘了一副《清荷》图,公子寻思着想要将此画赠送给一位有缘人,所以今日特在净书斋征集有缘人,接下来,便是净书公子的要求,各位听清楚了,请各位写下一句形容荷花的诗句,再一一交给这边的书童,由书童送往给净书公子处,净书公子会挑选一个最喜欢的有缘人来赠送书画,诗句截止到今日的申时前,各位请准备。”那中年的男子说完把画放在画架上并未展开,只是坐在一旁。

《云说,风来了》 第十三章 赴宴将军府 免费试读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轻云甚是自在的在自己的云院里看看书,养养花,喂喂鱼,写写字。偶尔逸清也会过来坐坐,带些书籍或者一些糕点过来,陪轻云说说话。偶尔也会去母亲的思勤院陪父母亲说说话,给老夫人请请安,如果没有二姐轻音时不时的找茬的话,这日子要说过的有多自在便有多自在。

时间匆匆不知不觉中,便到了要去将军府赴宴的时间。轻云还是跟以往一般缓缓起床,叫青莉和揽月过来帮自己梳妆打扮。

“小姐,小姐今日可要穿那套衣服?”揽月拿着几套衣服过来问道,揽月最开心可以小姐打扮了,今日小姐去赴宴定要好好打扮打扮,让人眼前一亮才行,别人都说二小姐是王城的美人,但是在揽月看来自己的小姐才是最美的。

“我看看,要这件吧。”轻云看着一件白色点缀了些许兰花的罗裙说道,不张扬也不至于太落身份。

“会不会太素呀小姐。”揽月说道,好似觉得太素了些。说完扬了扬一件粉色的华服问道“小姐。小姐,要不然穿这件好不好?”

“小姐说那件就那件,就你话多,我觉得小姐穿这件很好呀,这件小姐穿起来也很有气质啊。”青莉在一旁说道,说完接过揽月手上的衣服帮轻云换上。

“也是,我家小姐气质那么好,穿那件一样。”揽月笑着说道,说完便帮轻云梳起妆来。轻云的三千青丝在揽月的手上不多时便梳好了一个发髻,揽月用几件白金镶了翡翠的发饰装点了一番。不多一会,镜子里的少女看起来甚是清丽。

待梳妆打扮好,轻云便带着青莉和揽月往老夫人处走去,准备一道出发。待轻云到时,大家都已经坐在大厅里等着老夫人。轻云朝着林凯复,孙思夏请安道“云儿给父亲,母亲请安。”因为在世家眼中嫡子嫡女都是主子,所以蓝姨娘虽是长辈,轻云却不必向蓝姨娘行礼的。

林凯复和孙思霞点了点头,林凯复满意的看着自己小女儿的打扮,不张扬又不会落了面子,再看看轻音,心里暗自摇头,太过张扬了,但是又转而想想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穿的好看些也是正常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孙思霞朝轻云挥挥手示意轻云坐到自己身边。

“给三小姐请安。”蓝姨娘带着轻音行了半礼说道。

“蓝姨娘不必多礼。”轻云点点头说道,说完朝孙思霞走去“母亲,怎么不见大哥?”

孙思霞牵着轻云的手坐在自己的右侧说到“你大哥去安排马车了,我们在这里等下老夫人再一道出去。”

轻云陪着母亲说话时,目光看了一旁的轻音,轻音生的貌美,遗传了蓝姨娘的美貌,蓝姨娘年轻时也是王城里出了名的美人,再来林凯复也生的俊朗,轻音完全遗传了蓝姨娘的优点,所以甚至比蓝姨娘更加貌美几分。轻音的美貌也是在世家里多有流传。诸多人也感叹虽然生的貌美如花,只是可惜了是个庶女,不然那可就前程似锦了。尤其今日轻音身穿粉色罗裙,罗裙上点缀了白玉兰花,甚是好看,人美的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一般,哪怕轻云是个女子也被慌了神。果真美的无可挑剔,只是这美却让人觉得空洞了一些。

正在此时,轻音也抬头看了一眼轻云,眼里不屑的看了一眼就移开了,哼,林轻云不过就是占了一个嫡女的身份,不然相貌那里比得上她半分。心里想到林轻云肯定是嫉妒自己的美貌,再想着今日在将军府的宴席上以自己的相貌肯定能艳压群芳,想着嘴角扬起了一个微笑。

轻云也不做计较。正好老夫人收拾妥帖出来,林凯复和孙思夏站起身来在老夫人身边一左一右的服侍着。林轻云和轻音几人也朝老夫人福了福神,跟在老妇人身后往大门出去。一路上,林凯复和孙思夏都陪着老夫人说笑到,此时走在身后的蓝姨娘看着眼前的林凯复和孙思夏,不见痕迹的握紧了手,深深的指甲刺的手疼,不过一会又放松了手,细看之下,还能看到蓝姨娘红色的丹蔻上其实有鲜红的血迹。蓝姨娘恭敬的走在老夫人的身后。

林凯复和孙思夏陪着老夫人坐在一马车上,逸清不方便与两个女子一起同坐马车,所以自己在外边骑着马;林轻云便和林轻音坐同一马车上,蓝姨娘因为是姨娘在这种宴席上如果不是主人家特别邀请是不能来的,轻音虽然是姨娘所生,却也是半个主子,所以轻云便和轻音坐同一马车。轻音不屑的看着轻云将脸撇向一边不说话,轻云也乐意安静,一路上轻云也只是闭目休息听着马车外的声音,今日街道上却是热闹。没过一会门外传来了青莉的声音。

“小姐,到了。”青莉在马车外恭敬的说道。

轻云轻拂了身上的衣服正准备下车,只见轻音像似不经意的轻推了一下轻云先下了马车,还好轻云反应快,不然定然摔一下,虽然还在马车里,但是头发肯定会散,这要是让人看了去肯定些许狼狈。唉,女子。轻云不做计较的伸手掀起车帘,此时,逸清正走过来,伸手扶了轻云下车。

“多谢大哥。”轻云笑着说道。

“小妹不必多礼。”逸清也笑的应到。

轻音看到逸清过来扶着轻云下马车心里早就已经不爽,贫什么大哥眼里只有林轻云那个死丫头,我也是你妹妹呀!难道就因为我是庶出吗?此时看着兄妹两人说说笑笑的更是恼怒。哼,轻音美目一转也走在逸清身旁说道“大哥,今日这将军府好生热闹呀。”

“今日这王城中的王孙贵族都来了大半,自然热闹,你今日可要谨慎些,要是没事的话好好的在老夫人身旁服侍着就行了。”逸清说道,就怕这个不安分的主惹出什么事来。

“是,轻音谨记大哥教诲。”轻音低下眼说道,眼里一丝不屑快速的闪过眼底,哼,不就是怕我抢了轻云的风头吗?你们的眼里又有什么时候为我真正的考虑过呢?

“走吧。”逸清看了一眼轻音,又对着轻云笑着说到。轻云跟在逸清的身旁时不时的陪着逸清说笑,轻音在逸清的另一侧也时不时说上一句,外人看来只道林家的兄妹之间关系甚好。

一行人递了帖子,跟在将军府的奴仆身后进了将军府。轻云暗自打量到这将军府,这将军府甚是气派的恨,看来是很是威严。不一会儿便到了大堂处。

“太傅大人这边请,将军现还在收拾,还请太傅大人这边先请就坐,现在离宴席开始还要好一会,诸位公子小姐若是烦闷也可到后院去走动走动,现在不少世家的公子和小姐们在后院里赏菊呢。”那奴仆朝着林凯复恭敬说到。

“多谢。”林凯复应了一声,边就坐了,老夫人和母亲众人便坐在父亲身后。这是林凯复回头朝逸清说到“你们这几个小辈若是觉得无聊便出去走走吧,逸清,你带着两个妹妹去走走吧。只是别走远了,也别给将军府添麻烦了。”

“是,父亲。”逸清应到,现在离宴席开始怕还要一炷香的时间,在这大堂里干坐着确实有些无聊,边答应着带轻云和轻音去后院。

林轻云和林轻音也应了一声便跟在逸清的身后离开了大殿,往后院走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