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冥妻]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张子恒陆琪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风与蓝天 2019-06-17 23:47:29

[冥妻]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张子恒陆琪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冥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冥妻 即可阅读全文

《冥妻》小说简介

文笔不错,《冥妻》读的时候让人代入感很深刻又有点看客的感觉很伤。主人公叫张子恒的小说是《冥妻》,是作者老黑泥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虽然不知道这罗盘是怎么回事,但是直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江晨手持罗盘,看着大伯家的院门,眉头紧皱,口中低声嘀咕着什么。随后,他将罗盘揣进怀中,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成三角形的黄纸符,递给我。“拿着。小说主人公是张子恒陆琪的小说叫《冥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老黑泥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闹洞房,让他的喜事变成了丧事……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一个无鬼神论者,不相信这个世上有什么鬼怪灵异的存在,直到那一天……

我叫张子恒,家住苏皖交界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

七月流火天,天气炎热,本想呆在家里不出门的。但是不出门还不行,我堂哥结婚,必须要去。

堂哥家离我家不太远,都在一个村子里,我早早的就赶到了那里。

堂哥家里的经济条件比较差,在现如今这彩礼越来越重的时代,没个十几万的就别提什么结婚的事情了。

他家里拿出了不到五万块钱,就搞定了!

没有什么彩礼,他的这个媳妇是从外面买来的。

我们村里也有几家从外面买来的媳妇,基本上要么是长得歪瓜裂枣,要么就是精神或者是身体上有点毛病,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是,堂哥买来的这一个媳妇,那相貌身材真的是没的说了。肤白貌美,身材凸凹有致,特别是那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有股子媚意,简直能把男人的魂给勾走了。

虽然有点呆呆的,但是这些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村里人都说我堂哥是捡着大便宜了,我大伯一家人笑的合不拢嘴,我们几个堂兄弟也都是挺羡慕堂哥的。

拜堂成亲,闹腾一阵之后,堂哥抱着新娘子进了洞房。

乡村有陋习,就是闹洞房。

以前谁家结婚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闹伴娘,但是堂哥跟这买来的媳妇拜堂成亲,哪有什么伴娘啊!

村里人还收敛一点,但是我那些堂兄弟闹得可就有点欢了。

直接把堂哥轰了出来,我们这些堂兄弟开始跟新娘子闹了起来。

新娘子有点呆呆的,似乎很害怕,身体蜷缩在床上。我那几个堂兄弟直接扑上了床,嘻嘻哈哈的跟新娘子闹腾着。

基本上大家心里都是有底线的,但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开玩笑式的闹腾,到最后有点变味了。

大概是新娘子太漂亮,也许是新娘子呆呆的一副惧怕的模样引起了我那几个堂兄弟的心中的邪性,我那几个堂兄弟看向新娘子的眼神有点不太对劲了。

刚开始没有谁对新娘子动手脚,只是在她身边压压床,贴着她的身体罢了。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直接把新娘子胸前婚纱扒了下来。

白花花的一片肌肤呈现我们的面前,所有人的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我虽然也是有点热血沸腾,但是还有些理智,急忙开口说道:“哥几个行了啊!别闹的太过,要不然堂哥那边不好交代!”

“没事!”我的一位堂弟呼吸有点急促,目光死死的盯着新娘子的雪白的胸前,笑着说道:“只是小小的闹腾一下而已,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说话间,他的手已经摸进了新娘子的婚纱里,其他几个堂兄弟也是有样学样,对新娘子上下其手。若是正常的女人,早就大喊大叫起来了,可是这位堂嫂毕竟精神状况有问题,满脸恐惧,身体颤抖,一直都没有吭声。

眼看情况有点不受控制,那几个堂兄弟闹得实在太疯了,我说什么他们也不听,正想拉开反锁的房门放外面的堂哥进来的时候,一道微弱的痛呼之声传进我的耳中。

是床上新娘子发出的痛苦的声音!

床上正在上下其手的几位堂兄弟愣住了,怔怔的看着新娘子的身下。

她身上的婚纱已经凌乱不堪了,穿着的**也被撕破了,露出雪白修长的双腿。最关键的是,她的身下,流出了一些血。

混乱中,也不知道是我的哪个王八蛋堂兄弟弄的。

我们都傻眼了,那几个堂兄弟急忙从床上下来,之前的那种**都被一盆冷水浇熄了。

妈的,这次闯大祸了!

这时候,大概是外面的堂哥听到了新娘子痛呼之声,使劲的砸着门,在外面大声的吼着。

我脸色难看的看着那几个堂兄弟,他们脸上都是有些许的慌乱,不过这时候已经来不及怪罪什么的了,我硬着头皮拉开了反锁的房门。

堂哥冲了进来,后面还有大伯和我爸他们,看到房间内这种情景之后,堂哥的一双眼都红了,直接抄起房门后的拖把,劈头盖脸的就朝我们几个堂兄弟头上招呼。

我们也不敢还手,抱着头乱窜,跑出房间之后,大伯气的脸色煞白,冲我们吼道:“滚,都他妈给我滚!”

我们也不敢在这里待了,灰溜溜的跑出了堂哥的家。

我不知道我那些堂兄弟怎么样,但是我回到家里没多久之后,老爸就回来了。老爸脸色阴沉,回到家二话没说,拿起院子里的棍子,照我身上就是一顿揍。

我被揍的乱窜,觉得自己很冤枉,毕竟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碰新娘子一下。

我一边躲着老爸手中的棍子,一边委屈的大喊着。

后来,老爸累了,丢下了手中的棍子,拧着我的耳朵,带着我前往大伯家。

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堂哥家发生的事情就传开了,路上遇到的一些村里人,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怪异起来。

我心中挺委屈的,不过这时候老爸正在气头上,我也不敢说什么了,老老实实的跟着老爸去大伯家。

到大伯家的时候,大伯一家子脸色都很难看,不让我们进门。最后,老爸无奈之下,只能带着我又回家了。

晚上的时候,老爸从外面回来,阴沉着脸。直接扇了我几巴掌之后,怒哼一声就回屋了。就连一向疼我的老妈,这一次也忍不住出手给了我一巴掌。

《冥妻》 第十一章 谁还能救你? 免费试读

虽然不知道这罗盘是怎么回事,但是直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江晨手持罗盘,看着大伯家的院门,眉头紧皱,口中低声嘀咕着什么。

随后,他将罗盘揣进怀中,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成三角形的黄纸符,递给我。

“拿着,防身!”江晨看着大伯家的院门,目光灼灼的说道:“小心点,紧跟着我,别离太远!”

听他这么一说,我哆嗦了一下,急忙接过他手中那折叠成三角形的黄纸符,紧紧的攥在手中。

江晨从他的袖口里抽出一柄半尺长宛若匕首的木剑,暗红色,上面篆刻一些复杂的符文。

轻轻的推开大伯家的院门,我跟着江晨走了进去。

刚踏进大伯家院子里的时候,我就感觉这里的气温比外面低了很多,这并不是我的错觉,而是这里的温度确实很低,呼气的时候都能看到白雾。

“阴煞之气很重!”江晨脸色有些凝重,低声说道:“这里已经算是凶宅了,估计不太好对付……”

话未说完,一股阴风突兀的出现,将我们身后那敞开的院门关上了。

我的心中一紧,手一哆嗦,差点把江晨给我的那张黄纸符扔了出去。

江晨则是瞥了身后那紧闭的院门之后就不再理会,死死的盯着堂屋的方向,喃喃说道:“玩这一手有什么意思?小爷本来也没想走!”

说着,他一步步靠近堂屋,我紧紧的跟在他身边,心跳的很厉害。

堂屋的门也是虚掩着的,推开房门之后,一股血腥之味迎面扑来。打开灯,能明显看到地上还有些许干涸的血迹,但是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都不见了。

前几天大伯和大伯母死在这里,也不知道老爸和三叔四叔是怎么处理的。

江晨无视堂屋中地上的那些干涸血迹,看了看堂屋左边的房间,沉声说道:“这个就是你堂哥生前的新房?”

我狠狠的点点头。

江晨盯着那房门,沉吟了一会,然后面色凝重的推开那扇门。

打开灯,堂哥的新房很干净,应该是大伯和大伯母整理的,虽然堂哥和堂嫂已经死了,但是这里布置的和他们结婚的时候一模一样。

床头贴着喜字,大红的床单,大红的被罩,红红火火。

只不过,走进这间房之后,没有感受到什么喜庆的气氛,反而有一种刺骨阴寒的感觉,很森冷,让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给我这种森冷感觉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堂哥的那张床上躺着的两个人,大伯和大伯母。

他们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眸圆睁,脸色惨白,脖颈上那血窟窿的周边血迹都已经发黑了。

他们的尸体出现在这里,这肯定不会是老爸和三叔四叔弄的。

这种情况是很不对劲的,我的腿有些软了,心跳的很厉害。

江晨进来之后,就死死的盯着那床上躺着的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脸色更加凝重几分。

他又从怀中摸出那个罗盘,那个罗盘中的指针颤动的更加剧烈了,直直的指着那床上的两具尸体。

江晨把罗盘收回怀里,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三指宽半尺长的黄纸符,口中念念有词,猛地一抖手,手中的那张黄纸符突然冒出一道火光。

黄纸符化为火光消失之后,江晨看了一下房中的天花板,面色有点难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天花板,天花板那里似乎有一些雾气在凝聚,微微的阴风吹拂,房间内的温度似乎又下降了一些,彻骨冰寒。

“夜结屋梁寒风起,可怜阴冥魍魉生……”江晨倒吸一口凉气,面色难看的说道:“这他妈是要诈尸的节奏啊!”

说着,他快步走到床边,咬破自己的指尖,在大伯和大伯母的额头上点了两道血印。紧接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两张黄纸符,直接贴在了大伯和大伯母的额头上。

“别傻愣着了,帮帮忙!”江晨招呼我一声。

我回过神来,急忙走到床边,近距离看着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紧张的咽了一口吐沫。

“怎……怎么做?”我颤声问道。

江晨从口袋里摸出几节细细的红绳,红绳上面还拴着小小的铜钱,他分给我两股红绳。

“帮忙拴住他们的手脚!”江晨边说边动手拿着红绳栓起大伯的双手双脚。

我也不敢多说什么,急忙拿着红绳栓大伯母的双手双脚。

“那个……不会真的诈尸吧!”我这时候挺害怕的,手有些哆嗦的拿着红绳拴着大伯母的手脚。

江晨没有理会,脸色不怎么好看。

我忍不住再次问道:“不能直接处理掉吗?”

既然已经发现了问题,为什么不干脆点处理呢?比如直接烧掉,不是更简单吗?

或许是猜到了我心中所想,江晨瞥了我一眼,沉声说道:“没你想的那么简单,阴气太重,不是能用普通的办法处理的。我暂时只能压制住这种阴煞之气,回头得找我师父来处理,要不然的话……咦?”

话没说完,江晨突然露出一副疑惑的神情,目光凝重的看着躺在床上已经被我们拿着红绳拴住手脚的大伯和大伯母。

“怎……怎么了?”江晨突然露出这副神情,让我心中咯噔一下。

江晨没有理会我,仍旧死死的盯着床上的那两具尸体,脸色难看的喃喃说道:“不对啊!我的这种手段,怎么没有丝毫的效果,怎么阴气还是这么重?”

他抬头看看天花板,我顺着他的目光往上看,那里的雾气丝毫没有消散,似乎比刚刚还要浓郁了。

“不对,为什么会这样?”江晨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他急忙从怀里再度将那罗盘拿了出来,罗盘上的指针依旧剧烈颤抖,指针依旧指着床上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江晨喃喃说道:“难道是我的符箓不起作用……”

话未说完,房间内的灯突然闪烁起来,房间内猛地一暗。

就在此时,江晨的面色剧变,大吼一声:“快离开,床下有……”

蓦地,两只手突然从床底下伸了出来,抓住了我和江晨的脚腕。

冰寒刺骨,并且力量很大,有一种快要把我脚腕捏碎的感觉了。

一颗头从床下探了出来,长发披散,满脸的污血,露出狰狞的笑容,正是堂嫂。

“这次,谁还能救你?”堂嫂绿油油的目光看着我,眼神中尽是怨毒之色。

我的心差点跳出了嗓子眼,惊骇的看着从床下探出头来的堂嫂,这一刻,身上的力气像是全部都被抽走了似的。

就在此时,江晨猛地一声暴喝,他手中那半尺长的木剑直接刺进了堂嫂的肩膀处。

堂嫂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抓住我脚踝的手松了一下。

下一瞬间,江晨猛地踹了我一脚,直接将我踹到了房门口,冲我吼道:“去镇上西街寿衣店找我师父……”

话未说完,堂嫂尖叫着猛地一拽,把江晨拽进了床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