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楚琉光[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6-17 23:54:21

主角叫楚琉光[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 即可阅读全文

《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小说简介

《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主角是楚琉光的小说叫做《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本小说的作者是喵sir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在一众个府兵的护卫下,楚琉光乘坐的马车一路顺畅的行驶到了宫门口。楚琉光的马车是照着身份品阶而制的,宫门的守卫是认得出的,不敢耽搁她的时间,便直接放行。省了盘查的时间,楚琉光自然乐意,。主角叫楚琉光的小说叫《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本小说的作者是喵sir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道轮回,含恨重生。当楚琉光手撕渣人无数,正靠在美人榻上大呼痛快,某纨绔居然不经通禀就擅自闯入她的闺房。“光儿...我思想前后了一番,感觉咱们的盟约上少了一条。”“哪一条?你说来听听。”“婚盟!只要光

精彩章节试读:

照着皇室待遇的规格来讲,楚琉光这个黎皇钦封的正二品郡主,身边的亲随应不少于五十人才对,四名贴身近侍的一等丫鬟,八名伺候起居的二等丫鬟,十名伺候打扫的三等丫鬟,十四名院内的粗使婆子和小斯,以及若干在小厨房伺候的厨娘嬷嬷等。

可进了花厅的门,看着厅内候着的十来个丫鬟婆子,楚琉光心里不禁对贾姨娘更是鄙夷。这个管家的姨娘,给她院子拨来伺候的净是些腿脚不好,行动不方便的婆子还有年龄尚小的小丫头,做的这么明显,真是不怕被人诟病。

见楚琉光进来,所有人忙向她磕头请安。

“郡主,奴婢找了半天也没瞅见喜鹊的影子,其余的人都在这了。”

“她去哪了?”

楚琉光皱眉,猜测着这个贱婢,准是去给她的主子通风报信去了。

果然,听到楚琉光的发问,莲儿不满的开口道:“和她同屋的玉钏说,那丫头说贾姨娘叫她去有什么事要吩咐给她做,奴婢听了觉得可笑的很,她一个办事不怎么灵光的丫头,除了打打扫扫还能做什么?”

莲儿心思简单,当然想不到喜鹊为了利益,能做的事情太多了。

“我知道了,那就等她什么时候回来,咱们在什么时候开始。”

莲儿有些疑惑,这种事不是让执掌府中中馈的贾姨娘出面才是吗?难道郡主要亲自审问吗?不过莲儿清楚,主子有主子的意图,不是她一个下人该过问的。

楚琉光虽然心善,但毕竟在前世在王家做过多年的主母,对管教下人方面的事也算是颇有心得,自己院子里的人该怎么敲打警示,还是有些分寸的。

花厅旁的耳室是个小的茶水间,一个长相清秀的小丫鬟见楚琉光坐下,赶紧冲泡娴熟的从里面端出一杯清茶,呈给楚琉光,然后毕恭毕敬的退回到自己站的位置上。

倒是个懂规矩的,楚琉光端起茶杯,轻吹着浮在表面上的茶叶,瞥了眼那个小丫鬟。

“你叫什么名字?”

也不怪楚琉光记不住自己院子里的人的名字,一晃数年的光景,如今琉璃居早就物是人非了。

“回郡主的话,奴婢小英。”

这个名字楚琉光觉得有些耳熟,猛地想起来前世楚天铎寿辰时在府中设宴,贾姨娘在楚琉光的闺房找到一个装有男女交好信物的香囊,当时有无数名世族小姐在场,就是这个小英站出来承认香囊是自己无意落下的,贾姨娘听后勃然大怒,直接下令棒杀了她。

那时候楚琉光还觉得小英****,连累了自己的名声,现在想想她完全是待自己受过。

贾姨娘的计谋未得逞,怎么肯轻易放过自己,不过几日的功夫,坊间就传出了楚中堂的嫡女不知羞耻,与男子私相授受,心思狠毒还嫁祸给自己丫鬟的消息。因着这些传言导致楚琉光恶名累累,后来屈尊嫁给商贾之子,从此走上了那条不归之路。现在回想起来,她心中也是有愧于小英的。

楚琉光看了眼身旁的莲儿,这个丫头又何尝不是真心为着自己着想,怪她当初错信了喜鹊,对莲儿一再疏离。贾姨娘的女儿楚飞霞把她要了过去,自己也是想都不想就同意了,结果没几天,莲而就被发现溺死在一口井中,被打捞起来的尸身上布满了青紫的伤痕。楚飞霞只说是她伺候不周,被贾姨娘打骂了几句关在柴房里反思,是莲儿脸面薄,自己想不开便投了井。

唉,前世是她的过错,害了这两个丫头,今世就尽力去弥补她们吧。

“你很懂规矩,不错,往后就跟在莲儿身边学着点,进屋里伺候吧。”

小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郡主这是提拔她当一等丫鬟吗?

莲儿看她那副呆愣的表情,忙出声提醒道:“这丫头,还不快些快叩谢郡主,要是以后不好好伺候,可仔细你的皮。”

小英回过神来,连忙跪地拼命磕头谢恩。她家境贫寒,父亲老早就去世了,只留下一个体弱多病的母亲,家里没了劳动力,已经是穷困潦倒了,母亲看病的开销更是让她的境况雪上加霜,好在进了楚府做工后,能有些银钱贴补家用,现在自己被提拔了,她真是打心眼里开心,更是认定了楚琉光就是自己的恩人。

“行了,起来吧,过会子这边的事处理完了,你收拾下自己的东西,跟着莲儿让她给你在内院的里安排一间屋子。”

楚琉光话音刚落,就见喜鹊有些慌忙的从门外进来,依序站在几个丫鬟身旁,眼睛还时不时的瞟着主位上的楚琉光。

第五章狠打脸面

见人都齐了,楚琉光也就不再耽搁,直奔主题而去。

“想必大伙也都好奇为什么今个把你们叫到这来,既然人都在这,咱们也就该说道说道了。今天早上,本郡主让莲儿在寝室的宝箱中找样东西,可谁曾想这存放在箱子里的一样贵重宝物却不翼而飞了。”

听到这样的话,厅里的下人们都一脸惊恐,主子丢失了东西,若是尽快找着了还好,若是找不到,弄不好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得跟着倒霉。

楚琉光环视一周,将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喜鹊听后那面色惨白的样子,楚琉光双目微眯,一丝寒意从中闪过,看来果然是这个贱蹄子偷的。

正当她要开口审问之时,却被屋外进来的人给打断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前世明面上待楚琉光亲厚和善,暗里却同自己的女儿对她用尽狠毒招数百般迫害,将她推向深渊的贾姨娘。

黎霜难产逝世后,楚府没了当家管事的女主人,后院的两个姨娘又身份低贱难持庶务,为了更好的照顾尚在襁褓中楚琉光,楚天铎无奈之下纳了翰林院院判贾睿山的庶女贾秋艳儿为贵妾。贾家虽是官宦人家,但贾秋艳的身份到也比不得嫡出的女儿,成了贵妾倒也算抬举。

《妃常宠爱:世子请自重!》 第十五章入宫请安(三更) 免费试读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在一众个府兵的护卫下,楚琉光乘坐的马车一路顺畅的行驶到了宫门口。

楚琉光的马车是照着身份品阶而制的,宫门的守卫是认得出的,不敢耽搁她的时间,便直接放行。

省了盘查的时间,楚琉光自然乐意,靠着曹嬷嬷塞在她身后的软枕,楚琉光一边吃着莲儿备好的桂花糕,一边细想着前世这个时候会发生的事。

她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知道未来的事态动向,可以提前筹谋让自己站在有利的一面,自己重生虽然不知道是否有违天道,也不知道以后的她是否能有个好下场。

但楚琉光顾不得那么多,只要她复了仇,把前世害她的人全都推入地狱,补偿了她亏欠的人,即使会不得好死,她也永无后悔。

前世经历过的种种背叛伤痛,洛司幽已然打算今世绝情弃爱,不再憧憬姻缘幸福,可为了守护家人,也为了复仇之路无阻,她也甘愿拿自己的婚姻做筹码,哪怕自己不爱那个人。

细算日子,楚琉光重生前后有十多年的间隔,许多事她都记不大清了,能准确无误记起的也就是几件致使她走向毁灭开端的大事。

比如过几天在府里,自己意外摔断了腿等等...

楚琉光的前世声名狼藉,从她有记忆以来,就不断出丑闹笑话,贾姨娘又故意纵她不学无术,她的腿一断变成了跛子,更是不招人待见,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少不了有人指指点点。

还记得在楚府的一次宴会上,楚琉光遭人设计与男子私会,在证据直指之下,她百口莫辩,就在她心灰意冷的时候,一个男子挺身而出为她解围,这人就是楚琉光日后视他如天的夫君王宇轩。

这王宇轩声称自己欣赏楚琉光的才华,邀她一同探讨诗词歌赋,身边又有小斯可以作证,这才解了楚琉光的困境,让她不必受他人的白眼。

事后楚琉光想要答谢王宇轩,却被他婉拒了,他笑的和煦,很是温柔的讲道:“我救下小姐又不是为了求回报,只是觉得你眼眸清澈,不会做那些肮脏的事罢了。”

几句话就令单纯楚琉光动容了,从此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王宇轩,二人也没过多久便定了情。但贵贱悬殊的出身,注定了这段姻缘的波折,楚琉光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一心想要嫁给他,多次以死相迫换来了家人的首肯,如愿所偿的嫁给了仅是一介商贾之子的王宇轩。

那时楚琉光心中满是对未来幸福的幻想,估计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不过是恶梦的开始。

婚后的楚琉光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楚天铎以及安炀王的人脉权势,一步步为王宇轩的仕途铺路,看着自己的丈夫年轻有为一路高升,楚琉光感到十分自豪。

可好景不长,王宇轩的本性逐渐暴露出来,在楚琉光第一次怀孕时,他不顾她的感受开始纳妾。直至后来,凡是他看上的都接进府里,婆婆小姑更是看她一有情绪,就拿出女德女戒训斥她不大度,还借故瓜分了她的所有嫁妆,对夫家全无价值的她最后死在了白柔玉的一碗毒药上。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切是多么的可笑。

楚琉光并不傻,当初她与王宇轩的相遇太过凑巧,就好像是被精心设计好的,可怜自己当时还天真的以为和他会是一段良缘。

“郡主?”

听见曹嬷嬷叫自己,楚琉光才回过神。

“怎么了嬷嬷?”

“郡主在想什么,老奴叫了您好几声,您都没有反应。”

楚琉光淡淡的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若是我变得心思歹毒,也学会了玩弄心计,你还会不会陪在我身边。”

“老奴是看着您出生的,说句冒犯的话,老奴早就把您当作自己的孩子般,无论郡主变成什么样子做了什么事,老奴都会始终伴您左右,那些下作肮脏之事就让老奴去做,可不要脏了郡主的手。”

楚琉光欣慰的握着曹嬷嬷的手,又转头看向莲儿,还未等她发问,莲儿就跪在她脚下。

“奴婢同嬷嬷一样,愿永伴郡主左右。”

“快起来,有你们在,我便安心了。”楚琉光扶起莲儿时,正好听见车外府兵的话。

“郡主,已到景阳门了,请郡主下车。”

楚琉光就算在受黎皇宠爱,也要恪守谨遵君臣之礼,车马仪仗停在景阳门外,步行入内宫。

“郡主,老奴扶您下车吧。”

“嗯。”楚琉光点点头,轻轻理了理自己的仪容。

曹嬷嬷掀开车帘先下了车,府兵搬出了收在马车侧边的脚凳,楚琉光在曹嬷嬷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楚琉光不经常入宫,但一些宫里管事的人还是认得出她的,这刚踏入宫门几步,就已经有个太监在前面引路了。

“郡主今个怎么进宫来了,要不是方才奴才留意了眼门口,就错过了给您请安的机会呢。”说话的是黎皇身边近侍太监之一的小德子,他刚在附近办完上头吩咐下来的事,便看到了入宫的楚琉光。这位郡主他是见过的,那受皇上喜爱的程度不输嫡出的公主,他自然要好好巴结着。

“没什么,就是好久没进宫给皇帝舅舅请安,今个便抽空来了,皇帝舅舅可还在忙着公务?”

“皇上在御书房批折子呢,最近皇上可没少着挂念您呢,若是知道郡主您来请安了肯定高兴。”小德子谄媚的说着。

“倒是个嘴巧的,曹嬷嬷,赏。”

曹嬷嬷从袖中掏出一颗金瓜子,小德子眼睛一亮,忙笑着道谢。

“郡主就随着奴才去御书房那,等皇上宣见您吧。”

“那就有劳公公了。”楚琉光一路跟着他,看着这华丽威严的宫宇,心绪不知飘向了何处。

前世虽然不知道黎皇为何会处置了楚家,还安上了那么个莫须有的罪名,但她相信以黎皇的明察秋毫,是绝不会随意冤枉忠良,除非这当中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