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云卿尘墨玄冶的小说[医妃倾城]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清风饮露 2019-05-22 22:14:35

主角叫云卿尘墨玄冶的小说[医妃倾城]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医妃倾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医妃倾城 即可阅读全文

《医妃倾城》小说简介

我倒是觉得写的挺好的 不能因为一点的差错就如此不看好别人吧?。小说主人公是云卿尘墨玄冶的书名叫《医妃倾城》,本小说的作者是醉琉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太痛,一时间起不来,双手撑在了地上,“哎哟哟”了好半天,没有缓过神来。青凤听到声音,猛地回头看向云卿尘的方向,当看到那身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的女子,顶着一张受伤的脸庞,手举着棍子,站在她面前的时候,青。主角是云卿尘墨玄冶的小说叫《医妃倾城》,本小说的作者是醉琉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王爷,王妃带着您所有的家当去东宫赌钱了!”“哦!”王爷淡定的继续赏鸟。第二天,王妃把东宫太子爷的裤衩一起带回来了,王爷愤怒咆哮:“你不是去赌钱吗,这是什么玩意。”王妃摆了摆手,语气平静的说:“嗨,他输的就只剩下这条裤衩了。”他是“傻”王,嗜宠爱妻,她是盗医王妃,爱财如命,有时他们也有共同的爱好,虐渣、算计、装疯卖傻!

精彩章节试读:

云卿尘朝着云卿浣走去,幽凉的眸光含着一抹笑意,紧接着又道:“爹爹,你有所不知,近半个多月妹妹得知自己将要成为玄王妃,高兴的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导致犯了疯病,她总会时而幻想成是我,又时而幻想成是自己,而且,总是拿我的身份去太子府与太子见面,太子殿下近日是不是觉得云家小姐去你府上去的有些密集,几乎是一天两到三次。”

墨玄冶眉头蹙了起来,不动声色的垂眸看向跪在地面上的云卿浣,语气凉薄的轻吐:“给本宫解释清楚,谁才是云卿尘。”

“我是云卿尘,太子殿下,你我一起长大,你应该知道我身上有什么特征和习惯。”云卿浣一慌,赶忙抬头,望着那坐在马背上的英俊男子解释道,随后又回头,瞪看云卿尘道:“妹妹,昨夜你去了哪里,为何我们府中荷花池里有一具浮尸穿着你的衣服,害得我与爹娘都以为你死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伤心,你现在回来了就好,姐姐不怪你刚才说的傻话。”

呵……

装的还真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才是云卿尘?”云太师着急了,看到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儿,他简直头快炸了,原本以为老二死了,可是谁想到中途竟又多出个老大来,他这个做爹的竟还认不出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二,说出去不得被人笑死:“夫人。”

苗苏凝抬头,见云太师望着自己,立刻站起身,朝着云卿尘走去,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握住了云卿尘的手:“浣儿,你没事就太好了,你昨夜是不是偷偷溜出府了,下次不准再这样玩了,你爹和我还有你姐姐都担心死你了。”

苗苏凝的话,让众人以为云家二小姐昨夜偷偷溜出府,然后留自己的婢女假扮成自己,留在房中守院,后来婢子失足落水而死,云家看到身穿着与云家二小姐一样的衣物时,便以为是二小姐死了。

妙,真妙!

可是苗苏凝想不到,她曾经在两姐妹年幼时,刻下的一个字,成为了她最有利的证据。

云卿尘也不急着推开她的手,回头看了看苗苏凝,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温声细语的呼唤了一声:“娘,我们两姐妹长相一模一样,身材高矮十分相似,你每日看到两个女儿的时候,是怎么认出她们来的。”

苗苏凝被她那样一问,神情微微怔了一下,她给云卿尘和云卿浣做的衣服一直是以紫跟粉分辨。

云卿尘穿紫衣,云卿浣穿粉衣。

但是,若是这样说的话,未免太武断了,因为两姐妹可以互换着穿。

苗苏凝眯了眯双眼,说:“你们都是娘生的,娘一眼就能认出你跟你姐姐来。”

“那娘,你还记不记得,你在两个女儿身上刻过什么字。”云卿尘说到这话时,微微抬眸看向了跪在地上的云卿浣,唇角勾起了一抹冷意。

这时,苗苏凝又急中生智的说:“自然是知道。”

“那娘可否告诉我,我是你的哪个女儿,你又在女儿的身上刻了什么字?”

“浣儿,你糊涂了吗,你身上刻的自然是浣字,你姐姐的是尘字。”

《医妃倾城》 第19章 她是厉鬼 免费试读

因为太痛,一时间起不来,双手撑在了地上,“哎哟哟”了好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青凤听到声音,猛地回头看向云卿尘的方向,当看到那身披着一件黑色披风的女子,顶着一张受伤的脸庞,手举着棍子,站在她面前的时候,青凤目光露出了一抹惊愕之色。

“大小姐!”

“很好,看来你眼睛没瞎!”云卿尘唇角扯开,一抹幽凉的笑容,自她的唇角慢慢的漾开。

话音落下的瞬间,不等青凤回过神来,云卿尘便再将挥落木棍,这一次,打在了青凤的小腹处。

青凤立刻惨痛的惊叫。

她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双腿连连后退,但是因为小腹太过痛了,青凤最后还是重重的跌坐在地上,双手死死的绞紧了小腹的衣物,五官拧成了一团。

“大……大小姐……你你怎么没死。”王嬷嬷这才回过神来,脸色苍白的瞪看云卿尘。

云卿尘拉过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右手握着木棍,左手拿起了桌面那一杯凉掉的茶水,抿了几口,发现茶水是馊的,便一口喷在王嬷嬷的脸庞,随手又将茶子弹了出去,目光冰冷的盯着王嬷嬷看:“王嬷嬷很希望本小姐死吗?”

“你……你……”对上云卿尘那如刀锋般犀利的双眼时,王嬷嬷竟被吓的说不出话来。

她就像从地狱回归的厉鬼,怎么看怎么渗人!

筱宁看到坐在眼前的云卿尘时,顾不得身上的痛,便快速的爬了起来,朝着云卿尘跪着走去:“大小姐,大小姐,真的是你吗?”

“筱宁,你先起来,地上凉。”云卿尘伸手握住了筱宁的手,将她从地面扶起。

筱宁擦了擦泪,缓缓起身,哭着说:“小姐,她们都说你死了,奴婢就知道,你不会死,奴婢……奴婢去给小姐热热饭菜。”

筱宁转身正要走,云卿尘却拉住了她的手,将木棍递到了筱宁的手上道:“她们方才如何打你的,你就如何还回去。”

“这这……”筱宁一脸惊讶的盯着云卿尘看,小姐以往不曾这样的,以前小姐总是忍让着这两个恶奴,总是为底下的人着想,也总说她们入府为奴也不容易,现在小姐是怎么回事,让她打回去。

对对,她忘了,刚才小姐就是用这根棍子把她们打趴在地上的。

“小姐……”

“小宁,以前你家小姐太蠢,总是体恤她们做下人不容易,但是,我却忘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家小姐我不想再被人欺负了,那样下人都不将我放在眼里,本小姐命令你们,打。”

云卿尘的声音令筱宁内心荡起了一抹说不出的兴奋。

小姐终于懂得变通了。

“是,小姐!”筱宁回身,脸上扯开了一抹阴阴的笑容,说:“青凤、王嬷嬷,小姐平日待你们二人不薄,你们却帮着二小姐欺负大小姐,实在是当诛。”

手中木棍狠狠的打落,就如同狗一般。

王嬷嬷跟青凤想还手,耐何手刚升出去,就被筱宁打回去,没一会儿,她们二人就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求饶:“大小姐,饶命啊,奴才再也不敢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