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那是爱的假象]免费试读 主角叫苏媚林喆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若雪樱花草 2019-07-13 22:01:37

[那是爱的假象]免费试读 主角叫苏媚林喆的小说免费试读

《那是爱的假象》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那是爱的假象 即可阅读全文

《那是爱的假象》小说简介

《那是爱的假象》好看,作者的风格独特,后期文笔与剧情都很好,当然前期也不错,各位书友可以看一下。。小说主人公是苏媚林喆的小说叫《那是爱的假象》,本小说的作者是阴女创作的悬疑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下班后,我遵守约定,直接到了黄婆婆的小卖部。这个看起来寻常的小卖部,今天在昏黄的天色下,再加上神秘的黄婆婆,显得有些诡异起来。我以前也在这小卖部坐着和黄婆婆聊过天,但那时根本就没有发现这小卖部的货柜后。主角叫苏媚林喆的小说叫《那是爱的假象》,是作者阴女所编写的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我的老朋友林喆为了保护我,被混混砍了十几刀,悲惨死去。而我,在经历老公悲惨折磨后,成为了阴女。生无法复仇,做鬼却可以!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没有听林喆的劝告,还是回到家中,没想到李强竟然叫了一个朋友过来吃饭。

那人诨名黑子,是以前李强手下的一个混混,在看清李强外强中干的本质后,就离开了李强,从建筑工地干起,现在竟然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工头,手下还有十几个民工给他干活。

黑子黑矮但是比较壮,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裂开嘴就是一嘴黄牙,叫了声:“嫂子好!”

我轻轻点了头,李强显得很高兴,道:“老婆,黑子今天来,是想把一个工地交给我照看,一个月能给我开一万多薪水!哈哈,到底是兄弟,发达了也不忘记我!”

我有些奇怪黑子不请自来,但如果真的是让李强去照看工地的话,倒也是真的给了李强一个正经工作的机会,这让我也觉得很好。

不过,黑子看着我的目光,真的很让人恶心。

我穿着这样的职业套裙坐在椅子上,黑子的目光却像是穿过了重重的阻碍,透到了我的裙底一般,充满着淫猥。

今天是李强亲自下的厨,李强和黑子两个人一杯一杯喝着酒,聊着曾经那些所谓打架斗殴收保护费的“光辉事迹”,又展望着美好的未来,非常开心。

而我根本跟他们不是一路人,与他们格格不入,只是吃着饭。

“强哥,像嫂子这样高学历还是老师的,都能被你娶到,你真是好福气啊!”

“这哪能跟你比,你这一两年下来包养过的大学生都不下二十个了吧?”

“哈哈,那些大学生一点味道都没,哪能跟嫂子这样风韵的比……”

他们两个似乎是有点醉了,黑子开始说着胡话,“嫂子可真的是尤物啊,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前凸后翘得……老子真想上去摸一把……要是嫂子能够陪我一晚上,我死了都开心。”

听到黑子的话,我生气的站起身,可是我看到李强眼中也有怒气,但似乎并没有阻止黑子说这些的意思。

黑子似乎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呵呵!嫂子这屁股又大又翘,强哥你可幸福死了!哈哈哈!别说陪一天了,她肯让快活一下,我这辈子都肯定忘不掉!”

说着,他竟然凑到我的身边来,手就要往我的大腿摸过来。

我一把推开他,直勾勾的看着李强,“李强,你还是不是男人!”

我这话一出口,李强脸上一阵扭曲,却只是朝我怒斥道:“苏媚,你做什么?黑子是客人,他喝醉了说些胡话而已,你当什么真?”

我心中的失望和愤怒简直到了极点。但此时,脑袋却有点发晕起来,整个人有点站立不住。

晕晕乎乎时,我隐隐约约感觉到黑子那粗糙的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了,而李强则在旁边说着:“黑子,我说了吧,不下药的话,苏媚根本不可能跟你做!”

“强哥,你说哪的话,要是让嫂子感觉到我的雄风后,以后肯定送上门来给我干!”

我万万没想到竟然被自己的老公下药了,而下药的目的竟然是让别的男人干我!

我心中凄苦无比,当初林喆拼着命保护着的这具身体,不但被李强玷污过,又要被李强送给别人玷污!

林喆,对不起!

而林赫提醒过我别回家,我却根本没有信他!

终于,我晕了过去,但迷迷糊糊间,我还是能感觉有男人在抚摸我。

紧接着又觉得有座大山压在我身上一般,呼吸都有些难受起来。

等到那种压力稍微轻一点的时候,我感觉到一双手抓住了我的胸口,先是酥麻酥麻的抚摸,紧接着用力起来。

林喆当初也说我外表端庄,床上放荡。

我渴望被男人抚爱,甚至开始幻想那男人的模样,先是林喆,又是赵司睿,再然后是李强,最后我的意识终于想起来,这个人应该是黑子!

这可是我最讨厌接触的人啊!

可即便我知道是黑子,我得原始欲望竟然还是让我开始配合着那双手的粗暴而迎合。

感受到自己的异样,我有些控制不住的同时,内心深处又开始挣扎。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内心急切的想要反抗,可是身体却一点都不听话。

“要不先拍照吧?等她待会清醒点了,可能就不配合了!”这是李强的声音,“反正拍了照以后,黑子你只要给我钱,就能干她,不用着急!”

“强哥,我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发你妈个屁,老子说先拍照就拍照!”

李强毕竟是当过黑子大哥的人,眼前曾经的小弟当着他的面羞辱他的老婆,可能也激起了他一丝血性吧。

压着我的黑子终于还是下去了,紧接着我就感觉到有两双手在摆弄我,把我软弱无力的摆出各种姿势。或者是一个“大”字,或者躺在床上,双腿被高高提起……

“强哥,嫂子身材可真好,我真是摸都摸不腻,要不什么时候你把嫂子拉到工地去,让我的民工兄弟们也享享福,一个人收一千块,不对!收两千块!我们肯定发财了!”

“一次可以收两千块?”

听这语气,李强竟然还有些心动了。

“嫂子这姿色,这身份,这要在会所,起码也得五千一晚上!”

黑子的话越来越放开,而我万万没想到他们竟然可以这样无耻!

等到他们将我最后一个姿势摆完,我感觉我应该是跪在床上,臀部高高撅起,黑子大声说道:“强哥,我实在受不了嫂子这这样了,我要她!”

《那是爱的假象》 第7章 阴女 免费试读

下班后,我遵守约定,直接到了黄婆婆的小卖部。这个看起来寻常的小卖部,今天在昏黄的天色下,再加上神秘的黄婆婆,显得有些诡异起来。

我以前也在这小卖部坐着和黄婆婆聊过天,但那时根本就没有发现这小卖部的货柜后还有一道暗门。走入暗门后,有一个非常狭长黑暗的甬道。

“生人勿近,生人勿进,生人勿用!”

这诡异的声音令我更加害怕,我左右已经看不到黄婆婆的人,只有前面的一丝光明指引前进。

“黄婆婆?”

“别害怕,你还有后悔的机会!”黄婆婆的声音令我平静了一些,等到完全到得光明的那里,我看到一张红木门,而门上贴着各种黄符,上面用朱红色画着我看不懂的图案。

我也看过一些鬼片,知道这些符纸也许是镇邪所用。

“黄婆婆,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昏暗的灯光下,黄婆婆的脸在这种诡异的环境中却显得越发慈祥,她平静的道:“生人帮你复仇,只会带来灾厄,所以只能找死人了!”

我心猛地一颤,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

“婆婆,你是想找鬼帮我报仇?”我声音忍不住颤抖起来。

“我说过,你还有后悔的机会,如果入了这个门,你就必须要走下去了!”

我的脑子里在这一瞬间想过很多事情,从林喆遇害,到嫁给李强,还有赵司睿,黑子,最后是林赫那嘲讽的脸……

我本来就不想活下去了,为什么还要害怕鬼呢?大不了我自己也变成鬼,这样就可以去找林喆了。想到这里,虽然还是害怕,但我平静了许多。

“婆婆,我要进去!”

黄婆婆轻轻点头,那红木门呲呲着竟然自动打开了。而从门内传来一阵阵阴冷的风,在这种炎热的天气竟然让我忍不住打着冷颤。

门内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布置得温馨而雅致,还有一些花花草草,精美织绣,像极了女子的闺房。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大的房间内,有一个石制的池子,里面翻滚着红色的液体——血!

“我平时关了店门,就在这里插插花,织织绣。”黄婆婆微笑着道:“本来以为这辈子带着这身本事和秘密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还是可怜你这个娃!”

“你男朋友被砍死的那天,我就看着,后来你嫁给李强,我也看着……生生死死,离离别别,再多的不幸,在我眼中本就是寻常。但是那天,你偷偷代替李强来还保护费给我的时候,我对你这女娃就另眼相看了……”

黄婆婆絮絮叨叨的和我说着一些事情,有些我听得懂,有些我听不懂,但是我知道,这是这个神秘婆婆给我的一次机缘。

“就算你命运如此,但也不该如此悲惨!”黄婆婆笃定的说着,然后反身坐在了椅子上,非常严肃的看着我。

“苏媚,你可以愿意拜我为师?”

虽然我现在还没完全搞明白这是什么状况,但我知道也许黄婆婆是给了一条新的人生给我。

“我愿意!”

接着就是很简单的拜师仪式,我跪下来,朝着师父磕了三个头。

“我们这一脉的传承,是由九天玄女传承而下,但久而久之,也不叫玄女了,而叫阴女。当年黄帝与蚩尤大战,得九天玄女授法,唤百万阴兵,最终大胜。”

听师父说上古以来的事情,我一面好奇,一面是有些不敢相信的,难道眼前这个每次被李强收保护费都唯唯诺诺的婆婆,有这样通天彻地的本事么?

“所谓阴女,自然可沟通阴冥,招鬼为用。”师父顿了顿,然后又道:“不过师父也丑话说在前头,想要鬼办事,就得有所付出,或者钱财,或者祭品,或者血气。你别看师父我看起来老态龙钟,但你能猜到我的年纪么?”

“六十?”实际上师父看起来应该是八九十岁了,但她既然这样问我,我还是故意往低了说。

“四十!”

“啊?”我心中非常惊讶。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师父叹了口气,然后道:“时间又算什么呢?生命又算什么呢?人啊,总有些不得不完成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长得再好看也只是皮囊,反倒会招致灾厄。

我本来已经不想苟活了,这区区几十年的寿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偶尔我也会想想父母,自从嫁给李强后,他们就和我断绝了关系,将来我如果能够完成自己报仇的心愿,一定要好好奉养他们。

“好了,我现在教你一些简单的术吧。”

师父所说的简单的术,就真的是非常简单,也就是一些看气,画符的东西,但是我感觉我像是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一般,学的非常认真。

等到晚上十一二点,我才回到家。一开门,我就看到李强那充满怒气的脸,他大声的呵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学校有点事情,我加了班!”

但是我的说辞李强却根本不信,他大声的质问我是不是跟那天的野男人去苟合了,我也愤怒的反驳他,“你都把我送给你的兄弟干了,我在外面做什么关你什么事?”

我的话刺激了李强的自尊心,他暴怒着开始朝我动手,虽然我从师父黄婆婆那边学到了一些简单的术,但是这对于帮我抵抗李强暂时毫无用处。

我只能痛苦的被他毒打,这次,他扒光我的衣服,把我吊起来,用鞭子抽我。我白皙的皮肤上遍布着鞭痕。虽然羞耻,虽然委屈,但我再也没有那样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因为我看到李强的印堂,缠绕着黑气……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