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哀爱国孔爱玲的小说[诡宅惊局]最新章节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7-10 10:22:12

主角叫哀爱国孔爱玲的小说[诡宅惊局]最新章节

《诡宅惊局》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诡宅惊局 即可阅读全文

《诡宅惊局》小说简介

《诡宅惊局》挺不错的一本书,没有许多都市小说的老剧情,反而是一种新奇的书写风格,更加真切描述出主角的牛逼。悬念也多可谓是吊足胃口,我坐等更新。主人公叫哀爱国孔爱玲的小说是《诡宅惊局》,它的作者是单细胞所编写的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七个孩子站在一栋外表看起来像是一座坟墓一样的老房子面前犹豫不前,他们脸上既有好奇又夹杂着恐惧。这是一栋三层高颇有些欧洲风情的古堡式建筑,这样的房子在西方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在中国的这样的一片土地上,伫。主角是哀爱国孔爱玲的书名叫《诡宅惊局》,它的作者是单细胞创作的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七个孩子的冒险之旅,看似莽撞好奇的行为背后竟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次小孩子的嫉妒之心,却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几百年前的欧洲女巫留下的诅咒,如何影响远在重洋的他们的命运呢?

精彩章节试读:

6深夜访客

董锋贷款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刚刚装修妥当。此间他正躺在自己的房子里面做着春秋大梦呢。

董锋现在很满足,因为像他这个年龄段的人,能有一份稳定的而且收入可观的工作,就已经很不错了,就更别提买房子了。更何况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乡下孩子,在这座城城市想要有一个立足之地谈何容易,所以,董锋现在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还挺美好的。

一个礼拜之前,董锋才搬了进来,既然是装修房子,就得装的舒适一点,于是还请了专门的室内设计。原本他想简单的装一下,等到过几年自己结婚的时候在好好的装一回,不过最终还是想一次装修到位,他睡在自己的房子里面就是觉得踏实。

之前,董锋也自己租过房子住,房东是一个很挑剔的大叔,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整天得看着那个大叔的脸色过日子,那种随时都有可能被赶出去的生活,说实话董锋早就过腻了。

现在每当半夜醒来,一想到自己睡在自己的房子里面,一想到不用在担心第二天会被赶出去,他总是能嘴角含笑的满足的睡去。就算是做梦也尽是做一些春梦,此刻,他在梦中正香艳着呢,正当他即将陷入进去的时候,陡然之间,一阵“砰砰砰”的砸门声把他从梦中惊醒。

董锋正睡的香甜,陡然之间被这急速的敲门声惊醒之后,短瞬之间竟然完全的蒙掉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几秒钟之后才恍然,这才骂骂咧咧的起床。

本来嘛,那梦……,就这样的给毁了,董锋这一肚子的邪火,蹋着拖鞋一边骂着一边走到门前,正伸手准备开门的时候,一下子伸出去的手就停住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来,此刻已经是半夜时分了,谁会在半夜这么急的砸自家的门呢。

心中一下子就警觉起来,现在的坏人实在是太猖狂了,他不得不小心一点。站在门前愣了一会,转身回到卧室拿起了手机,出来的时候又顺道到厨房里面取了一把刀握在了身后。

这样,如果等会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就立刻报警,连门都不打开。董锋来到门前,门外的砸门声还在继续,这声音越来越急促,敲的有点让人心里发慌。

刚才的愤怒,此刻早就已经消失了,反而是一种恐惧正在慢慢的在董锋的心底滋生。董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虽然说在这深更半夜的突然之间有人在你家门外狠命的砸门,恐惧自然会有的,可是,此刻董锋觉得自己心中正在慢慢升腾出来的恐惧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觉的恐惧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可是,他就是感觉到了,这种感觉他一直半会的又无法用语言来细说。

董锋扒在门上,透过猫眼儿向外看去,可是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奇怪了,可是门外的敲门声还在持续的响着,这说明外面有人的,可是为何走廊的灯不亮呢?

外面楼梯和走廊的灯都是声控灯,晚上只要已有人走路,灯就会亮起来,可是,此刻,外面的灯是灭的。董锋知道声控灯是由音频放大器、选频电路、延时开启电路和可控硅电路组成。除此之外他对声控灯一无所知,所以也不知道声控灯的声音的采集范围是多少,也不晓得这样重的砸门声是不是也会让声控灯亮起来,不过按理声控灯还没有先进到能分辨的出是走路声还是砸门声吧!

那为什么砸门的声音这么的响亮,而门外的声控灯却一直都没有亮起来呢?董峰握着手里的手机,看来得直接叫警察了。这种情况不管是谁在外面,自己都不能轻易的开门,而且也不可能是熟人啊,如果是熟人为什么不打电话活着在外面喊自己的名字呢?

董锋拿出手机,可是按了两下却不见屏幕亮起来,这才醒悟,原来下班回来之前手机就已经没电了,可是,今天实在是有些困乏,本来想着睡前一定得给手机充电的,可是谁知到竟然忘记了。因为是刚搬进来,还没有空装固定电话,这下可好,就算想报警都没有办法了!

“该死!”董锋捶这自己的脑袋骂了一声,握了握那把水果刀,难不成要开门冲出去和那个人硬碰硬干一仗?董锋摇头,这招绝对不可以,谁知到外面的人是谁,干什么的,这样的举动岂不是太冒险了。真该死,早知道就安装一个可视对讲机就好了!

“怎么办!怎么办!”董锋在地上来回的踱着步,因为没有来得及装空调,所以晚上只能是开着窗户过夜,董锋看着打开的窗户,突然心中想着要不自己从窗户跳出去,但是转念就只能摇头,这里是九楼,不是在老家的平方!

难道只能等了吗,等到把邻居给吵醒了之后,邻居报警。看来也只能是这样了,想着,董锋抱着那把水果刀轻轻的又来到门前,再一次的透过猫眼向外看。

本来依旧是漆黑一片,可是突然之间有一团火光,接着就看到了一个人的光亮的大脑门。董锋心中一惊,这团亮光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因为这个人自己都觉得太黑了不成?

突然,董锋想起来一件事情来,今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物业的保安,保安告诉他声控灯坏掉了,因为没有备用的灯泡所以明天再换,让他晚上小心点!

董锋一锤脑门,自己刚才从梦中惊醒,这事早就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他妈的,吓死我了!”董锋在心底暗骂了一声,再看看,外面的那个人好像是用打火机之类的在照亮,董锋倚在门上,这说明外面的这是一个人,因为只有人才会照亮的,鬼魂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

这人究竟是干嘛的呀!

正在董锋疑惑之间,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有些沙哑的男人的声音:“开门啊,董锋,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我有话要跟你说……”顿了一下:“我是赵翼虎,你快看门!”

董锋一下子站直了,转身惊愕的看着房门发呆!

门外的砸门声还在响个不停,只是变的温柔了许多。不再是催命般的擂门声,而是变成了正常的敲门声,同时那个自称是赵翼虎的人还在不停的说着。

门内,董锋的身子都僵硬了,就像死人一样。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更希望自己这是在做梦,一个噩梦!

赵翼虎为什么回来到他的家门前。他新买的房子就连地址都没有告诉自己的爹妈,赵翼虎更加不可能知道这里了!

眼下的事实却是赵翼虎就站在门外,正在不断的敲着门。董锋的心突突的挑个不停,十二年前的事情倏然之间浮现眼前,那幢死气沉沉的三层古楼,诡秘的走廊,还有那两个一模一样的赵翼虎!这些被他好不容易才压制在心底的梦魇,此时节又都纷纷的冒出水面!

外面的人他真的是赵翼虎吗?他们两个人自从那件事情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而且董锋也是这几个人当中最先离开六里村的人,当年他死缠烂打的哀求父母送他到城里的寄宿学校上中学,为的就是赶紧来开那个该死的村子。

就因为这样,中学和高中的六年之内,他基本上没有放松过一分钟,因为他曾经想父母许下誓言,如果自己不能再学习上让他们满意,自己就立刻回到六里村去。因为当年的为了送他到市里的那所寄宿中学,几乎花光了他们家所有的积蓄。

即便是这样,董锋也是直到大学之后,才渐渐的把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从自己的噩梦中赶了出来。但是,没想到,此刻,董锋的出现就把那些离奇的事情有引了出来。

“董锋,我知道你就在里面,开门啊,快开门啊,我又是要和你说,很重要……”门外,赵翼虎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焦急,似乎是在哀求他。

董锋呼出了一口气,暂时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门外的这个人到底是谁?是真的赵翼虎吗?可是,赵翼虎深更半夜的怎么回来到自己家门前?对于一个十几年没有联系的人,这种事情好像不太正常。

更离奇的是,董锋没有告诉任何人在这里买房子的事情,父母,同事都没有告诉,可以说他认识的人当中应该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今天晚上会在这里,因为没有人知道他新家的地址,就连办公室登记的居住地址上,他的居住地址还是之前租房子的那里。

董锋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赵翼虎究竟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因为赵翼虎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他噩梦的代名词,所以不管是中学同学,大学同学,还是工作上的同事,这么多年来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赵翼虎这个名字,就连偶尔的回家或者是和父母通电话,如果不是父母提及赵翼虎,他也绝对不会主动提起,如若他的父母不小心说起,他也会尽量的把话题扯开。所以说,他的周围是断然不会有人知道赵翼虎这个名字的。

董锋就站在门前,手足无措。他有充分的理由质疑门外之人并非是赵翼虎,但是却也不可能是某个人假扮的!

门外似乎敲门上变得有气无力了,董锋猜想是不是那个人敲累了,准备离开了呢?

他又趴在了门上,又把眼睛凑近了猫眼儿向外看。那个还没有走,不过那团光好像并非是打火机发出来的,更好像是手机一类能发出光亮近距离照明的东西。

“从来不和别人接触的赵翼虎也会有手机,他用手机干嘛?”董锋心里嘀咕着,不由的想着看一看这个人的整张脸。就算过去十几年,但是大致的轮廓应该不能有太大的变化,即便是通过猫眼儿还能认得出来。

但是,那个人一直在专心的敲门,董锋也只能看到一个被光闪的有些发亮的脑门在晃来晃去的,根本就看不清楚整个人的长相。

这时,门外的那个人又说话了:“董锋,我知道你是不会随便给我开门的,但是我知道你就在门的另外一侧。我理解你,这深更半夜的换做是我,我也不会给你开门的,可是,我这么做是迫不得已,不然我怎么会在这大半夜的跑到你这里来找你呢。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就是赵翼虎,即便相信了你更加不会给我开门。”说道这里,赵翼虎的语气便的有些萎靡。

“可是,我们毕竟是一同长大的。因为十二年前的那件事情,你们都怕我,可是,我真的是我!我现在真的有急事,求求你看在我们一起玩儿到大的份上,开开门好吗,我不进去,也不会太长时间,就跟你一件事情,我的时间不多了……”

门里的董锋整个就好像是被一只团成一团的刺猬从脚面滚过似的,一把就抓住了门的把手。

这个人他不仅知道赵翼虎是和自已一个村子的,更加的说出来那件只有七个人知道的事情,莫非这个人真的是赵翼虎!

此时,门外的赵翼虎还在说话,但是,声音尽是悲凉。董锋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虽然当年的事情他也很害怕,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或者说他认定了那个走出来的赵翼虎就是多出来的哪一个假的,而真的赵翼虎早就和孔爱玲一起留在了古楼之中。而且,大人们说的那些古楼有恶鬼吃人的传说都是真的,孔爱玲还有那个真的赵翼虎之所以几个村子的村民把附近都翻遍了都找不着的原因就是他们两个已经被吃掉了,而不是警察给出的拐卖事件!

村民相信了,可是作为当事人的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因为就算解释的了孔爱玲真的是因为被众人落下了,所以胆小的她原路走回到了古楼的大厅,并且离开古楼,在回家的路上被人贩子拐走了,可是,眼睁睁的看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另外一个赵翼虎,这件事情又怎么解释!五个人,不可能全部都看错了!

《诡宅惊局》 第一章老宅探险 免费试读

七个孩子站在一栋外表看起来像是一座坟墓一样的老房子面前犹豫不前,他们脸上既有好奇又夹杂着恐惧。

这是一栋三层高颇有些欧洲风情的古堡式建筑,这样的房子在西方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在中国的这样的一片土地上,伫立着这样一座长得怪模怪样的老楼,的确是够扎眼的。

如果这样的一栋房子是建造在一个乡村的话,那么就不单单是扎眼这么简单了,如果这栋房子再有点什么不好的历史,那么,即便这原本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栋房子,就变得再也不简单了。

此时,这七个孩子面对的正是这样一座老房子,一座被当地人视为禁地的拥有百年历史的老楼了。

孩子们之所以一张张小脸上会露出这样惊惧的表情,那是因为他们从大人们口中听到的所有关于这栋三层古楼的故事,无一不是血腥残忍的,甚至他们小时候,只要是不听话,大人们就会说:小心点,再不乖我就把你送到老楼里喂鬼娃娃!再不然就是:别哭了,鬼娃娃来了!

鬼娃娃就是他们十二年的生命中唯一比自己老爹手里的扫帚把更恐怖的东西了,可是,他们谁也没有见过鬼娃娃张的是什么样子。或许,鬼娃娃就和此时孔爱玲手怀里抱着的金发碧眼的芭比娃娃差不多,要是这样的话,倒是一点都不恐怖,反而可爱的很呢。

而,这七个孩子的眼睛里面又露出一丝丝期待和异样的光彩,因为,这座古老的三层古楼除了恐怖的传说之外,还有一个极为诱人的宝藏传说!

说到宝藏,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他们无疑不对宝藏抱有贪念,谁都希望自己是那个对着山洞大声的叫着:芝麻开门,然后就能得到无数的金银财宝的那个幸运儿,从此就从**丝一跃成为了高富帅,即便没有高度和帅气,那也得沾点铜臭味儿!就算是一个糟老头,也想临死之前从一个老**丝儿直接晋升为老富豪。

宝藏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同样有着致命的诱惑力,即便面前的这是一座令周围的大人们都谈之色变的地方,可是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这点恐惧和宝藏的诱惑力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其实,所谓的宝藏对于这些什么都不懂的纯真的孩子们来说,并非和大人们眼中的宝藏是同样的东西。

对于这些孩子来说,面前的这栋看起来阴气森森的老房子里面可能存放着的财宝并非是什么金银器软,也不等于什么权利美女,只不过可能就是一些可爱的动物玩偶,一些美丽的芭比娃娃,一些坦克,飞机玩具枪之类的玩具,再不然就是游戏机或者是游戏卡带或是吃不完的美味零食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就是孩子们的宝藏。

这七个孩子五个男孩两个女孩,他们都是山下六里村的孩子。这群孩子年纪都在十二三岁,不仅仅是同村,也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所以经常就会走到一起。也是,孩子们吗,都喜欢成群结队,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即便是最无趣的游戏也可以让他们在不知不觉间消耗掉整整一个白天。

这群孩子其中带头的是一个个子最高,看起来是最有力气的一个男孩,他就是这七个孩子的“带头大哥”,他叫哀爱国,一个很生涩的姓氏。

在他身边,穿着一条花裤衩白背心的看起来精瘦的像是一只小猴子的孙国华,外号瘦猴,倒也不过分,尖嘴猴腮。孔爱玲一个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孩,手里抱着一个芭比娃娃,金发碧眼,一看就是那种三好学生的样子,但是却没有三好学生特有的那种趾高气昂的样子。

同样是女生,另外一个则截然不同,小小年纪就是一副刁钻相,她叫做高丽,是六里村村长的女儿,从小娇生惯养。

站在高丽身边的则是赵翼虎和赵国财兄弟俩,赵翼虎人如其名虎头虎脑的,看着就让人稀罕,赵国才则恰恰相反,五官清秀,即便是此时,唇红齿白,兄弟二人即便是现在也能知道,长大以后,定然是两个校草级别的帅哥。

而躲在众人后面的一个其貌不扬,不过两只眼睛似乎像是做贼一样的到处看来看去的孩子叫做董锋,他似乎在害怕,好像他已经看到了从古楼的那空洞的窗户里飘出来的阴魂一样。可是,他的眼睛却在闪烁着一种贪婪的目光,是这些孩子当中唯一的一个用这种贪婪的眼神看着古楼的。

门被推开了,这一扇老旧的木门好像已经好久都没有人推过了。此时,似乎是因为兴奋,竟然发出了一声好像是见笑的吱呀的声音。这声音吓了孩子们一跳,齐刷刷的全部的呆愣在当场,随即一股阴风打着旋就从门里吹了出来,唰的一下,七个孩子的身上立刻就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过了一会,见没有事情,原地呆愣的七个孩子立刻就相互的打趣,然后走了进去。孩子们似乎对恐惧的感受要比大人麻木很多,也许正是他们太过于单纯的缘故吧。所谓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我们这些大人,正是因为做了太多的亏心事,或者有太多的龌龊的想法,这才会有如此之多的恐惧。

但是,这座老楼在这里伫立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了,它的恐怖的传说也绝不是空穴来风。

“哈哈,这里好大啊!”孙国华干笑了两声。

“看看,这里鬼在哪里呀!”高丽也尖着嗓子嚷道。

这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孔爱玲说:“谁说没有了,我听我爸妈说,十几年前就有一个外地人好像住进这座老宅子里面了,但是后来人就没有了,都说是被这里面的鬼给吃了!”

“鬼吃人?你别吓唬人了,我怎么没有听我爸说过啊!我爸可是村长!这村子里面有什么事情还不都是我爸说了算,我就不信,有什么事情是我爸不知道而你爸就知道的!”说完高丽推了孔爱玲一把,一脸不屑的样子。

似乎在高丽的眼睛里,村长的这个职位代表的权利好像不仅仅只局限一个村子这么简单,也不知道她的这个村长女儿的自豪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高丽真的以她有一个村长老爹而自豪。可能,在她看来,一个村子里的人都得听村长一个人的话,似乎就已经完全可以满足她的虚荣心了。

“她没有说谎,我妈也跟我这么说的,让我远离这里,说是这里面有吃人的妖怪。”孙国华抢话道。

高丽冷哼一声:“既然有鬼你还进来干什么?怎么不出去啊!”

“我妈说有鬼,又不是我说的!”孙国华一瘪嘴,嘟囔道。

“要我说,这些话就是大人们吓唬我们的,根本就没有什么鬼,你们看看这里,鬼在哪里呀?”高丽掐着腰,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仰着头大声的喊了一嗓子:“鬼,你在哪里!”

高丽的话音还没有落下,哀爱国和赵国才就捂着嘴笑出来声,其余的人也哄笑不已。只有一个人抿着嘴,一言不发,这就是孔爱玲。

“笑什么笑!我告诉你们,这里是六里村,就算是有鬼的话,也得归我爸管,因为我爸是这六里村的村长!”高丽左手掐腰,右手画圆,指着周遭的的空气理直气壮的说道。

哀爱国冷笑道:“村长怎么了,村长就了不起啊,我告诉你,鬼才不怕村长呢!”

“就是,就是!你见到鬼长什么样子了吗?”赵国才接话道。

“我说它得听,它就得听!这里是我爸的地盘儿!”高丽一副要打架的姿势。

一边的董锋冷冷的说了一句:“泼妇!”

这边大吵大闹,可是有两个人好像和他们完全无关似的,一个是赵翼虎,他已经走到大厅的一侧墙壁立着的镜子前,镜子上面盖着白布,白布上面落满了灰尘,还有一些蜘蛛网状的东西。

而另一个人就孔爱玲,她双手抱胸,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睛看着前方,耳边是那五个人的吵闹声。这个两个孩子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又好像是单纯的被这里诡异的传说吓到了。

这个时候,外面碧空如洗的天空,竟然短瞬之间已经阴云密布,夏日里面火热的太阳早已经被浓云给遮盖住了。眼看着就要变天了,但是,古楼大厅里的七个孩子全然不知,外面已经发生了某些变化。

那个五个孩子还在争吵,却是把孔爱玲和大门隔了起来,否则此时候的孔爱玲一定会夺门而出。其实,他们是故意这么做的,因为既然一起进来了,那么也要一块离开,谁也不能先走。

赵翼虎傻傻地站在那面被白布盖着的镜子面前,竟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的举动,他们还在那里争吵不休,就好像是中了魔怔一样,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同伴似乎哪里不太正常。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