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夏禾祁子言的小说[夜半鬼生]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3-15 16:22:59

主角叫夏禾祁子言的小说[夜半鬼生]完结版免费阅读

《夜半鬼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夜半鬼生 即可阅读全文

《夜半鬼生》小说简介

五星好评,作者文笔深厚,有大家之风,剧情跌宕起伏,说实话,这本书和(驱鬼道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两本书。。《夜半鬼生》是作者沐阿飘创作的灵异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夜半鬼生》精彩章节节选:摇摇头赶去脑子里那些混乱的想法,夏禾长长的吐了口气。她抬手擦拭了下额头的冷汗,掀开被子下床穿鞋去倒水喝。‘咚’刚刚倒满水的杯子还没来得及递到嘴边,夏禾就听到了浴室传来咚的一声。她慢慢转头眼眸上瞟,墙上。《夜半鬼生》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灵异小说,作者是沐阿飘,主人公叫夏禾祁子言,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努力把你从小学到大学的同窗校友都回忆一遍,想想曾经有没有得罪过谁。如果有,尽快把她约出来吃饭、赔罪兼送礼,得到其原谅。否则她一旦出了意外,将会第一时间找到你,然后报复……

精彩章节试读:

“妈!”门从外边被杨惠用钥匙锁住,夏禾冲上前去已经来不及。

难过的后退几步,夏禾微微湿润的眼眸转向窗外。

杨惠从来都是这样,什么路都帮她铺好。自认为给了夏禾最好的,但其实全是无形的压力。

中午十二点半,杨惠做好了午餐。她解下围裙,走到夏禾的房间门口敲响她的房门。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小禾啊,准备吃饭。”她敲了两下之后掏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说话。

打开门,房间里空空如也。

“小禾!”急忙的冲到窗户前,杨惠推开窗户往楼下探,而楼下早已不见夏禾的身影。

夏禾走了,从二楼的窗户跳到了一楼的小花坛。带着被磕破的膝盖去到高铁站,买了最早的一班车去往了南市。

盛夏的风轻轻,若有若无的穿梭在邵冬市大街小巷。书苑路的街道两旁开满了栀子花,风掠过时偶尔带下几朵。

凋零在地上的栀子花,依旧美丽的让人移不开眼。杨惠追出了小区,在书苑路口止住脚步。她左右望望,最终掏出手机给夏禾的爸爸夏敬严发了条短信。

“噩耗终于还是来了。”她把这句话编辑了好几遍又删除。凝思片刻,杨惠最终关掉手机,失落的垂着头往小区里走。外人看来,她的背影萧条而又凄凉。

夏禾买了下午一点的高铁票,上车后找到位置坐下。车开动一个小时候后,她发现坐在她旁边的男人一直低头在看一本书。

坐在车上看书不晕吗?虽然这是高铁……带着疑惑,夏禾微微偏头打量着他。

男人的个头少说也在一米八以上;他有着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长着双湛黑的桃花眸,看上去很孩子气。鼻梁高挺,薄唇性感;侧脸看上去俊美异常。

薄唇轻轻上扬四十五度,他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文字,连最开始平淡的眉目也上扬起了色彩。

把视线从男人身上移开,夏禾看着他手里的书。

“桃花坞杀人事件?”在看了一段之后,她囔囔出这句话。

闻言,祁子言转过头看她:“你也看过这本书?”他的声音不似一般男人那种磁性的暗哑,而是温润,温润中似乎又带着点慵懒。

听到祁子言声音那瞬间,夏禾心里猛的咯噔了下,然后急速加快跳动的频率。

咯噔的原因是被祁子言发现她的凑近,二是这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仿佛在听……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夏禾只觉得很好听。

如果听声音会怀孕的话,那么她此刻已经怀上了……

还沉寂在祁子言的声音当中,夏禾脸染上绯红色。

而当他转过头那刻,夏禾的心跳得更快了。她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这男人真帅!可谓是她这二十年来在现实生活中、近距离碰到最帅的一个!

“呃……对啊!”用话语来遮掩住自己内心的小鹿乱撞。夏禾讪讪一笑,抬手在耳边轻轻扇着:“剧情真是太精彩了呢,每次看到这段我都忍不住激动。不好意思啊…”

有趣的看着夏禾,祁子言微眯起眼睛合上书,递到她面前:“我也看了好几遍了,你要继续看吗?”

“啊?不用,我就是闲得无聊瞥两眼。”放下手,夏禾身体往旁移与他拉开距离。

“好吧。”耸耸肩,祁子言继续翻开书看。

《夜半鬼生》 009:镜子 免费试读

摇摇头赶去脑子里那些混乱的想法,夏禾长长的吐了口气。她抬手擦拭了下额头的冷汗,掀开被子下床穿鞋去倒水喝。

‘咚’

刚刚倒满水的杯子还没来得及递到嘴边,夏禾就听到了浴室传来咚的一声。她慢慢转头眼眸上瞟,墙上挂着的时钟刚好指到午夜十二点。

‘咚’又是一声。

放下手中的杯子,夏禾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她后退到床头,伸手往后摸到手机开机。手机一开机,吕娇娇发来的十多条信息弹出屏幕。

直接忽略掉短信,夏禾拨通了她的电话。意外的是,电话铃只响了一秒就被吕娇娇给接了。

“喂?到了也不说回个短信,你是要急死我啊!?”电话那边的吕娇娇抢先开口说话。说完她打了个哈欠,“你现在在酒店住着了吗?”

夏禾咽了咽口水,警惕的盯着浴室方向。她开口,将声音拉到最低:“娇娇,我又做噩梦了……刚刚被吓醒后,我在现实听到了梦里那个声音。”

“什么意思?”吕娇娇没有会意夏禾话里的意思。她的哈欠被疑惑所代替,紧皱起眉,不过很快就想到了:“你是说,你梦里梦到的场景,在你醒来后,正在开始上映?”

“嗯。”沉重的嗯了一声。“我要怎么办?”

“你给我说说你梦到了什么,我帮你查查。”吕娇娇顺手打开床边的台灯,下床去书桌开始翻找书籍。

“估计等你查到之后我就死了…”

“也对。”吕娇娇止住动作,又回到了床上,灭了台灯:“还有好几个小时才天亮,你说你……唉!要不你去楼下沙发处坐坐好了,还有服务员陪你聊天。”

“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睡好了,几乎每天就睡那么一两小时就被吓醒。你是想我猝死吗?”

“……你之前在高铁上不是跟我说认识了个男人?他要是也是去南市的话,应该跟你住同一个酒店吧?”

“嗯,就住我对面房间。”

“那你要是觉得他这个人信得过,就去他房间里睡一晚。”怕夏禾说可是,吕娇娇急忙补充道:“别找各种理由和说词,危机当头,性命是最重要的。”

‘咚’吕娇娇话音刚落,浴室传来的声音更重了。似乎谭思思此刻就在镜子里面,用力敲打着镜子,要从里爬出来。

不再说话,夏禾挂断电话后紧握着手机。浴室传来咚咚的声音更加紧凑,每响一次她的心就咯噔一次。

走出房间的距离要路过浴室,夏禾很怕在途经浴室时,一只血淋淋的手会从镜子里伸出来。

‘吱…’头顶的灯光开始忽闪忽灭,夏禾知道离谭思思出现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她紧敛着呼吸,如同灌了铅的双腿开始往房间门口处迈。

“咚咚!咚咚!”伴随着重重的拍打声,夏禾一咬牙一闭眼就往门口处冲。她冲出房间,到了对面祁子言的房间门口,抬手用力拍打着他的门。

“这位小姐,你在做什么?”路过的服务员闻声快步朝这边走来,她还未走近夏禾,就开口阻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