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我的倾世鬼妻]免费试读 主角叫张昭柳雪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树瑶风 2019-07-10 10:30:32

[我的倾世鬼妻]免费试读 主角叫张昭柳雪的小说免费试读

《我的倾世鬼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的倾世鬼妻 即可阅读全文

《我的倾世鬼妻》小说简介

《我的倾世鬼妻》此书言语诙谐幽默,情节生动有趣,人物塑造十分接地气,深得广大网民喜爱。平凡小人物的登天之路,崎岖坎坷但却不甘于受人摆布的命运,天降系统辅助修炼,一路装逼无人能阻,实乃现代优秀网文之代表,五星不再多说!!!屎,总不能我一个人吃吧?!。精品小说《我的倾世鬼妻》是 天黑请闭眼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张昭柳雪,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一听,立马小鸡啄米般的点起了脑袋。林山海笑了笑,道,“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我愣了一下,随后道,“应该都记着。”听到我这话,林山海脸上露出一抹诧异。按理说我那个年纪发生的事情,换做其他孩子早。小说主人公是张昭柳雪的小说叫《我的倾世鬼妻》,它的作者是天黑请闭眼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张昭命数成谜,命格微弱,自带招鬼体质,小时候被一名先生用符纸遮掩气息,但其16岁离开村子后,符纸效果消失,各种鬼怪不停上门,关键时刻,先生带着一名实力强大,却失忆了的女鬼找到男主,让女鬼和男主签订冥婚

精彩章节试读:

“那我们现在回家?”

忽然多了一个妻子,我有些不适应。

更重要的这个所谓的妻子还不是个正常人,而是个漂亮的女鬼,不知道可不可以那个……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是鬼,怎么可以那个。

“你想什么呢?”柳雪莞尔一笑,弄得我心里面直痒痒。

“没,没什么。”

下课后,我带着柳雪就回家了,怎么说人鬼殊途。

平时自由散漫惯了的我此时也是百般的不适应,总觉得有人在监督自己一样。

“你放心,不到你危机时刻我是不会出来的,除非我自愿,而且我也是要修行的。”柳雪并非自愿与我缔结冥婚的。

只是自己欠缺一世的记忆,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危险。

要想继续修行,必须找到一个“阴人”,也就是像我这样命格非常薄弱的人物来缔结冥婚,才能互相保证对方的安全。

可谓是双赢。

“你为什么会丢失记忆呢?难倒鬼也能失忆?”我很好奇的问着,旁人看来他就像是自顾自地说话,精神病一样。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再一次修行中遇到一位道士,说命中注定我要忘了一世情,便用紫电将我击晕,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柳雪一直在寻找那位道士的行踪,但是一无所获,期间也遇到了很多的磨难,最终遇到了林山海,搭救了自己,也找到了我。

柳雪说的很轻松,自己就像是局外人一样,飘在我的后面。

“电视里面都说,你们鬼不是害怕太阳吗?”我好奇的回头,却没有看见柳雪,这么一会儿跑哪去了。

“那是对于修行的时间短的,末流之辈来说的,对于高贵的我根本不必这样,只要我想,我可以随时在任何的地方出没。”柳雪骄傲的说着,突然从半空中出现着实吓了我一跳。

“好吧,看来你很厉害。”我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烈日炎炎的夏季,柳雪确实能够自由的出没。

没想到自己所谓的妻子这么厉害,以后不就是自己的保镖了,想着就美滋滋。

“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保镖了?林叔叔是不是这么说的,叫你保护我的安危。”我得意的说着,眼看着就要到家了,不知怎么的,一想到那个电脑心中就不舒服。

“保镖?暂时算是吧,我有点事情,先走了,有危险记得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柳雪脸色凝重看着马路对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召唤着她一样。

人家是鬼,我当然拦不住,但是今天怎么说也是两人的结婚的日子,柳雪怎么说走就走呢。

我没办法,只好自己回家。

柳雪这么一走,心中竟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表叔今天没有出去,看到我回来,乐呵呵的嘘寒问暖,原来今天我的表姐回来了。

话说这个表姐,着实让我难堪。

萧梦琪,大学灵异社的社长,总是看不惯我,每次回来都要找我的麻烦,要不是表叔从中斡旋,我早就搬走了。

“呦,病秧子回来了。”萧梦琪不顾表叔哀怨的眼神,跟我说着。

我也不理会萧梦琪,反正你也是每个月回来一次,自己就不跟你计较,萧梦琪不在的日子,我才舒服呢。

“病秧子,我跟你说话呢!”萧梦琪堵住我上楼的路。

“恩,回来了,”我闪身躲过萧梦琪的围追堵截,直接上楼关上了门。

我关门的声音的很大,门装机墙壁的声音还在房间中回荡。

对于这个表姐我总是忍让,不光是她是女生。

还因为萧梦琪的身世,这也是家族里面不让说的秘密,目的就是害怕萧梦琪知道会有什么不测。

我叹息着,好男不跟女斗,直接坐到了电脑的前面。

黑色的屏幕就像是一个无尽的黑洞一样,像是要将我吞噬掉。

我打开开关,按下开机键。

但是却怎么也打不开,电脑就像是死机了一样,一点反应没有,无论我怎么切换电源的状态,电脑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走的时候还好的呢。”我自顾自的说着,这个电脑看起来还是好的,怎么这么多的问题。

想要叫表叔,但是想到萧梦琪就会跟上来,想想就算了,我索性拿出那本林山海给的古书,饶有兴致的翻开来。

应该是时间久了,古书上面被腐蚀的差不多了,自己一拿出古书,古书像是有着感染力一样,不断回应着我。

我能够感受到古书的召唤,我不断抚摸着古书,一段记忆浮现在我的眼前。

一个伟岸的男子,拿着一本书,下面是千军万马,直逼着那位伟岸的男子,那本古书的样子好像我手里的这本。

只见那个男子举起古书,高喊了一声:“万物俱灭!”古书瞬间就燃烧了起来,随后下面的千军万马赶紧上来。

但是已经完了,古书已经面目全非。

这时候,那个男子高喊着:“开!”只见男子的周围呈现出圆圈的形状的区域,像是买着炸药一样,瞬时间爆炸。

一时间千军万马灰飞烟灭,包括那名男子,天空中只回荡着男子爽朗的笑声。

我看着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感觉很悲哀,很伤心,想要跟着那个男子一起去了,但是自己就像是第三者一样,空气一样的存在,只能够安静的看着一切。

就像是说着自己的身世一样,我窃取了古书的回忆。

猛然惊醒,我看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了,自己竟然睡着了,这古书竟然有催眠的作用。

我将古书封存好,放在了自己的枕边,打算去洗洗脸接着睡觉,毕竟要早起去学校的。

走到洗手池的旁边,镜子中的影子着实吓了我一跳。

镜子里面的人根本不是我,是另外一个人的脸,恐怖的是,那人的眼睛黑呜呜的一片,脸色惨白,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摇摇头,镜子里面又恢复之前的样子了,看来是自己的幻觉了,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断定。

自己是真见鬼了。

《我的倾世鬼妻》 第006章 鬼妻 免费试读

我一听,立马小鸡啄米般的点起了脑袋。

林山海笑了笑,道,“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我愣了一下,随后道,“应该都记着。”

听到我这话,林山海脸上露出一抹诧异。

按理说我那个年纪发生的事情,换做其他孩子早忘的一干二净了。

事实上在见到林山海之前,我确实记不得多少小时候的事情了。

可刚才在天台上,听到林山海喝声的那一瞬间,小时候发生的那些事情,全都跟喷泉一样冒了出来,塞满了我的脑袋。

“那你应该记得,自己小时候体弱多病,急魇缠身的经历吧?”

“我记得。”

我点了点头,眼神感激的看了林山海一眼,跟着说道,“是林伯伯后来画了一张符,拌进水里给我喝了,我才恢复了正常。”

“而且,后面林伯伯还说,想要彻底解决我的问题,必须缔结冥婚……”

听到这些,林山海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居然还记得这么多,那我解释起来也容易了。”

“你不是想知道柳雪是谁吗?”

我点了点头,眼神迫切的看着他。

林山海微微一笑,道,“她就是我给你找的对象,帮你渡过两年后那场生死大劫的救星!”

“柳……柳雪就是我的鬼妻?”

听完林山海的话,我脸上的神情可谓万分精彩。

就在这时,我身后突然响起一道银铃般的笑声。

我回身一看,才发现刚才消失的柳雪,又出现在我眼前。

“你……你……”

我往后缩了一步,用手指着她,话都说不完整。

柳雪脸色一冷,玉手叉腰道,“怎么,长得那么丑的鬼你都敢去救,现在居然还怕我?”

“我……我没怕你。”

我老脸一红,去梗着脖子说了一句。

但我脑子灵光一现,急忙道,“原来你早知道天台上那个是鬼?”

柳雪点了点头,“当然知道,一个道行微弱的索命鬼,完全就是最低端的存在,我都不屑于动作灭她。”

“那……!”

我瞪着眼睛,不解道,“那你为什么不拦住我,你知不知道当时我的情况有多危险?”

柳雪冲我吐了吐舌头,娇哼道,“放心好了,有我在你死不了,更何况林大叔后面也到了,你怕什么?”

我愣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林山海急忙打圆场道,“好了,小昭,这丫头就是想试试你的为人怎样,并不是故意瞒着你。”

“以后你们是夫妻,很多时候都要互相扶持,彼此自然要信任对方,只有这样,你才有更大的机会渡过两年后的那个生死大劫!”

听到这个,我脸色一阵古怪。

古怪的原因,自然不是柳雪不漂亮。

相反,柳雪的颜值简直超出了我的预期,甚至电脑上那个穿着婚纱的女人,都不如柳雪长得好看。

我之所以觉得古怪,主要是我现在才16岁,就有了妻子了。

这件事说出去肯定能让别人笑掉大牙。

柳雪倒是没什么抗拒的神情,只是不满的哼了一声,扭开头不看我,活脱脱一个傲娇小丫头。

见到这一幕,我心里的古怪情绪不由得淡去了不少。

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在我心头涌现,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柳雪做这个娇憨的动作一样。

“对了,林伯伯。”

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便道,“那我现在还用回村子吗?”

听到这个,林山海就有些不开心,但还是说,“现在回去有用吗?我当时画的那张符纸,除了能清除你体内的寒气以外,还是一个封印,将你的命格和命数遮掩起来,不让那些鬼物盯上你。”

“可你倒好,提前两年出了村子,那封印自然就不管用了,我问你,这几天你是不是经常遇到古怪的事情?”

我一听,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原地。

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终于明白了其中原因。

林伯伯一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被他说中了,他叹了口气道,“罢了,看来这一切都是命,不过现在好了,小雪已经到了你身边,以她的本事,对付这些级别的鬼怪没什么压力。”

“我等下就会离开,以后你就得和小雪好好相处,莫要欺负她,明白了吗?”

“啊?林伯伯,你还要走吗?”

我脸上露出一抹不舍,忍不住拉住了林山海的衣袖。

林山海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我当然得走,不然你两年后的生死大劫,光靠你和小雪二人,可没办法安全度过,我还得去做一些其他的准备。”

话音一落,他又从包里摸出一本古朴的书籍,交到我手上道,“对了,这是我这些年四处游历时偶然得到的一本残书,上面的东西似乎和你有关。”

“你拿着看吧,能看懂多少是多少,希望对你有些帮助。”

“跟我有关?”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林山海所谓的与我有关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当我接过那本残书的时候,我的心里冒出一股很强烈的念头,总感觉书里有很致命的东西在吸引着我,迫不及待的想让我去看一样。

林山海看见我的神情,知道他的推测是对的,继而道,“这本书,其实是在小雪的墓地里发现的。”

听到这句话,我当即用古怪的眼神看了柳雪一眼。

柳雪耸了耸香肩,淡淡道,“别看我,我已经忘掉之前的事情了,并不知道这书是什么来历。”

林山海轻咳一声,解释道,“是这样的,当我和小雪商量好让她和你缔结冥婚的时候,我拿出那张写着你生辰八字的符纸。”

“然后这本残书就有了反应,仿佛被你的生辰八字吸引一眼,我这才推测它与你有关,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将书卷起来塞进衣袖里,对着林山海道,“我知道了,林伯伯,我一定会好好保管好这本书的。”

林山海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道,“那我先走了,刚才这件事我还得去警局走一趟,毕竟事情蹊跷,警察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之后应该不会过来,小雪会留在这边照顾你,知道了吗?”

我看了柳雪一眼,重重点了点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