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杨飘兰[兰妃传]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编辑:柠檬乖乖 2019-05-15 23:55:25

主角叫杨飘兰[兰妃传]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兰妃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兰妃传 即可阅读全文

《兰妃传》小说简介

《兰妃传》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主角是杨飘兰的小说叫《兰妃传》,它的作者是忆紫嫣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时间飞逝着,转眼离进宫的日子就只有短短三天的时间了,从昨日开始,将军府的大门就已经要被那些官员给踏碎了。大臣们进言让皇上收回旨意,可是皇上坚决不肯,这些大臣也只能够是无奈的接受,从最开始的反对,到现在。经典小说《兰妃传》是忆紫嫣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杨飘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乾封王朝,新帝登基,手段毒辣,手握玄铁军队,让人闻风丧胆。 一道圣旨,一举封妃,无限荣耀,杨氏家族再一次的成为了风口浪尖的人物。 为保家族荣耀,为保自身性命,不得不步步为营

精彩章节试读:

日暮渐渐的降临,将军府的热闹也逐渐的收场了,今日大家心中的震惊都不小,自然是需要赶紧的回去商议着办法的。

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这是飘兰一直告诫着自己的宗旨,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让自己做好所有的准备,才能够行动。

她是府中的嫡出女儿,身上的重担不比任何一个男子的重担轻,她一直都谨慎小心的生活着,尽管的低调行事,终究上天是不让她逃脱命运的捉弄。

如今她只能够是认命,虽然心中有着很多的不甘,但肩上的重任告诉着她,家族的荣耀是需要她去保全的。

整理好了所有的一切,卿穗知道飘兰的心里苦闷,她一直都没有发泄出来,只是昨天的那一场舞,才让她的内心稍微的好受了一点儿,可是后来的圣旨,已经是让她彻夜都无法入睡了。

“小姐,要不然今日就不要进宫去了吧,让人告知皇太后娘娘,您身子不适,昨夜您可是一晚上都没睡的啊,别到时候累坏了身子。”一边心疼着飘兰,一边担忧的开口着。

飘兰微微的摇了摇头,起身朝着房间外走去,淡然的眺看着前面的路,似乎是能够看见自己今后的道路一般,是那样的崎岖,是那样的曲折,是那样的忐忑。

皇上下旨册封她为兰妃,这应该是所有的人都没有能够想到的,如今已经是传得整个王朝都知晓了,她如果在这个时候逃走,到时候连累的人不知道会有多少。可是要让她接受这命运的安排,到时候一旦入宫,那可就是步步为艰了,这宫中有着多少人想要她的性命,她不知道,可是她唯一明白的是,她已经成为了宫中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

卿穗见飘兰一直都没有说什么话语,虽然她的性子一直都是十分的沉静,可是那是在外人的眼中,如今仅仅只有两人的情况之下,她都是一个字都不说,这种情况只能够是证明着一点了,在飘兰的心里,还有着很多的事情,都没有想明白。

快到了府门口的时候,飘兰侧头看着搀扶着自己的卿穗,紧紧的皱着眉头:“今日进宫,不管是遇见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能够发泄自己的情绪,虽然圣旨已下,但这皇族金蝶还没有落成,终究是不能够算皇族的人,千万不要出现什么岔子。”

卿穗自然是明白些事情的,认真的看着飘兰:“小姐放心,奴婢知道应该要如何做的,不过奴婢希望小姐也能够明白一件事情,有些事情是不能够容忍的。”

飘兰知道,卿穗什么事情都不在意,唯一在意的事情就是不想看见自己吃亏,两人可以说从小就是相依为命。

将军府离皇城是最近的府邸,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已经到了。轿撵已经落下,飘兰缓慢的下来,侧头看着那巍峨的皇宫。

守卫在这寒风之中坚守着自己的重任,门前两座黄金狮子金光闪闪,刺瞎了不知道多少人的眼睛。

皇宫门前每一块砖上都雕刻着龙的形状,红木大门上有着丈许高的两个字:皇宫。

龙飞凤舞,铿锵有力,展示着属于皇宫的威严。那刺眼的狮子展示着皇宫的奢华。

进入这里的人,从最初的纯洁,变成了步步为营,从最初的善良,变成了心计毒辣,从最初的柔软,变成了铁石心肠。

卿穗见飘兰并没有任何的动静,疑惑的上前看着她:“小姐,时候已经不早了,是不是现在进去?”

飘兰低头,朝着皇宫走去。在大门守卫着的人,看见这容貌都已经是震惊了,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皇宫,这些守卫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她,但这例行的检查还是需要的。

守卫在卿穗的轻声咳嗽之下,已经是反应了过来。快速的检查着卿穗跟飘兰,在确定了没有任何的问题之后,才放行。

皇宫,很多女人所梦寐的地方,很多女人想要飞上枝头的地方,可是这对于飘兰来说,这里就如同是深渊一般,没有任何的好。

“卿穗,你看这皇宫之中多么的奢华,你是不是认为进入这里的人,都是幸福的,都是荣华的?”

卿穗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意思,叹息了一声:“小姐,人跟人之间是不一样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想进入这里的,就好比你,这里只是表面上的光鲜亮丽而已,其实当你真的进入这里的时候,你才明白这里的寂寥和孤单。”

飘兰牵动了一下唇角,并没有说任何的话语,毕竟在这里隔墙有耳,有些话是能够说的,有些话你即使要永远一辈子烂在肚子里面,都是不能够说出来的。

庭院阁楼,长廊断桥,景色靓丽,可终究只是一些假象,终究只是供人玩赏罢了,在这里的的景色,都只不过是昙花一现。

穿过龙御园,就已经是到了属于皇太后娘娘的宫殿了,这里的宫殿跟其他的地方相比,并没有那么的华丽,但是这里的奢侈也是能够看出来的。

今日飘兰的进宫已经是让宫中很多的主子都蠢蠢欲动了起来,她们心中在担忧着什么,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的,她的样貌跟才气,足以让很多的人都折服了。

停止了自己的脚步,抬眼看着守候在宫殿外的公公,淡然冷清的开口:“劳烦公公通传一下,杨氏飘兰来给皇太后娘娘请安。”

公公一脸的献媚:“兰妃娘娘请随奴才来,太后娘娘早就已经吩咐了,奴才一早就恭候在了这里。”

在公公交出兰妃的时候,飘兰的眉心轻微的皱了起来,她到现在还是有些反感这个称呼的。

颔首跟随在公公的身边,卿穗恭敬的搀扶着她,在进入了皇太后娘娘居住的寿延宫正殿之后,飘兰就更加的小心谨慎了起来,她非常的清楚,今日的入宫,一定是有着很多的人在观察着自己的。

规规矩矩的跪在了正殿的中央,俯身叩拜:“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万福金安,长乐未央。”

刚进入殿中的时候,飘兰就已经是闻见了轻微的香味,那种香气让她一时之间想不起来是什么味道了,但是她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对于香味,飘兰一直都是十分的敏感,用香料的人,那可是防不胜防,一个不小心就是会让自己的命都葬送在这上面的。

一个看上去不过四十岁的女子,此刻正红光满面,脂粉厚重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飘兰,一脸的满意,不住的点头:“快起来吧,太后姑母都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你了,现在是越发的长高了,越发的漂亮了,皇上也是有眼光,你可是我们杨氏家族的荣耀啊。”

这话语已经是足以证明了,昨日皇上那一道旨意,多半是太后娘娘的意思了,这就更加的让她不明白了起来,太后是从这里面经历过的人,她为何会直接要求皇上下达这样的旨意呢?

带着疑惑叩谢了太后娘娘:“谢太后娘娘恩典。”

在卿穗的搀扶之下,缓慢的起身,颔首的站立在原地,静静的等候着太后的下一步的意思,进入进宫的目的已经是达到了一半儿了,至于其他的,那也只能够是想办法了。

“飘兰啊,你过来,让哀家好好的看看你,这都已经是整整两年的时间没有相见了,哀家可是想你得紧啊。”

这话语之中有着多少的真,有着多少的假,飘兰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心情去分析了,不管是真,还是假,那都已经是不重要了,毕竟她们两人之间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想要杨氏家族平安无事。

飘兰听从着太后的话,缓步的上前来到了她的身边,低头看着她。虽然是涂抹了厚厚的胭脂,但是依旧是能够看见她脸颊上那一道伤痕,这可是当年她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而留下的。

这不由的是在提醒着飘兰,宫中的日子,真的太难,太难。

太后看见飘兰一个字都不说,心中也是对她有着疼惜的,自小亲娘就已经离世,独自一个人长大,还能够有这样的出息,这其中的心酸,即使飘兰不说,她也是明白的。

拉着飘兰的手,温柔的看着她:“飘兰啊,如今你也长大了,太后姑母有些话也是能够跟你说了,我们女人这一生,有着很多的东西都是不由自己的,像我们这种生在官宦之家的女子,就更加的不由人了。家族亲楣,都是我们的责任,姑母这样说,你能够明白吗?”

跟她猜测的一点儿都没有错,飘兰微微的点了点头:“飘兰明白,但是飘兰不解的是,为何非是我不可呢?杨氏家族不仅仅只是我一个女儿,虽然我是嫡出,但权势比我多的人,大有人在。”

太后知道飘兰的性子虽然是沉稳,但是有些事情她一直都是有着一股倔强的劲儿,如果不能够将心中的疑惑给弄清楚,她是不会就这样妥协的。

“飘兰,你虽然在杨氏家族之中,不是最有权势的,但是你的美貌,你的才智却是数一数二的,加上你的聪慧还有机智,宫中的位置才是最合适你的,不然即使你去其他的地方,终究是浪费。”

《兰妃传》 第七章 喜服怒火(一) 免费试读

时间飞逝着,转眼离进宫的日子就只有短短三天的时间了,从昨日开始,将军府的大门就已经要被那些官员给踏碎了。

大臣们进言让皇上收回旨意,可是皇上坚决不肯,这些大臣也只能够是无奈的接受,从最开始的反对,到现在的接受,自然是需要附和的,如今外界传言的都是飘兰的好话,所有的人都在说着将军府有多么好的福气,没有任何人看见了这其中所酝酿的一场阴谋。

看着那些官员脸颊上的献媚,还有那口口声声赞扬自己的话语,就感觉到一阵阵的恶心,前段时间还在不停的破尽脏水,如今倒是一个个都摇上了尾巴,虽然这是官场之中的习气,可是自己依旧是有些难以接受。

不想去理会这些人,自然是将所有的应酬都推给了杨兴宝,她一个人躲在了百花园之中偷懒,这样的日子已经是不多了,能够享受一天,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今日阳光明媚,这种暖洋洋的感觉不久之后就享受不到了,从小就喜欢阳光,喜欢这种被沐浴的感觉,似乎整个灵魂都能够得到渲染一般。

满室的红绸刺得飘兰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她不喜欢红色,这会让她想起鲜红的血液,她喜欢白色,那种洁白而又圣洁的感觉。

府中诸人已经是忙碌得不行了,不停的准备着各种东西,嫁妆,请柬,府中布置,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将一个时辰当成两个时辰来用,唯独只有她这个主角,清闲得没有任何的事情。

卿穗急急忙忙的进屋,抬眼看着飘兰站立在窗户旁微皱着眉头,赶紧的走过去,轻声的开口:“小姐,人已经带过来了,是不是现在就要见?”

飘兰从卿穗进入房间的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快速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不管她是不是喜欢这样的装饰,不管她是不是喜欢这样的荣耀,她都不能够被外人看出任何的情绪,朝着卿穗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软椅走去。

卿穗微微提高了声音:“梦衫,进来吧。”

随着卿穗嗓音的落下,一个看似只有十四三岁的女子走了进来,身材很是小巧,似乎是常年营养不良造成的,那瘦弱的样子,似乎是一阵微风都能够将她吹倒一般,让人看了就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身上的衣物都是府中下人穿的,不过衣物上有着很多污渍,这让飘兰不由的微皱眉头,她不明白卿穗是从什么地方将这女子给找来的,但是她能够看出来,这女子一定是受到过下人的欺辱,毕竟她那脸颊上还有着红红的五指印记。

“抬起头来给我看看。”飘兰淡然的嗓音响起,这让眼前的女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身子,但随即依旧是乖乖听话的将自己的脑袋给抬了起来。

那灵动的大眼眸,给飘兰一种勾魂的感觉,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似乎是能够说话一般,让人更加的怜惜她了。

肌肤微微的偏黑,但那五指印记在她的脸颊上依旧是清晰可见,看似随意的刮了她一眼,但是却将所有的一切都看进了眼中,躺在了软椅上,不紧不慢的开口:“脸颊上的伤是谁打的?”

梦衫闻言,一脸无所谓的笑了起来:“没有谁,是奴婢自己不小心做错了事情,挨打是应该的。”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飘兰能够从她的双眼之中看出一闪而过的仇恨,那种恨不得将人吃掉的眼神,那种恨不得立刻将人杀死的眼神,她是绝对不会看错的。不过她能够用这样的微笑来掩饰着自己的恨意,证明着她并不是一个傻子。

这让飘兰不由的挑眉:“既然如此的恨,为什么不直接动手还回去呢?忍辱负重有时候也不是最对的。”

这让飘兰有些疑惑,她既然如此的恨着欺辱她的人,按照她的聪明,应该是能够将对方给折磨一下的,可是她居然没有动手,让她不解。

梦衫有些震惊的看着飘兰,她一直都掩饰得很好,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看出她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眼前这个小姐是第一次见面,可却能够看出她的内心想法来。

不够随即她便已经明白了过来,将军府的小姐一直都是天下第一聪明的女子,能够看出来也是正常的,想明白了之后才缓缓的开口回答着飘兰:“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奴婢不会动手,不然就是让自己再一次的陷入万丈深渊,如今我只能够是极力的忍耐着,终究有一天,奴婢会将欺辱奴婢的人,都踩在脚下。”

这样的回答,让飘兰震惊了,一个小小的下人,能够明白这些道理可是不容易的事情,满意看着梦衫询问着:“想要留在我的身边伺候,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我不会养没有用的人,先告诉我,你会什么?”

梦衫想也没有想的抬头看着飘兰:“医术,算吗?”

有些骄傲的回答,有些狂妄的语气,不过飘兰很是喜欢。微笑的看着她,满意的点了点头:“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去将自己给整理干净,之后到我房间来,卿穗会告诉你,让你做什么的。”

梦衫猛然的跪在了地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随即直起身子看着飘兰:“是小姐将我带离那个不是人的地方,从今以后,不管是什么地方,只要是有小姐在的,奴婢都会跟随,万死不辞。”

飘兰并没有任何的震惊,只是淡然的点头,示意着她赶紧的去整理自己。梦衫见她没有说什么话语,起身走了出去,飘兰的眼神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直到梦衫的背影完全的消失在这百花园之中,她才逐渐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卿穗站立在一旁见飘兰已经是回神儿了过来,这才开口:“她是前两日府中买回来的丫头,本来奴婢是看中了另外一个的,但是当奴婢发现她的时候,毅然决然的将她带了过来见小姐,这丫头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心计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她的性子阴沉,随小姐进宫是最好的了。”

飘兰一副懒洋洋的表情抬眼看着卿穗:“话是没有错,不过她的性子可是不好掌握的,我近身的事情还是你来伺候,你让她去处理一些其他的事情就好。”

卿穗神秘的一笑,低头看着飘兰:“小姐就放心好了,这丫头自从进府之后,就一直被管家的儿子给欺辱着,小姐带她进宫,自然是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她是不会背叛小姐的。”

这倒是让飘兰没有想到,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难怪刚才她会那样说了,我还以为她是因为被人欺负的事情才说的那些话。不过即使是如此,我近身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她插手的好,等今后多看看她的表现,再来做定夺。”

卿穗明白,想要让飘兰相信一个人,那可是很困难的事情,如果不是从小跟随在她的身边,她也是不会完全的相信自己的。

并没有说什么话语,只是静静的站立在她的身边,刚安静下来没有一刻的时间,管家就急冲冲的跑了进来,恭敬的行礼起身:“小姐,宫中来人了,说是来给小姐裁制喜服的。”

飘兰眉头紧皱了起来,缓缓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看着管家:“喜服?皇上给我位份是兰妃,不是皇后,为何要裁制喜服?”

王朝千百年来的规矩,只有正宫皇后娘娘才能够裁制喜服,其他的所有妃嫔都只能够是由家中的嫁妆穿着粉红或者暗红的朝服。

管家一脸茫然的看着飘兰:“奴才也不知道,但是宫中的人已经来了,此刻正在大厅之中等候着小姐呢。”

飘兰并没有起身,低头冥想了一会儿:“去将这件事情告诉父亲,让父亲解决,我不会做喜服的,王朝千百年来的规矩,没有任何妃嫔是有资格做喜服的。”

管家也不管有任何的耽误,他可是知道飘兰的脾气的,刚才那冷冰冰的语气就已经是证明着她在生气了,赶紧的躬身:“是,奴才这就去。”

说完就转身跑了出去,见管家走远了之后,卿穗才躬身在飘兰的耳边,疑惑的开口:“小姐,这皇上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真的想要立你为皇后娘娘吗?”

飘兰轻轻的闭上了双眸轻哼道:“皇后?他是巴不得我成为宫中所有女人的敌人,好让我知道想要在宫中生存,就必须得有他的召幸,不然我就是会被人随意欺辱的人。喜服?我亏他想得出来,还真的想要让我杨家成为坟墓吗。”

她可不是傻子,皇上这样做的举动,就算是**都能够看出来,她是绝对不会穿上喜服进宫的,这件事情不管说什么她都是不会同意的了,这皇上还真以为她是一个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吗?前面的事情,不管是他下达的什么旨意,她都欣然的接受,就真的当她是没有脾气的人了?这皇上看来是真的要开始蹬鼻子上脸了,这种性格是她绝对不会忍受的,想要掌控着她的命运,想都不要想了。

飘兰心中早就已经是做好了决定,只要让杨家所有的人都平安无事了,她就会远离这里,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隐居山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