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顾倾之白修然[沉年花惜落]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夏末的晨曦 2019-07-10 09:54:44

主角叫顾倾之白修然[沉年花惜落]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沉年花惜落》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沉年花惜落 即可阅读全文

《沉年花惜落》小说简介

《沉年花惜落》剧情比较勾动人的心弦,总体较好。《沉年花惜落》是半枝红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顾倾之白修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位白福老管家,尽职尽责的给顾倾之讲着规矩。连衣食住行、言行举止都事无巨细的讲的透彻,听着顾倾之昏昏欲睡,连肚子闹腾也顾不上了,要不是白家众人都等着瞧自己热闹,她早就回房再睡一个回笼觉。半个时辰后,白。主角是顾倾之白修然的书名叫《沉年花惜落》,它的作者是半枝红杏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想她顾倾之,年方十八,貌美如花,家世显赫,钱随便花。 怎么就找了一个二婚夫君,还带着一个六岁孩童,这不是眼神有问题吧? 一朝醒悟,后娘难当,还请夫君赐她一封休书,自在回娘家!

精彩章节试读:

香陵城流传下来的风俗,新嫁娘出家第三天要新姑爷陪着一起回门的,代表着姑娘嫁到他们家幸福美满,被新姑爷宠爱着。

顾倾之是从来没有奢望白修然能陪她一起回顾府。

一大早,丞相府的管家王仁义没有来请她去白府请安。

反倒是顾府的大管家徐有图抬着轿子到了丞相府。

“小姐,我们要不要让人给丞相大人说一声,让他陪你回去?”赵怀玲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唯恐说错话,惹来一顿打。

“怀玲,你是不是很怕我。”顾倾之扭头认真的看着她。

赵怀玲一听这话,吓的心惊肉跳,小姐这话什么意思?

心里快速的揣摩了一遍,脑袋摇的跟拨浪鼓般,“怎么可能?”

顾倾之瞧着小丫头苍白的脸色,心底叹了一口气,还说不怕她,“行了,我们走吧。”

出了丞相府,走过两条街就是德贤街,这一整条街上热闹非凡,各大商铺开的是琳琅满目,热闹非凡,但商铺旗子上,无一例外挂着德贤庄的标示。

整个香陵城都知道,这整个一条街都是他们顾家的。

顾倾之坐在轿子里,很有感触的瞧着外面。

有这么一个会赚钱的老爹,她祖先只要稍微知书达理下,上门提亲不得把门槛踏破,什么样的俊才没有,非得在白修然这一颗树上吊死。

轿子抬到一座府邸下面停了下来。

两只巨大的石狮子威风凛凛的镇守在门前,朱红色的大门,古铜色的圆环挂在上面,门前是建的宏伟大气,高墙青瓦,一看就是有钱的家。

一辆马车正等着他们,顾倾之是下了轿子,又坐上马车……

来过顾府的人都知道,顾府建造面积之大,恐怕有百亩面积,别人是三进三出的大宅院,他愣是建成了六进六出的宅子。

也难怪香陵城说他们家是个暴发户,唯恐别人不知道他家有钱。

没办法,有钱就是任性。

他爹一不犯法,二不抢劫,硬生生靠着自己的努力,打下他的商业帝国,可谓在整个天罗国都是一个传奇人物。

奈何,出了她这么一个二世祖。

无所事事也罢了,还惹是生非,偏偏顾雷霆也放任着她。

“小姐,老爷知道你今天回来,连商铺都没有去,直接在家等你,准备你最爱吃的东西。”马车外面,驾车的小厮讨好的说道。

顾倾之瞬间眼睛变成了月牙,“你跟我说说,准备什么好吃的?”看看,果然世上无私对你好的,除了你的父母,就不会有其他人这般待自己。

这么好的一个父亲,为什么中年就落得穷困潦倒,吐血而死了?

在她从小听到大的故事里,这么传奇人物貌似是被枕边的人跟他最信任的人坑了,财产一卷而空,商铺连接出事,再加上她祖宗入狱,作为父亲,不管女儿做错什么,依然想要救自己的孩子。

结果被人查出,他勾结外族之人,最终落得顾家,家破人亡,如乞丐流落在外。

既然上天让她过来,这次,她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这么大一个金主,她可要保着百年不倒,让她生活无忧老去。

“倾之,在想什么了?”顾雷霆瞧着一进门也不跟他说话,独自想着什么的女儿,好奇的问道。

“爹……”

“之之,回来了!”门外一声亲热的声音传来,打断顾倾之准备说的话。

只见一个穿着水红色绸缎的女人,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拉着顾倾之转了转,不停的说着瘦了瘦了,满眼的心疼。

要不是顾倾之娘亲死的早,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位才是亲娘。

顾倾之强忍着拔手的冲动,眼前这位年芳三十五岁的女子,保养的像个二十出头的姑娘,长的是明艳动人,一双眼睛勾魂夺魄。

不知道多少人羡慕顾雷霆有福续弦了这么一位才貌双馨的夫人。

可谁知道,这张美丽的皮子下面藏着是多么恶毒的灵魂。

能够伪装十几年,连顾雷霆这样的人都难以察觉,这份心计就让人害怕。

《沉年花惜落》 第五章 受气 免费试读

这位白福老管家,尽职尽责的给顾倾之讲着规矩。

连衣食住行、言行举止都事无巨细的讲的透彻,听着顾倾之昏昏欲睡,连肚子闹腾也顾不上了,要不是白家众人都等着瞧自己热闹,她早就回房再睡一个回笼觉。

半个时辰后,白福依旧没有停顿的意思。

想借着吃饭,来看热闹的人,也吃不下去了。

等着人陆陆续续的离开,白老太君才不经意的开口:“算了白福,讲这么多,她也未必记得住。”

可不,她反正一个字都没有过脑子里去。

“倾之啊,你来跟我讲讲,你听进去多少?”白老太君话锋一转,突然问她道。

她早就看出来,顾倾之根本没有在听。

顾倾之脸色都没有变一下,笑的弧度恰恰好,“奶奶,我觉得光听一遍,总是不够的,还须得每日读上一遍,才能把这规矩记的熟络,不如,您让白管家给我摘抄一份,我好日日瞻仰。”

她就是小心眼,让她站着听了这么久的话,礼尚往来,她总该还回去的。

要是把刚才原话都写出来,那就有的写,没个几天是写不完,想想,就很爽。

当然,要是不想写那么多,以后谁再跟她讲规矩,就把这摘抄本拿出来,上面没有的,她可不认。

白老太君没想到她会说出如此的话,而且话里挑不出毛病。

又说了几句,白老太君才放她离开。

出了白府,顾倾之回头看了一眼这深宅大院,纵使全天下的女子都想嫁入白府,她也弃之如敝履。

“小姐,白府是不是特气派。”赵怀玲见着她看白府,想着小姐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丞相大人,肯定也想跟白府打好关系,所以特地讨好的说道。

顾倾之不轻不重的看了她一眼,赵怀玲吓的立马闭上嘴,头低着,不敢看她。

这一切被轿子旁边的管家王仁义看在眼底,果然传闻没错,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怕她,真不知道以后在他们丞相府闯什么祸?

顾倾之很无奈,她又不是老虎,把一个小丫头吓成这样。

“行啦,去天香楼。”她一天都没吃东西,快饿死了。

“夫人,您还是请回府。”王仁义拦住她,虽字字带着客气,却生疏的很。

“怎么?”顾倾之刚才白府受了一肚子气,这会一个管家又让她怄气,心情非常不爽,语气加重,“这是丞相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

竟然不准她出去走动,当真觉得她好欺负。

“夫人还是不要为难小人。”

“我看是为难我吧。”顾倾之气急反笑,“我只是嫁到你丞相府,可不是卖身给你丞相府,限制人身自由这一套对我不管作用,有什么话,让白修然亲自来说。”

说完这话,也不瞧众人,独自离开。

赵怀玲赶紧对着王仁义解释道,“我们家小姐不是故意的,你们千万不要在意,小姐只是说的气话。”

小姐出嫁,老爷特意让她当的陪嫁丫头,为的就是看住小姐,不要出什么乱子。

要是小姐真的闹出什么事,老爷肯定是唯她是问。

王仁义看着快哭出来的小丫头,内心感慨,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当那混世魔王的丫鬟。

天香楼二楼面对大街的一间房内。

两个年轻男子对坐着。

一人穿着紫衣,上面绣着仙鹤呈祥的暗纹,显得低调而华贵,另一人穿着藏青色衣服,袖子衣领处,绣着深色藤蔓,不难看出两人都是人中龙凤。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