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洛姬的小说[列王春秋]免费阅读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5-22 22:22:29

主角叫洛姬的小说[列王春秋]免费阅读

《列王春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列王春秋 即可阅读全文

《列王春秋》小说简介

《列王春秋》的作者文笔构思还算可以,值得一读。。经典小说《列王春秋》是赤沐羽曦所编写的历史军事类型的小说,主角洛姬,内容主要讲述:南方的雨似乎没有停歇过,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墨绿色的天空中飘荡着的是特有的南方的萧声,悠扬地飘过湖畔,飘过柳岸,落在那一片看似宁和的城池之上,城门口的标识似乎是新刻上再用朱砂抹过的,可是那泛滥着青苔的。主角是洛姬的小说是《列王春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赤沐羽曦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军事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诸子百家,墨、儒斗法,天下纵横,阴阳作法,法家为尊。捭阖睥睨谁与争雄?性与爱的情仇,战与火的纷争,到底谁的言语道破了天际?纷纷列王,一纸春秋,谁能横刀掌华夏?

精彩章节试读:

就是这一幕,在城墙之上,天子身着龙袍,首戴金冠,缓步领着洛妃出来,宦官就在一旁让侍女们缓缓将斟满的紫青酒盏端到洛姬跟前。

洛姬微笑地露出银齿,微笑着看了看天子,将酒杯举到天子面前,侍女便讪讪地退下了。

“狼烟下,洛姬且与寡人对饮!”说着侍女再次将另一个酒盏斟满,用双手端到洛姬面前。

“愿再博妃子一笑!”于是将自己的小小酒盏缓缓地递到洛姬的胸前的缝隙中,用唇泯住,放开手,那酒杯竟然稳稳地立在洛姬胸口。随后天子开始饮酒,温热的酒不是缓缓胡乱地渗入洛姬内着的丝衣就是流入了天子的口中。

“荒唐昏君!”刚才那位家臣此时无奈地看着天子,心中怒火中烧,但也只能内心暗叹。他身边就站着一直抱着臂膀用单脚斜立着的蓝烟,怀中的宝剑还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太史那边如何呐?”天子此时抱着洛姬问道。

“陛下多疑了。”蓝烟不改原样,只是恭敬地答道。

“恩。”于是天子安心地和洛姬嬉戏起来。

“杀!”东侧黄旗翻动,一只朱雀悠然飞起。唐家骑兵顿时出动,喊杀震天。

“山!大山!”嬴洛见此,立刻命人举旗出兵,顿时白熊旗在空中招展起来。

东西两侧顿时形成包围圈,如两柄利剑向戎族插来。

戎王见此大怒,胡乱地吼叫了一声,两柄巨斧一下子又斩杀了周围数人。

而此时熊钊早就持着一把巨刀狠狠地劈向戎王的巨马,戎王躲闪不及,连忙将白马拉起,一声嘶吼之中,熊钊一刀劈在白马腹部。戎王不由向后退去落在了地上,身上全是白马的鲜血,而他身后的兵士也转眼被众诸侯的士兵包围,刀剑向他四周挥砍,顿时无数伤痕出现在他身上,他大吼一声,瞬间抓过几个兵士,扔到了地上,用斧猛劈。其身后的戎族将士们也纷纷涌来猛劈开一条路线。

“狗王且受死!”此时熊钊踢开马尸,带着亲随再次迎接上来。

双斧猛地劈来,熊钊连忙用双刀迎住,又猛地抬起一脚,使足蛮力向戎王的腰腹踢去。顿时戎王身上的伤口开始不断地渗血,他紧紧咬了咬牙,大吼一声,抽回一把斧头,扬到天空,霎时再劈将下来。

周围的地都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只听“咯噔”一声,双刀早已落到了地上,熊钊顿时重重地摔向地面,右手已然失去了知觉。若是不是亲兵接住,他早就被戎王一斧劈死。

这时数个熊家赤身侍卫迎了上去,虽然时有被戎王砍倒,但是暂时还能抵挡他一会儿。

阮氏连忙扶住熊钊,问道:“熊大人?”

“无事!待我取弓!”说着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到后方的弓箭手处,用左手缓缓地拿起一柄碧羽弓,可是右手却很难抬起。

“杀!”唐晨、嬴洛霎时带兵重进那些戎兵的队列之中,戎兵两翼顿时大乱。戎军开始向镐京方向挤压。

“众将士撑住!吾等向前,戎族已被包围!”阮氏顿时振臂高呼,四家诸侯的旗帜顿时一同在天空中飞扬。

“呀!”熊钊此时脸色惨白,怒吼一声,竟举起右手拈弓搭箭,直射向戎王。一枝利箭顿时命中肩窝。戎王大怒。一斧劈开两个侍卫。只是诸侯们的兵士都开始振奋精神,无一不奋勇向前,整支队伍又开始重新调整,继续向戎族奋进。

硕大的戎族军团顿时不断向诸侯的阵中压缩聚拢。

而此时在城墙之上的天子依旧欢笑作乐,伸手搂着洛姬,用紫青的酒盏缓缓地将酒倒了下去,就如同一天细细长长的丝线不停在天空中旋转拉长,最后消失化为水滴。

忽然有个侍者在蓝烟耳旁说了几句,蓝烟顿时站直了身,径直走到天子面前说了几句。

顿时酒盏被受放开,华丽的纹饰在天空中未作任何停留,更没有划过弧线,只是直直地,直直地,撞开一个个空间,直至撞击在土地上,裂纹,破碎,归入自己原来的属地,被人遗忘。

“戎族竟敢如此放肆!”天子顿时放开洛姬,一边用拳头砸着城跺大怒。

连一边的家臣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不仅先前的怒意已经被撂在一旁,内心也不禁疑惑好奇起来。

“蓝烟!”天子喝道。

“末将在!”蓝烟此时一脸严肃,在天子面前跪道。

“立即领兵直取玉城!”此时没有人似乎没人能将他和刚才那个放荡作乐的天子联系在一起,其宛如一个战君将皇。

“审侯何在!?”此时他万分严肃地说道。

“奴才不力,未能找寻得到。”一边的侍者连忙拜倒在地上。

“废物!”天子怒道,一脚踢开侍臣。

“寡人亲自领兵前往洛阳!”说着他挥动龙袍,同时将那位家臣一起带走了。

古老的镐京顿时开始苏醒起来,硕大的古城开始慢慢地睁开眼睛。

而此时诸侯们形成三面的包围圈,白熊旗顿时扑入戎军西侧,朱雀旗瞬间也扎入东侧,就像两只野兽撕开皮肉,戎族的阵形顿时大乱。

戎王见此迎战不及,此时又被阮氏和阊阖以及许多熊钊的侍卫一起迎住,不得脱身。于是双斧乱舞,一下子破开几柄刀剑,砍到了数个战士,随后他双手举了举斧头,大声怒吼起来,随后奋力将肩窝的箭一斧砍断,血剧烈地涌动着,戎王继续嘶吼。而整个戎族军队也跟着他一起怒吼起来,大地又开始震动起来,万马沸腾。

嬴洛和阮氏此时看得清楚,连忙带骑兵直冲向戎王,而阮氏和阊阖也连忙举刀剑奋勇迎了上去。转眼之间,诸侯破开重重阻拦都冲到了戎王面前,但他们身边也只剩下了少量的亲随。

唐晨长剑一晃,直刺向戎王,却被他用大斧挡住。唐晨一惊,双手握紧剑柄再加施力,却与戎王的巨斧凹槽卡在了一起无法分开。随后戎王又将右臂一挥一下子挡开阮氏和阊阖的攻击,向西顿时击住了嬴洛的长刀,顿时两方皆用死力,于是更是相持不下。

这是阊阖赶在阮氏面前,将刀剑直刺向戎王腹部。

戎王大惊失色,双斧又被左右两方诸侯死死地缠住,一时间怒意冲上心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镐京的大门悠悠地被打开了,一大队衣装齐整、头戴金羽将士们驾着马匹跟随带头的将领们疾速地冲出了城门。然而待仔细看,为首的便是龙盔金甲的天子和玉冠紫甲的蓝烟,大约经过到了半里之处,大军顿时分成两队,分别向东北的洛阳和东南的玉城奔去。

大地上顿时泛起滚滚沙尘,站立着的依旧在战斗着,人的嘶吼,刀兵的相接,最后只有倒下的人才能静静地看着天空的平和与宁静,惶然和死亡显然是上天留给生者的馈赠。

《列王春秋》 第三章 南国 免费试读

南方的雨似乎没有停歇过,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墨绿色的天空中飘荡着的是特有的南方的萧声,悠扬地飘过湖畔,飘过柳岸,落在那一片看似宁和的城池之上,

城门口的标识似乎是新刻上再用朱砂抹过的,可是那泛滥着青苔的灰色城墙却诉说着自己岁月中的沧桑,一支支军队此时缓缓地走进城内,严谨而肃穆,他们的脸上似乎没有表情,黑色的衣甲上描画着一只白色的猛兽头像,那是姬周天子在南方的封臣阮家特有的标识。

此时一队队阮家的兵士们押解着一批披头散发身着破烂素衣的人,虽然他们之中有些许女流,可是那些士兵丝毫没有动她们的念头,因为这些人都有不一般的身份。阮家的二主,如今的代为掌权的家主亲自要的那些人。

带到城中之后,那些被抓的人又被挑出了几个人,由一批白羽将士带领着前往城主府。

天依旧是墨绿色的,那几个人中一个略显得矮小的人突然开始轻声地说话,当然带着一种异族的语调,随后在她旁边的一个人开始悄悄地应答。

“肃静!”白羽将士们听到声音,虽然听不懂,但是立即向发源处喝道。

只见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了,一开始说话的那个人轻轻地碰了碰身体的某个部位,似乎是想确保某样东西是否携带了。

天还是墨青色的,南方的水不管从天上下下来还是在地上流淌的都是十分地柔和的,细丝般微弱地在天空中闪动着,像是细小的柳絮般飘飞在众人的头顶或者是肩上。

远远的偌大的城主府,一声声柔和的乐音轻轻地在空气飘扬着,五音的融合十分的恰当,商音时而转化为徽音,弦声的震动和断纹的共鸣似乎是恰到好处。

烟轻轻着,散发着悠然的香气,仿佛是南方特有的茉莉和玉梨的花香。庭院内满是玉兰,花瓣洒落在地上就和雨滴一样。可是地上只是微微有些湿润罢了。人是许久时候才被带过来的,来的时候她已经只剩一个人了,而且还是被一些丫鬟和老妈子带去骂骂咧咧地冲洗了一番,再次着上了件素衣,三千青丝统统被扎在了脑后,露出了梨花般颜色的面容,只可是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却被别人搜索走了,因此她还差点伤了人。

琴声已然停止了,“来了?”一位素衣的冠者着了是白色有着兽纹洁净的锦靴,微笑站起身。

女子看了看他,或者是觉得自己护身的武器顿时消失了,一时间都低头不语。

“你父亲如何呐?”素衣者此时看了看她,又平静地坐下,开始摆弄他桌前的琴,他身边的小童子立马再次打开金色却装饰着白玉的香炉,蹑手蹑脚的点起一段古旧的龙涎香。微微地香气随着火光的熄灭和淡烟的飞扬缓缓地被释放,素冠者此时微微闭起双眼,修长的指尖和七弦琴的琴声一起柔舞,无一不带着江南的温婉。

女子虽然抗拒着,但是最后也渐渐地沉浸在所谓的琴音之中,不知不觉闭上了眼睛,加上先前的跋涉,她似乎有些困顿,天地随着乐府旋转起来。缓缓地,有人在她身后接住了她。

她刹那间惊醒,连忙睁开眼,却发现竟然是面前的那位素衣者。

她想要挣扎着却反而被对方用一只手紧紧地困住,就仿佛一只蜂在蛛网上越陷越深。

“放开!”她开始用对方能听懂的语言叫喊着。

只是刚出声,素衣者便松开了手,并立即让侍女们赐座。这让年轻的女孩却有些受宠若惊,可是她依旧十分警觉。

“你到底想干什么?”年轻的女子此时改变了面容,稚嫩的脸上现出超越了年龄的成熟。

“你是南越长歌伯的女儿吧。”素衣者依旧坐下,开始自己顾自己地弹琴。

“不是。”女子立即反驳道,“你到底把我们都抓来是想干什么?”

“你既然不是长歌伯的女儿,那也就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了。”素衣者开始弹自己最为熟练的《秋风叹》,一缕微风随着琴声飘过。

“阮城主不在,你也敢随便动越族的人?”女子黛眉顿时凑紧,冷冷地说道。

“我就是阮城主。”琴声不断。一叹秋风扫,花叶飘。

“你只是阮少弟,岂敢冒充城主。”女子虽然年少,可是好不罢休。

“吾兄不在,我便是城主。”琴声开始变得疾速,然而却没有让人感到压抑,二叹柳叶枯,荷也干。

“那你到底要拿我们如何?”

“不怎么样。”

“到底怎样?!”女子花容失色。

“只是管理一下混乱的越地。”三叹惊城艳,惹风烟,琴声曼曼何处索龙笺。

“阮城主曾命令百越划地自理,你怎敢违命!?”

“再说一遍,我就是城主。”琴声仿佛是在那里戛然停止的,只是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本来就有休止音,只见阮少弟扬起左手,轻轻地伸向少女的脸颊。

少女连忙摇头躲避,却只见阮少弟只是将她落下的发丝静静地撩在一旁,随后琴声再续。

“就算你敢擅自侵犯我越人也无所谓,想当年我大越独统此地,岂有你阮氏半点沾染,我大越并不怕你!”说着少女将头狠狠地撇向一边,故意不看阮少弟,脸颊泛着怒气。

“所以本城主需要诸位的帮助。”阮少弟微微一笑,抬头看了看她,“只是可惜你不是我要找的人。那么那些人也肯定不是我要找的人了。”于是他缓缓地弹完一整首曲子,然后传了侍者,悄悄地附言几句。

少女一开始还是坚持着不动也不说话,虽然没有枷锁和束缚可是她始终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但是时间一久她便开始好奇起来。

“你把他们怎么了?!”她回过头问道。

“杀了。”阮少弟又开始坐了下来,冥思起来,似乎在想要弹哪首曲子。

“什么!那么多越人,你竟然杀了。”

“嗯哼。”

“你怎敢如此。”

“有何不可呢?”

“王法何在?”

“那些都只是越人罢了,不崇尚什么王法的。”

“阮少弟!你怎么能如此残忍!”

“留着你的夸奖吧,还剩一个呢。”说着他无奈地伸出手唤来侍者,让别人将她送出去。

“你等着我死后来找你!”说着她将眼睛一闭,紧紧地咬住牙齿,此时稚嫩的她内心惶恐着,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临死,可是她又觉得阮少弟也不像是在骗他,既然众兄弟以及各族的掌事者都死了,那么自己何不一死了之。这般想着她的眼泪便缓缓地从眼角流淌出来。

“对了,还是把她先送去犒劳一下辛苦的将士们吧。”阮少弟此时冷冷地撇开女子,对着将士们说道。

“不!”女子一听到这些话,连忙联想到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自己如此年轻竟然要在死前还受到这般侮辱顿时惶恐起来,她立即睁开抗拒着退开那些来拿她的侍者,自己向屋内逃窜。

众人立马上去追她,可她较小灵巧回头又跑向阮少弟那边,本想抓住阮少弟作为人质,却没有想到被阮少弟反手抓住手臂,重重倒在了他的琴上。她顿时觉得腰背有些疼痛,又动弹不得,只能躺着闭着眼黛眉紧紧地蹙着,侍者们也不敢上前,阮少弟一挥手,他们便都退下了。

阮少弟看了看她痛苦摆动的身躯,顿时不顾她的挣扎双手抱起她,将其放在自己的腿上。青青的长丝顿时垂挂下来。

阮少弟缓缓地将脸凑到年轻的女子的面前,轻声地问道:“现在,怎么样?长歌青未。”

那个被叫做青未的女子仍然十分倔强地站起身,虽然背上一定泛红了,可是她依旧咬着牙说道:“阮少弟,你如此猖狂,有朝一日我定当覆灭逍遥城!”

“好的。但是如今你都自身难保了。”阮少弟一直坐在那里微笑着。

“就算死了,来世也要烧你城府!”青未仍然怒喊着。

“来人。”听到阮少弟又要叫人,她连忙要撞向室内的柱子,却被瞬间起身阮少弟一手拦在胸前。

虽然年少可是毕竟已是女子,胸前被阮少弟一挡顿时又羞又怒。却又被阮少弟一手抱住。

“放开!”她已经歇斯底里地喊道。

“放在房里,务必小心看守。”说着他又跟侍者耳语了几句。

城外一批大规模的军队正在不断的聚集,而军寨中挂的白虎旗正在静静的细雨中飘扬。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