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真命鬼夫]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七七席锦桓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夜的海 2019-07-23 18:41:23

[真命鬼夫]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夏七七席锦桓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真命鬼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真命鬼夫 即可阅读全文

《真命鬼夫》小说简介

《真命鬼夫》写的是真的好,作者文笔犀利,情节引人入胜,代入感跟强,非常棒的一本书!。小说主人公是夏七七席锦桓的小说是《真命鬼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久创作的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这幅样子,让我更加害怕。当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撒腿就往村子里面跑,所幸席锦桓并没有追过来。整整一天我都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生怕席锦桓回来找我问罪。认识他这么多天,我还是第一次对他产生这么强烈的惧怕。。火爆新书《真命鬼夫》由青久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七七席锦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大学毕业,我被猎头骗到外地差点***,绝望之际躲进一座破庙,为了活命我偷吃了祭品,从此被他缠上。外人眼中他是冥界不可一世的阴司,他霸道,凶残,不允许任何人对我有非分之想。就在我对他产生惧意的时候,一场诡异的冥婚让我发现原来一切都事出有因。原来我和他的相遇并不是偶然,地府选亲千年也只是他在等我而已。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他,指向了千年前那一段消失于史书的过往......

精彩章节试读:

“美人儿,吓坏了吧。”他的声音依旧带着些轻佻戏谑,似乎是在嘲笑我胆小。

-----------

眼下席锦桓的出现依旧让我心里没底,我知道这家伙也有点本事,但俗话说好虎架不住群狼,雾气中的鬼脸足有成百上千个,他还真不一定能敌得过。

禽兽鬼拍了拍我的背,继续说道:“我席锦桓的妻子竟然怕鬼,真是可笑。”

说罢,他径自起身,看也不看躺在旁边的“楚霸王”的尸体,慢悠悠的走到了戏台边上。

先前还嘈杂不安的河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那些夹杂在雾气中的鬼脸上也写满了恐惧。几秒钟之后,那些鬼影才好像如梦初醒一般,拼命想往河里钻。

“你们扰到我听戏不说,还吓到了我的妻子,打算就这样走了吗?”他的语气中夹着怒气,我还从没见他这么一本正经过。

那些鬼影一下子僵住了,甚至有好些已经半截身子进了水中,眼下只能保持着那个姿势,显得诡谲至极。

过了片刻,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雾气中传了出来:“小的不知道您在这里,也不知道这女子与您有关系,方才颇有冒犯……”

话还没说完,席锦桓就冷声打断了他:“闭嘴,我妻子受了惊吓,送你们进无间地狱也不为过。不过念在你们平素里也算规矩,就饶过你们这一回。平子湾为你们唱了千年的船戏,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日后你们若是再敢在这里为非作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滚吧!”

那些鬼影如获大赦,当下便钻进水里不见了。眨眼的功夫,先前还浓郁如云的雾气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不过眼下闹了这么一出,祭祀已经不可能在继续下去了,在我看来后面的地府选亲自然也就省了。

我正想回去好好的睡上一觉好好消化消化今天这些颠覆三观的事情,就听席锦桓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美人儿,回去准备准备,一会儿为夫就接你成亲。”

他的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戏谑,我正想回头问个究竟,却发现他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下了戏台,奶奶和秀婆赶紧凑了上来,奶奶上下看了看我,随后又摸了一下我的额头,这次问我:“闺女,你刚才在跟谁说话呢?”

秀婆倒是一眼不发,表情有些奇怪。她是观花婆,平日里多是跟鬼神之事打交代,再加上她有阴阳眼,所以刚刚她应该是看到了席锦桓。

至于奶奶她是看不见鬼物的,若是照实说,只怕老人家又会吓得够呛。当下她缠着我一直问,我只能说是刚才被吓坏了在自言自语,这才糊弄了过去。

回去的时候,村子里黑漆漆的,家家户户都家门紧闭,想必刚才的事把他们吓得不轻。想来也是,我现在还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呢,就好像有人在我身后盯着我一样。

回到家,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躺在了床上。还没缓过劲儿来,就听外面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就见一个女人站在我的床边,不由分说就将我拉了起来。

我想挣脱,却发现她的力气大的吓人。

混乱中,我忽然发现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就像我先前那样趴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接着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我看清了床上那人的样子,嗯?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那不就是我吗?!

《真命鬼夫》 第十二章凶残的席锦桓 免费试读

他这幅样子,让我更加害怕。当下我也顾不上那么多,撒腿就往村子里面跑,所幸席锦桓并没有追过来。

整整一天我都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生怕席锦桓回来找我问罪。认识他这么多天,我还是第一次对他产生这么强烈的惧怕。

晚饭时候,奶奶带来了一个劲爆的消息,沈辣死了。

沈辣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就挂在他家的猪圈房梁上,肚子被破开,肠子肚子流的满地都是。

听奶奶说,最让她感到恐怖的是沈辣的脸,不是痛苦,而是一副极度害怕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什么骇人的东西。

警察也到现场去了,不过却没有发现任何外力的痕迹,最后只能不了了之了。

当然,我心里清楚事情的真相,这一切都是席锦桓干的,就因为沈辣对我图谋不轨。至于沈辣的尸体是怎么回来的,为什么挂在猪圈里,我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沈辣的死,除了村长两口子之外倒是没人难过。毕竟那家伙在村子里算是犯了众怒,死了就当除了一害。

当天夜里,席锦桓又来了,他的表情依旧愤怒难平。我不敢问他什么,生怕触到了他的霉头,自己也会落得个沈辣的下场。

席锦桓也对我不理不睬的,两个人就这么僵持到后半夜。我忽然感觉到身旁有了动静,瞧瞧抬头一看,就见席锦桓正往外面走去。

确定他已经走了,我顿时如释重负,疲惫如潮水般涌来,不多时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我再醒来时,就听外头有些吵闹。出门一看,一个蓬头垢面,衣不蔽体的女人在外面大喊大叫,像个疯子一样。

仔细再一瞧,那疯子竟然是王媒婆!这女人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张罗着替人说媒吗?怎么会突然疯了呢?

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再一想,昨天后半夜的时候席锦桓忽然出去了,莫非王媒婆发疯也跟他有关?

既然能弄死沈辣,想必抓两个小鬼吓疯乱点鸳鸯谱的王媒婆也是动动手指的事罢了。这样一想,我的后背不禁又有些发凉。

接下来的几天席锦桓都没来找过我,我也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安稳日子,这天一大早,家里又来人了,不过这一回来的不是外人,而是我三叔。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