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天戈]免费试读 主角叫吕青野梅兮颜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笑起来很干净 2019-06-17 23:46:32

[天戈]免费试读 主角叫吕青野梅兮颜的小说免费试读

《天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天戈 即可阅读全文

《天戈》小说简介

比起几部成名作文笔稍显稚嫩,但是有几篇让人看到了一个不一样人物。完整版小说《天戈》由徐徐听风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吕青野梅兮颜,书中主要讲述了:“好!我一定要当将军!”少年大声应着,跑远了。吕青野看着梅兮颜一直盯着少年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街角,眼神深邃,说道:“你还没问那个少年的名字。”其实他更想问的是:你的名字不是叫罗夕么,怎么成了梅兮颜?是为。主角叫吕青野梅兮颜的小说叫做《天戈》,是作者徐徐听风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枢国国主梅兮颜甫一继位便遇到廷臣反对、越国大兵压境之难关,面对内忧外患,梅兮颜亲赴战场参战,偶然俘虏了在越国做质子的吕国世子吕青野,才发现围绕他的世子身份有一股幕后势力想将他们卷入一个战争的圈套。吕青

精彩章节试读:

吕青野一时愣住了。

看着梅兮颜冷漠的表情,又气不打一处来,微愠道:“你们如此激怒屠一骨,只会让越国的将士们恨你们入骨,时时刻刻想着把你们剥皮拆骨。一旦他们攻过来,愤怒的情绪会让他们的进攻更加猛烈和积极,你们在助长敌人的力量,愚蠢之极。”

梅兮颜却挑眉笑道:“世子这是在担心我们枢国将士和百姓的安危么?”

吕青野一愣,登时语塞。

梅兮颜已知他所有偏心,也不想太为难他,对着申云说道:“有世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申云,让城下的兄弟们辛苦些,继续打骂。骂的时候情绪再悲怆一些,就当我伤势加重了。”

吕青野不可置信地瞪视着梅兮颜,申云看他的表情,脸上有隐隐的笑意,应道:“是。”

正说着,两个和梅兮颜同样装束的人走上城墙,一个身材高大,另一个身材瘦削,看起来比梅兮颜还要矮一些。吕青野仔细看了看,发现他们的面甲纹路并不相同,但仍旧诡异。

“大苗回来了,如何?”梅兮颜听到脚步声,也不转头,直接问道。

“北定城城门边聚了不少人,都在叫骂着请战,嚷着要给魏及鲁报仇呢。”苗风回答。

鬼骑虽然是国主的贴身侍卫,却也还有详细的分工。苗风身材瘦小,其貌不扬,人又机灵,担当哨探。

苗风常说,铁子那身材就不能当哨探去收集消息,当箭靶去收集箭羽倒是极为合适。程铁鞍身为鬼骑代鬼首,只是瞥他一眼,表示不屑。

“申云,通知各位将领,半个时辰后到大帐商议迎战之事。”梅兮颜眯着眼望向北定城方向,吩咐道。

“是。”申云领命去了。

“国主既然忙,我不便打扰,请吩咐随从带我回去吧。”吕青野压下怒气主动要求回避。

“世子无需回避。”梅兮颜说罢,率先走下城墙,前往大帐。

申云的速度很快,待到梅兮颜进入大帐时,另外七个白甲战士和十名千夫长已站在大帐中了,申云还带着他的两名副将。

“都是自己人,不用拘谨,坐吧。”梅兮颜一边摘下头盔和面甲,一边说道。

程铁鞍和苗风与其他白甲战士一同落座,申云等见他们坐下了,便也示意其他人坐下。

“这位是吕国世子,昨夜都已见过了,不再一一介绍,入正题吧。”

眼角余光看到坐在身边的吕青野难得露出一丝局促,让她稍稍有了胜利感。

她带吕青野进入大帐,其一是示好,在这固若金汤的铁壁城中,即便他听到什么也无法把消息传递到北定城。其二是对他最后的试探,且看一看他这个被质押在越国的吕国世子到底是什么立场,对待枢国是个什么态度。其三是让那个越人侍卫知道,他进了枢国的中军大帐议事,造成枢吕关系融洽的错觉,挑拨吕越关系。

“大苗先说。”梅兮颜说道。

苗风把从北定城探得的消息又说了一遍。

“大家都有什么想法,开诚布公,直接说。”梅兮颜继续引导。

“什么都能说?”白甲战士丁开看着吕青野,问道。他虽是豪爽惯了的人,却也知道深浅,见梅兮颜安排吕青野坐在身旁,也知道自己老大一定有某种打算。

“战前会议,关乎铁壁城的安危,自然什么都能说。”梅兮颜大方回答。

“直接把吕世子挂到城门上,越国为了面子,一定会马上出兵。”丁开干笑一声,说道。

众人一阵哄笑,吕青野竟然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看不然。屠一骨巴不得我们把吕世子弄死,他便可以把罪愆都推到我们身上。虽然他和吕国不好交代,但我们和吕国也必定结怨。吕青莽如果有异心,会很感激屠一骨的做法,两下联盟,我们将被卷入更大的战争中。”另一名白甲战士顾晓慢悠悠地反驳,考虑得巨细靡遗。

吕青野听到他最后一段话,眼皮隐隐跳了跳。

“晚上我带一千精兵,偷偷越过一线河埋伏在北定城边。等天明他们出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罗沛看到白甲战士敢于在国主面前讨论吕世子的处置问题,于是也壮着胆子提议。

罗沛出生在铁壁城,亲眼见证了十九年前的大战。申岳亭在城内的死守,康棣在城外的厮杀,让他小小年纪却热血沸腾,恨不能提刀参战。

如今他已是千夫长,屠一骨大军到时,他就存着这样的打算,但申云却不同意他冒险,执意坚持等援军到后再议。昨夜得知国主亲率高手到达铁壁城,更加跃跃欲试,想再展铁壁城将士的雄心及武功。

“不可,与自杀无异。我们原本兵力就不足,没有后续支援,决不能莽撞。”白甲战士路战反对。

顾晓转头白了路战一眼。这人沉迷医学有些傻气,心思都细致在研究药物和照顾鬼骑的身体上,适合当老妈子,心眼却不多。当着吕国世子的面,说自己兵少没后援,万一这世子存着什么歪心思,岂不是陷自己于被动?

不止顾晓,程铁鞍在对面也投来淡淡一瞥,暗示他失语。

路战已知自己说错了话,其他同伴的眼神都向他集中过来,讪讪地刚垂下眼皮,就看到右边丁开的大脚不知何时挪到他脚面上,正欲踩下。他赶紧避开,又趁机抬脚轻轻碰了碰丁开脚侧,讨好似地认错。

眼神正盯着丁开,不防左面的柳朔雁一指戳在他左肋上,隔着软甲也痛的慌。

柳朔雁是鬼骑中唯二的姑娘家的另一位,平时和程铁鞍眉来眼去,路战哪里敢惹她,忍痛不说话,却抬眼看了看程铁鞍。

程铁鞍撇过头,没看到他的眼神。

“朔北冬天大风一起,必定三天才能停歇。我们处于下风口,明晚风停前都不宜出兵。”又一名千夫长说道。

“打起来还分什么上下风口,你把越国的龟儿子们转到下风口揍他们不就好了。”丁开说道。

梅兮颜看向申云,问道:“申云,你有什么主意?”

申云得知鬼骑歼灭了魏及鲁小队后便琢磨好了对策,说道:“对我们不利的天气,正是越国人要加以利用的机会。加之今日我们故意激怒他们的行为,他们必然会在这一两日内出兵。守城战原本就更占优势一些,我们可以先守城,消耗他们一部分战力,然后开城门与他们厮杀。若无胜算,再返回城里据守。这么恶劣的冬天,他们也不可能一直围城不退。

“铁壁城是枢国的西大门,决不能让越国人得逞。否则食髓知味,今后一定祸患无穷。而且——”说完一顿,低头略沉思一下,继续说道:“此次是国主亲赴战场,士气正高涨,一定要再打垮屠一骨一次。

申云没有明说,但大家心领神会,梅兮颜之所以如此急于开战,也是因为她急需一场胜利来稳固人心。

“其他人还有什么主意?”梅兮颜环顾一周,问道。

“申将军的主意很好。”苗风、苗华两兄弟先表态。

“好!以逸待劳,打他龟儿子。”丁开难掩兴奋地叫道。

大部分人都同意申云的作战方式,点头的点头,表态的表态。

“若是被攻破城关,你们又当如何?”吕青野忍不住开口问道。

乱哄哄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

“若当真守不住,不如把吕世子安置在城头,看看屠一骨会作何反应。”程铁鞍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主意。”吕青野平静地赞道。“只要枢国人还留有活口,请记得一定告诉天下人,我虽死在枢国土地上,却是越国人下的杀手。”

大部分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吕青野,不知他说的话是真心还是假意。

“吕世子早有觉悟,铁子别试探了。”梅兮颜递给程铁鞍一个眼神,暗示他不要视吕青野为假想敌。

程铁鞍目光转到一旁,算是接受了命令。

两国交战,第三国世子却来凑热闹,说是越国人的安排,但若自己不同意,又怎会出现在战场?他若不傻,自然该知道自己出现在战场上会引起怎样的混乱。

梅兮颜把吕青野带回铁壁城原属无奈。若任他逃命,万一死在枢国境内,不论吕国实际上什么想法,就表面而言,已然是留给他们口实,所以只能带回来好生保护着。

这也是白甲战士都看吕青野不顺眼的原因之一,大家都认为他是故意的,以自己的身份为保护,枢国对他将有所忌惮,偏偏又变成枢国十足十的累赘,且是后患无穷的累赘。

气氛正有些尴尬,帐外传令兵通报,哨探又有消息带来。

申云出去问清楚后,回来向梅兮颜回报:“国主,屠一骨下午出现在北定城头,向西北方看了很久,然后安抚士兵,又回城了。”

梅兮颜抿着嘴唇思考片刻,问道:“没有人有意见了吗?”

没有人应声,都在等她的总结。

梅兮颜直视罗沛,罗沛目光坚定毫不闪躲地接受她的目光。

“给你两千军去打北定城,可有胆量?”

“有!”罗沛铿锵地应道。

“好。”梅兮颜轻击桌案,站起来身来开始布置各自的任务。

“以目前形势暂定如下:申云传令精选的两千人马,由罗沛统率,三更做饭,羊肉羊汤吃得饱饱的,五更出击。不出意料的话,那时越国先锋军也正朝我们奔来,若他们人少,务必全歼。之后佯攻北定城,若他们不应战,叫骂一通便撤回;若他们人多,抵挡一阵马上撤退,不要有无谓的死伤。

“预留两千军,剩下人手由申云分配守城。我与丁开各带一千军和其余鬼骑做游击军,伺机出去搅扰他们,能杀多少杀多少。

“程铁鞍、苗风,苗华、路战在内城率领一千二百青壮百姓,守护内城所有百姓,若战局不利,护送百姓从南北门上铁壁山的避难所避难。柳朔雁负责保护吕世子和他侍卫的安全,从东门出去。”

叫到一个人的名字,其人便站起来走到梅兮颜面前去接令,有条不紊。

“申云,各处起火点和城门机枢都要安排可靠之人值守,真到万不得已,放下城门门石,烧城。”

《天戈》 第七章 ** 免费试读

“好!我一定要当将军!”少年大声应着,跑远了。

吕青野看着梅兮颜一直盯着少年小小的身影消失在街角,眼神深邃,说道:“你还没问那个少年的名字。”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你的名字不是叫罗夕么,怎么成了梅兮颜?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和受伤的谎言么。

“若是日后再相见,总有询问的机会。”梅兮颜淡淡地回答。她有信心能守住铁壁城,而能否再见到那个少年,对她来说,却是茫然。

吕青野没再开口,少年的表现已代表了铁壁城的决心。

梅兮颜带着吕青野默默地沿着外城的大路向着城关方向走去。这一片外城相当的大,以至于看着外城墙有些遥远。

士兵们分成一个又一个方阵,分别练习近身搏斗、箭弩、长戟长刀、盾甲防御等。北风吹着各处方阵的旗帜猎猎作响,越发显得萧瑟、凄厉。

突然从长戟阵中传来整齐如一的怒吼声,一个要把所有胸中怒气都释放殆尽的“杀”字长吼,仿佛千仇万恨都已寄托在其中。

“你带我来这里看操练,不怕我回到越国泄露你们的军事秘密?”吕青野收敛心神,问道。

梅兮颜嘴角翘起一个玩味的笑意,反问道:“你觉得你还有机会回到越国吗?”

“你想杀我?”

梅兮颜转头看了看吕青野,似笑非笑,不置可否,继续反问:“你怕?”

吕青野也是一脸玩味地摇了摇头,“我不怕,只恐国主要怕。”

“我怕什么?”梅兮颜挑了挑眉,带着桀骜的自信。

吕青野忽然发现,在日光下,左眼角的伤疤竟淡了许多,露出来了眉眼,英气中平添了一丝丝俏丽。

“我虽是质子,却还是吕国世子。如果在枢国被杀,我父王又怎会善罢甘休?吕国与枢国比邻,若是我父王也出兵的话,国主即使再英勇无敌,也难敌吕、越两国大军压境吧。”

“只有这个理由?”

“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梅兮颜不喜欢他这种“阶下囚”的淡然态度,偏偏要**他一下,说道:“世子可知你长兄吕青莽这些年战功卓著,已经灭了南方好几个小部落,深得你父王的信任与宠爱,敕封龙威大将军,大部分廷臣对他赞不绝口,十分推崇。他治下的军队被称为莽军,已然是他个人的军队。”

吕青野虽被困在越国,出入都有左寒山跟着,自己无法结交想亲近之人,但到底还有些办法了解外面的情况。知道大哥颇有些战功,是父亲的倚重之人,也非常清楚他是对自己世子地位威胁最大之人。

心里虽有隐忧,表面却仍旧镇定自若。“我大哥向来精明能干,是我父王的左膀右臂。”

“他既然如此能干,还要你这个对吕国已然生疏的世子作什么,不觉得自己多余么?”

“枢国主是说你想与我大哥谈条件,杀了我,让我大哥出兵助你,是么?”吕青野眼神有些冷冽,继续说道:“然而时间上来不及了。枢国主即便此刻能生出双翼飞到吕国去,我大哥也同意与你合作,仍旧挡不住屠一骨近在眼前的杀意。”

“世子终于怕了?”梅兮颜目视前方,表情平淡,语气却有一丝揶揄。

“作质子的时候便有了这种心理准备,并不怕。换了吕、越两国十一年和平,至少对两国百姓来说,是幸事。”吕青野说的是事实,他早已有了当两国撕毁和议第一个就要被牺牲的觉悟。但他并没说自己会乖乖引颈就戮,做个毫无反抗能力的牺牲品。

“世子说着了。如果时间上赶得及,这一步我一定会走。世子既然也做好了牺牲自己成全两国百姓的准备,即便我如此做了,愧疚心也少了许多。可惜现如今来不及,所以只能和屠一骨硬拼一场。”从带他出来到现在,吕青野的表现一直淡然自若,想来是真的想得通达透彻,于是梅兮颜坦荡荡地说道。

吕青野略微偏了偏头,昨晚他也试想过如若自己是枢国国主,是否要走这一步,最后却否定了。即便时机恰当,但战端一开,极有可能最后变成五国混战,重新划分强弱国地位,届时当真是血流遍地、生灵涂炭。

他还记得小时候吕国和其他国家经常开战,尤其十四岁那年吕国与越国的一场大战,打了半年,为了供应粮草军需,国库耗尽,连宫里的衣食供给都打了折扣。一日只有两餐,早餐米饭、晚餐白粥,菜色只两品素菜而已。

当时他还不了解他与普通百姓的差别,直到战争终于结束,作为质子被送往越国之后,他才看到了民间百姓的生活,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他否定的想法却被梅兮颜轻易说了出来,原本想结交的打算便有些犹豫。突然脑海里又闪过昨晚那一幕,梅兮颜的左眼如狼眼一样掠过凶光,这女子,也许真是个狼一样的人。

梅兮颜却没有想到这段话竟给吕青野带来了一些冲击,明显感觉出他步履有些凝滞。她本意不过是想**和试探他的承受能力,倒不想与他为难,实际上她更想摸摸他的脾性,判断是否可以与他结交,继而慢慢缓冲枢国与吕国的关系。

于是停下步伐,略安慰道:“世子还在担心?且放宽心,至少在这里,我可以保证,我枢国上上下下对世子只会保护有加,却不会妄加伤害。”

“为什么?”吕青野问道。

“世子刚才不是已然说了么,我枢国还不想与吕国为敌。”

“杀了我再把尸体送回越国去,谁也说不清我到底死在谁手里,但却实实在在死在越国,我父王要为我报仇也会先找上越国吧。”吕青野悠悠地说着。

“世子倒是给我出了个好主意。等吕国和越国打得两败俱伤,我再渔翁得利,简直一出完美大戏。”

看着梅兮颜夸张地眉飞色舞的模样,吕青野竟忽地猜出了那婢子知道的秘密是什么。“我果然很重要。”眼神有一瞬黯然,他苦笑着嘟囔。

梅兮颜看穿了他的心思,若非他是城府极深之人,只怕这一次出现在战场并非他个人所愿。既已试出答案,便不再多话,加快步伐,很快便到了外城大门处。

这就是西门,城门巨大而坚实,被称为铁壁关。

城门并没有紧闭,两人出城门进入瓮城,看到瓮城门留了一条够两人通行的缝隙,辱骂声透过缝隙传进耳朵,还伴随着一下一下的鞭挞声。

“龟儿子的越国人,看你们还怎么偷袭国主!”

“偷袭女子,**之极!”

“缩头乌龟,不敢迎战,只找女子下手的王八蛋!”

“打死你们这群越国龟儿子!”

……

梅兮颜显然对士兵们的行为很是满意,一一与对她行礼的士兵打招呼,申云在城头见她来到,立刻下来相迎。

“怎么样?”梅兮颜问道。

“骂了一上午,打了一上午,士兵们都没什么新词了。”

“对面有什么动静么?”

“昨天盯着一线河上接应的那一百名越国士兵的哨探们回复说,他们撤回去了。”申云还想说什么,眼睛轻轻转向吕青野,便不再说话。

“接应了一天一夜都接不到人,他们心里也有数。”梅兮颜一边说一边拾阶而上,登上城墙。

“国主觉得他们真的会很快攻过来吗?”

“一线河冻结实了吧?”梅兮颜不答反问。

“从接到国主密信后便只是佯装点火熔河,早就冻结实了。”

“好,一会儿看回报的消息如何吧。”梅兮颜手搭凉棚,望向西北方的北定城方向。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朔北,领略第一雄关外的朔北第一大河的壮阔。一线河如同一条银色的缎带,延伸向远处,看不到尽头。

铁壁城坐落在铁壁山山脉的一个缺口处,南北向面对着铁壁山,西邻一线河。设四个城门,昨夜他们进城的便是东门。东门出去是通往枢国的要道,站在西门城头上看过去,不论看多少遍,依旧能感觉到城池的雄伟坚固,气势磅礴。

吕青野见她远眺得入神,探身朝城墙下看去,才赫然发现那些士兵叫骂鞭笞的竟然是昨夜那些被屠杀的越国士兵。

尸体被悬挂在城墙外,有些还残缺着,而残肢就堆在对应尸体的脚下雪地里。魏及鲁的最为瞩目,悬在城门上方。

一百零一人,就这么一个一个挂着,触目惊心。

“你不是说要厚葬了魏将军?他们已经被你们扑杀殆尽,何必做得如此过分!”吕青野看着魏及鲁青灰色的脸,责问道。他虽然不喜欢屠一骨对他的态度,但也没有把越国人当他的敌人。如此侮辱战死者的尸体,他无法接受。

梅兮颜转头,冷冷地瞥了吕青野一眼,戏谑道:“世子好记性,是否记得前面还有四个字,‘此间事了’,我会厚葬了他。”

“强词夺理!”

“世子可见过在战场上讲仁慈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