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张十九文森特的小说[阴阳途]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清风饮露 2019-03-15 16:14:52

主角叫张十九文森特的小说[阴阳途]全本免费阅读

《阴阳途》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阴阳途 即可阅读全文

《阴阳途》小说简介

《阴阳途》能不能跟新多一点,一天一张不够看啊。火爆新书《阴阳途》是夜白歌长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张十九文森特,书中主要讲述了:只见那个白衣女人缓缓抬头来,露出一张委屈的小脸说道:“十九爷,火葬场那里催得紧。你们坐车去,太慢了。”张十九没有好气的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是火葬场地下室那几个老粽子跳出来,其他的丫头都能收拾。主角是张十九文森特的书名叫《阴阳途》,本小说的作者是夜白歌长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张十九。自从那年,民调局解散后,我就成了一只丧家之犬。我开了一家寿衣店,活人、死人的生意,我都做。

精彩章节试读:

霍夫人凝视躺在床上的霍亮,眼泪直往下掉,过了许久她对霍开说道:“阿开,我们只有这一个儿子。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我不能没有亮亮呀。有些东西,该放手了”

霍开叹了一口气,说道:“唉,这件事。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霍开的生意之路,之前说过那是一条充满血腥的资本积累之路。霍开对待生意上的对手从来不手软,近乎是不择手段、赶尽杀绝了。

就在两年前,有一个神秘人找他说,霍开的一个仇人没有死,就躲在沙海市里准备报复他。

接着那个神秘人又说,在沙海镇外300公里的风鳞镇上有一件东西,有了这件东西后,可以直接找到那个人。然后神秘人留下一张地图后,便离开了。

一开始,霍开自然不信,但是这两年以来霍家的生意日渐下降,霍开通过关系得知是有人暗中干扰,而且无论他动用多少人力与物力都没有查出此人的身份。

于是乎,霍开想起了神秘人的话。于是乎,他派出自己的儿子亲自带队,去风鳞镇寻找那件东西。

不得不说,霍亮这个人虽然生活作风糜烂,为人也继承自己父亲的狠毒,但是做起事来确实有点本事,虽然他是一个人活着回来,但是他也把东西带了回来。

果然,每个人存在于世上,都不可能是完美的,也不可能是一点优点也没有。

听了霍开的讲述,张十九淡淡问道:“那件东西,久竟是什么?”

霍开回答道:“一个牛皮笔记本。”说着他派人把那个笔记本取了过来,然后让所有人去客厅。

当笔记本摆在所有人面前时,袁稻与张十九的脸色大变。

当那个笔记本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所有人都有着不同的反应,以张十九与袁稻的反应最为激烈。他们在吃惊之余,的反应大相径庭。

袁稻的手不由地往前一探,眼里的一瞬间几乎被贪欲填满。张十九则是紧紧地、死死地盯着袁稻。张十九一双细长的眸子中,杀机毕露。

过了许久,张十九扭过头对着霍开郑重说道:“霍老板,这个笔记本上,千万别写什么东西。尤其是人名,千万随意的在上面记上。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它烧了。”

霍开看了一眼袁稻,期间霍开的手指又在摩挲折自己的戒指。另一边袁稻咽了咽唾沫说道:“这毕竟是小亮废了不少力气拿回来的,怎么能就这么烧了。”

霍开也是点了点头,他也不愿意自己儿子用命换来的东西,就这么烧了。但是一边的霍夫人却悄然退去,他知道每当自己做出这个动作时,那就是已经对那个人起了杀心。

“那个十九爷,我儿子该怎么办。只要能就救好我儿子,这个本子,我霍开不要也罢。”霍开看向张十九,眼里是一种考量的神色。但是他掩饰的很好,只是一瞬间就切换成了对儿子的担忧。

“我尽力。”张十九的嘴一勾说道。

……

晚上,张十九在霍家屋子散步,不得不说大户人家的装饰就是讲究,但是这份讲究之下埋葬着多少人的鲜血,就不为人知了。他刚刚有去看过霍亮的情况,他对霍亮此刻的身体的情况已经有些了解了,他对怎么把霍亮治好在心里已经有底数。但是,他不想这么快就把霍亮治好。

或者说,不用他出手,霍亮自然就会好。在霍亮的身上和房间,张十九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他觉得霍亮这个情况也许更好。

走着走着他发现一个熟人,或者说披着他熟人外衣的别人。

正是袁稻。

此刻二人身处于走廊之中,四周也没有其他人。张十九拦住了袁稻,他看着袁稻缓缓开口道:“我不知道你是谁。袁稻对我家有恩,如果他有什么事,我会让你连死得地方都没有。”

袁稻听见张十九这么说,一脸茫然的问道:“十九伢子,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张十九冷笑一声道:“别演戏了,袁稻袁爷爷根本就不会替死之术。你在霍家摆得明显就是替死阵,你是真当我看不出来吗?”

袁稻依旧是一脸茫然,见此张十九说道:“真正的袁稻,根本就不会认出那个东西是什么。”

这一次,换做袁稻沉默了。他抬起看着张十九徐徐:“姓张的,我劝你别管闲事。你一个丧家之犬,早就失去了和我们叫板的权利了。识相的,就赶快找个借口离开。不然你连袁稻都保不住。”

是呀,民调局已经不在了。他从以前的张玄勉,变为道上的十九爷;从那个刚入名民调局的懵懂少年,变为现在说一不二的张十九,这期间是经历了多少事。无论他得到了多少业内的敬佩与崇敬。无论是人、还是鬼,都知道有个十九爷。但这些,依旧没有改变他已是个丧家之犬的事实。

那些人、那些兄弟们,都不在了呀。而他却还活着,孤独的活着。

没了民调局他什么也不是、没有民调局也就没有今天的张十九。所以也无怪别人称他为丧家之犬了。

张十九眉头只是一挑,忽然开口道:“如果这样,是否可以理解为。这里死得这些人,都是你害死的。而且你又在用我的熟人,在威胁我?”

袁稻邪气一笑道:“你要是这样理解,我也没有什么异议。”他在心里一直认为,这个张十九之所以能取得如今这样的成就,无怪乎是借着之前在民调局的身份与背景。而现在,他无非是一个孤家寡人,他一个人怎么能和那样的一群存在争斗。

见袁稻如此,张十九只是笑笑,然后没有在说话。

在二人错开身子的一瞬间,袁稻只是听到张十九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没有人可以威胁民调局的人。一天是民调局的人,一辈子都是。”

袁稻只是戏谑一笑,他认为这不过是他作为丧家之犬,为自己所找回的面子罢了。

又是一夜,夜里依旧还是如往日一般,虽是鬼气森森,但是却风平浪静。

张十九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听着外面传来的声响。睡意渐生,这一睡犹如水滴坠地,在梦境与现实间,用力的敲响了一记清脆的“叮咚”。

他入梦了。

《阴阳途》 011孙大胖子 免费试读

只见那个白衣女人缓缓抬头来,露出一张委屈的小脸说道:“十九爷,火葬场那里催得紧。你们坐车去,太慢了。”

张十九没有好气的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不是火葬场地下室那几个老粽子跳出来,其他的丫头都能收拾。”

那个白衣女人有些底虚的看了张十九一样说道:“不是地下室一层的那几个。”

张十九松了一口气,没有好气说道:“那你紧张个屁,还拦车。”

“可是……是底下二层的那只吼,它出来了。”那个白衣女人小声说道。

这是林山见到过,张十九的脸第一次白了。

惨白惨白的

只见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说道:“老孙呀,你赶快走。离华国越远远好,别问为什么,快!”说完他又看着白衣女人说道:“赶紧的!要是那个祖宗不高兴闹事。整个沙海市,都要从地图上抹出去。”

白衣女人点了点头。

……

当张十九一群人坐着车赶到火葬场的时候,四周空无一人。张十九鼻尖一抖,看着远远敞开着的火葬场的大门说道:“霍亮,趁着那个东西没发现你们,你们赶快走。”说着他活动了一下脖子,推开车门。那个白衣女人远远的跟在张十九身后,不远不近,正好三米左右。

霍亮在车上看着张十九远去说道:“林山啊,你说这张十九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握着方向盘的林山,将嘴抿成一条线说道:“以前,和同事们吃饭,谈到过当初的民调局。当初在民调局,一共有三个最有能力的办事员。他们的代号分别是【炎刀】、【雷手】、【白玉扇】,其中【雷手】张玄勉也就是后来的十九爷。”

“【雷手】你的意思是说,张玄勉根本没有在咱们面前显露过真正的实力?在霍家,他入梦杀人,一掌直接灭掉一个鬼婴那还不是他真正的实力?”霍亮问道。

林山笑了笑,说道:“少爷,我当初可是进了民调局的复试。要不是老板有事安排,估计我也是民调局的一员了。当初我第一见他时,故意去碰他试探。结果当我的灵识触碰到十九爷的时候,就被弹了回来。”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现在才说。”霍亮瞪了他一眼,然后推开车门向张十九追了过去。

“十九爷,等等我。”

张十九看着追过来的霍亮,说道:“你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吗?我看你想让你们你们霍家断子绝孙吧。”

“十九爷,相信我。”

……

张十九被霍亮废了好多口舌说动了,带着霍亮向火葬场走了进去。

火葬场大门后面的就是一幢办公楼,霍亮瞅着这栋办公楼,咋看咋不对劲。终于他发现了,说道:“十九爷,这楼怎么坐南朝北建得呢。”

“因为它本来就不是给人住的。这个火葬场原本是民调局四科的实验地,后来民调局解散这里就被改作火葬场了。”张十九说完,推开了那栋办公楼的门。

“刚一开门,一股刺人的寒意就涌了过来。”在大堂的中央,三具穿着铁甲的干尸睁开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张十九。许久其中一具干尸说道:“那位……大人让你去……焚尸炉,找他。”

说着三具铁甲尸,向办公楼深处走去。

“能放出你们三个,看来那个家伙是真的醒了。”张十九心中所想并未表露出来,既然那只吼醒了过来没有直接伤人,而是选择在焚尸炉那里见自己,就说明这事有得谈。在民调局解散的这几年里,自己见过了太多了冷暖,、世态炎凉。早就知道以前那种硬刚的路子,在这个世界走不通了。

以前仗着有老局长和那些前辈给自己撑腰,可以肆无忌惮的去做、去闯。再到现在,自己孑然一身的苟活于世,张十九才明白,自己其实一点也没有长大。只不过是有人替自己负重前行罢了。

也就是这些为自己负重前行的人,在一场大战中,有人光荣殉职、有人不知所踪。但是张十九知道,自己之所以没有在那一场战役中选择与老局长等人,慷慨赴死的原因就是为了。

那没有他们的日子里,将民调局的牌子再在这个人间竖起来。

道火不息,薪火相传。

当张十九走进焚尸炉所在的焚尸间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孙胖子,老子不是叫你快滚吗?你怎么还给我跑到这里了。”张十九对着那个人吼道。

那个人闻声回头,看见张十九后,一个熊抱将他抱住。压着眼中的泪说道:“兄弟,我胖子回来了。这一次,谁敢再让你受气,咱们一起弄死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