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蛊夫]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陈碧落樊守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5-22 22:47:28

[蛊夫]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陈碧落樊守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蛊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蛊夫 即可阅读全文

《蛊夫》小说简介

《蛊夫》内容精彩,情节跌宕起伏,人物形象生动,情节幽默搞笑,把白小纯胆小、狡诈,但不失善良,为了追求长生执着的本性刻画得活灵活现。主角是陈碧落樊守的书名叫《蛊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蓉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知道西山为什么总有人失踪了。”樊守掐着腰,拿着敲锣的锤子在手里翻转把玩,话也说的漫不经心的。可他这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把所有人都吊足了胃口,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副困惑的样子,最后是老族长问道。主角是陈碧落樊守的小说叫做《蛊夫》,是作者月蓉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叫陈碧落,刚过完暑假,回到南城医大来报道。我因赶时间坐错车,在车上睡了一觉。醒来后,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精彩章节试读:

古公还是蛊公?不僵还是不讲?

之前我被他从樊牛大家抱出来的时候,也听到村民这么称呼他。

我有点听不懂。

面对这二三十个老头老太太的叩拜,樊守淡然的很,随后还张开双臂,朝上一举,喊了句:“起僧!”

应该是起身,因为我看到他这句话一出,那些老头老太太就起来了,而且恭敬的站在祠堂两边。只有一个白胡子老头,站在原处打量我。

这时樊守朝我看过来,“过来给族长先磕头。”

我以为他和我一起,谁知道,他并不和我一起磕头,而是只有我磕头!并且,地上还没有磕头用的垫子,膝盖隔得疼。

我朝族长磕完头,他居然咬破食指往我额头点了一下,紧接着,又给樊守递了个红包。

我本来准备起来,结果,族长向后退了一步,一对老夫妻又走了过来,这时,樊守告诉我:“这是二叔公婆。”

这意思很明了,我得继续磕头。

我只得再磕头,但这之后的老头老太太们并没有像族长那样咬破手指了,不过照样给了樊守红包。

一圈下来,我磕得头昏脑胀,才被樊守拽起来。这时,我一起来,老头老太太噗通一声,又给我跪了,“蛊婆鸿福。”

我吃了一惊,看向樊守,他却拿着红包美滋滋的,没理我。我没辙,学着他喊了句,“起来好了。”

这些老头老太太才起来。

他们起来之后,我感觉额头好痒,我刚伸手准备摸,突然,樊守一把阻止了我,“别动,让血蛊进去。”

血蛊?我一听这话,脑海里就涌现出无数条小虫子往我额头钻的画面来,吓得顿时就呼吸困难,全身打颤了。

樊守估计看出我害怕了,难得的和我解释说:“血蛊可是好蛊,中了之后,你不得病。”

听他说是好蛊,我这才松了口气,这时,我额头不痒了。

族长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条绿叶,递给我,眼里满是慈爱。

或许是觉得他面相不坏,我就接过这片叶子,有点不明所以。

樊守这个时候却收起红包,将叶子从我手上拿走,给我缠在额头打好结。

“这是干什么?”我忍不住问了句。

他就回答我说,“哦,虽然血草鬼也是蛊,但它是益蛊,很有香气,很多脏东西喜欢,所以,为了防止香气溢出来引来脏东西,就要用甘蔗叶挡一下。”

甘蔗叶子?原来是这样,难怪这里的人,都喜欢用这样的叶子绑在头上……

不过,他说的脏东西是什么?虫子?还是其他鬼怪之类的东西?

我是医学院的学生,坚决不信迷信的。但是,对于他给我中蛊的事情,我没办法解释原因。

至于他说什么脏东西的事情,我觉得是他们这些农民太迷信了,所以,我这会并没有多在意,反倒是鄙夷他们。

“族长,不好了,我家伢子又发起烧说胡话了。”

就在这些老头老太太要离开的时候,祠堂外面跑来一个年轻的妇女,不过她的头上没有扎甘蔗叶。

她表情有些慌张,目光是看向白胡子老族长的。

老族长闻言,忙走过去问她,“前几天不是让汪神医给治了吗?怎么还发烧呢?”

“我也不晓得啊!所以,请你给出个主意,他阿爸去城里打工了,这要是伢子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和他阿爸交代啊!呜呜呜……”妇女说到这,就拽起围在腰间的围裙,擦起泪来。

老族长想了想,扭过头看向樊守,“阿守,要不你给看看是不是中了草鬼?要不怎么汪神医都治不了呢?”

“还神医,我就说他不行,还不信!遇到疑难杂症还不得是我!”樊守鼻哼一声,但随后还是跟着族长和那妇女去了她家。

我当然也得跟着,因为,我一离开樊守超过三十步左右,就会肚子疼。

妇女家是栋破旧的山石和黄泥垒起来的房子,屋顶居然也不是瓦,而是那种草盖上去的,这是我见过最破的房子了。

没进她家里,我就听到小孩喊叫着“阿爹阿姆”。

樊守和老族长他们跟着妇女进去了,我却因为这房子的墙壁上有马蜂洞,马蜂在门口飞来飞去的,吓得我不敢进去,只站在门口往里面看。

里面同样很简陋,家里的家具大多是竹子做成的,小孩手脚都绑着绿色的尼龙绳子,胸口处也绑着几道草绳,草绳是固定在一张破旧的凉床上的。

小孩即使被绑,他还是不断的挣扎着,发紫的脸上,露出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狰狞表情,口里更是不停的喊着什么,叽里呱啦的我听不懂。

就在我站在这的时候,身后不知不觉聚过来一些村民,我回头扫了一眼,他们有男有女,穿着都是少数民族那种服装,他们和我保持大概几步距离,在我回头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同样在看我,只是目光有些排斥和畏惧。

还有几个妇女聚到一起,对我指指点点的,我很尴尬,毕竟我在她们的眼里,是买过来的媳妇……

“啊~~!”

突然一声小孩的惊呼声响起,让我将目光收回,看向屋内,这时,我见到小孩睁大眼珠,在瞪着樊守。而樊守弓着身子,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根枯草叶子往小孩的鼻子里戳进去。

我看到后,都替这孩子难受,心想这帮人真愚昧,孩子发烧哭闹不是很正常吗?他们这是在胡搞什么呀?

眼看着孩子被他用草**鼻孔后,身子抽搐痛苦不堪,随后还有血从他的鼻孔流出来,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几步冲进屋,劝樊守,“这孩子有可能是感冒发烧了,你们带他去医院看看吧?别这样折磨他了!”

樊守没理会我,而是继续用枯草往孩子鼻子里钻,离得近,我才发现,他手中的枯草杆在轻微的震动着,就像是另一头被什么东西拽住在摇晃一样。

而孩子也因此更加痛苦的扭曲身体,嘴里不停的嚷嚷着。族长则协助樊守,把孩子的头固定住,不让他转动。

我这一声喊没让樊守止住动作,反倒是让孩子的母亲生气了,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朝我轻声警告说:“你别吵你男人,他可是这里的巫蛊先生,谁家着了蛊,经他一治,都能给取出来的。你们外乡人不懂,看着就成。”

孩子他妈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孩受苦。

只是我对这巫蛊师有些好奇,这是一种什么职业?

樊守大概将整根枯草**孩子鼻孔中之后,孩子身体抽搐的越来越厉害了,孩子的母亲就跑过去按住他的脚,咬着唇,哭着看着自己的孩子。

我看孩子实在可怜,心里暗骂樊守不是人、愚昧!

就在这时,樊守居然把本来**孩子鼻孔里的枯草,猛地一下给拽出来了,于此同时,枯草最末端上扒着一只黑漆漆的虫子!!

他拽出枯草之后,把枯草扔到地上,在虫子蠕动要跑的时候,他从妇女家的灶台上抓过一把盐,快速的洒在黑色的虫子上,顿时,虫子身子一僵不动了,几秒钟后,就化作了一滩发绿的浓汤。

我看到后,肉麻的抱着胳膊,呼吸都困顿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寄生虫吗?好恶心!!!

“是草鬼!不过,这下蛊的人虽然手法娴熟,但是,下的蛊不是什么顶级蛊。不过再迟一点,这草鬼就吸在肺里面了,孩子就真的没救了!”樊守拍了拍手上沾的盐,朝孩子同情的看过去。

这时,孩子已经安稳下来,闭着眼睛,松开眉头,浅浅的昏睡过去了。

孩子的母亲听这话,哭着给樊守下跪磕头道谢之后,就在老族长的帮助下,给孩子把身上的绳子解开了。随后,就朝外面围观的那些村民吼起来,“我知道是谁给我儿子下的草鬼了,如果他要是再敢下,我一定不放过他!”话末,还解开自己的围裙,往门沿上甩了三下。

《蛊夫》 第12章 012,三头蛊婴 免费试读

“我知道西山为什么总有人失踪了。”樊守掐着腰,拿着敲锣的锤子在手里翻转把玩,话也说的漫不经心的。

可他这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把所有人都吊足了胃口,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一副困惑的样子,最后是老族长问道:“你咋知道?”

“我婆娘今天差点被那东西害死,所以我发现了。”

“什么东西?”老族长睁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是蛊婴!”樊守说话间,将敲锣的棒子猛地一捏,目光移向祠堂的大门口处。

我见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下就看到了身穿民族服饰的樊雅了,只见她仰起头,挑衅的对视着樊守的目光,嘴角邪邪的上扬着。

看到她这样,我手紧紧捏拳,恨意在心底翻涌。这个可恶的女人,骗了我,差点害死我,还敢出现在这,这么嚣张的看着樊守和我!

就算是樊守和她有仇,她也没必要害我吧?

樊守的这三个字,让族长乃至现场其他村民都吓得惊呼出声,现场顿时嘈杂起来,大致都在互相问,怎么会有蛊婴在西山呢?谁干的?

现场嘈杂了一会,樊守烦躁的皱起眉,敲了一下锣,大家听到锣声,又都安静下来,看向樊守了。

只听他说:“谁干的,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马上去山上消灭这蛊婴!现在,我需要三名年轻力壮的男人,一人背一袋盐,一人扛捆柴,一人提桶柴油,然后跟着我上山除蛊!谁愿意去?”

他这话一出,祠堂里跟着族长进来的那些小伙都往后退了一步,显然没谁敢跟樊守上山。

樊守见状,气恼道:“你们有点血性行吗?我又不让你们动手除蛊,只让你们搬点东西上山而已。”

那些小伙闻言,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怯怯的表情。

这下樊守没生气,老族长生气了,朝他们吼道:“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为村寨做一点事都不肯!西山的蛊婴不除,难不成还让他继续留下来害人啊?这些个孬孙!”

族长一发火,有两个小伙绷不住了,往前一步,说是愿意跟樊守上山。

结果他们的话一出,祠堂外面就传来他们母亲的哭喊声,就好像他们马上就要死了似得。樊守看的翻了翻白眼,一脸不满。

这时我才发现,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樊守这样有血性有胆量的,对他的印象稍微好了一点。

因为最后只有两个小伙站出来,所以,上山时,樊守就得自己扛着盐袋,另只手牵着我费劲的往山上爬。

两个小伙则低声嘟囔说为什么要带我上山,意思自然是嫌我拖累他们了。我真想说,我也不愿意跟上来,还不是因为樊守给我下了蛊!

当然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免得引起樊守发怒,惩罚我。

一行四人,好不容易来到目的地,两个小伙放下东西,就打算离开。因为,他们看到了盘在坑边的大花皮蟒蛇了,吓得魂不附体的样子。

“蛊公……我们可以下山了吗?”两个人放下东西,退到山洞入口那里,朝樊守看过去。

樊守白了他们一眼,“滚!”

他们两个就如获大赦,连滚带爬的跑了个没影。

樊守见状,鼻哼一声,“胆小鬼!”

我真心想替他们辩白一下,这样的鬼地方,谁敢多呆啊?

樊守将肩膀上的盐袋放下后,从腰间拿出匕首打开盐袋,对花皮蟒蛇打了个手势,“大虾子躲开。”

那花皮蟒蛇就嗖溜一声,松开石台,爬到我这边来了,吓得我后退好几步,喊声连连。樊守白了我一眼,“它是要保护你,叫什么叫!”

我就赶紧的闭上嘴,看着朝我吐信子的大蟒蛇,背后吓出了一身汗。

樊守并没有多理会我,就拿起盐洒在坑边,顿时,坑边就像是下了一层白雪似得。

就在他撒完盐没多久,石台又被坑底的风吹的顶起,随后坑底还传来蛊婴“嘤嘤嘤”的哭声,吓得我身子都打颤了,“守哥……我害怕!”

“怕毛,有我呢!保证你死不了。”樊守不耐烦的说了我一句,随后拎起盐袋,伸手进去抓了把盐在手里,目光警惕的盯着坑边。

石台渐渐被吹开,好多小蛇往上爬来,可身体一碰到坑边的盐,就化成了一滩浓汤,可即使这样,那些小蛇还是不停的往上涌过来,并且越来越多。樊守并不停的朝坑里洒着盐。

坑底传来的“嘤嘤嘤”声,就变得扭曲和痛苦感了。

樊守见状,嘴角得意的上扬,“别说你是三头蛊婴了,就是十头蛊婴,劳资也照样灭了你!哈哈哈……”

这人,还没灭掉呢,就这么嚣张起来了!

我紧紧捏着衣领,恐惧的看着那边。

樊守笑声还没落,突然我就看到底下的风不是往上吹,而是猛地一吸,樊守的身体和手中的盐袋就一下被吸了进去!只听樊守爆了句粗口,“妈的……呃……”

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动静……

我心咯噔一跳,他居然被吸进去了!他不会被蛊婴给害死吧?

他要是被蛊婴害死了,那么我肚子里的蜈蚣怎么办?我会不会也跟着死了?

想到这个可能,我大着胆子,往坑口那边走过去,想往下面看一看。

看到坑底的画面时,我肉麻的反胃,张嘴就吐了“呕”……

随即,恐惧的跌倒在地,手足并用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可即使没有看坑底了,但刚才看到的恶心的画面,还是印在我的脑子里!那些小蛇就和农村茅坑里的蛆虫一样,将樊守包裹住,不停的翻涌着,而那个蛊婴则趴在那些小蛇身上,等待着小蛇将樊守身上的血肉吃掉,再输送到它身体里去……

好肉麻,好恶心!

一想到刚才看到的画面,我又忍不住呕吐起来。

樊守这样一定是没救了,怎么办?我逃吗?

可我一离开他三十步左右,就会腹痛难耐啊!不行,我不能让他死掉!他死了,我肯定也活不了!我不想爸爸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

想到这一点,我忍住反胃的感觉,四周看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到坑边的那些白花花的盐上……

顿时眼前一亮,忙爬起来,走到坑边,将那些盐往坑底洒去,只听蛊婴在我用盐洒下去时,都会发出痛苦扭曲的“嘤嘤嘤”声,并且声音越来越弱。

等我将坑边的盐都洒下去之后,无计可施了,但是又不敢往坑底下看去,怕又看到恶心的画面。

“砰……”

突然,坑底爆发出一声巨响,随后是蛊婴“嘤~!”一声痛苦拉长的声音传来。因为声响太大,让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心,伸头往坑底下看去……

一看下去,我惊呆了!我居然看到一滩绿色的浓汤中,伸出一个脑袋,还有一只手!只是,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匕首的顶端戳着一个婴儿血肉模糊的头颅!

“就凭你一只蛊虫,也和我斗!哼!”

随后,坑底传来樊守略带沙哑的男音,声音很大,都在四周传来回声。

听到他的声音,我松了一口气,跌坐在坑边。他没死!还好还好,这样我也就死不了了!

“大虾子!”樊守抬头擦了擦脸上沾染的绿色浓汤,朝坑顶喊了一声,那条花皮蟒蛇就嗖溜一下钻到坑底去了。

不一会,樊守就抱着大虾子出了坑。一出来,我就看到他全身都是那种小蛇化出的浓汤,而且,粗壮的胳膊上,还有没化完全的小蛇的脑袋,看起来慎人极了。

他从花皮蟒蛇身上下来,右手的匕首上的婴儿头颅慢慢变得发黑,我见状,忙指着那颗头颅,朝他颤音提醒:“婴儿……头……变黑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