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军事 > 正文

[梦缘幻镜:风情侠医]免费试读 主角叫洛云风璃情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蓝天白裙少女 2019-04-16 08:06:46

[梦缘幻镜:风情侠医]免费试读 主角叫洛云风璃情的小说免费试读

《梦缘幻镜:风情侠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梦缘幻镜:风情侠医 即可阅读全文

《梦缘幻镜:风情侠医》小说简介

一直都很喜欢打眼的书,情节文笔都很不错的,喜欢设定的主角人物性格,每本书都很棒。火爆新书《梦缘幻镜:风情侠医》是紫夢 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洛云风璃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衣少年衣袂飘然,墨发飞扬,唇角挂笑,执剑青崖。“洛云风!我是你哥!下手还这么重!”青色的衣裳已经破烂不堪,满脸的泥土,显得狼狈不堪,却没有真正的伤口。“老二,是你说不要手下留情的!弟弟自然要听哥哥的。甜宠新书《梦缘幻镜:风情侠医》由紫夢 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洛云风璃情,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一世,她是心慈仁厚的神医,他是心狠手辣的毒医。他们的相遇注定要斗得你死我活。那一世,她是冷漠无情的神医,他是淡漠世俗的毒医。他们相遇相知却逃不了残杀。这一世,她,璃情依旧是风华绝代的神医,而他,云风却不再是毒医,而是风流潇洒的少侠。他们相遇后会发生什么呢?两世都是悲惨的结局,在看透了红尘的这一世,他们能够携手相伴,在天地间任逍遥?一剑风云起,一剑断情缘,双剑武林乱,风叶雾雨情,一招平天下。

精彩章节试读:

璃蝶衣命阿紫将璃情带去百花园,留下了含。她用手指了指前方的小亭子,“去那里坐坐。”

“接近小情有什么目的?”璃蝶衣开门见山道。

“如你所见的,我现在是小姐的丫环。”含慢条斯理地说。花蝶谷中从来花蝶不断的,适时的微风拂过,带来阵阵芳香,七彩的蝴蝶环绕在她们的周围。

“你别以为讨好小情就可以重得谷主之位。”璃蝶衣白了她一眼。

含顿了顿,大笑道:“谷主之位,我已经不需要了。就算我需要,呆在小姐身边,我更加得不回,小姐更本不稀罕谷主之位。”

含见璃蝶衣一脸惊讶,又道:“你不觉得奇怪吗?被你弄得像七、八十岁的人,一下子又恢复了青春,其中的原委尚未弄清,就只顾担心你的谷主之位!”

“那你说谁治好你的伤的?”璃蝶衣的声音变软弱了,面对眼前的含,她还是有一丝害怕的。

“无可奉告!”含一伸手就将一只纯蓝的蝴蝶捏在手中,“小姐很喜欢这种蝴蝶,很稀有,很珍贵,谷主若无其它事,我便去伺候小姐了。”含邪邪一笑,转身离去。

含未兰,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恶毒的眼神落在远去的倩影上。

火红的枫叶随风飘落,枫树下,少年持剑挥舞着同一招,眉宇时而紧皱,时而舒展,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唉!怎么第五式的第四招怎么练都不对呢?少年收起剑,又翻阅剑谱……另一侧,比他小几岁的少年,似乎和他遇上了同样的难题,不过,他练的与前一个少年的招式不同……“哥,洛英九式好难哦!第六式第九招,我练了一个月了,爹说我形到神未到。”

“雨雾,我连第五式都没练成呢,洛英九式恐怕除了我们已故的爷爷再无一人能将九式都练成了。”洛天琪叹息道。洛雨雾将剑插入树中,跃上枝头,同样叹着气,爹也只能练到第八式……

“老大,老二,我也要练洛英九式。”听到这话,洛雨雾差点就从树上掉下来,能没大没小地叫他们老大,老二的只有他们最顽皮的老三,洛云风了。

“老三,你才三岁,怎么拿得动剑?就算能拿,若不小心弄伤了自己,我们会被爹揍的。”洛天琪抱起洛云风,说实话,洛家的每一个人都很宠洛云风,谁让他长得可爱呢。

“放心,老爹不会揍你们的。”洛云风邪魅一笑,迅速点了洛天琪的穴道,“老爹教我点穴之术,果然好使。”洛云风得意地夺过剑谱,阅读。洛雨雾躲在树上不下来,他才没有洛天琪那么傻呢,明知洛云风是个鬼精灵,还主动靠过去,不中招才怪。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洛云风将剑谱扔在地上,找了根细小的枝条,练起洛英九式……洛雨雾见他招招犀利,阴阳协调,刚柔并进……一招连一招,一式接一式,几乎没有一丝错误。洛雨雾惊讶地跳下树,解开洛天琪的穴道。“老三,是不是人啊!一个时辰便练成了四式。”洛雨雾搭着洛天琪的肩膀,惊叹道。

“爹时常夸老三聪颖,不无道理。雨雾,不过五年,你也不是老三的对手。”

“老三若能练成洛英九式,我们都会是他的手下败将的。大哥,我们不要再废话了,赶紧练吧,我可不想被爹说不如老三勤奋。”

枫叶在空中旋转,洛家三兄弟挥剑的身影淹没在枫叶中。“老三的天赋恐怕是东陵大陆之最了。有他影响他们,洛家的未来一片光明。”洛灵翔自言自语道。

一个月后,“老爹,老爹。”一个小小的身影冲入洛灵翔的怀中,“这第九式的第九招,残卷落花,云袭天际,怎么瞧也不像剑招啊!”

“什么?!老三,你刚才说你练到最后一招了?”洛灵翔吃惊地问。洛英九式,自己也只练成了八式,这小家伙竟然会练到第九式!

“老爹,别大惊小怪的,很简单的剑式啊!老爹,告诉我最后一招的剑诀意思。”洛云风抬起小脑袋说道。

简单?这小子说得轻巧,洛灵翔脸部抽搐了一下,说:“洛英九式没有最后一招。”

“什么?!”洛云风往后退了一步,“不可能!剑谱上写着,一定是你们都没有悟出最后一招。”洛云风朝洛灵翔吼道,“我会自己找答案的。”

洛云风前脚刚跑出去,洛天琪,洛雨雾就走过来,“爹,老三呢?”

“你们急着找老三干什么?”洛灵翔倚在红门上,目光停在远处的白点上。

“爹,你还不知道吧,老三已经练到最后一招了,我们要请教他。”洛雨雾说。“他一个小孩子懂什么?还不是按剑谱上依样画葫芦的。”洛灵翔平静地说,实则十分嫉妒洛云风,可他不能表现出来。

“爹,你有所不知,经老三提点,我已经开始练第六式了,而雨雾开始练第七式了。哎呀!爹,你到底知不知道老三去哪里了呀?”洛天琪的脸上已经抛出不耐烦之色了。

“不知道,那小子野的很,自己去找。”洛灵翔心中盘算着,我也可以去找老三呀,嘿嘿……

洛云风已经不敢在东院逗留了,洛天琪,洛雨雾和洛灵翔天天缠着他,要他提点。于是,他趁所有人不注意,跑到了一个破院落。

这下不怕他们找到我了,洛云风推开门,一位五十多岁的人坐在椅中,正盯着他。“老爷爷,我……”

“你是洛家老三?”老人咳了几下,洛云风忙上前为他拍背,无意中摸到他的脉象,这么紊乱的脉象,内伤很重啊!洛云风将真气输入老人体内,老人一惊,“少爷,你?”

“别说话,运气疗伤吧!明天我让华大夫开几贴药即可。”洛云风甜甜一笑,“老爷爷,你是洛家的什么人?”

“前任管家。只是与唐家一战受了伤,老爷让我静养。我姓夜,少爷可以叫我夜老。”夜老说。

“唐家很厉害吗?”洛云风觉得夜老的内力深厚,基本没有几个人可以匹敌的。

“唐老爷子很强,连老爷都不是他的对手。”夜老感叹道。

洛云风不再讲什么,跑到门外,望着天上的星空,残卷……落花…….残……他回想前面八式,每一式都有残缺,如果把它们结合……云袭天际……原来如此…….洛云风折了一根枝条,将八式的残招融合在一起,“云袭天际,洛英收尾!”尾字落音,空中出现一朵浮云,瞬间即逝。

“洛英九式!”夜老脱口而出,“洛家老三,将来一定会是个厉害的人物。”

夜幕将一切掩没,只留下点点星光……

《梦缘幻镜:风情侠医》 第十三章小霸王洛云风 免费试读

白衣少年衣袂飘然,墨发飞扬,唇角挂笑,执剑青崖。

“洛云风!我是你哥!下手还这么重!”青色的衣裳已经破烂不堪,满脸的泥土,显得狼狈不堪,却没有真正的伤口。

“老二,是你说不要手下留情的!弟弟自然要听哥哥的话啰!再说了,你身上根本就没有伤口。”洛云风朝洛雨雾翻了翻白眼,对于他的抱怨噗之以鼻。砰!将手中的剑扔在地上,唉!又是一把不顺手的剑!这都以及是坏了第几把剑了,洛云风蹙眉,又要被老爹念叨了。

自从七岁那年老爹给自己寻来一把上等好剑奖励自己学成了洛英九式,自己当时还是十分喜悦的,终于有一把好剑能够挥霍了,哪里知道不出三日上等好剑就被自己给弄断了。自己还记得被老爹揍了一顿,被念叨了一个月的败家子。

之后的情况亦是如此,弄得老爹都不给自己寻剑了。若不是今日老二非要自己与他比武,才不会再拿剑呢!

是没有伤口,老子受的全部都是内伤,身上淤青至少十处!洛雨雾啐了一口痰,见洛云风要离开,连忙喊住了他:“老三,等一下!既然与我比试过,因知道我在洛英九式第八式第五招那里遇到瓶颈了。”

“你没有胜过我,自己想办法去!”洛云风眨眨眼,露出了俏皮。若是认为洛云风是可爱的孩子,那么就大错特错了,洛云风就是他们的噩梦,活生生的小霸王皆恶魔。洛家上至爹娘下至仆人,就是家里的小黑狗都没有逃过被洛云风恶整的命运。

“天琪,你太过于优柔寡断了。只要有人将剑指着你,那人便要当他是敌人,与敌人对战,绝不能有所顾忌!”看了眼满身伤痕的洛天琪,洛灵翔语重心长道,“刚才明明有多次机会伤到我,却顾及我是你爹,便犹豫了,结果反而让自己受了伤。”

“多谢爹的教诲,孩儿明白了。”这一身的伤就是很好的教训,洛天琪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没有用,和爹对打也就百十招便输了。

突然,一道白影掠过,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老大真是没用,亏我还指点你那么多次,连老爹都赢不了!”洛云风瘪瘪嘴,抱怨洛天琪辜负了他的期望。

你以为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变态!洛雨雾,洛天琪以及洛灵翔心里吐槽。他们可不敢说出来,否则怕是今日就算他洛云风力竭也会和他们大打出手的。

“混小子,非要看老爹落败?”

洛云风装傻,笑呵呵地拽着洛灵翔的胳膊,说道:“哪能呢!老爹败给我一个人就够了!”

前语句让洛灵翔洋洋得意,可紧接着那句就让他七窍生烟了。屈指,很不客气地敲了洛云风的脑袋一下。

“呵呵,大哥,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瞧瞧大哥浑身的伤,却知道不过是皮外伤,哪像自己看似不严重,却需要休息至少七天。原来老三还真的一点情都不留!

洛天琪看着二弟虽然十分狼狈,活像从乞丐窝里出来的,可是没有一处剑伤的。“老三对你留情了?还是二弟武艺又精进了?”

“唉!看我这狼狈样就知道不会好到哪里去!再说了,老三是那种手下留情的人嘛!您老大受的是外伤,而我却是内伤,没见我比老三晚来的多嘛!”

洛灵翔刮刮洛云风挺翘的鼻梁,对着他们说道:“收拾收拾,我们回去了。”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们换衣的换衣,梳洗的梳洗,不准以现在的样子回去。

洛云风耸耸肩,脚上一提力,没有和他们打声招呼便先行离开了。

洛云风没有回洛家,而是去了一家销售丹药的店铺。

洛云风还未踏进店铺就见从里面出来的人一个个像是躲避瘟疫一样的避开他,眼睛里尽是恐惧。洛云风晃晃脑袋,害怕自己,那是别人的事情与自己无关。如此想着,大步跨进店铺。

洛云风不知道,在这漠北平原的燎颍城中,流传着一句“宁惹阎王,莫遇洛三少”的话。可见这洛云风在燎颍城百姓的眼中有多么“可恶”了吧!当然大家只是害怕他而不是讨厌恶他。

说是丹药店铺是因它主要卖丹药,也卖各类灵草。洛云风挑了两瓶疗伤类的丹药,几株灵草。“老板,算算价格!”

“哟,是三少啊!今日怎么光临在下的小店?”嘴里说着,手里也没有停。

洛云风轻哼着,没有接老板的话。

“一共三千五百两。”

“老板?您可有算对?”别以为自己年纪小,就什么都不知道!好歹自己家里是经商的,自己虽不喜爱,可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呵呵呵,在下经营二十多年,诚信还是有的。老三少若是付不起,在下可以给你打折。”

洛云风微微翘起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浮现。眼眸闪过一丝寒意,指着两瓶疗伤的丹药:“漠北平原的价格是统一规定的,它们一共一千两。冰寒花,七百三十两。另外五株草药也只值六百七十两。总共两千四百两。”

此时,老板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杀意。没想到一个小孩子居然知道的那么清楚。

洛云风将四千两的纸钱放在手边,邪肆道:“钱,本少爷多得是!就是不会给你这个无良的奸商!若是刚才你不是要多赚一千一百两,或许我还不会介意,要怪就怪你太贪心了!”

“哈哈哈!不愧是燎颍城的小霸王,有胆识!”

老板骤然换了气势,不再是一般商贩该有的。微弯的腰也瞬间挺直了,一股肆虐的杀意铺天盖地而来。双眸紧盯着洛云风手中的四千两,露出了贪婪的神色。原本只是想多诳一些银两,没想到他如此聪明。那么,只好抢了!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不是没有干过,自己身边不是有一位杀人犯嘛,嘿嘿……只要在他走出店铺前将他杀了,不会有人怀疑到自己的身上的。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