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陆干阳胡家媳妇的小说[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追赶山边的风 2019-07-10 09:39:05

主角叫陆干阳胡家媳妇的小说[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结局免费阅读

《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 即可阅读全文

《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小说简介

《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写得好好,情节曲折,但丝丝入扣,主人公的经历好教人羡慕!故事好震奋人心,扬我华夏志气!值得一读。。独家小说《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是不吃草的羊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主角陆干阳胡家媳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兴许真的是这玉佩的功劳,我这十多年过得平平安安的,也没遇到啥邪乎的东西。而且,我一个平日里学习成绩都是在班里垫底的人,居然在高考的时候考上了一本。我爷当时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捧过我的玉佩,让我跪下。陆干阳胡家媳妇是小说《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里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不吃草的羊,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我出生的那年,村里正好有一个人上吊自杀了,时间是阴年阴月阴时,正好和我出生时间吻合。因此很多人断定我活不过18岁,可是有一年赶集时,一个古怪的老头遇到我,嘴里嘟囔着我听不懂的话语...

精彩章节试读:

“不不不,我是认真的,我是真心想认你当姐姐,可以吗?”舒玟儿的语气近乎哀求。

叶卿卿为难苦笑,心里头泛起一抹厌恶和愤懑。

她为什么要跟舒玟儿亲如姐妹?

若不是舒玟儿的话,她不用活得那么卑微!!

刚想开口拒绝,傅致靖一记冷眼扫过来,警告她不能惹舒玟儿伤心。

顿时,叶卿卿的心被狠狠撕裂似的,碎了一地。

“可以。”声音僵硬得不像是她本人的声音。

顿时,叶卿卿眉目低敛,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舒玟儿兴高采烈跑到傅致靖跟前,撒娇道:“靖哥哥,我以后有姐姐了。”

“嗯。”

“你以后可不能随便欺负我啰,我是有姐姐撑腰的人。”

“是么?”

“当然。”

“可我有欺负过你吗?”

“你天天都欺负我。”

亲昵的话语,暧昧的语气,一点点侵蚀叶卿卿的神经,心空空的,风灌进去,窟窿呼呼作响,刺骨的痛。

叶卿卿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医院出来,站在门外,大口大口呼吸,泪水不要命地掉下来。

不见叶卿卿身影,傅致靖眉头紧皱,柔声叮嘱几句舒玟儿,便离开。

过了一会儿,一个带着鸭嘴帽,穿着黑色运动服中年男子走进来。

男子故意把帽子压得低低,让人看不见他的相貌。

舒玟儿淡定看着男子,笑了笑。

“这个时候过来,不像你谨慎的作风啊。”

“为什么故意认叶卿卿当姐姐?”男子一边说,一边摘下帽子,脸色写满不悦。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叶严立。

“她本来就是我姐姐,不是么?”

“你是想毁掉我们的计划?”

舒玟儿直摇头,娇柔而精致的脸孔自信尽显。

“我不敢,也不会。”

“那你为什么……”

舒玟儿打断叶严立,轻笑道:“当初我们说好了,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我报复我要对付的人,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我们互不干涉,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不是吗?”

看到医院门外的倩影,傅致靖怒气冲冲走过去,用力抓住叶卿卿手腕。

“我允许你离开了?”

阴鸷的脸孔,怒火燃烧,眉宇间却有着无人察觉的不安。

他以为她又要离开自己的视线了。

闻言,叶卿卿缓缓转过脸,神色淡淡。

“我不走,难道留下来听着你和舒玟儿打情骂俏吗?”

那对她来说是一种折磨。

叶卿卿淡漠的眼神,让傅致靖胸口闷闷的,有种说不出来的压抑。

越是这样子,他越是气愤而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离开,那也不许去!!”语气霸道至极。

叶卿卿冷笑一下,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甩开傅致靖的手。

“傅致靖,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以后我要去哪里,或者跟谁在一起,你都没有权利干涉!!”叶卿卿冲着傅致靖吼道。

傅致靖突然冷笑,脸色阴鸷而骇人,长臂抬起,掐住叶卿卿的脖子。

“你想反抗我?!想离开我?想跟别人在一起?”

叶卿卿猛然一惊,双眸瞪得老大,没想到傅致靖暴怒。

“我……”呼吸变得困难,叶卿卿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俏脸涨得通红。

“叶卿卿,给我记住了,这一辈子你都是玟儿的血库,休想离开我半步!!想跟别人在一起,也得看我同不同意!!”

傅致靖薄唇凑到叶卿卿耳边,一字一顿冷声道,每个字就像是一道咒语,紧紧束缚她。

尔后,傅致靖像扔垃圾一样,一把甩开叶卿卿,杀气腾腾大步流星离开。

叶卿卿毫无形象坐在冰凉的地板上,不顾周围路人投放过来异样的眼神,大口大口喘气,泪水不断涌出来。

 

《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 我在茶馆捉鬼的日子第二章 小池塘 免费试读

兴许真的是这玉佩的功劳,我这十多年过得平平安安的,也没遇到啥邪乎的东西。而且,我一个平日里学习成绩都是在班里垫底的人,居然在高考的时候考上了一本。我爷当时激动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他捧过我的玉佩,让我跪下,和他一起连磕了三个头。

为此,我爷特意到县里最豪华的酒楼里去包了个场,把十里八乡的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都请了过去,那天可别提有多么热闹了,我觉得,等我结婚那天都不会有这么热闹。

那天最活跃的当属胡门庆了,就是上吊自杀的那个女人他老公。这家伙,油嘴滑舌的,在席上谈天说地,一味地恭维我,把我都夸到了天上。

我是不吃这一套的,不过,我爷倒很喜欢他,也被他夸得甜滋滋的,那脸上的皱纹里都能挤出糖水来了。

“老陆,你们家还真行啊,一下子就出了个凤凰,还真为咱们村这草窝争光啊!”胡门庆把杯子里那最后一滴酒舔得干干净净。

我爷谦让道:“你看看你说的,是咱们村的水土把他给养大的,怎么还就成了草窝了呢。”

“哎哎哎,你可别谦虚,咱们啊,都为你这个大孙子感到光荣啊,我们这脸上啊,都跟着沾了一层光嘞。”胡门庆又夹起盘子里最大的那块肉,一下子塞到了嘴里,他的嘴里满满的,还在倔强地咕咕囔囔着一些不清楚的话。

我爷说:“你们家那小子,也不错啊,听说在班里一直都是第一呢!”

胡门庆的脸上放出油光,油光里又泛起了红润,“我们家那个,不行,哪能跟你孙子比呢,初中看不出来啥的。”

胡门庆和第一任老婆没留下孩子。他老婆死后,他似乎也断了念想,整天就是孤零零一个人,形单影只、愁眉苦脸的,直到五年后才再找了这第二任老婆,又过了一年,生了个大胖小子。

胡门庆的第二任老婆是隔壁村的,据说当年那也是远近闻名的一只花啊,多少俊小伙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现在她就坐在胡门庆的旁边,虽然这过去了十多年,可是她的体态除了丰满了一点,眼角多了一星半点几乎是看不出来的皱纹外,也没啥大变化,还是风韵犹存。

我觉得哪怕把她放在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中间,她也毫不逊色,就凭她那像水一样的眼睛,随便看谁一眼,那个人估计得立刻晕倒在地上。

人们都说胡门庆好福气啊,胡门庆每次都是笑着回应一下,然后继续埋头干农活。这家伙。除了油嘴滑舌和好贪点小便宜外,我还真的挑不出别的毛病。

当天酒席一直办到了下午四点多,大家都吃饱了喝足了,每个人还都搜刮上点残羹剩饭,我爷又叫来好几辆大巴车,把他们都送了回去。

为了我这一次酒席,我爷真的是下了血本了。

我一个平日里喝一口就上脸,喝两口就晕头转向,喝三口就胡言乱语然后倒地的人,今天可被灌了不少酒,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妈和我爸也没拦我,我爷那更不用说了。在这些灌我酒的人当中,胡门庆最甚,我估摸着啊,他得灌了我一瓶。

可是,这次我竟然亢奋得很,整个人完全没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我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哟呵,这一次脸都没红。于是我不禁嘚瑟起来,推开车门,大摇大摆地走着,我妈急忙问:“你干啥去啊?”

我说:“我散散步,吹吹风,这天也太热了。”

我妈也没说啥,可能是看我也没啥醉酒的症状,就放心让我去了。我背着手,像只螃蟹一样,一个人就占满了逼仄的乡村小道,村里的人见到我都点头哈腰的,搞得我都开始飘了起来,我觉得自己没了重量,像只羽毛一样。

我们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是六点钟了,现在我走了一会儿,看了一下手机,哟呵,都已经接近七点了。

就在我要把手机放在兜里的时候,它突然响了起来,我一看,是我妈打过来的。

“喂,妈,啥事儿?”

“喂?儿子,我过会儿要和你爸去你姥家,晚上可能会回来得晚一点,你要是饿了,就自己到冰箱里拿点东西吃,或者到你爷家也行。”

“行,妈,你放心吧,我饿不着。”

“乖儿子,你待会儿早点回家,别一个人在外面太久,这黑灯瞎火的。”

“行,我都知道,心里有数。”

挂了电话后,我继续大摇大摆地往前走着,别说,这晚上的风还吹得我悠哉悠哉的,我觉得,就像是有个姑娘在摸我的脸一样,那感觉,别提有多么舒服了。

我这时候完全没有回家的念头,我觉得自己应该像浪子一样,在这里四处闲逛、闯荡,这就是我的江湖。

“额~”我打了个饱嗝,晃晃悠悠地就来到了村后的那个池塘边。池塘里一片青蛙鸣叫的声音,吵得我不得安生。我跑到水边赶着它们,它们受到了惊吓,一下子从水里跳到了旁边的杂草丛里,惊起了正在里面不知道在做着什么勾当的黑老鼠。

我捡起一块石头,在手中掂量了一下,然后往池塘里一扔,“砰”的一声,溅起老高的一阵水花,都飞到了我的脸上,可把我给吓了一跳,没想到,这池塘里的水竟然有这么深。

在池塘中央,飘过来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光线太暗,我和那东西隔得又远,根本就看不清,我只能等着它慢慢地飘过来。

与那团东西一道飘过来的,还有一股刺鼻的恶臭,直往我的鼻孔里灌去,我只觉得胃里面一阵翻腾,于是赶紧用手捂住了鼻孔,终于稍稍舒服了一些。

那东西终于到了我的面前,我只觉得自己的眼前有些模糊,便用手揉了揉眼睛,然后一看,靠,我说怎么会有一股臭味呢,原来是一具爬满蛆虫的黑猫的尸体。

“喵呜——”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猫叫,让我的头皮一阵发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