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廖其胜[黄河秘闻]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6-17 23:54:14

主角叫廖其胜[黄河秘闻]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黄河秘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黄河秘闻 即可阅读全文

《黄河秘闻》小说简介

《黄河秘闻》文采很好,有很深厚的古文功底。情节曲折,精彩是一个接一个,能够吸引人一直读下去。很不错!。主角是廖其胜的书名叫《黄河秘闻》,是作者然也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高高瘦瘦的,当他走进我们家的院子里以后,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廖千帆?”我疑惑的看着他,说你是谁?他的眸中闪过一阵异彩,狭长的双眼扫了一眼蹲在门口的我娘,说道:“我是帮你的人!。主角叫廖其胜的小说叫《黄河秘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然也创作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黄河被尊为中华文明的起源,称之为母亲河 辉煌五千年历史中,为何没有流传下来关于黄河的文化呢? 浮棺索命、血船传说、骨鱼复活…… 日军琦川大队消失的真正原因,北京锁龙井下的秘密…… 这

精彩章节试读:

张不凡没说话,将手伸了出来,摊开手掌,里面是一个手镯。

“这是……”我看着张不凡,不明白这个镯子是怎么回事儿。

“从她身上弄下来的。”张不凡的语气很平淡,听不出悲喜。

我从他手里接过镯子,在手里掂了掂,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塑料的镯子,这镯子上看去很破旧,若不是张不凡拿给我,这种东西恐怕都是那种垃圾堆里的物件儿。

这么破旧的一个镯子,竟然是从她身上弄下来的?

张不凡从我手里拿走镯子,装了起来,说道:“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线索,我们沿着这个镯子,就能弄清楚那个女鬼的身份,然后就可以解开那具棺材的秘密了。”

说这话的时候,张不凡表现的很激动,我看着他,开口问道:“你真的是来帮我们的吗?”

他见我对他产生了怀疑,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不,我也是在帮助我自己。”

“怎么说?”听到他这么说,让我很意外。

而这个时候,张不凡的表情忽然变了,没有了刚才的眉飞色舞,又恢复了往日的那份沉着,冷静。

他翻身躺到了床上,闭着眼睛,竟是不再说话了。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希望他说的是真的吧。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查找线索呢。”张不凡闭着眼睛说道。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的时候,等我睁开眼,发现天早就已经大亮了,穿好衣服来到外面,看到我娘依然是眼神呆滞的坐在院子里,张不凡则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那天我姥爷把我娘给接走了,结果她大半夜的自己又回来了,后来姥爷来过一次,不过他听说了那晚我娘啃棺材那事儿以后,转身便离开了这里,一句话都没说。

而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其胜啊,在家呢。”

我抬头一看,发现来人竟是吴老三,不过让我惊讶的是,他竟然是走着进来的,吴老三也轮椅上坐了这么多年了,竟然一夜之间站了起来,看他走路的姿势,竟然和常人无异,这点着实让我很吃惊。

“三爷,您这腿……”吴老三瘫痪这事儿整个柳家村人尽皆知,两天不见,他竟然站了起来,这太匪夷所思了些。

“突然就好了。”吴老三笑了笑说道。

我点点头,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这种几率,我听说在医学上理论上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凡事没有绝对。

我看着吴老三,好端端的他不可能因为这事儿就来我们家,我爷爷投河那事儿他肯定听说了,估计是因为这事儿来的。

果然,吴老三家的笑脸很快就收了起来,他看了我娘一眼,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膀,脸色变得沉重了几分。

“其胜啊,你爷爷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说实话,我也很意外……”说着,吴老三的眼圈就红了起来,早年的时候,吴老三家里不好过,他们又是拜把子兄弟,所以爷爷没少帮助过吴老三,他擦了擦眼角继续说道:“我和你爷爷的关系你是知道的,以后你们家的事,就是我们家的事了,在你三爷爷面前,千万别客气。”

我点点头,没说话,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这种客套话还是要说的。

接着,他话锋一转,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其胜啊,三爷告诉你件事儿,你爷爷托梦给我,让我转交给你一句话!”

我眉毛一挑,忙问道:“什么话?”

吴老三看了我娘一眼,声音压得更低了,他几乎是附在我的耳边说道:“今年千万不能订婚事!”

我奇怪的看着吴老三,说道:“爷爷真是这么说的?”

“千真万确,这事儿我能骗你不成?”吴老三信誓旦旦的说道。

说完,他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进了屋子,找我爹说话去了。

我看着吴老三的背影,虽然说吴老三这人为人比较圆滑,但是爷爷生前的时候,对我们家还是挺实在的,我觉得他不像是在骗我,但是爷爷告诉我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忽然,我想到了什么,随后又摇摇头,觉得这个似乎不太可能。

而这个时候,张不凡从外面回来了。

我还没说话,他先开口了。

“打听到了,附近有个李家村,十年前有个小女孩被一具棺材拖进水里淹死了,条件上很吻合。”

我点点头,想不到这么快就查到了线索,于是我便问道:“咱们什么时候过去?”

“越快越好。”张不凡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这个时候已经临近晌午了,“咱们吃了午饭就过去吧。”

我点点头,默许了张不凡的建议。

李家村离我们村子很近,也就一里地的路程,并且都是处在黄河的南岸。两个村子的人都很熟悉,因为两个村子中间有个学校,大家从小就在一个村子里上学,所以两个村子之间都会比一般的村子来往的要密切一些。

到了晌午的时候,吴老三也没走,点了几个菜,弄了瓶酒,我们几个便吃开了。

几杯酒下肚,不知道吴老三是真醉还是假醉,然后便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说我爷爷走的太不应该了,后来我们怎么劝都劝不住,再后来,吴老三哭着说了一句爷爷是替他去死的,说完这话以后,他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了。

可是,我们三个都呆呆的看着他,听了他那句话,我觉得吴老三突然之间能走了,没准和爷爷的死真的有什么关系!

但是后来不管我们怎么追问,吴老三就是咬死说自己说错了,死活不承认。我们也拿他没有办法,只有张不凡一直悄悄的盯着他。

最后吴老三受不了了,就找了个借口走了。

吴老三走了之后,我们三个互相看了一眼。

“他也是一个突破口。”张不凡看着门外淡淡说道。

“你打算怎么处理?”昨晚的事情我悄悄和我爹说了,他现在也开始信服张不凡了。

张不凡微微抿了一口酒,沉思良久,最后做了决定:“先去李家村查清楚那件事再说。”

接着,我们便骑着家里的摩托车去了李家村。

走到村口的时候,正好有几个老太太坐在那里聊天,看这些老太太都有七八十岁了,想必村里的事情应该知道不少。

可是我们一打听,却发现根本没有什么被棺材拖进水里淹死的小女孩。

一连打听了好多次,最后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这里没有什么被淹死的小女孩。

我看着张不凡,说你不会打听错了吧?

张不凡摇摇头说绝对不会错的。

而这个时候,前面忽然来了一个人,张不凡掏出根烟,递了过去。

那人接过烟,看了我们俩一眼,问道:“你们有事儿吗?”

“也没啥事儿,就是想打听打听,你们村子十年前是不是有个被淹死的小女孩?”

这人听了这话,脸色一变,随即摆手说没有。

我一看这人的表情,我就知道张不凡是没打听错,看样子这些村民是在故意瞒着我们啊。

于是我就拦住他,从张不凡手里把整盒烟拿过来,然后塞了过去,问道:“大哥,我们是真有事儿,要不也不会大老远的跑过来了。”

这人看了我手里的烟一眼,然后摆手说真没有。

看样子,这人是嫌好处不够多啊,于是我便一咬牙,掏出一张毛爷爷,塞了过去。

这人看到毛爷爷,脸色立马就换上了笑容,伸手连烟带钱都收了过去。

“你说被淹死的小女孩啊,我想了想,我们村好像还真有一个。”这人说着,故意挠了挠头。

“她家在哪大哥你知道不?”我连忙问道。

“就在村东头呢,房子最破的那一家就是。”这人说着指了指村东头。

我和张不凡互相对视一眼,便骑上摩托车向着村东头去了。

走到村东头一看,果然,一处院子特别的破旧,房子是以前的那种土房子,和周围的砖瓦房一比,显得格格不入,看来就是这里没错了。

我们便把摩托车停在一旁,走了过去,发现大门上却上着锁。

说是大门,倒不如说是一个栅栏门,不过是齐腰的高度,看似很坚固,轻轻一脚估计就能将这门给踹开。

我回头看了张不凡一眼,发现他正盯着院子里的一棵桑树出了神。

“发现什么了吗?”我以为张不凡有了什么新发现,便问道。

“你看院子里的桑树。”张不凡的眼睛盯着那棵树说道。

桑树?我上下打量了这棵桑树一眼,一开始没明白怎么回事儿,仔细一寻思,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黄河秘闻》 第006章 不凡 免费试读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高高瘦瘦的,当他走进我们家的院子里以后,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廖千帆?”

我疑惑的看着他,说你是谁?

他的眸中闪过一阵异彩,狭长的双眼扫了一眼蹲在门口的我娘,说道:“我是帮你的人!”

帮我的人?我顿时想起昨晚爷爷和我说的话来了,他说当年那个人算到我十九岁的时候会有一个劫难,还说到时候自会有人来帮忙,眼前这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年轻人,会不会就是爷爷说的帮我们的人呢?

就在我愣神的工夫,他走到我娘跟前,看了她一眼。

而我娘看到他以后,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坐在地上不停的向后退去,似乎很害怕眼前这个青年。

而他根本就不理会我娘,弯腰一把抓住了我娘的胳膊,一个反手,将我娘给反身别了起来。

而我娘则吓得大喊大叫的,趴在地上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他的掌控。

见他这么对我娘,我腾的一下就坐了起来,说你干什么,说话间我就伸手去拉他,要将他给拉开。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娘,当着我的面这么对待我娘,我这个做儿子的怎么能看着呢。

而我刚走到他跟前,他则是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她中毒了。”

中毒了?我疑惑的看着我娘,发现她的脸色有些发青,若不是他的提醒,我还真没注意到。

接着,他便将我娘给提了起来,一只手将我娘的两只手给反手钳住,然后伸出另外一只手,狠狠一拳打在了我娘的背上。

他这一拳打下去,我娘顿时就嚎了起来,嘴里呜咽呜咽的喊着什么我没听清。听了好一会儿我才听明白了,她喊的是疼。

我正想制止他的时候,我娘的脸色忽然涨红了起来,接着,她张嘴伸出了舌头,一滩红色的东西被她从口中呕了出来,我低头一看,这不是昨晚她从那口棺材上面啃的木头渣子吗?

他又重重捶了几拳,我娘又断断续续的呕吐出来不少红色的木屑,一直到最后我娘什么都吐不出来了,他这才将我娘给松开了。

“好了,把她扶到屋子里休息去吧。”做完这些以后,他站在那里一脸平静的说道。

而我娘这个时候似乎也累了,倚在门框上就打起了呵欠。见状,我赶紧把我娘给扶到了屋里床上。

等我出来以后,他看着地上那摊木屑说道:“这是鬼木屑,有剧毒,幸好发现的及时。”

而这个时候,我爹刚好从外面回来了,他眯眼瞧了这个青年一眼,问道:“你是谁?”

青年看了我爹一眼,淡淡说道:“我叫张不凡。”

“张不凡?”我爹仔细打量了他几眼,“你有什么事儿吗?”

“我是来帮你们的。”

我爹看了我一眼,脸色立马就变了,就支使着我去给张不凡倒水。

本来我对张不凡的本事有些怀疑,但是刚才看他的动作,这人显然是有些本事不假了。

我端水出来的时候,我爹正和他在闲聊,说是闲聊,也不过是我爹问,他答,我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这人给我的第二印象就是话很少,不爱说话。

说了没几句,就扯到了那口棺材上面。

我爹压低了声音,问张不凡道:“你知道那口棺材是怎么回事儿不?”

张不凡听了,看了我爹一眼,摇了摇头。

“那关于这口棺材的呢?”

他依然摇头。

本来我和我爹以为他会知道点什么呢,但是没想到他什么都不知道。

就在我和我爹面面相觑的时候,他忽然开口说话了。

“今晚我住在你屋里,先抓到那个东西再说!”

说话的时候,他看向了我。

“好。”我愣了愣,然后便点点头说道。

说完这句话,我便感觉到自己心里空落落的,就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但是我明白,那口棺材害得我家破人亡,若是不管不顾的话,最后肯定也会把我给害死的。

眼瞅着天黑了,而这个时候,张神仙忽然来了,张不凡正倚在院子里那颗爷爷以前经常倚着的树下发呆。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之后,便互相点了点头。

“你们认识?”我看着他们两个这动作,这是熟人和熟人之间的打招呼啊。

“十年前见过一次。”张不凡淡淡说道。

十年前?十年前张不凡才多大?也就和我这么一般大吧,不过想想也对,他应该是和当初给我算命的那个人一起来的我们村子。

而张神仙看到张不凡来了之后,似乎也放心了,竟然转身又走了。

也渐渐深了,我有些困了,便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了。

而这个时候张不凡也来了,他关上房门,对我说道:“晚上不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乱动,更不能随随便便出屋子。”

我点点头,昨天爷爷也是这么和我说的。

然后他便躺在了我的床边上,背对着我不说话了。

关上灯之后,房间里便陷入了沉寂,只能听到他那均匀的呼吸声。

本来我是有些困的,可是一躺在床上,又不困了,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在谁身上也睡不着啊。

脑子里一直想着这几天家里发生的事情,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感觉脖子上搭了一只手,刚开始我以为是张不凡呢,但是下一秒我就清醒了,这不可能是张不凡的手,他的手没这么软,况且,我还从这只手臂上面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今晚外面有月光,照进了房间里面,这次我看的清清楚楚,就在我和张不凡中间的位置,多出来了一个人,她正半坐在我面前,伸出了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脖子上。

按常理来说的话,我房间里莫名其妙出现一个女人,我应该很害怕才对,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我心里现在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甚至是隐隐有一丝兴奋的感觉……

她撩拨了一下那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借着月光,让我看清了她的脸,不,确切的说是一张侧脸,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眼前的这张侧脸,我反倒是觉得无论用什么语言都无法将这张精致的脸给描绘出来。

如果非要找个词的话,那就是倾国倾城……

看到这张脸,我的呼吸顿时变得有些困难了起来,她的手臂顺着我的脖子游走到了我的胸膛。

而我的心这个时候也扑通扑通跳的更加厉害了,她那冰凉的手掌摸在我这滚烫的胸膛上,感受着我的心跳,她对着我缓缓一笑。

接着,她将我压在了身下,这时我才发现她竟然是赤身裸ti的,肌肉与肌fu之间摩擦出了火花,如果旁边没有张不凡的话,我真想把她压在身下,因为这种被动的感觉太难受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张不凡忽然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冷喝一声。

她察觉到旁边还有人的时候,顿时大惊失色,刺溜一下从我身上滑了出去,接着就要逃跑。

张不凡手疾眼快,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但是幸运的是还是让她给逃脱了。

就在她跑出去的时候,张不凡也打开门追了出去。

我打开灯,呆呆的看着张不凡消失在了黑夜中。

有一瞬间,我觉得我和她就是许仙和白娘子,而张不凡就是法海。可惜,错觉就是错觉,她害得我家破人亡,我竟然还对她产生了这种情愫,没准她只是想来取走我的性命呢。

没一会儿,张不凡便回来了。

“抓到没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