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永宁韩让的小说[醉红颜]最新章节

编辑:懒风荡秋千 2019-06-17 23:38:16

主角叫永宁韩让的小说[醉红颜]最新章节

《醉红颜》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醉红颜 即可阅读全文

《醉红颜》小说简介

《醉红颜》好新颖的题材,构思很独特,虽然更新有点少,但是一本有潜力的书。精品小说《醉红颜》由相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枫方九,内容主要讲述:他感觉,自己好像不太认识她了,算来算去,自己大概有一个月没有来过这里。今天还是因为找不到容妃,问了明治殿的小侍女,才知道容妃带人来了青玉轩。一路上走过来的时候,他确实是来找容妃的,可是走上的路越来越熟。主角是永宁韩让的小说叫做《醉红颜》,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江明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叫永宁,永远安宁。可一场突如其来的宫变,让我此生注定颠沛流离,孤苦终生。原以为,韩让这个名字只能深深地烙进骨骼纹理深处,这段刻骨铭心的暗恋将永远暗藏心灵深处,不见天日。却不曾想过,这段感情还是冲破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终究还是没将信笺抢过,眼睁睁地看着胡兰心将它打开。

“你们……你们好恶心!”看毕,她脸色陡然一变,浑身气的发抖,两行泪水将那涂满了脂粉的小脸冲出两道深深的沟壑,“我……我找太皇太后去!”

话音未落,她便哭着转身,意欲离去。

一咬牙,我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厉声喝道:“亏朕还把你当成红颜知己,原来在你眼里,朕就是一个有着龙阳之好的昏君?”

听了这话,胡兰心停下了脚步,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天色暗了下来。

狂风吹过,梨树林随风摇摆,宛若鬼影重重,为这冰冷的皇宫凭添了几分阴森之气。

我紧紧地握着胡兰心的胳膊,指尖褪成一片寒冰之白,勉强挤出一抹笑容:“傻瓜,韩让是摄政王的儿子,朕又怎么可能和他交心呢?这些年来,摄政王和太皇太后斗成什么样子,即便你没看到,相信也听胡太师说过吧?”

胡兰心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我凄然一笑:“为了大魏江山,这些年来朕忍辱负重,不得不和韩让周旋,借机打探摄政王一举一动。原以为,就算世上所有人都误解朕,至少兰心姐姐可以理解的。可万万没想到……“

胡兰心不是太皇太后,她胸中没有太多沟壑。

“皇上你别这样……”见我叹息,她连忙劝道,可眼底依旧有疑虑,“可……可你对韩让那么好……“

见她如此,我便知道,她不会去太皇太后那里告状了。

“朕只不过玩弄他罢了!“为了不让事情败露,我不得不违心地说,”其实他对朕也未必是真心,他可是摄政王之子。故意接近朕,谁知道是不是另有图谋呢?韩家的人,朕一个都不会相信的。“

为了自己,为了韩让,我只能选择欺骗。

我淡淡一笑,眼底满满的都是温柔之色,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这世上,朕唯一可以信任的只有姐姐了。毕竟,朕和姐姐才是一家人!“

胡兰心羞红了脸,一把将信笺塞到我手里,趁势逃脱向梨花深处奔去:“皇上好讨厌,就喜欢欺负人家,看我不向太皇太后告状去!”

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悬在喉咙处的那颗心终于放下,我这才如释重负。

不经意间,却猛然发现一角衣袂从梨树后飘起!

韩让,是韩让!

看着那纷飞的衣袂,只觉得一个晴天霹雳在头顶炸响!

虽然看不见他的神情,可从梨树后那散发的寒意却直接深入骨髓深处,冷的痛彻心扉。

韩让缓缓从梨树后走出,昏暗的光线下,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庞泛起了惨青之色,宛若鬼魅。

刹那间,黑压压的云铺天盖地般袭来。

偌大的御花园静的可怕,唯有风卷衣袂,猎猎有声。

韩让死死地盯着我,漆黑的眸子宛若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丝丝寒气透过厚厚的鹤氅悉数散发。

“咔嚓“一声,手腕粗的梨枝,不堪那沉重的压抑,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刚才的话,都是真的?”他咬着牙,阴冷的声音里夹杂着毁天灭地般的愤怒。

《醉红颜》 第十二章 不留名2 免费试读

他感觉,自己好像不太认识她了,算来算去,自己大概有一个月没有来过这里。今天还是因为找不到容妃,问了明治殿的小侍女,才知道容妃带人来了青玉轩。

一路上走过来的时候,他确实是来找容妃的,可是走上的路越来越熟悉,看到熟悉的匾额远远挂在眼前,他似乎又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一种不安的情绪,闪闪烁烁的,竟然都是方九冰冷的脸,他最讨厌她那个样子。

容妃就不一样,容妃爱笑,笑起来皓齿明眸,白枫总是不自觉地想到若是方九笑起来,应当也是这个模样。方九从前也笑过,可是时候太久了,他都快忘了。

大概就是从碧风楼开始死人,方九被人认为是鬼魂附身的时候吧,大约就是那个时候,群臣弹劾希望废了方九,打入冷宫。

可是白枫没有,他将她好好保存起来,却束之高阁,于方九而言,或许还不如冷宫。

为什么推她呢?方九想了想:“身为嫔妃,竟不知管教好底下人,对皇后不敬,天下谁人不知皇后乃六宫之主,拂了皇后的面子自然也是折损了皇家的威严,故而,理当教训。”

方九笑了,露出一排细细白白的小牙齿,虎牙很可爱。容妃在白枫的怀中气得咬牙切齿,可是对上白枫的目光的时候,还是楚楚可怜,眼窝里攒出泪来:“皇上,我没有,我不知那是……”

“宫里有宫里的规矩,你贵为皇后,一切赏罚都要按宫中的制度来,但你却这样伤害嫔妃,你可知罪?”

“知罪。”

“按例,该如何处置?”

方九跪在两人面前,抬着头,眉眼带笑,眼里映出一丝夕阳的余晖,细瘦的身影拉得很长:“用哪只手推的,就打哪只手。清儿,去拿板子来。”

“娘娘……”

“快去,皇上赏罚严明,我是该打。”说着扭过头来,“若是让清儿打未免有失偏颇,不如就烦请容妃娘娘身边的阿希动手如何?”

阿希一开始还有些害怕,毕竟是皇后娘娘,可是看到自己主人鼓励的眼神,最终还是狠下心,第一下板子落在方九的手心,连白枫听了都忍不住皱眉。

不过十三四岁的阿希,来了感觉,下手一下比一下重,方九看着自己的手心出神,她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经跟师父争辩过到底是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到被逐出师门的那一天也没分出个输赢。

倘若……倘若能再次见到师父,方九想告诉他,自己赢了,果然人性本恶。

一百下板子,打完了,容妃看着方九肿得老高的手心,不留痕迹地笑了一下,却装作慌乱的样子,蹲下身:“皇后娘娘,是妹妹不对,害的皇后娘娘吃这样的苦头,娘娘责罚臣妾吧。”

容妃握着方九的手,手上的力道让方九疼得一阵一阵抽凉气,她不动声色抽回手:“的确,应当责罚。臣妾擅自动刑的罚已经罚完了,可是容妃冲撞皇后折损皇室威严这一遭还没有算完,按照规定,应当五十大板,降级一等,罚三月俸禄。皇上意下如何?”

此话一出,容妃大惊失色,连忙抓着白枫的袖子摇头:“皇上,皇上不要啊,臣妾不是有心的。”

“依我看,容妃她冲撞你也是因为初来乍到不认你,因此应当从轻处罚,不如就降级一等,罚三月俸禄吧。”

方九笑:“皇上,现如今谁人不知道容妃娘娘正值荣宠,对于容妃娘娘来说,等级不重要,俸禄亦不重要,实质性的惩罚,也就是这五十大板了吧。”

“方九,朕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如你这般狠毒。”

“那皇上今日见识到了?到底是打容妃还是打您的脸,您自己决定吧。”

白枫盯着眼前似乎越来越陌生的女子,这样的硝烟中,她还是一副从容态度,一双手已经重伤,皮破血流,她好像没有感知一样,只是较有兴味地回看着白枫,看他如何抉择。

他好像真的不认识她了。

最终,容妃还是被押在青玉轩,趴在长凳上,鬼哭狼嚎地被打了五十大板。

白枫亲自将她扶起来,低声问:“还能走路吗?”

容妃哭着摇摇头,白枫扶着她的腰,将她打横抱起来,没有再看一眼方九。离开前白枫说:“后天是小容的册封典礼,因为这件事,不得不推迟,但我还是通知你,你作为皇后,需要出席。”

满院子的清辉月色,方九没有抬头,不知道白枫有没有一步三回头地看自己,跪在原地盯着自己的手掌。

跪的太久,膝盖以下已经失去了知觉,清儿扶她回房,给她红肿的手掌上药,给她的膝盖上药:“娘娘,这个药,可能有点疼,您忍忍。”

“没事,不疼。”镜子里映出一张憔悴苍白的脸,窗外风声不住,清儿一抬头,猛然看见窗边不知何时坐了一个紫衣男子,顿时吓了一跳,刚要喊,就看见膝盖刚上完药的方九重重跪在身边,毕恭毕敬叫了一句:“师父。”

清儿一愣,将离一抬手,她便昏了过去,倒在地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