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主角叫言柒於尘冽的小说[情如鸩酒,噬骨入髓]免费阅读

编辑:雨晨的清风 2019-04-16 08:15:25

主角叫言柒於尘冽的小说[情如鸩酒,噬骨入髓]免费阅读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情如鸩酒,噬骨入髓 即可阅读全文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小说简介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来来回回看了三遍,就是看完了,还想看,三少的文笔好的不得了,想想丰富,情节一环扣一环,反正就是一本非常非常好看的小说。小说主人公是言柒於尘冽的小说是《情如鸩酒,噬骨入髓》,它的作者是临宵月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言柒!少拿书上那一套对朕说教,朕最讨厌的便是你这副苦口劝谏的模样!你是女人,不是朝廷上的大臣,更不是朕的皇太傅!”“我知道啊,我是皇上的皇后、皇上的贤内助。”所以,即便我死,萧溪琉也别想染指后宫半步。小说主人公是言柒於尘冽的书名叫《情如鸩酒,噬骨入髓》,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临宵月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不敢把怀孕的事情告诉於尘冽,因为她知道,於尘冽恨她,更不可能让她平安生下孩子。孩子,是母妃对不起你,没看清楚你爹是个怎么样残忍的人,你不来这个世上是对的,免去了看见人心的险恶和残忍。“太医快医治啊,如果她死了,太医院就陪葬。”刺骨冷冽的话暴躁的从薄唇吐出,於尘冽的手在发抖。言柒嘲讽的勾出丝弧度,於尘冽,你还是在乎我的命是不是?你也担心我死了,你的皇位就坐不稳了吧。我后悔了,我后悔把你推上皇位。是不是没有皇权,我们年少无猜的情谊还在?我好怀念以前。

精彩章节试读:

雨点噼里啪啦落在脸上,刺骨的冰冷。

鲜血染红地面,淋漓大雨混杂着血水,言俯上上下下七十八口人跪在刑场上。

一滩滩鲜血从邢台流下来,午门血流成河。

茯苓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不要……不要……娘娘,您救救他们,救救云姑姑……”

一颗人头血淋淋的飞到言柒脚边,云姑姑……

眼泪汹涌爆发。

记忆一幕幕快速闪过,那个从小呵护自己的乳娘,哭了会哄她,高兴了会逗她笑的人,死死定格在言柒面前。

狠狠闭上眼,言柒扯出一抹绝望。

“於尘冽,你没有心!”

“爹,是女儿对不起你,是我错了……”

“我不该不听您的话,非要扶持於尘冽登基,是我错了!”刑场上,撕心裂肺的哭声,言柒眼泪倏地滚落,浑身虚软瘫坐在地上。

“言柒,你争走溪琉的凤位又怎么样?一年前你怎么害得溪琉家破人亡,我便要你十倍偿还!”

冬天的风冷如刺刀,可再冷,也冷不过男人说出来的话。

“我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相信?你配?!”龙袍袖口沾满血迹,那是他还未出生的皇儿,於尘冽怒目圆睁,狠狠拧紧那方血迹,“刽子手呢?把言有良给朕斩了,朕要你们言家血债血偿!”

“不要……不要……”四肢被侍卫按着,言柒用力的摇着头,血水混着泪水流下,呼吸接近贫瘠,“於尘冽,你忘记那些年我父亲是怎样亲手扶持你的吗?”

“你所谓的扶持,就是把朕当做傀儡吗?”於尘冽双眼通红,内心早被萧溪琉孩子的掉落,气得理智全无,“一再直呼朕名讳,来人,给朕掌嘴八十板。”

邢台上,中年男人仿佛老了十岁,心疼的看着言柒被扇巴掌,嘴巴无声的说着什么。

雨下的很大,大得掩盖了所有的声音。

视线模糊,脸颊上**辣的疼。

言柒不顾身体的禁锢,一个劲的往前爬,想要爬到父亲旁边。

“爹,我错了!是我错了!”

当初您说於尘冽手段很辣,不是为君之选,是我不信!是我非逼着您和先皇扶持他上位!是我极力说服你们,定会看着他成为一代良君。

一切都是我太自信了!

“斩!”於尘冽一声落下,刽子手挥起砍刀。

血溅四地。

头颅滚到言柒脚边。

她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用力挣开侍卫,抱起那颗不会再哭不会再笑的头颅。

“爹!”

撕心裂肺。

於尘冽的心脏猛然一揪,十几年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知何时忽然变得争锋相对。微微皱了下眉头,於尘冽告诉自己,为了这样一个功于心计的女人,不值得!

如果不是她和她爹,萧溪琉早该是自己的皇后了。

要不是萧家力挺,他永远只能缩在言家的羽翼下,他欠萧家一个皇后之位。

午门的阴暗处,萧溪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言柒,这就是你跟我争的下场。”

旁边一个小宫女为她遮着伞,“萧姑娘,您的身子……”

“当真以为我怀孕了吗?走吧,我们回宫了,既然做戏,自然要做全套。”

《情如鸩酒,噬骨入髓》 第二章 免费试读

“言柒!少拿书上那一套对朕说教,朕最讨厌的便是你这副苦口劝谏的模样!你是女人,不是朝廷上的大臣,更不是朕的皇太傅!”

“我知道啊,我是皇上的皇后、皇上的贤内助。”

所以,即便我死,萧溪琉也别想染指后宫半步!

“你……”於尘冽气极!毫不留情的扇了言柒一巴掌。

头晕眼花……

肚子反应激烈,孩子,你是不是也在给母妃打抱不平?!

没关系,母妃不生你父皇的气。

你少闹腾一会,让母妃好受些,可不可以?

“皇上……皇后晕过去了!”一道宫女的惊呼声。

於尘冽冷冷看了一眼,恨不得她从此消失,可又想起先皇那道圣旨,气急败坏的说道:“叫个太医给她看看,留她一条命即可。”

“诺。”

“摆驾流云宫。”

流云宫正是萧溪琉的寝宫,萧溪琉没有封号,更不是嫔妃。

刚入夜。

一道急喘从胸肺涌起。

“皇后娘娘,您醒了?”

顺着担心的语气往上看,言柒看见了柳太医苍老关心的脸庞。

“娘娘,您身怀六甲,下官不敢擅自给您开药。”银针慢慢从言柒的额头上取回,“怀孕期间切忌情绪波动,这次您动了胎气,已经元气大伤,再有下次,下官不能保证胎儿保得住。”

老太医声音很惆怅。

言柒黯然的低下头,手掌覆上微隆的腹部,外表富丽堂皇的宫殿,内里却是空荡荡的凄凉,一件装饰物也没有。

“娘娘,快入寒冬了,即便不为了您自己,也该为了孩子,多添几件御寒衣物。”老太医抹掉眼角纵横的老泪,他从二十年前便跟着前丞相,如今,也是看着前丞相家日渐衰败,“真是苦了娘娘您了。”

言柒挤出笑容,“言柒不苦,谢谢柳叔叔替我保密怀孕这桩事。”

嘴角荡漾起幸福的笑,至少,她并不是一无所有,她有一个孩子。

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一寸一寸覆盖着花草树木,世间一切都裹上了一层银装。

天气更冷了。

寝殿的一扇窗户坏掉了,缕缕的寒风刺骨穿透进来,棉被已经没办法保暖了。

茯苓哭着鼻子冻红了双耳,“娘娘!他们欺负人!月利不给奴婢就算了!连火炭也不给!”

这不是很正常吗?

“乖,不哭。”言柒摸出丝帕轻轻的抹掉小丫头的眼泪,“当初就该让云姑姑带着你,好过跟着我在宫里吃苦。”

“娘娘,您就不气吗?!小皇子就不冷吗?!”

摸着肚子的手一僵,言柒努力扯了扯微笑。

“恩,不冷。”

手背上早已冷出冻疮,指关节也是惨白。

“茯苓,你要是夜里怕冷,就来跟我挤一床被窝吧。”言柒淡淡的说着,仿佛天崩地裂也能云淡风轻。

“真的可以吗?娘娘。”

“为什么不可以?今时不如往日了,我哪儿还有娘娘的样子。”言柒抚摸着肚子的手很有节奏,这几天她能感受到孩子给她的回应。

天气再寒冷,但心是暖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