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醉红颜]免费试读 主角叫永宁韩让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森林牧歌 2019-07-10 09:46:10

[醉红颜]免费试读 主角叫永宁韩让的小说免费试读

《醉红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醉红颜 即可阅读全文

《醉红颜》小说简介

《醉红颜》作文章写的真心不错,生动形象,活泼有趣。主角可爱极了。尤其是女主描写的很细致,不由自主的就浮现脑海。整个文章也很连贯,一条主线贯穿着许多小故事。结局也很精彩。值得一看。妈蛋编不下去了,能坑一个算一个。主角是白枫方九的小说是《醉红颜》,本小说的作者是相笙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他原本想,不齐全也罢了,不管她是小狐狸,还是狐妖,还是如今一般连实体都没有的鬼魅,终究自己是她师父,亲眼看着她从一个毛都不齐全的小狐狸到学会七情六欲,养了上千年,大不了养到自己元神寂灭。将离嘴里叼了根。小说主人公是永宁韩让的小说叫《醉红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江明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叫永宁,永远安宁。可一场突如其来的宫变,让我此生注定颠沛流离,孤苦终生。原以为,韩让这个名字只能深深地烙进骨骼纹理深处,这段刻骨铭心的暗恋将永远暗藏心灵深处,不见天日。却不曾想过,这段感情还是冲破了

精彩章节试读: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离开后,韩让见我神情有异,生怕出意外,便扔下了胡兰心独自追来。

韩让将我救上了岸。

刺骨的寒风将我的神志唤醒,锥心刺骨的寒意分明在恶毒地提醒着我,又回到了这个肮脏的人世间。

老天爷为什么那么残忍,为什么连死亡的机会都不给我?

死了多好,死了就一了百了,就可以从这地狱一般的皇宫中逃离!

“你怎么样?别怕,我马上替你宣太医!“韩让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紧紧将我拥在怀中,满脸都是紧张和担心。

“不要,我不要看太医!“我拼命地挣扎着,歇斯底里地怒吼着,”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去死?“

韩让苍白的双手紧紧握住我的胳膊,深邃的眼眸中隐隐泛着血一般的暗红:“你冷静一点!为什么非得寻死,这世上又岂有过不去的槛?”

过不去,真的过不去!

我,真的受不了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受不了生命里没有了他!

这道槛,打死我也过不去!

泪水,如天河决堤般奔涌而出,模糊了双眼。

我流着泪,奋力从他怀抱中挣脱,决然离去。

他一伸手,从身后拽住了我的衣领。

一道凄美的布帛破裂的声音划破了死一般的寂静,身上的衣服硬生生被撕裂,后背的肌肤顿时暴露在寒冷刺骨的空气中!

“为什么会这样?”身后,传来了韩让那惊愕愤怒的声音。

他,一定看到了我后背上的伤痕。

我不敢回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韩让一把拽住我的胳膊,一用力,身体便软软地跌倒在他那宽阔的怀抱里。

清冷的月光映在他眼底,琉璃般的瞳孔亮的骇人。

骇人的怒意,如潮水般席卷了整个脸庞。

“快说,后背的伤是怎么一回事,谁干的?“他银牙紧咬,每个字都散发着浓浓的杀意,”太皇太后,是太皇太后干的对不对?“

除了她,再也没人敢打我,连摄政王都不能,即便我只是个毫无实权的傀儡皇帝。

我流着泪,凄然一笑:“是谁干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的错了。那天晚上,是我酒后失德,言语间冲撞了你。”

韩让目光一紧,宛若刀锋般简单明了的薄唇微微蠕动了几下。

“可是,那天晚上的话我当真了。”他哑着嗓子,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寒冷的空气中微微颤抖着,“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这几天,我一直试着不去看他,不去想他,可心却疼的要命,仿佛遗失了某种最珍贵的东西。没错,我喜欢男人,喜欢你!”

幸福,来的是如此突然,让我一时间有些措手不及。

突然如其来的表白,让我又喜又惧。

喜的是,他心里有我。

惧的是,他喜欢男人。而我,却是如假包换的女孩!

“不,不可以!”我拼命地摇着头,惊慌失措地说,“你……你已经订婚了!”

韩让的目光无比温柔,声音甜的仿佛滴着蜜,让我欲罢不能:“我可以退婚。阿祯,我叫你阿祯好不好?从现在开始,不管是太皇太后,还是我爹,都不可以伤害你半分!因为,你有了我。”

痴情的话语,让我感到一阵脸红心跳。

他缓缓低下头,火热的双唇轻轻地覆上。

刹那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一场攻城掠池般的热吻,宛若狂风暴雨般疯狂地落下,将我心底最后一处防线彻底击溃。

乱就乱了。

龙阳也好,断袖也罢。

此时的我像溺水之人一般,紧紧地抓住了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会如飞蛾般义无反顾地扑过去。

《醉红颜》 第十四章 不留名4 免费试读

他原本想,不齐全也罢了,不管她是小狐狸,还是狐妖,还是如今一般连实体都没有的鬼魅,终究自己是她师父,亲眼看着她从一个毛都不齐全的小狐狸到学会七情六欲,养了上千年,大不了养到自己元神寂灭。

将离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表情甚是没所谓:“还能怎么样,你是我教出来的,现在这样,是我没教好你,是我的错。”

“师父,徒儿没法报答你。”

将离斜着眼睛瞥过去,顺便翻了个白眼:“你就那么想我原谅你?其实,也很简单。”

“师父,要徒儿如何做?”

“现在,立刻,马上,跟我回家,我就既往不咎。还是你师父,依然罩着你。”

方九低下头。

“罢了罢了,不必再说。”将离凉凉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眼角还挂着泪珠,他皱着眉看着,然后轻轻将眼泪擦去:“别哭了,这样懦弱,我平日是怎么教你的?”

方九伏在他肩头:“师父,我该怎么办……”

“你……如果难过,就回方音山吧。夫家对你不好,娘家总不能还不要你是不是?”

册封大典的那一天早上,天气很好,好到连方九连日阴郁的心情都有所好转,方九高兴,清儿自然也高兴,虽然她后来才知道,苦人喜相,不是吉兆。

方九端坐在镜子前面,指尖上挑了胭脂,轻轻在唇上晕开。她很少化妆,很少化这样浓的妆,不艳丽,甚至有些丑,脸上的粉黛那么厚,红红的一大坨,刻意将嘴画得很小,乍一看,有点像木偶戏里面的木偶。

清儿给她梳头,往镜子里面瞥了一眼:“娘娘,真的要这样吗?”

方九擦了擦指尖,面无表情:“这样的场合,皇后盛装出席,本就是规矩。”不然呢,他不爱她,怎样都是错的,装出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给谁看?

她倔强,不肯示弱。

白枫没有来,似乎依稀可以听见喜庆的声音,离她很远。

方九突然感觉小腹一阵剧痛,她弯了下腰,只是一下,然后她说:“清儿,我渴了,去给我拿水来。”

“是。”

头晕目眩,身上的疼一阵紧过一阵,方九的眼睛被血糊住,耳朵里面嗡嗡作响,她看到清儿着急地跑过来,扶着她,拼命摇晃她:“清儿,清儿,你不要碰我,我头晕。”

她听见清儿声嘶力竭地哭喊,可是她不知道她在喊什么,意识一点一点被剥离,依稀看见清儿满手是血,她怎么了?

清儿拼命抓着方九:“娘娘!娘娘,您快醒醒!您快醒醒!来人啊,来人啊!娘娘出红了,来人啊!”

没有人。

空荡荡的夜色,皓皓月光,清儿满手是血,无助地大哭,方九就皱着眉头倒在一边,一个不稳,从椅子上跌落下来,滚到一边,就一动不动了,以一个非常不舒服的姿势。可是清儿不敢去动她,因为除了额头,更多的是身下的血,一层一层,染透了新换上的裙子,还在不断蔓延,顺着裙角滴滴答答,脸色苍白,眼睛半闭,眼神有点涣散。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