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唐宇杰的小说[幽冥那点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沉醉花海 2019-05-22 22:23:32

主角叫唐宇杰的小说[幽冥那点事]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幽冥那点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幽冥那点事 即可阅读全文

《幽冥那点事》小说简介

《幽冥那点事》文笔生动,文风幽默,情节不拘泥于固定套路。人物鲜活有个性。独家小说《幽冥那点事》由冷夜山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主角唐宇杰,内容主要讲述:墙壁的另一边,堪称是别有洞天。黑漆漆的天空上挂着一弯血月,映得四周的云彩,也鲜红鲜红的。放眼望去,一条无头无尾的街道横在眼前,长约百米。百米外开,就全是深邃的黑暗了。胡倩观察着环境,“这就是阴间?”“。主角是唐宇杰的书名叫《幽冥那点事》,本小说的作者是冷夜山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品学兼优,为何名落孙山?三年梦魇,究竟所谓何故?本为阳人,为何身兼阴职?九幽冥府,究竟何人掌舵?唐宇杰:“幽冥那点事儿,呵呵……”(合同已发出,每日两更,上推荐三更)

精彩章节试读:

蜀大后校门外,和绝大多数的大学一样,都有条号称美食街所在。

这个地方街面不宽,但街道两旁,有一家算一家,几乎全是餐馆。

什么新疆大盘鸡,兰州拉面馆,反正全都是物美价廉的美食。

每到下午饭点,这条街上堪称是人山人海,有手牵手耍朋友的小情侣,也有勾肩搭背瞄美女的兄弟伙。

不过凌晨时分,这条街上就冷清多了,除了残留的油烟味道,就连小旅馆里炮火连天的战斗,也基本上偃旗息鼓。

唐宇杰身披斗篷,整个人看起来就和死神的造型一模一样,尤其是萦绕在他身周的阴煞鬼气,从里到外都透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胡倩被这股气息压得心惊胆战的,尽量和唐宇杰保持着距离。

“还有多远?”

唐宇杰出声询问,也不知是否因为有了斗篷的缘故,嗓音彷如来自九幽之地,听得胡倩打了个激灵。

确实,辅警也是警。

没有正式编制的阴差,那特么也是阴差。

“就,就在前面。”胡倩的回应有些颤抖,咽了口唾沫鼓起勇气来拉近关系道:“唐唐大哥,要在有把镰刀,你你就更像了。”

“你说这个?”

唐宇杰言毕,死神之镰就从斗篷里伸了出去,刀刃倒映着寒光,还有几只怨灵从镰刀上钻了出来,但因为被镰刀的力量拉扯的变形,惨叫声刺耳生痛。

胡倩尖叫着,让唐宇杰赶紧把镰刀收回去。

唐宇杰尴尬道:“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对你这么大威胁,新员工,能理解哈?”

“理解理解。”胡倩脸色惨白,拍着心口自我安慰,心里即有点害怕,又有点后悔。

但此时两人已经到了目的地,轻飘飘的飘进了小旅馆的一个房间。

房间里没开灯,但对于胡倩和此时的唐宇杰来说,视觉并没有什么不妥。

既然是小旅馆,收费便宜,环境自然就没什么好值得一提的,整个房间除了一张双人床,可以说啥都没有。

哦不对,床上毕竟还睡着两……嗯?三个人?城会玩啊。

胡倩双拳紧握,恨不得活活将中间的那个男的给啃了。

唐宇杰这时突然一怔,“对了,你既然可以对别人用鬼遮眼,问什么不直接找他呢?”

胡倩咬牙切齿的说:“你以为我没试过?他胸口带的护身符,能化解我的鬼术,还能阻挡我靠近他。”

“哦~”唐宇杰恍然,“怪不得白天看见你在教学楼那边瞎晃……要这么说起来,还多亏了这个附身符,要不然你就……”

见胡倩双眼喷火,唐宇杰很务实的闭了嘴。

两秒钟后……

胡倩翻着白眼到:“你倒是帮我把他护身符摘下来啊?”

“哦哦哦哦……先说好,只能吓,不能动手。”

唐宇杰走到床边,伸手勾住护身符,手指上麻麻的,就好像是被一次性打火机里面那个打火的电了一下。

呵呵,不过如此嘛。

用力扯掉护身符,绳子被崩断后,孙超倒是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抓了抓痒,正准备换个姿势继续睡时,却惊恐的坐了起来。

“鬼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惊醒了小旅馆附近不少的小情侣。

就睡在他旁边的两个女生也醒了,但因为看不见胡倩,还嗔怪的用小拳拳去锤孙超的胸口。

孙超此时满头大汗,瞠目结舌的靠着床头,还不断向后退,似乎想要退到墙壁里面去。

因为在他眼中,是胡倩跳楼自杀后的死容。

整张脸碎了一半,一颗眼球被神经连着,悬在眼眶外面。身上全是鲜血,只剩眼白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

“我~死~得~好~惨~啊~”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孙超双手乱舞,双脚乱蹬,屎尿失禁,房间里顿时充满着恶臭。

两个女生也意识到不对,尖叫着跳下床,连鞋都没穿就跑了出去。

但睡在里面的那个女生从孙超身上跨过去时,孙超一把将她推向胡倩,“去,挡住她!挡住她!”

“你有病吧!”那女生直接穿过了胡倩,被孙超推得摔到了床下,骂了一句话,夺们而去。

胡倩飘到近前,张开她那张撕裂的大嘴,作势欲咬。

孙超只觉恶臭扑面而来,腥湿的气息已经抱住了他整个脑袋,不由双眼向上一番,直接吓昏过去。

这时唐宇杰抓着胡倩的后脖子,把她给拉开,“干什么?别忘了你签了合约,别害我,更别自误。”

“杀了他!我要杀了他!”胡倩不管不顾的嘶吼着,伸手一抓,两条手臂凭空变长,眼看就要掐上孙超的脖子。

唐宇杰将胡倩的胳膊摁了下去,怒吼道:“你睁眼看看,看着他!值吗?”

胡倩气喘如牛,但无论怎么拼命,都挣扎不开,仔细看着孙超,见他屎尿齐流的窝囊模样,还有他推女生出来的嘴脸,胡倩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怨恨渐渐褪去,胡倩蹲在地上,抱着双膝低声呜咽,“我怎么会喜欢他?怎么会为了这种人跳楼?”

唐宇杰默默站在旁边看了一会,摇摇头上去拍了拍胡倩的肩膀,“走吧,心愿已了,该上路了。”

胡倩仰起头来,满面泪痕,“我能回家看父母一眼吗?”

“……他们在哪?”

“鹅城。”

“太远,时间来不及了。不过一会见到课长,我会帮你说情。”

“谢谢……”

“走吧,想通了总比当个糊涂鬼好。”唐宇杰牵着胡倩飘了出去,进了蜀大后校门后,才把斗篷脱下了,叠吧叠吧揣回裤兜。

别说,这玩意比纱还薄,外面看**,里面无遮挡,自带特效不说,还特么冬暖夏凉。

要不是穿着消耗阳气,唐宇杰根本不想脱。

显出身形后,唐宇杰带着胡倩往教学楼那边走,“看开点,一会可能需要你配合收个账。”

来到教学楼这边,张明泉等人自然早已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唐宇杰寻不到人,望着漆黑无人的四周捶胸顿足,五万块啊,过河拆桥啊,卸磨杀驴啊,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最后还是胡倩理性的分析了一波,唐宇杰这才奔向校门口,找保安问了邓勇的电话打过去,最后在邓勇崇拜的目光下,来到了张明泉的屋门口。

“唐大师!”

张明泉接到电话,也在屋门口恭候多时,同时心里也犯着嘀咕。

说好的视金钱如粪土呢?说好的高人风骨呢?骗人的,都特么是骗人的!

进了屋,唐宇杰也没多做寒暄,直接说问题已经解决了,他是来收尾款的。

本还想着张明泉要敢赖账,就让胡倩献身……现身一波,但没想到张明泉不光很爽快的给了钱,还说现在都这么晚了,让唐宇杰就在寒舍暂住一宿。

“我倒也想,不过劳碌命啊。”唐宇杰抓着一叠钞票在手心上拍,“我还得抓紧时间送她上路,错过时辰可就不好了。”

“她?”

张明泉瞬间反应过来,虽然他自认行的端坐的正,但还是有些怕怕的,甚至还有四周温度突然变低了的错觉。

所以他也就不坚持,亲自把唐宇杰送出了校门口。

“对了张校长,以后如果还有这方面的问题,联系我。”唐宇杰说罢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妥,又补上了句,“我这可不是在咒你啊?”

张明泉哭笑不得,“明白明白,能理解。”

拦下一辆出租,唐宇杰上车后又冲张明泉挥了挥手,这才报上地名,一路杀出了三环。

付过车钱,唐宇杰带着胡倩下车,钻进了一条小巷,一直走到底后,用腰牌在墙面上一印,两人……一人一鬼便穿墙而过。

这时,巷口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黑影追到尽头后,摸着墙壁喃喃自语……

《幽冥那点事》 第7章哪怕心里MMP,表面必须笑嘻嘻 免费试读

墙壁的另一边,堪称是别有洞天。

黑漆漆的天空上挂着一弯血月,映得四周的云彩,也鲜红鲜红的。

放眼望去,一条无头无尾的街道横在眼前,长约百米。

百米外开,就全是深邃的黑暗了。

胡倩观察着环境,“这就是阴间?”

“不是。”唐宇杰抬手指向街对面,“我可没资格下去,只是送你过来交接。”

街对面,有一栋古式的阁楼建筑,屋顶铺满了青瓦,屋檐高高翘起,悬挂的风铃发出悦耳的轻响。

大开的店门旁边,竖着一块木质的招牌。

死神株式会社驻锦城办事处。

胡倩满头黑线道:“死神是西方的,株式会社是脚盆鸡的,阁楼建筑是我们种花家的传统风格,招牌样式又属于近代……你们社长的恶趣味还真是……”

“来这可不敢乱说。”

唐宇杰嘘了一声,带着胡倩横穿过去,迈过膝盖那么高的门槛后,四下搜寻道:“课长?课长大人?”

“小唐来了?”邓继先穿着一身长衫撩开布帘,从内堂走了出来,移步坐到太师椅上后,从桌面下拿出来一块牌子,放在桌面上道:“先拿个号。”

“……”唐宇杰无语道:“课长,这就我们三。”

“这是规定嘛,规定。”邓继先很是无奈,连腔调都带着他浓浓的岛城老家口音。

胡倩也是醉了,正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就说你一蜀地人,怎么会突然冒出岛城口音,感情都是跟你课长学的哈?

唐宇杰只能先去取号,然后再由邓继先喊完请023号客户来1号窗口办理后,才带着胡倩过去坐下。

“嗯,你的信息我已经收到了,现在确认一下。”邓继先有板有眼的跟着章程,问了胡倩的姓名,年龄,籍贯等基本信息后,指着虚拟投影上的合约问道:“这是你自觉自愿签署的吗?”

胡倩张了张嘴,偏头看向唐宇杰。

唐宇杰忙道:“课长,还有个情况,之前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现在想通了悔不当初,所以您看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让她在回去看父母一眼?”

“当然不行了,可以通融还叫规定吗?”

胡倩脸色一边,立马反咬道:“是他强迫我签的!”

“我……讲道理啊亲?”

“你闭嘴!”邓继先两眼一瞪,然后满脸堆笑的对胡倩说:“新员工,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他这表情替换的速度之快,过程之流畅,简直能让川剧变脸的大师们汗颜。

但不得不说,课长就是课长,业务水平比起唐宇杰来说,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三言两语就把胡倩给摆平了。

而且不是一味地赔笑脸,该讲道理讲道理,该谈事实谈事实,该说感性说感性。

甚至还挤兑胡倩,说什么先天性命苦你不能怪政府,后天性有点背也不能怨社会……

胡倩听见这话非但没掀桌子,反而还多办了一个投资理财的业务……

**,什么叫高手?

这才叫高手啊!

唐宇杰全程都是瞠目结舌的,直到邓继先把胡倩送去下面,嘴巴都没合回去。

“课长,厉害啊。”

“少拍马屁,给我站好了。”邓继先板着脸道:“我们公司的口号是什么?”

“微笑服务,让客户宾至如归。”

“身为业务员最基本的要求是什么?”

“哪怕心里MMP,表面必须笑嘻嘻。”唐宇杰苦着脸道:“可这真的是太难……”

邓继先两眼一瞪,“态度要端正!”

“是!课长教育得对。”

唐宇杰一个立正,然后哈着腰,满脸殷勤的凑过去,通过握手把一叠钞票送到了邓继先手上。

邓继先干咳一声把手背到身后,“嗯,念你初犯,这单提成减半,以儆效尤。”

“是是是,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嗯。”邓继先点了点头,背在身后的手在钞票上蹭了两下,原本和蔼的脸色顿时一变,“你这是什么东西?”

“这……这不是钱……吗?”唐宇杰见邓继先脸色不善,自己也不太确定了。

邓继先好气又好笑的抖着一张来自天地银行的冥币,“你觉得下面会承认这边印刷的纸钱?哟,一张就九万六千亿,知道啥叫通货膨胀不?”

唐宇杰慌道:“我我我我……”

“行了,要不是知道你这三年天天旷课早退,这事没完。”

唐宇杰陪笑道:“课长英明,主要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三年是……是吧?”

“滚滚滚。”邓继先把没什么卵用的冥币拍唐宇杰脸上,“外面还有个家伙,跟着你过来的,自己出去处理一下。”

唐宇杰嬉皮笑脸的退出阁楼,虽然不清楚到底是被谁跟踪,但从邓继先的态度来看,应该是没什么打紧的。

从墙壁的另一边钻出来,唐宇杰还留心了下四周,小巷很窄,根本就藏不下人。

难道已经离开了?

会是谁呢?

唐宇杰心生疑惑,暗骂这背时倒灶的事儿怎么还越来越多了。

回想三年前,他也是生在红旗下,接受九年制义务教育长大的好小伙。

但就是在三年前,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他原本也算得上是品学兼优,不敢说清华北大,但考个985,211肯定是没得问题的。

那年他高三,莫名其妙被死神株式会社选为预备员工,然后只要睡着,就会梦到去一个叫死神学院的地方接受培训。

当然,刚开始他是不知道这个情况的。

还以为是学习压力大,所以才每次睡觉,都会梦到一场身临其境的,不加广告的,进度条不会因他而停顿的,恐怖连续剧。

再然后,因为晚上被吓醒睡眠不足,白天就开始打瞌睡,成绩下滑不说,甚至还有几次在课堂上惊醒。

从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小伙,到一个扰乱课堂的坏学生,也就是眼一睁一闭的功夫。

考大学?

呵呵。

虽然他最后也强撑着进了考场,但作为一个能在高考现场睡着,然后再惊醒过来扰乱考场的奇葩,考试成绩很明显是惨不忍睹的。

三年来,他去看了心理医生,也去拜了满天神佛。

但没用,什么用都没有。

只要睡着,该来的依然会来。

这一切直到五天前的半夜,他在一次从梦中惊醒,看到他以前的班导,现在的课长邓继先就杵在床边时。

他悟了。

走出小巷,唐宇杰用力撑了个懒腰,就见立交桥的桥墩子下面,冲出来一个黑影。

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唐宇杰右手伸进裤兜,捏住噢破R8,想想好像不对,又把左手伸进裤兜,捏住号称开核桃神器的洛基鸭1110……

然后想想还不对,噢破R8屏幕都稀碎了,还留着搞毛啊?

于是在把右手放回去时,那黑影已经横穿了马路,扑通一声跪在唐宇杰面前。

“师傅!我总算找到你了师傅!”

“你……”唐宇杰仔细辨认,“你谁啊?”

“我,刘应求啊!”

“谁?”

“刘天师。”

“哦~”唐宇杰恍然,“你把胡子刮了还是蛮精神的嘛。”

“师傅你就不要洗我脑壳了嘛,假的,都是假的,连名字都是假的,其实我叫……哎师傅你去哪?”

“回家睡觉,别跟着我。”

“别啊师傅,今天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苏海死皮赖脸的跟在后面,“师傅,请受徒儿一拜!”

“免了,咱俩不是一路人,你是骗子。”

“是,我是骗子,但浪子回头金不换啊。”

“……你能不能要点脸?”

“没问题,师傅你说什么是什么。”

“我没答应要收你!”

“我是不会放弃的!”

“……”唐宇杰无语,扬拳道:“砂锅那么大的拳头你见没见过?”

刘应求……哦不,苏海一溜烟跑出十多米远,躲在树干后面探出个脑袋,“我是不会放弃的,师傅!”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