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高冷冥夫别乱来]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苏然薛宇之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5-22 22:31:20

[高冷冥夫别乱来]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苏然薛宇之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高冷冥夫别乱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高冷冥夫别乱来 即可阅读全文

《高冷冥夫别乱来》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高冷冥夫别乱来》由枭草南深 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然薛宇之,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的手颤抖着从门把上松开,虽然心底害怕极了却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鼓起勇气转身看向他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看了眼周志,就将视线转向他父母,尽量让自己底气十足些,“杀人可是犯法的,周志已经死了。《高冷冥夫别乱来》由枭草南深 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然薛宇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屡次做梦梦到帅哥,在我觉得自己应该找个男朋友时,冥夫来了,不仅与我合租,还掐我桃花……

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却下意识锁上屏幕,快速收起了手机。

警员问我要不要去医院看周志最后一眼,我本就不是什么胆大的人,就拒绝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在房间里呆了一下午,满脑子想得都是周志最后给我打电话时那狠戾的语气,却并未想明白,我怎么就得罪他,让他在死之前如此恨我。

一直到下午我从房间出来准备吃饭的时候,又在洗水槽里发现本用来装着中午预留给自己的晚饭的餐盘。

我瞬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此刻却也没什么精力计较,只想着再有下一次,就一定要在饭里下泻药才行。

周一去上班的时候,我刚坐到工位上,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我接起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低沉的声音就在我之前开口,“来我办公室。”

在我未反应过来之际,电话却又挂断了。

我拧眉看着手中的听筒,只觉得莫名其妙,嘟囔了句“有病”就去做别的了。

半个小时后,我正埋头整理着合同,办公桌上的电话又响了,我刚接起来就听到听筒彼端满含怒火的咆哮声:“赶紧给我滚上来!”

这语气听着有点耳熟,我一下子就联想到半小时前那通电话,下意识反驳道:“你谁啊,有病吧。”

只是一两秒的沉寂,听筒中又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我气得恨不能爆句粗口,伸手翻了下来电查询,显示是个座机,看号码貌似还挺眼熟的。

可是不到五分钟,行政部经理就气冲冲跑来站在我桌前,肥硕的大手猛地一下拍在我桌面上,将正认真工作的我吓了一大跳。

“苏然你怎么搞的?!”经理粗犷的声音响亮得整个办公室都听得见。

见大家的视线都转向我,我脸一下子就憋红了,不解的看向他,弱弱道:“怎么了,经理?”

谁知经理恶狠狠瞪了我一眼,就拿起我桌面电话的听筒开始翻看来电显示,直到看见那串之前骚扰过我两次的号码时,脸立刻气青了,指着我开骂: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就是因为你,五分钟前楚总在电话里把我骂得狗血淋头!你倒是说说看,我平常就是这么管教你们的?以至于你们接了电话不管是谁就爆粗口?!”

我愣怔的看着经理,却也听明白此刻正追究的,是我不久前在电话中说的那句“有病”?

而且听他这么说,追究这事的人还是楚北诀?

那么,刚才那通电话是……

我正想为自己辩解些什么,经理却不耐烦的摆摆手,伸手指着门口,吓得我差点以为他要因此开了我时,他才怒不可遏的开口:“赶紧给我去找楚总道歉!”

我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一个劲的点头,边点头边朝着门口走去。

站在楚北诀办公室门口敲了许久的门都没有任何回应,我虽然在心底将这人咒骂了一万遍,却也不敢就此离开,楚北诀小心眼的功夫我今天也算是见识了,毕竟他身为老板,我觉得自己还是识时务一点比较好。

又敲了一会儿才听到一声低沉的“进”字从门里传来,我撇了撇嘴,伸手扭开门的那刻,早已换了张谄媚的笑脸,“楚总,您……您好!”

办公桌后的楚北诀却连头都不曾抬一下,无声的寂静彰显着此刻的尴尬,我暗自咬了咬牙,想了想还是觉得主动开口比较好,便道:“楚总,刚才的事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打电话的是您,所以……”

话说到一半我就说不下去了,只因楚北诀正用冰冷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瞧,看得我有些头皮发麻。

许久的沉默过后,楚北诀略带嘲讽的话语才慢悠悠传来,“听说,你老相好死了?”

知道他说的是周志,我点了点头,却又突然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向他义正言辞道:“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楚北诀只是不置可否的轻挑了下眉宇,又一个劲的盯着我瞧,如果忽视他眼里的寸寸寒意,那专注的模样差点就让我以为他对我有什么想法。

我张了张嘴,试图找个借口溜走,正犹豫着却听到楚北诀开口道,“以后离别人远点。”

“……”我有点懵,却也懂他话里的意思,却忍不住反问,“您什么意思?”

楚北诀只是意有所指的瞥了我一眼,低沉的语调难得悠扬,“正是你以为的意思。”

我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楚北诀冷着脸赶了出来。站在他办公室门口,我在心底又把他咒骂了一万遍,不仅给我穿小鞋,还骂我是不详人!

因为连累经理被骂,我一下楼就被他安排了不少工作,并规定不做完不准回家。

我一边认真处理工作,一边感叹从今以后日子不好过,等到终于差不多搞定时,抬起头才发现偌大的办公室,只剩那么零星几个人。

收拾东西匆匆离开公司,走到公交站时刚好看到最后一班公交驶离站亭,别无他法只得随手拦了辆出租回家。

一上车报了地址我就疲惫的闭着眼窝在椅背上,车子开出去好一会儿,周围安静得连发动机的声音都听不到的异样让我下意识睁开眼。

抬头望去,窗外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一丝光亮,只有昏黄的前车灯照着没有尽头的黑暗,跟我平常回家的路根本不一样。

我心下一惊,下意识看向司机,这不看还好,一看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

我抬头的那刻,不经意间扫到了后视镜里司机的那张脸,那是一张烂得只剩骷髅的脸,枯烂的左眼球连着一丝眼肉悬挂在眼眶之外,特别惊悚。

像是感应到我在看他,他抬起头也从后视镜里看向我,甚至冲我轻笑,笑着笑着,原本尚好的右眼球处突然爬出了一条蛆一样的黑色蠕虫,硬生生将眼球给挤了出来。

我被这渗人的场景吓得流出了泪,却并不敢哭出声,颤抖着双手崩溃着去掰门把手。

《高冷冥夫别乱来》 012 被逼跟周志结阴亲 免费试读

我的手颤抖着从门把上松开,虽然心底害怕极了却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鼓起勇气转身看向他们,“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看了眼周志,就将视线转向他父母,尽量让自己底气十足些,“杀人可是犯法的,周志已经死了,可你们还活着,没必要为了他断送你们的后半辈子。”

谁知我话音刚落,周母就一脸愤慨的想冲过来,那模样似乎是要揍我,却被周志伸手拦住了。周母气得满脸通红,面部因为愤慨而扭曲,盯着我的目光恨不能扒了我的皮,“你害死了我的志儿你就该死!我们家志儿死的这么惨,你怎么还有脸再活在世上!”

我抿了抿唇,这点却又不知如何反驳,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周志的死似乎跟我自己还真就脱不了关系。

“妈,你别这么凶啊,别把我刚娶的媳妇儿给吓跑了。”谁知周志却突然伸手搂住周母的肩膀拍了拍,安慰似的劝慰她。

我听了他的话却吓得僵在原地,伸手不敢置信的指着他,心底正升起浓浓的不安,周志却拖着他腐烂露骨的瘸腿一步步走向我,兴奋的声音里却阵阵阴森,“苏然,你吞了沾有我肉末的红酒,可就是我的人了……”

我震惊得还来不及瞪大眼,周志却一个大步跨过来,伸手就扣住了我的脖子,一个用力,尖利的骨节瞬间划破我颈间的肌肤。

随着他的靠近,我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那股浓浓的腐尸味,呛得我难受极了。我被勒得喘不过气,闭上眼拼了命的挣扎,也不管会不会碰到他身上腐得生蛆的烂肉。

周志却突然扣着我的脖子将我拉近他身侧,俯身凑在我耳边阴测测的笑,“苏然别挣扎了,我早就说过我喜欢你,现在我们结了阴亲,不管是生是死,你都是我的人了。”

我睁开眼一脸惊恐的看向他,想到他们无缘无故让我喝红酒原来竟是这层目的,就害怕得全身开始哆嗦。

许是我脸上排斥的表情太过明显,周志扣着我的脖子就把我甩到了地上,我额头“砰”的一下撞在坚硬的地板上,脑子仿若瞬间炸开了一般,眩晕袭来,眼前就是一黑。

还没缓过劲儿,头发就猛地被周志扯住,攒满了力道将我往后扯,我疼得头皮阵阵发麻,眼泪瞬间就不受控制的飙了出来,却又不得不随着他的动作扬起脑袋。

眼睛刚睁开条缝,就见周志举起他那只枯骨的手,朝着我的脸用力甩过来,知道这一巴掌怕是无法躲过去,我怂得立刻紧闭上眼。

下一秒只听得周志“啊”的一声惨叫,紧接着是一道女声模糊的愤怒嘶吼声:“滚开,她是我的!”

我下意识睁开眼,只来得及看见一团诡异的红光渐渐消散,最后隐匿在掉落在衣服外那块薛宇之送给我的佛牌之中。

周志痛苦的叫喊声还在继续,我不解的看向他,就见他不知为何全身都在冒着黑烟,**在外的腐肉正快速变得焦灼,就好像身上着火了似的,一脸痛苦的蜷缩在地上不停打滚。

周志父母见状立刻扑上前围着周志关切的问他怎么样了,我按了按疼得快炸了的脑袋,倏地瞥见原本反锁的门居然不知为何开了一条缝。

眼见着周志父母没工夫理会我,我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想也不想拉开门就逃了出去。

身后似乎传来周志悲愤交加的怒吼:“苏然,有她缠着,你死定了!”

我却并没听得太清楚,一心只想着赶紧逃跑。

这场恐怖经历让我一整晚都没有睡好,尤其是想到我喝了参过周志烂肉的红酒,就忍不住想吐了又吐。

双手只有紧握着脖颈间的佛牌,我才敢闭上眼。

第二天一早实在是睡不着便早早去了公司,没想到却在公司大门口见到了多日不见的楚北决。

让我意外的,楚北决这高冷孤傲的性子,应该不会是那种会在大街上拉着女孩子不放手的男人才对。

可事实却偏偏出乎我的预料,哪怕是在早高峰的公司门口,他居然毫不避讳的扯个一个打扮知性的女人的胳膊,强势拦着她不让她走。

我这人其实是非常八卦的,但眼瞅着这一幕,却实在是提不起任何兴趣上前打探情报。

快步从他们两人身旁路过,距离隔得有些远,只能隐隐约约听到楚北诀在厉声质问着女人到底是不是叫某个名字来着。

这句话信息量似乎有些大呀,我脑子里不由自主脑补出一副不和谐的画面,然后女主先醒来,见身旁躺着的是楚北诀就被吓跑了,而身为男主的楚北诀好不容易在路上再遇女主,认出了她,便不让她走,并质问她是不是那晚的某某某……

妥妥的**后还纠缠不休!

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想到昨晚楚北诀居然对我的求助无动于衷,忍无可忍在心底将他咒骂了千万遍。

中午下班的时候我给薛宇之打了个电话,一来是我猜想昨天周志会突然受伤肯定是因为他送我的佛牌在保护我,二来当然是因为我的某些小心思。

我们约在公司附近的一间餐厅见面,我边吃边给他讲了我最近的遭遇,以及昨晚佛牌居然真的助我渡过一劫这事儿。

我端着茶杯正准备敬他一杯,如果不是有他提前送我这东西,恐怕昨晚我就命丧周志之手了。

谁知我刚端起杯子,他的大掌却猛地伸了过来一把攥住我手腕,吓得我差点摔了杯子,茶水也被他突兀的举动震得洒落些许到我手背。

“你……你怎么啦?”被他用力攥着手腕我压根不敢动,不解的看向他。

薛宇之帅气儒雅的面容上却满是焦急,连声逼问:“那她有没有怎么样?”

“它?”我一脸懵逼的盯着薛宇之,末了终于明白过来,用空着的那只手从脖子里掏出佛牌亮给他看,笑着道,“它还好好的呢!你之前给我的时候,我还以为它会没什么用,没想到真的能驱鬼!也不知道伯母在泰国哪个寺庙求的,下次我有机会去泰国也给我妈求一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