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柳絮影的小说[阴夫难缠]完结版阅读

编辑:南风入弦 2019-07-10 10:14:38

主角叫柳絮影的小说[阴夫难缠]完结版阅读

《阴夫难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阴夫难缠 即可阅读全文

《阴夫难缠》小说简介

《阴夫难缠》书写的真的很赞!作者文笔好,剧情不水,内容也挺精彩。还有一点是主角很聪明,思维敏捷,看的真爽。请支持!。主人公叫柳絮影的小说叫《阴夫难缠》,本小说的作者是杨乐乐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哪里!?我猛地从床上坐起,可能因为是起的太急的缘故,我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感侵袭了大脑,迫使我只能闭上眼睛才能缓解我的痛苦。这还是梦吗?我闭着眼睛一边缓解眩晕一边思考,却迟迟不敢睁开眼睛。我承认,我。主角叫柳絮影的小说叫《阴夫难缠》,本小说的作者是杨乐乐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活世间,浑浑噩噩,草木一秋,偏偏我却受尽磨练,不得安生,原来,所有种种皆是恶鬼作祟,他纠缠着我身体,夜夜笙歌,到后来,活人非人,恶鬼不恶,道尽世间人性丑恶......

精彩章节试读:

“你自己就是一个窝囊废,被老婆伙同外人给做掉了,居然还想着她,是个男人不?”

“我是为了孩子。想着忍忍就过去了,她看在孩子的份上会回心转意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小宝才五岁,刚懂事啊。”男子嘶吼着,想要流泪,但是,鬼使没有眼泪的,他只是痛苦的吼叫着,发泄着自己压抑了很久的感情和怒气。

“那你怎么不掐死他们?还是个男人么?”

“掐死他们?对,掐死他们。不,我很他们,恨那个男人,我要咬死他。活活的咬死他。”男人自言自语的说着,眼睛通红,面目狰狞。

我不由得往我靠着的怀里躲避着,挤得更紧了。

“睡吧,睡一觉。明天就结束了。”

随着他的话语,我沉沉睡去。连个梦都没做。

再一次醒过来,已经是上午九点了,我看看邻床,病友不在,被子倒是都抱回来了,我又看看晚上孩子蜷缩的角落,那里什么也没有。我刚要起床洗漱,有人敲门。

“请进。”随着我的搭话,辅导员领头,我的闺蜜兼室友都跟着过来了。

“小絮絮,你好可怜额,居然混到医院里来了。快过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了?”宿舍的老大,一贯不正经的大姐大周洁夸张的说着,就要过来摸我的脑袋。

我躲开她的摸头杀,还没有开始回应,辅导员轻轻咳嗽一声,问道:“昨晚怎么一回事儿?你怎么把病友给赶出去睡觉?”

“什么?我把她赶出去?谁说的?她人呢?”我顿时恼了,一连串的问道。

“人家已经在办出院手续了,有人过来呢接她。”

“便宜她了,明明是她一次又一次的骚扰我,居然还敢说是我赶她出去的,岂有此理。”我狠狠的说道。

“骚扰?怎么回事儿?难道和你同居的是个男的?”宿舍老三花痴林立马问道,眼睛里闪烁着八卦之火。

“胡说八道,怎么会?是一个女的。我是听这里值班的护士说的,她也只是猜测,病人可没有说什么。”辅导员站出来解释说。

“那也不行,我都够委屈了,你们不知道,那个人就是个疯子,接连两次趴到我身上,说有鬼。不过也古怪,昨夜这里连着坏了几盏灯,那个病人怕黑,才出去睡得,可不是我赶她出去的。对了,今天还要给护士说,报修。否则,晚上就要摸黑了。”

“没事儿的,我一会儿就去。”辅导员答应着。

“放心吧,这里有空闲的病床,我们过来陪护。不会让你害怕的。“古灵精怪的小辣椒说道。

“对,我们过来陪护。马上要做医生了,先做回病人,熟悉一下。”三个女人越说越没谱了。

大姐大居然还调戏辅导员说:“老师,我们过来了,害怕,你不来么?”说着,还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吓得辅导员借口报修,落荒而逃。

“老二,说说,昨晚是个什么样的香艳恐怖故事?让我们也开开眼。”

“滚,不准叫我老二,要叫二姐,知道么?”我顿时不高兴了。

“别闹,快讲,趁着辅导员离开了。”

面对三个八卦女,我只好把昨晚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赢得了他们一阵的惊呼。

说来奇怪,应该最害怕风女生倒是偏爱鬼故事。越吓人越好。

我刚讲完,就有人敲门。进来的是我的那个病友,她已经换好了平常的衣服,画了淡妆,更显得人才风流,美丽动人。完全没有了那一付惊恐的样子。

"小妹妹,我要出院了,也祝你早日康复。“说完,就开始收拾简单的行李,在房间的外面,一个男人在等着她,不会是她的爱人,这个念头在我心中一闪而过,却没有在意。

“好漂亮啊,二姐,你好福气,她居然对你投怀送抱?”老大在病友离开以后,对我说道,一副猪哥的样子。就差垂诞三尺了。

“屁,现在漂亮,昨晚是狰狞。晓的不?”我没好奇的说道。

不知怎么的,随着病友的离去,我好想感觉到病房里的温度升高了一些,都有点燥热了。

我们几个刚要继续斗嘴,威胁的人跟着辅导员进来了,我们只好暂时离开。我还没有洗漱,但是我是病人,有不修篇幅的特权,谁也没有说什么。

辅导员和我们几个来到走廊里,他找了一个借口,把我叫到了护士办公室里,在一个角落,看着我说道:“昨天的事情学校说了,暂时保密,等警察那里有了结果,再说。”

“我知道。”我明白,辅导员说的是昨天我报案和师兄跳楼的事情。就马上答应下来,不是什么光荣的好事,我也是学校的学生,这个觉悟我还是有的。

辅导员见我懂事,点头赞许着,刚要离开,他忽然又停下对我说:“你昨晚真的密语在病房里感到异常?”

“没有啊,一切正常,除了莫名其妙的坏了几盏灯以外,没有别的啊,那个女人我感到只是有点受了什么刺激,做的噩梦。”

“也许吧,我可是听人说,他的丈夫刚刚死去,连通他们的一个孩子,被人给毒死的。”

“什么?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她也是被怀疑的人之一,只是没有证据,她当时不在家。所以,你懂得。可是,从那以后,她就有病了,失眠,神经衰弱,但是,见鬼昨晚还是头一遭。”

“不会吧?今天有个男人陪她出院的。”我顿时想起了那个在门外等他的男人。

“算了,不要想了,我们不是警察,也许是她的亲戚也说不定。”

“是。”

“要不要给你换个房间?”

“不用,好事不要麻烦了。”

“你不害怕就好。他们可以过来是陪你的。我给这里的一声打个招呼,这也是学校的意思。不过你要保密。别乱说。”

“放心吧,那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我都想忘掉他了,只是不可能。”

“好了,走吧。中午,我请你们吃饭,不过是在这里的食堂。”

“好啊,那里都行,自从你有了女朋友,想让你请客太难了。”

我高兴地说道。

回到病房,灯具已经修好了,三个损友正坐在病房里,恬不知耻的吃着里面的水果,我看了以后,狠狠的说道:”吃吧,一个个都吃的胖胖的,反正也是嫁不出去。“

听了我的诅咒,他们都张牙舞爪,要过来和我拼命。辅导员一句中午请客平复了他们的怒火,催着我梳妆打扮,赶快带他们去赴宴。

我刚要进去洗漱,忽然听到外面一阵凄厉的惨叫,我们几个都快速跑到传呼那里,撩起窗帘,冲着下面发出惨叫的地方看去。

病房在二楼,发出声音的地方正好距离我们的窗户不远,看的一清二楚,辅导员刚刚走到那里,就被老大的惊呼给吓住了。

“老二,快过来,你看,是不是你的病友?”

我顾不得称呼的好坏,探头看去,只见刚刚从这里出院,和我微笑着说话的病友,一动不动的抱住接她的男子,美丽的脸上带着微笑,但是,尖利的牙齿却狠狠地咬在那个男人的脖颈之间的血管上,红色的血迹涂满了她的脸,有一种冷艳残酷的美感。

那个在她口下的男人竭力的挣扎着,但是,却诡异的挣脱不开,慢慢的随着血液的流失,正在失去力量,走向死亡。

“报警,打110。”辅导员这会儿到底是个男人,还是老师,我们都已经看得呆住了,他大声叫道。

我们几个顿时信物过来,都是上过解剖课的,知道那个男人坚持不了多久,即使我们跑出去救人都可能来不及,还不如报警。

在我们慌乱的掏着手机的时候,辅导员,飞快的从门口跑了出去,他要去救人。

110打通了,这会儿已经反应过来的大姐大口齿伶俐,三言两语就说清了报警的理由,刚放下电话,就看到辅导员跑到了现场,见到有人跑过来,女人笑笑放开了男人,两个人同时倒在地上。

男人是失血过多的昏迷,女人却是仿佛解脱一般,躺在地上,喃喃自语,谁也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辅导员有着执医资格,所以对于急救并不陌生,马上开始了就地止血抢救,但是,当他在赶过来的医生的帮助下,止住留学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医生们没有放弃,按住他的伤口,抬走继续抢救去了,辅导员站在那里,看看站在窗口的我们,摊开双臂,耸耸肩,就离开了。

我知道,他在告诉我们,没来的及,那个男人没救了。

《阴夫难缠》 第15章 我们的同情心 免费试读

这是哪里!?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可能因为是起的太急的缘故,我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感侵袭了大脑,迫使我只能闭上眼睛才能缓解我的痛苦。

这还是梦吗?

我闭着眼睛一边缓解眩晕一边思考,却迟迟不敢睁开眼睛。

我承认,我很害怕。我害怕我睁开眼睛之后噩梦就会重演,我怕极了那张趴在我眼前狰狞可怖的脸。

沉默了良久,我的心里在不断做着斗争,可到了最后我的理智还是打败了我的恐惧。我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只,两只,视野被打开,我也暗自松了口气,我很庆幸我所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平复了一下心情,我开始仔细打量我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个简陋的房间,但空间却不小,这间房里,除了有一张桌子和几条板凳之外,外加还有四张床,我正躺在其中一张上,不远处灰黄色的墙上还挂着一排衣架,我巡视的目光固定在了衣架上所挂的的一抹粉色上。我撩开盖在我身上莫名样式的毯子,光着脚踩在肮脏的水泥地上,迈着有些虚浮的步子向着衣架的方向走去。

摸着手上那件粉色的衣服,我确定了我的猜测,这是小辣椒的衣服,也只有她才能把这种款式穿出小公主的感觉来。

“哎呀,小絮絮,你怎么下床了啊?”

周洁扯着她的大嗓门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被吓一跳,连忙抚着心口转身。

“周洁,你小点声,吓我一跳。”

我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略带一些歉意的表情,心里却有说不出的安心。

“啊啊!习惯了嘛,你快去床上躺着!唉唉唉?你怎么光脚啊,这里可是工地宿舍啊,万一有个什么玻璃钉子的,你的小脚丫就完蛋了,晓得不?你站着别动,我给你找鞋!”

看着周洁风风火火的样子我的心里也踏实了许多,先前的恐惧都被周洁的大嗓门挥霍一空了,我无奈的笑笑。

“周洁,我这是怎么了?”

我很疑惑现在的状况。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说?你发烧哎,四十多度,可把我们几个急坏了,你好像烧糊涂了,隐隐约约还说着呓语,可那时可是在车上啊,又没有什么好办法,老三只好先用我们带的酒精帮你消热。这不是,好不容易到了地方,我们就赶紧把你送到这里来休息了嘛。”

周洁碎碎念的把原由讲给了我,边说着还把边把手放在了我的头上试了下温度,摸着到我体温正常了之后才露出了一脸傻笑,心口一股暖流划过。

“谢谢你,周洁,不过刚刚你说我说呓语,那你知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

我注意到了一个字眼,呓语。

“嗯…好像听到了一点,好像有‘你是谁’和‘快跑’。其他的我就记不清了,毕竟你那时候发着烧呢,谁会在意那些梦话呢。对了,你问这干嘛?”

周洁想了想,又疑惑的看着我。

“没什么。”

我敷衍的摇了摇头,表示不想多说。但脑中却在思考着那两句话,我敢肯定梦里的那句‘快跑’并不是我说的。因为到现在再回想起来那个梦,梦里的场景、气味、感觉以及对话依然是那样的清晰,真实的难以置信,就好像一不小心穿越到了另外一个时空,记忆犹新。

“哦~我知道了难道你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生怕说梦话的时候不小心说出来的吧?哈哈,快告诉我,我绝对不会和别人说的。”

周洁若有所思的看着突然沉默的我,然后一脸戏谑的双手抱胸,准备听我的坦白。

“噗嗤…哈哈,没有啦,我哪有什么秘密,就算是有,我又怎么敢隐瞒女侠你呢?”

我回过神,看着她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忍俊不禁的笑出来。

“二姐,你醒了啊?你俩聊什么呢,聊的这么开心。”

在我和周洁的嬉笑间,老三跟小辣椒也回来了。

小辣椒一脸惊喜的扑向我,毛茸茸的小脑袋在我的胸前蹭了蹭。

“亲爱的,又占我便宜。”

我按住胸前那个不安分的小脑袋,把她远离我的胸。

“好了别闹了,一会老师要召集全体同学参观这个地方呢。你们收拾下,二姐你一会去吗?如果你不想去我就帮你请假。反正咱也是个病号不是?”

老三有些担心的看着我,询问我的意见。

“没事,我跟你们一起吧,我没什么事了。”

我摇了摇头,心想,毕竟是刚来的第一次参观,还是跟着他们一起去比较好。

“嗯…没事就好,对了,这个房间就是我们的住所了!一会儿参观回来,我们要分工大扫除喔!”

小辣椒兴高采烈的蹦上了我旁边的一张床,像只小袋鼠一样在上面蹦蹦跳跳,把床弄的吱呀作响。

“集合!同学们各自来前面领安全帽带上,这里是工地,所以危险系数很高,一会参观的时候,同学们要注意自己的脚下,还有不许乱跑!听到了吗!”

带队老师拿着喇叭、头顶安全帽扯着嗓门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吆喝。

“咦~这帽子好丑啊。”

“很配你,哈哈。”

“……”

同学们嬉闹着领了各自的帽子,跟着带队老师进入了工地。

小辣椒很贴心的扶着我紧跟着队伍的后面。

而打闹着的周洁早就跑在前面准备跟老三大战三百回合了。

带队老师把几个禁区给我们说了一下,那里些禁区里主要是有很多危险的机器跟电缆,她又跟我们说了几个设营查体的主要方位,以便过几天给工人们体检。

小辣椒由一开始的兴高采烈渐渐的越来越无趣,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把小脑袋转向了我。

“老二,我不想走了,好无聊啊。我们找地方休息一下好不好啊?”

我对她笑了笑,看她一脸苦恼的样子,我也就懒得再去纠正她对我的称呼了。

“好,我也觉得怪无聊呢,我们两个去那边坐一下吧!”

她一听,脸上的表情立刻晴转阴,扶着我蹦蹦跳跳的找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

坐下后,我们两个都没有在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不远处那一个个忙碌的身影。看了许久,我才隐隐的听到小辣椒感叹道。

“原来,我们住的房子都是这样建起来的,他们好辛苦呀!”

说完,对着我们所看的方向杞人忧天的叹了一口气。

我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小辣椒总是那么可爱。

“哎?老二你看!那边有个大叔好像在哭耶。”

我正在感叹着小辣椒呆萌的样子,她却似乎发现了什么,然后指着不远处示意着我。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个中年大叔正光着膀子拿着手机,用一只粘满沙土的手,胡乱地抹着脸上的泪水。

我和小辣椒相视一眼,似乎有心灵感应般一起站起身,向着那个大叔的方向走去。

临近,那个大叔似乎依然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到来,只是在自顾自的哭着。

我们看着他的那张黝黑苍老而又略显憔悴的脸,同情心蔓延。

“大叔,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啊?”

小辣椒看着他哭的那么伤心的样子,实在没忍住,就开口打断了那个中年大叔的悲伤。

听到动静,他慢慢地抬起头,泪眼婆娑的望向了我们。大概是因为哭得眼神有些涣散,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看清我们,所以又再一次的低头擦拭了一下眼中的泪水。

“……额……小姑娘,你们是?”

他终于看清了我们,平复了一下情绪,对我们挤出一丝微笑,但是并没有打算回答小辣椒的问题。

“啊!大叔你好,我们是来这里实习的学生。”

小辣椒很热情地向他介绍了我们。

那男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大叔,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刚刚为什么哭呢?有什么我们可以帮你的吗?”

小辣椒依然不忘起初的问题。

“没什么,谢谢你们,我就是眼睛里进了沙子。”

他挠了挠后脑勺,略带一丝微笑地回答小辣椒,但并不打算告诉我们他哭的原因。

我轻轻地拉了一下小辣椒,示意她,那个人不想说我们就不要再问了,可小辣椒却没有懂我的意思。

“二姐,你拉我干什么?大叔你就告诉我们吧,我们真的很帮你。”

小辣椒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我有些头痛的抚了抚额角,这孩子还杠上了…

“那好吧,其实,刚刚我接到家里来的一个电话,我的女儿生病住院了,但我却没有钱拿回去给她治病,我们这里的包工头已经有半年没有发工资了。家里人在电话里说,我要是再不拿钱回去给她治病,我女儿就可能……呜……”

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小辣椒固执的追问下,那个中年大叔居然真的说出了原因。

那个中年大叔说着说着,便又哭了起来。他一只手紧紧握着手机,另一只手胡乱的摸着脸上的泪。他在我跟小辣椒两个外人面前不顾形象的流泪,可想而知,他到底是有多么的绝望。

“喂!那边那个是老梁吧!果然是你!?又给我偷懒是吧?赶紧给我滚去干活!不然今你年一年的工资都不别想要了!快滚!”

小辣椒刚要开口安慰那个中年大叔,一个粗鲁的叫骂声,铺天盖地的从那中年大叔身后闯过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