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舒浅容祁的小说[冥夫无度]免费阅读

编辑:柚花离海 2019-02-11 21:39:01

主角叫舒浅容祁的小说[冥夫无度]免费阅读

《冥夫无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冥夫无度 即可阅读全文

《冥夫无度》小说简介

《冥夫无度》一本很用心,也很值得去看的书,肥龙用他的笔,描写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阴司有序,黄泉渡命一家深夜的书店一个等着你来品味的书。独家小说《冥夫无度》由许暖暖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舒浅容祁,内容主要讲述:我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邹行?今天才自杀的邹行,半夜来敲我的门?我吓出一身冷汗。“别恶作剧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颤抖,“你到底是谁?”门外又是一片沉默。接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完整版小说《冥夫无度》是许暖暖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舒浅容祁,内容主要讲述:因为八字命格,我莫名其妙地结了冥婚。那鬼夫俊美无双,却也霸道无耻,将我吃干抹净后,竟还对我说:“本公子活着的时候,多少女人想爬我的床,死后又有多少女鬼想爬我的棺材,难道你对我就没有一点心思?”我坚决抵

精彩章节试读:

手电的灯光下,我看见我手上沾着的,竟是猩红的血液!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焦急的声音。

“血!天花板在滴血!”

滴答。

这时,又一滴液体,滴在我脸上。

我终于忍不住,拿起手电筒,照向头顶。

这一照,我就后悔了。

因为我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悬挂在厕所的天花板上。

血肉模糊的脸,扭曲的身躯,掉落的眼珠。

是邹行!

我害怕得脊背发凉,同时也很震惊。

邹行不是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死了吗?为什么魂魄还没有去投胎?

“啊!”

我听见旁边隔间传来晓敏和罗晗的尖叫声。

显然,因为我手电的光线,她们也看到了邹行。

我手忙脚乱地打开厕所隔间的门,整个人直接摔了出去。

我立马撞上了同时摔出来的罗晗和晓敏。

我们三个人,疯了一般地朝着厕所外狂奔。

砰!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我犯贱地转过头,就看见邹行落到了地上,正朝着我们迅速地跑来。

她的骨头大部分都断了,身体扭曲得不成样子,但速度却快得惊人。

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就快追上我们了!

“咯咯……”

她支离破碎的身体里,传出来一阵诡异的声音。

仿佛笑声一般。

下一秒,她突然从地上跃起,直接朝我们扑来!

“啊!”

晓敏吓得腿一软,几乎要晕过去。

我和罗晗也来不及闪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身体,砸向我们!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本能地抬起双手抱住自己的头。

一秒,两秒,三秒。

三秒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震惊地从手臂里抬起头,就看见那个邹行,匍匐在我们面前,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我愣住了。

她为什么不攻击我们了?

“浅浅,你的手镯!”

罗晗的惊呼声响起,我赶紧低头,就看见我左手手腕上的手镯正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难道她是在怕这个手镯?

我根本来不及细想,赶紧拉起晓敏和罗晗朝着宿舍里冲去。

邹行没有再追上来。

回到宿舍后,我迅速地锁上门,把椅子全部堵在门口,才跌坐在床上。

宿舍里,安静的吓人。

晓敏突然哭了起来。

“邹、邹行她是不是要把我们杀了去陪她啊……”

“够了!别哭了!哭能顶个屁用啊!”罗晗心烦意乱,忍不住骂道。

晓敏不敢再说话,只能嘤嘤地哭。

罗晗看向我。

“浅浅,你这个玉镯是怎么回事?那个邹行好像很怕它?”

“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说能够辟邪。”我不敢告诉她们冥婚的事,只能够扯了个谎。

罗晗她们没有怀疑。

我瘫软在床上,紧紧地抓着手上的玉镯。

虽然那么讨厌容祁这个男鬼,但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的玉镯救了。

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想法,那个玉镯,突然又闪起红光。

“怎么,娘子,现在想起为夫的好了吗?”

一个轻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是容祁!

“不!才没有!”我想都没想,就朝着前方的空气吼道。

“浅浅?你在跟谁说话?”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见罗晗和晓敏,紧张兮兮地看着我。

“我……”

砰砰!

我正尴尬得不知该如何解释,就突然听见门外的敲击声。

我们三个人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起来。

我们哆哆嗦嗦地抱作一团,看着门外。

宿舍门在剧烈的撞击下,不断地摇晃着,但还算坚挺,没有被撞开。

门外的东西大约撞了十几次后,终于放弃了。

夜,回归平静。

后半夜,邹行没有再出现,但我们三个人依旧不敢放松,直到天亮。

天一亮,晓敏就提出,要调查邹行的死因。

晓敏的个性,算是外柔内刚。虽然昨晚被吓了个半死,但她还是决心要解决问题,从邹行的死因入手。

她和罗晗分头行动,一个留下来检查邹行的遗物,一个则去警察局打探消息。

而我,则决定去找容则。

毕竟他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唯一一个能见到鬼的,说不定他能有什么法子对付邹行。

我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找到容则时,他正在和一个女生吻得死去活来。

更有意思的是,这女的还不是昨天那个模特。

看见我突然出现,容则脸上满是尴尬,让那女生先走。

那女生狠狠剐了我一眼,就离开了。

“舒浅,你怎么来找我了?”

我懒得和容则废话,直接将邹行的事一股脑儿都说了,问:“学长,邹行不是已经知道自己死了吗,为什么她还不去转世投胎?”

容则的眉头皱作一团。

“邹行如今的行为,显然已经不是因为没意识到自己死亡才留在人间,而是因为有怨气。”

“怨气?”

“嗯,如果我猜得没错,她应该是被人杀害,所以才会怨气不散。”

我呆住。

邹行果然不是自杀的吗?

“那她的魂魄也该去找杀害她的凶手啊?我们和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缠着我们?”我又问。

容则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恐怕要查明白她的死因才行。”

果然,关键还是邹行的死因。

看我一脸担忧的样子,容则突然挑了挑眉。

“说起来,你怎么会来找我?你身边可是有一个比我厉害得多的角色在啊。”

我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那只男鬼容祁。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说,我倒想起来还有事要问他。

“容则学长,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你知道我冥婚了?”我眯起眼睛,想从容则脸上看出点什么。

容则却装作没听见我问题的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递给我。

“这个是朱砂,你们随身一些,再洒一些在门口,那女鬼应该就不敢来敲门了。”

虽知道容则是故意在转移话题,但这朱砂太诱人,我还是一手接下来。

“谢谢学长,不过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我不肯放弃。

容则无奈地一笑。

“舒浅,这些问题我没法回答你,到时候你总会知道的,你先搞定你室友的事吧。”

话落,他不给我继续追问的机会,挥挥手就麻利儿地走了。

我拿着朱砂在原地发呆。

直觉告诉我,容则的确是知道一些什么。

说起来,容祁姓容,容则也姓容,难道他俩有什么关系?

《冥夫无度》 第2章 半夜鬼敲门 免费试读

我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

邹行?

今天才自杀的邹行,半夜来敲我的门?

我吓出一身冷汗。

“别恶作剧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颤抖,“你到底是谁?”

门外又是一片沉默。

接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浅浅,你怎么了?是我啊,我让你记得帮我留门的,你忘了?”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邹行上个月交了男朋友,晚上经常晚归,全宿舍我最夜猫子,所以她常常叫我给她留门。

不仅如此,门外这个声音,听起来的确很像邹行。

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邹行明明已经死了!

我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办,门口的声音突然欣喜地响起。

“咦,浅浅,原来你没锁门啊,那我进来了。”

我宛若跌入冰窖,全身发冷。

今天我的确好像忘了锁门……

我还来不及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就听见门咔擦一声,开了。

窗外的月光洒进,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白衣,浑身是血,体型扭曲的女人,站在我们宿舍门外。

我真的是忍得好辛苦,才忍住没有惨叫出声。

真的是邹行!

邹行看起来和白天我看见的尸体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看见她的白裙底下没有脚,身体也在月光下有些朦胧。

她不是人。

是鬼。

邹行似乎没注意到我的惊恐,只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开始整理桌子。

一切都如同她以往回宿舍一般。

我僵在床上,颤抖不已。

邹行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转过头看向我。

她的脸血肉模糊,一颗眼珠从眼眶里掉出,挂在那儿,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可怖。

可她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模样,对我道:“浅浅,你干嘛一直看我?我的样子很奇怪吗?”

我差点脱口说“是”,但好歹是憋住了。

我默默地深呼吸好几口,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以前在鬼故事里看到过,有些人死了之后,魂魄意识不到自己死了,会继续自己日常的生活。

邹行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

可让我疑惑的是,邹行不是跳楼自杀吗?自杀的人,也会意识不到自己死了?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邹行又开口了。

“晓敏和罗总呢?她们怎么不在宿舍?”

我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脸,强作镇定道:“她们今天有事回家了。”

我记得鬼故事里说,这种意识不到自己死了的鬼魂,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会心性大变,做出疯狂的事来。

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哦。”邹行应了一声,就开始整理明天的书包。

我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虽然邹行的鬼魂暂时没有危险性,但她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我可不想和她独处一室。

“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浅浅?”

邹行的座位就在门口,我刚想开门出去,她就转过头问我。

那颗掉在外面的眼珠子晃啊晃,近看我还能看见她手臂上折出的骨头。

我强忍住恶心,答:“我、我出去打个电话。”

我快步就想出门,不想走的太急,不小心碰到了邹行的桌子。

她桌上有一个小镜子,被我撞到地上。

“浅浅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邹行抱怨了一句,低下身子去捡镜子。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伸手就想去抢。

“不要!”

我还是迟了一步。

邹行已经自己捡起了镜子。

她拾起镜子的刹那,镜子里,照出了她血肉模糊的脸。

下一秒,我看见邹行扭曲的身体僵住了。

我心里头咯哒一声。

完了。

我慌张地摸到门把手,赶紧想冲出去,可邹行突然霍的站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她的手很冷,我冻得一个哆嗦,想要挣脱,可她那张狰狞的脸,突然冲到我面前。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舒浅!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邹行疯了一般地朝我怒吼,随着她的咆哮,她的眼珠子晃悠个不停,终于掉到了地上。

我拼命地挣扎,一不小心,脚突然踩到了什么。

嘎吱一声。

我低下头,脑袋里轰的一声。

只见邹行那颗掉到地上眼珠子,被我踩了个稀巴烂。

看见自己的眼珠被我踩烂,邹行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

“舒浅!你竟然敢踩烂我的眼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邹行的脸更加扭曲,狂嚎一声,两只手迅速地掐住我的脖子。

变成鬼魂的邹行,力气大的吓人,我被她掐得脸色发白,死命地挣扎,可依旧挣脱不开她。

邹行死死盯着我,空空的眼眶宛若血洞,另一个剩下的眼珠一片猩红。

我被掐得眼前发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谁来救救我……

仿佛是听见了我心里的呼喊,就在我要晕过去的刹那,一阵清冷的风,突然吹拂过我身后。

下一秒,我面前的邹行,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掐着我的手也松开了。

抓住这个机会,我赶紧挣脱她,刚想夺门而出,可肩上突然一冷。

我一哆嗦,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就往后一倒,整个人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之中。

“娘子,为夫来救你了。”一个清冷悦耳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呼吸一滞,唰的转过头。

我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他长发如墨,一身黑色暗纹长袍,高出我好多,我抬起头,看见他略显苍白的脸色,和英俊到让人屏住呼吸的五官。一双黑眸,宛若寒潭般深不见底,直直地注视着我,似乎要将我看穿。

我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宿舍里?

而且为什么……我竟然还觉得他有点眼熟?

我死死盯着那男人,努力地搜寻记忆,那男人却没有再继续看我,只是将目光落在我身前的邹行身上,黑眸一冷。

“滚。”

干净利落的一个字从他薄唇里吐出,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邹行突然怪叫一声,慌张地破门冲出宿舍。

顿时,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下我和那古装男子。

见我还盯着他,那男子微微低下眼帘,薄唇微扬,脸上冷峻的神色多了几分玩味。

“娘子,看了那么久,对你夫君的长相还满意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