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宁夏的小说[阴阳师血咒]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树瑶风 2019-05-22 22:15:22

主角叫宁夏的小说[阴阳师血咒]最新章节完结版

《阴阳师血咒》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阴阳师血咒 即可阅读全文

《阴阳师血咒》小说简介

《阴阳师血咒》虽然看着不错,但是不得不说,你抄袭啊,抄袭天道图书馆,毒殿冒充特使师伯那一段跟天道图书馆基本上是一模一样。主角叫宁夏的小说是《阴阳师血咒》,是作者人可而安写的一本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又过了几天,每天晚上姬雪几乎都在镜中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第五天晚上,当那个白色身影出现在镜中时,她极度恐惧地大叫起来。女佣人赶了过来,但并不相信姬雪的疯话,直到姬雪迫不得已把装疯的事说了出来。白衣女。小说主人公是宁夏的书名叫《阴阳师血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人可而安所编写的悬疑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带回一面铜镜之后,宁夏的生活就犹如噩梦般,开始了一系列的恐怖经历……看似巧合的事故,精心策划的谋杀,远离亲情的背叛,缘来已久的阴谋,都在古镜的牵引下一一发生。

精彩章节试读:

又过了几天,每天晚上姬雪几乎都在镜中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第五天晚上,当那个白色身影出现在镜中时,她极度恐惧地大叫起来。女佣人赶了过来,但并不相信姬雪的疯话,直到姬雪迫不得已把装疯的事说了出来。白衣女人此时冷冷地出现在身后。

在极度沉默中吃过晚饭,他又一声不响地进房间里去了,收拾好之后,宁夏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开始上网。邮箱里有几封邮件,一看署名,不由眉头皱了起来,这些都是那个曾经恶言求购古镜的“复仇者”!

第一封:

怎么?还想坐地起价吗?我可不加一分钱!

可能是宁夏几天都没回复,第二封又来了: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三封:

丫头片子!不要惹火我!

第四封:

有你好看的!!

第五封上面没有一个字,只有一张骷髅头的图片。

宁夏冷笑一下,看了看最后那封邮件,时间在五天前。她正要点击“删除”,忽然心中一动,她又打开第三封邮件:

丫头片子!不要惹火我!

“丫头”?宁夏一愣,这个“复仇者”如何知道自己的性别?

宁夏想了想,马上给方健打电话,但他的手机却不在服务区内,一时之间打不通。她立刻把复仇者的几封邮件转发给了方健,当一封封邮件转到“千年亡灵”的邮箱时,她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千年亡灵”、“复仇者”,宁夏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两个网名,继而又摇了摇头,关上了电脑。

夜色渐渐深了,宁夏毫无睡意,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以至于她的精神一直亢奋着,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可能是恐惧,也可能是悲伤,总之,这些情绪像一团浆糊一样搅得宁夏的大脑一片混乱。

宁夏翻开苏云那本白色硬壳的日记本,接着上次的篇章继续往下读:

二00六年,三月十一日,晴

今天,他带我去了一个豪华得令人乍舌的宫殿-‘古潭会所’,并为我花了近四万元办理了一张会员卡。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并不想他在我身上花那么多的钱,但是他却说,一直以来没有给我一个名分,实在觉得太歉疚,而且又不能一直像小偷一样出入我的住所,所以选择了这样一个普通人根本进不来的地方。

我的这张会员卡包下了‘幽兰斋’半年的时间。花了近十万元,不过在这里可以安静地不被人打扰地休息和进行各种各样富人们才玩得起的游戏和体育运动。

而我们,却只是在‘幽兰斋’天井中的靠椅上静静地享受阳光、喝茶、聊天!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仿佛世间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抛开,所有欢乐的时间都凝固在了‘幽兰斋’里。

是啊,一切都只属于‘幽兰斋’,一但离开‘幽兰斋’,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变成了灰色,我又要开始那烦人的各种工作、应酬,包括假装不认识他!!

宁夏看到这里,心里忽然一阵难过,苏云的恋情一直笼罩着一层不可挥散的阴霾。

二00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小雨

今天我在‘幽兰斋’等了整整一天,他都没有出现。我一直在打他的电话,上午他还接我的电话,但后来可能是他太太在身边,他就谎称我是个烦人的推销员,一次次把电话挂断,直到傍晚,他索性关机了。我一阵无名火,把手机摔碎了。

晚餐时间,服务生送来了几样精致的小菜,但我没有任何胃口。我在卫生间里放了整整一大桶热水,把自己像块海绵一样泡了进去,等全身发热了,才发现脸上也布满了泪水,我又哭了。我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连父母都难得见到我哭泣的,可为了他,我身体里所有的水分几乎都被哭光了。

晚饭前,他又打了个电话,解释说需要晚一点过来,要我一个人先吃饭。我放下电话,一人坐在院子的凉椅上,看着太阳从屋顶落下去,一种落寞顿时涌上心头,难怪古时的诗人一看到落日,就会产生无尽的忧愁烦恼来。

晚饭时间,服务生把我之前点的菜用推车送了过来,都是他喜欢的菜肴,我随便用筷子夹了夹,就没有胃口了。索性带上厢房钥匙,出去转转。

暮色之中,整个会所极为有规律地把每条小路上的路灯打开了,落日的余晖使这些古色古香的路灯灯光显得有些微弱。我随便沿着一条小路,朝会所得深处走去。

一路上行人很少,只有两三个操东北口音的中年男人穿着高尔夫球衣,喧哗地朝餐厅走去。我又换了一条小径,避开了餐厅方向的热闹。

我一路看了看,这里大约有一百多栋“幽兰斋”这样的明式小别墅,在会所南面还有一个面积巨大的运动场,除了普通的各个运动场所之外,还包括了一个高尔夫球场、一个赛马场和一个狩猎场。这些,我都不感兴趣,我只对这里优美的环境感到舒心和愉快,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属于我们俩的世界。

路灯在北面靠后山的地方渐渐稀疏起来,直到山脚,小路和路灯同时停止往前延伸了。我回头看了看,我似乎离开主体建筑物太远了,那些三层的明式建筑物如同一个个匍匐不动的怪物,偶尔从厢房被透出的灯光,就像是这些怪物忽闪忽闪的眼睛。

周围的暮色越来越浓,小路两旁的灯光在空旷的山脚下显得微不足道,一股股略带寒意的冷风从山上吹了下来。我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奇怪,怎么最近总是有些感冒,已经四月下旬了,温度怎么会那么低?

我身上只穿了一条薄薄的短裙,寒意顿时使我打了个冷颤。我准备沿原路返回。当我转身朝“幽兰斋”方向走去的时候,忽然右边眼角闪过一丝微微的光芒来。

我转过头去,那光芒似乎又熄灭了,我静候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去,可那眼角边的那丝光芒又亮了起来,我再次朝右边望去。是了,就是那丝光芒,微微地在我右侧不远处闪烁着。我定下身形来,那丝光芒渐渐变大,变成了一团白色的光团,奇怪的是,白色光芒的周围,隐隐约约地显出一种古怪的红色。随着光团的渐渐移近,我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盏白色的纸灯笼,就像电影里拍摄古装片时,那些打更的人手持的那种式样的灯笼!

我心中忽然一阵寒意,什么样的人才持那样的白色灯笼!我的身体似乎一下子就不能动弹了。直到那盏灯笼被持着的主人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才看清楚来人。

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但看得出来,她已不算年轻了,可能四十岁了。这个古怪而美丽的女人头上居然戴着一头厚重的假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支金钗。那发髻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一样,连鬓角紧贴肌肤的发丝都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来。而她身上穿的,更是让人觉得古怪莫名,上身穿一套大红色的明式服式,就像是古装片里即将出嫁时穿的衣服一样,红色的底子上绣着一些花鸟图案,上衣外还套了一件滚着动物皮毛的背心,奇怪,已经快进入夏季了,她的妆扮为何像是在冬季?她的下身是一条红色绣有蝴蝶花纹的百褶裙,腰中系着一根长长的红色绦带。

这个女人的整个装扮,就像是一个刚从戏台上下来的戏子一样。那身如鲜血般通红的色彩,被白色灯笼的光芒映照着,呈现出一圈诡异的血红色光芒,刚才我远远地看见的那抹红色,正来自于她身上的这件衣服!我以为她是会所里的管理人员,但与那些美女领班不一样的是,这个女人的胸口,并没有佩带任何带有“古潭”二字的标牌。尽管她的容貌是那种极具古典的雅致,但在白色灯光的映照下,她的肌肤是那种白得如同纸一样的颜色,没有半点血色。而她看着我的冰冷的眼神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才拥有的,与现代这个社会的大多数女子是不一样的。

我的冷汗一下子把身上的短裙湿透,浑身开始发抖,吃不准是恐惧还是她身上那股透人的寒意。她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我,似乎想从我的眼神中探寻什么,又说了一句,确切地说,是唱了一句:“你在等一个人?”

“我......我不等谁?”我本不想回答她,但却在她那咄咄逼人的眼神下申辩。

“哼!我知道你在等谁?你在等别人的相公!”她轻蔑地望着我,似乎把我看穿了,冷冷唱道。

我几乎要昏厥了,她是怎么知道的?我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她忽然笑了起来,眼神中透出一股古怪的诡异,继续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唱腔唱到:“可惜啊!可惜啊!”

“可惜什么?”我的胆子忽然大了起来,这个装神弄鬼的女人一定通过某种渠道了解到我的情况,在这里调侃我。

“那个女人在地狱里等你!”女人那种恐怖的声调和所唱出的话语让我浑身发毛,我忽然像坠入冰窟一样,瑟瑟发抖起来,直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提着灯笼,如幽灵般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一直打着哆嗦站立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刚才那副场景仍然清晰地出现在眼前,那个女人古怪的声调仍盘旋在我的头顶。直到会所的管理人员发现我,才搀扶着我回到了“幽兰斋”。

他在“幽兰斋”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了,看见我的样子,忙帮我泡好了一桶热水,我半天才恢复过来,在他怀中哭泣着把刚才所见说了出来。但是他似乎并不相信,只安慰我说,给我的压力太大了,觉得非常抱歉。

整个晚上,我几乎没有睡,听着他在身边发出的微微的呼吸声,我忽然想到了那个女人说的每一个字,一种古怪的感觉像块大石头一样压得我心里沉甸甸。

宁夏看完这篇长长的日记,心里顿时像被一种强力挤压过一样,几乎窒息。

这日记里的红衣女人,究竟是谁?

不假思索,宁夏继续往下看,直到十几页之后,苏云在一个周末又来到了“幽兰斋”。

二00六年,五月六日,晴

今天下班后,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幽兰斋’,十几天前如做梦般遇见的那个女人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我决定再去见她一面,问清楚。

但有些奇怪的是,会所的管理人员给我看了他们所有员工的相片,都没有那个女人的。当我讲述起那晚所见到的女人的模样时,那两个小姑娘显然都被震住了,大气也不敢出,也无法解释我那晚所见到的人。看她的眼神,似乎感觉我是个精神臆想者,但又不好说出来。

林伟出现了,他是会所的总经理,他听完我的述说之后,眼神中流露出不相信的神色,眉头皱了起来,没有说话,俨然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我看他的样子也挺为难的,忙解释自己可能是产生了幻觉,不会向外说起这件事的。林伟听了大为舒心,忙唤人给我送了一盘新鲜的水果压惊。

我在“幽兰斋”洗完澡之后,已经快十一点了。我这次没有告诉他我在这里,我只想一个静静地呆会儿。

看着窗外那深邃的夜色,我有些犹豫是否应该去山脚边找那个女人。正当我思索的时候,忽然,一丝幽幽地如同鬼火般的白色的光亮出现在了正前方。对了,就是那团白光,那个女人手中白灯笼发出的光芒,她又出现了!

我忙穿好衣服,飞奔似的离开“幽兰斋”,往灯光的方向奔去。心中的疑问太多了,以至于把我心中那恐惧给活生生地压了下去。

果然,那个女人手提那盏白灯笼仍然站在我上次走来的那条小路尽头,微弱的灯光映照着她那依旧苍白的面容。她身上还是穿着那套红色的衣裙,发型也没变,就像一幅画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我有些气喘,大力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点点头,似乎我们之间已有了某种默契。女人又唱道:“随我来!”转身就走。

没等我有半秒钟思考的时间,我不得不跟上她的脚步,朝后山的深处走去。她的脚步也是那种戏台上才用得到的舞步,裙裾在她那优雅的脚步下亦步亦趋,随风摆动,透出一股动人的风韵。但这种风韵在此时此地,尤为诡异。

大约走了近十几分钟,转了几个弯之后,我才发现我们来到了一处极为偏僻的地方,会所的所有建筑都被周围茂密浓黑的树木阻挡在了外面,一股树林中特有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但却带着这个季节本不该有的寒意。经过上次的教训,我特意穿了一件白色的夹克。我拉拉夹克的拉链,但觉得那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已经透入了心房。

四周的树叶被风吹起一阵波澜,发出“哗哗”的声响,眼前的女人仍用她那不紧不慢的脚步继续朝前走,一句话也不曾说过。

一幢突兀的建筑物忽然出现在前方,女人脚步停下了,把灯笼举高,我看清楚了这幢建筑。这是一幢与会所里大同小异的三层明式院落,但外表墙壁却破损不堪,大门也只剩下了一扇,里面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山间的寒风一阵吹过,斜挂在墙上半扇木门忽然吱吱呀呀地怪叫起来。

我顿时感到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后悔跟着这个女人来这个地方。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女人忽然开腔了,差点把我的心脏吓破。我摇了摇头。

“此处正是当年明代一名官员的别院!”女人的声调幽幽地响起,诡异的感觉把我全身都包围了起来。

“里面曾经住着明代的一个公主!”

“公主?”我有些不解,这个女人把我引到这个鬼地方来,对我说这些话,到底是何用意。

女人似乎并不理会我的感觉,依然唱着她的古怪的唱腔:“公主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却不甘心做妾室,便要那个男人将自己的妻室毒死!但皇上发现了公主和那个男人的关系,大发雷霆,将那个男人贬到了此处。因公主已破身,皇帝不得已将公主下嫁给了那个男人。”女人唱到此处,忽然大口大口的不住喘气。我听得毛骨悚然,但强烈的好奇心使我没有打断她,听她继续往下唱,但她却开始用说了:

“公主真正嫁给这个男人之后,却得了一种古怪的病,一种奇怪的失心疯,她有一种强烈的折磨人的欲望。她发疯似的折磨着府中所有的女眷。男人也被她折磨得痛苦不堪,直到有一天,公主忽然要求男人再娶一个妾室回来。男人大为吃惊,公主的那种几乎疯狂的妒嫉心,怎么会要他再娶?但公主执意要求男人娶一个女人回来,只要是女人就好。男人因受制于皇帝派出的耳目,不敢得罪公主,硬着头皮娶了当地的一个县令的女儿回府。公主在县令女儿嫁入府中的第一夜就开始了她的计划,她要将县令女儿活活折磨死。男人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县令女儿被公主的各种各样骇人的花招引入深渊,最后禁不住那巨大的恐惧而上吊身亡!”说到这里,女人停顿了下来,白色灯笼照射下,她眼中闪烁出一丝晶莹的光芒。

我被她的故事吓住了,大气也不敢出,只听她继续说道:

“在县令女儿自尽的几天后,公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再次下令男人娶妻回来给她折磨。当第三个无辜的女孩被吓得自尽之后,男人发誓再也不让无辜的人受伤害了,断然拒绝了公主的要求。于是,在公主的一次疯狂举动中,男人忍无可忍地举起了手中的刀子,朝公主砍去,而公主也在即将身亡的那一刻,用一把匕首刺破了男人的心脏,两人同归于尽了。”

我静静地望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她是否在用这个故事暗示我什么呢?

我忽然有种被她戏弄的感觉,猛地转身离开。

女人幽幽的唱腔在我身后响起:“你抢了别人的相公,是要遭报应的!那个女人在地狱里等着你呢?她的诅咒已经开始了!”

宁夏呆呆地望着日记本里那令人毛骨耸然的语句,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个女人幽幽唱戏的情形来,一阵寒意顿时侵入了肌肤,穿过毛细血管,直到心底最深处。

她猛地合上日记本,大口的不停喘气,似乎刚才苏云的那番述说让她忽然陷入了一个黑不可见的深渊,深渊里正有一股不可预见的力量,用力地把她往下拽。

从那面诡异的古镜中所见到的幻境,到苏云、陈瑛的相继死亡;《古镜幽谭》中姬雪的悲惨遭遇;再到苏云生前记下的这些离奇的经历,无不让宁夏惊恐万分,她隐约觉得发生在她身边所有的事情都被一种神秘而恐怖的力量牵引在一起!

这些,都使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

“嘀零零”一阵突如其来的手机**把宁夏从沉思的漩涡中拉了回来。

“喂?”宁夏没有看来电,就接了电话。

“宁夏!是我!”那边传来了方健略为焦急的声音,“我刚刚才回到家里,看见了你转发的邮件,有点担心你,所以马上给你打电话了。你没事吧?”

宁夏忙把思绪从混乱之中拉出来,说道:“没事!”

“那个‘复仇者’你认识吗?”

“不认识!所以感到奇怪!”

“对了!在得到那面古镜之后,你告诉过身边的哪些人?”

“我的两个同学是最先知道的!后来我在博客中简单地说起了此事,但并没有详细说明。再后来,就是你和余教授比较清楚了!”宁夏想了想。

“你的同学?”

“不会是她们!”宁夏断然打断了方健的猜测,犹豫片刻解释道,“她们俩都出事了......”她简单地把苏云和陈瑛的遭遇说了出来。

方健好一阵没有说话,忽然,宁夏想起了什么道:“刚才打你的电话,怎么没有讯号?”

“我......刚才,刚才在余教授家中,可能是手机没有电了吧?”那边传来方健支支吾吾的声音。

宁夏的心猛跳了两下,她口气平静地说:“算了!现在很晚了,我想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说罢,就挂断了电话。

宁夏和上电话之后,心跳又加速起来,刚才方健的话倒提醒了她,确切知道她拥有这面古镜的人,总共只有四个人,苏云和陈瑛断然不是,那么方健和余教授呢?余教授近七旬的人了,难道还喜欢玩这些电脑之类的东西?剩下的就只有一个人了!但她很快摇摇头,不能这么快下结论,如果真是方健,他为何要在余教授过世之后,急着帮她找回那面古镜呢?

宁夏疲惫地吁了一口气,心中的疑问太多了。关上台灯躺下,窗外很安静,连丝风也没有,梧桐树也没有在对面的墙壁上表演皮影。辗转反侧,脑袋里已经被各种各样思绪挤得满满得,几乎都要爆炸了,根本无法入睡。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但大脑似乎根本不听她的使唤,反而涌入更多的东西,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哥哥!”宁夏望着伤心不绝的宁康,心中顿时一阵酸涩,眼泪也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小夏!”宁康回过头来,有些尴尬,但仍然掩饰不住眼中的悲哀,虽止住了哭泣声,但泪水依然没有停止。

望着曾经迷倒过无数少女的那张英俊面容在几年之间就变成了眼前这个已慢慢步入中年的憔悴消瘦男子,宁夏更是泪如雨下。宁康比她大了近十岁,一直以来都极为呵护和照顾她,自从六年前尾随简娜去了上海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得到宁康的呵护了。而现在,她反而要照顾这个看似成熟,但内心同样脆弱的哥哥了。

喝了一口宁夏端来的热茶,他平静了许多,但泪痕仍然未干。

“嫂子......她的事情都办妥了吗?”宁夏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但一开口立刻后悔了,她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但宁康似乎并不介意,微微点点头。

“那你这次回来,上海那边的事务所怎么办?”宁夏松一口气,自他回来之后,就一直不敢提他工作上的事。

“我请朋友在那边帮忙,先暂时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宁康眼神极为伤感,转过头来看着她,“你呢?你这几天怎么不去上班?”

“我?我向单位请了假,想在家多陪你!”

“陪我?不用!我一个男子汉,还需要你这个小姑娘来陪?”宁康故作欢颜。

宁夏忽然想起了什么:“趁着我还有几天假,要不然,我陪你去哪里散散心?”望着宁夏关切的眼神,宁康叹一口气,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好吧!你说,要去哪里?”

“太好了!还是你来定吧!”见宁康的情绪似乎好转了起来,她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宁康低头想了想,抬头提议道:“要不!我们去黑镇上住两天!听说那个地方的明式建筑保留得非常完好!......咦!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他发现宁夏的脸色陡然间忽然变了。

“是这样......”宁夏低头想了想,把所有的事情,从黑镇上购回那面古镜到后来“复仇者”的威胁信件等等,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宁康。

《阴阳师血咒》 第一卷-第六章 免费试读

又过了几天,每天晚上姬雪几乎都在镜中看到了那个白色的身影。第五天晚上,当那个白色身影出现在镜中时,她极度恐惧地大叫起来。女佣人赶了过来,但并不相信姬雪的疯话,直到姬雪迫不得已把装疯的事说了出来。白衣女人此时冷冷地出现在身后。

在极度沉默中吃过晚饭,他又一声不响地进房间里去了,收拾好之后,宁夏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开始上网。邮箱里有几封邮件,一看署名,不由眉头皱了起来,这些都是那个曾经恶言求购古镜的“复仇者”!

第一封:

怎么?还想坐地起价吗?我可不加一分钱!

可能是宁夏几天都没回复,第二封又来了: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三封:

丫头片子!不要惹火我!

第四封:

有你好看的!!

第五封上面没有一个字,只有一张骷髅头的图片。

宁夏冷笑一下,看了看最后那封邮件,时间在五天前。她正要点击“删除”,忽然心中一动,她又打开第三封邮件:

丫头片子!不要惹火我!

“丫头”?宁夏一愣,这个“复仇者”如何知道自己的性别?

宁夏想了想,马上给方健打电话,但他的手机却不在服务区内,一时之间打不通。她立刻把复仇者的几封邮件转发给了方健,当一封封邮件转到“千年亡灵”的邮箱时,她心中忽然产生了一个古怪的念头。

“千年亡灵”、“复仇者”,宁夏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两个网名,继而又摇了摇头,关上了电脑。

夜色渐渐深了,宁夏毫无睡意,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以至于她的精神一直亢奋着,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可能是恐惧,也可能是悲伤,总之,这些情绪像一团浆糊一样搅得宁夏的大脑一片混乱。

宁夏翻开苏云那本白色硬壳的日记本,接着上次的篇章继续往下读:

二00六年,三月十一日,晴

今天,他带我去了一个豪华得令人乍舌的宫殿-‘古潭会所’,并为我花了近四万元办理了一张会员卡。我的心情很复杂,我并不想他在我身上花那么多的钱,但是他却说,一直以来没有给我一个名分,实在觉得太歉疚,而且又不能一直像小偷一样出入我的住所,所以选择了这样一个普通人根本进不来的地方。

我的这张会员卡包下了‘幽兰斋’半年的时间。花了近十万元,不过在这里可以安静地不被人打扰地休息和进行各种各样富人们才玩得起的游戏和体育运动。

而我们,却只是在‘幽兰斋’天井中的靠椅上静静地享受阳光、喝茶、聊天!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仿佛世间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抛开,所有欢乐的时间都凝固在了‘幽兰斋’里。

是啊,一切都只属于‘幽兰斋’,一但离开‘幽兰斋’,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变成了灰色,我又要开始那烦人的各种工作、应酬,包括假装不认识他!!

宁夏看到这里,心里忽然一阵难过,苏云的恋情一直笼罩着一层不可挥散的阴霾。

二00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小雨

今天我在‘幽兰斋’等了整整一天,他都没有出现。我一直在打他的电话,上午他还接我的电话,但后来可能是他太太在身边,他就谎称我是个烦人的推销员,一次次把电话挂断,直到傍晚,他索性关机了。我一阵无名火,把手机摔碎了。

晚餐时间,服务生送来了几样精致的小菜,但我没有任何胃口。我在卫生间里放了整整一大桶热水,把自己像块海绵一样泡了进去,等全身发热了,才发现脸上也布满了泪水,我又哭了。我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连父母都难得见到我哭泣的,可为了他,我身体里所有的水分几乎都被哭光了。

晚饭前,他又打了个电话,解释说需要晚一点过来,要我一个人先吃饭。我放下电话,一人坐在院子的凉椅上,看着太阳从屋顶落下去,一种落寞顿时涌上心头,难怪古时的诗人一看到落日,就会产生无尽的忧愁烦恼来。

晚饭时间,服务生把我之前点的菜用推车送了过来,都是他喜欢的菜肴,我随便用筷子夹了夹,就没有胃口了。索性带上厢房钥匙,出去转转。

暮色之中,整个会所极为有规律地把每条小路上的路灯打开了,落日的余晖使这些古色古香的路灯灯光显得有些微弱。我随便沿着一条小路,朝会所得深处走去。

一路上行人很少,只有两三个操东北口音的中年男人穿着高尔夫球衣,喧哗地朝餐厅走去。我又换了一条小径,避开了餐厅方向的热闹。

我一路看了看,这里大约有一百多栋“幽兰斋”这样的明式小别墅,在会所南面还有一个面积巨大的运动场,除了普通的各个运动场所之外,还包括了一个高尔夫球场、一个赛马场和一个狩猎场。这些,我都不感兴趣,我只对这里优美的环境感到舒心和愉快,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属于我们俩的世界。

路灯在北面靠后山的地方渐渐稀疏起来,直到山脚,小路和路灯同时停止往前延伸了。我回头看了看,我似乎离开主体建筑物太远了,那些三层的明式建筑物如同一个个匍匐不动的怪物,偶尔从厢房被透出的灯光,就像是这些怪物忽闪忽闪的眼睛。

周围的暮色越来越浓,小路两旁的灯光在空旷的山脚下显得微不足道,一股股略带寒意的冷风从山上吹了下来。我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奇怪,怎么最近总是有些感冒,已经四月下旬了,温度怎么会那么低?

我身上只穿了一条薄薄的短裙,寒意顿时使我打了个冷颤。我准备沿原路返回。当我转身朝“幽兰斋”方向走去的时候,忽然右边眼角闪过一丝微微的光芒来。

我转过头去,那光芒似乎又熄灭了,我静候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去,可那眼角边的那丝光芒又亮了起来,我再次朝右边望去。是了,就是那丝光芒,微微地在我右侧不远处闪烁着。我定下身形来,那丝光芒渐渐变大,变成了一团白色的光团,奇怪的是,白色光芒的周围,隐隐约约地显出一种古怪的红色。随着光团的渐渐移近,我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盏白色的纸灯笼,就像电影里拍摄古装片时,那些打更的人手持的那种式样的灯笼!

我心中忽然一阵寒意,什么样的人才持那样的白色灯笼!我的身体似乎一下子就不能动弹了。直到那盏灯笼被持着的主人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才看清楚来人。

那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但看得出来,她已不算年轻了,可能四十岁了。这个古怪而美丽的女人头上居然戴着一头厚重的假发髻,发髻上插着一支金钗。那发髻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一样,连鬓角紧贴肌肤的发丝都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来。而她身上穿的,更是让人觉得古怪莫名,上身穿一套大红色的明式服式,就像是古装片里即将出嫁时穿的衣服一样,红色的底子上绣着一些花鸟图案,上衣外还套了一件滚着动物皮毛的背心,奇怪,已经快进入夏季了,她的妆扮为何像是在冬季?她的下身是一条红色绣有蝴蝶花纹的百褶裙,腰中系着一根长长的红色绦带。

这个女人的整个装扮,就像是一个刚从戏台上下来的戏子一样。那身如鲜血般通红的色彩,被白色灯笼的光芒映照着,呈现出一圈诡异的血红色光芒,刚才我远远地看见的那抹红色,正来自于她身上的这件衣服!我以为她是会所里的管理人员,但与那些美女领班不一样的是,这个女人的胸口,并没有佩带任何带有“古潭”二字的标牌。尽管她的容貌是那种极具古典的雅致,但在白色灯光的映照下,她的肌肤是那种白得如同纸一样的颜色,没有半点血色。而她看着我的冰冷的眼神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人才拥有的,与现代这个社会的大多数女子是不一样的。

我的冷汗一下子把身上的短裙湿透,浑身开始发抖,吃不准是恐惧还是她身上那股透人的寒意。她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我,似乎想从我的眼神中探寻什么,又说了一句,确切地说,是唱了一句:“你在等一个人?”

“我......我不等谁?”我本不想回答她,但却在她那咄咄逼人的眼神下申辩。

“哼!我知道你在等谁?你在等别人的相公!”她轻蔑地望着我,似乎把我看穿了,冷冷唱道。

我几乎要昏厥了,她是怎么知道的?我眼前的这个女人到底是人还是鬼?

她忽然笑了起来,眼神中透出一股古怪的诡异,继续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唱腔唱到:“可惜啊!可惜啊!”

“可惜什么?”我的胆子忽然大了起来,这个装神弄鬼的女人一定通过某种渠道了解到我的情况,在这里调侃我。

“那个女人在地狱里等你!”女人那种恐怖的声调和所唱出的话语让我浑身发毛,我忽然像坠入冰窟一样,瑟瑟发抖起来,直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提着灯笼,如幽灵般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一直打着哆嗦站立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刚才那副场景仍然清晰地出现在眼前,那个女人古怪的声调仍盘旋在我的头顶。直到会所的管理人员发现我,才搀扶着我回到了“幽兰斋”。

他在“幽兰斋”等了好长一段时间了,看见我的样子,忙帮我泡好了一桶热水,我半天才恢复过来,在他怀中哭泣着把刚才所见说了出来。但是他似乎并不相信,只安慰我说,给我的压力太大了,觉得非常抱歉。

整个晚上,我几乎没有睡,听着他在身边发出的微微的呼吸声,我忽然想到了那个女人说的每一个字,一种古怪的感觉像块大石头一样压得我心里沉甸甸。

宁夏看完这篇长长的日记,心里顿时像被一种强力挤压过一样,几乎窒息。

这日记里的红衣女人,究竟是谁?

不假思索,宁夏继续往下看,直到十几页之后,苏云在一个周末又来到了“幽兰斋”。

二00六年,五月六日,晴

今天下班后,我独自一人来到了‘幽兰斋’,十几天前如做梦般遇见的那个女人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我决定再去见她一面,问清楚。

但有些奇怪的是,会所的管理人员给我看了他们所有员工的相片,都没有那个女人的。当我讲述起那晚所见到的女人的模样时,那两个小姑娘显然都被震住了,大气也不敢出,也无法解释我那晚所见到的人。看她的眼神,似乎感觉我是个精神臆想者,但又不好说出来。

林伟出现了,他是会所的总经理,他听完我的述说之后,眼神中流露出不相信的神色,眉头皱了起来,没有说话,俨然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我看他的样子也挺为难的,忙解释自己可能是产生了幻觉,不会向外说起这件事的。林伟听了大为舒心,忙唤人给我送了一盘新鲜的水果压惊。

我在“幽兰斋”洗完澡之后,已经快十一点了。我这次没有告诉他我在这里,我只想一个静静地呆会儿。

看着窗外那深邃的夜色,我有些犹豫是否应该去山脚边找那个女人。正当我思索的时候,忽然,一丝幽幽地如同鬼火般的白色的光亮出现在了正前方。对了,就是那团白光,那个女人手中白灯笼发出的光芒,她又出现了!

我忙穿好衣服,飞奔似的离开“幽兰斋”,往灯光的方向奔去。心中的疑问太多了,以至于把我心中那恐惧给活生生地压了下去。

果然,那个女人手提那盏白灯笼仍然站在我上次走来的那条小路尽头,微弱的灯光映照着她那依旧苍白的面容。她身上还是穿着那套红色的衣裙,发型也没变,就像一幅画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

我有些气喘,大力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点点头,似乎我们之间已有了某种默契。女人又唱道:“随我来!”转身就走。

没等我有半秒钟思考的时间,我不得不跟上她的脚步,朝后山的深处走去。她的脚步也是那种戏台上才用得到的舞步,裙裾在她那优雅的脚步下亦步亦趋,随风摆动,透出一股动人的风韵。但这种风韵在此时此地,尤为诡异。

大约走了近十几分钟,转了几个弯之后,我才发现我们来到了一处极为偏僻的地方,会所的所有建筑都被周围茂密浓黑的树木阻挡在了外面,一股树林中特有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但却带着这个季节本不该有的寒意。经过上次的教训,我特意穿了一件白色的夹克。我拉拉夹克的拉链,但觉得那种深入骨髓的寒意已经透入了心房。

四周的树叶被风吹起一阵波澜,发出“哗哗”的声响,眼前的女人仍用她那不紧不慢的脚步继续朝前走,一句话也不曾说过。

一幢突兀的建筑物忽然出现在前方,女人脚步停下了,把灯笼举高,我看清楚了这幢建筑。这是一幢与会所里大同小异的三层明式院落,但外表墙壁却破损不堪,大门也只剩下了一扇,里面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山间的寒风一阵吹过,斜挂在墙上半扇木门忽然吱吱呀呀地怪叫起来。

我顿时感到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后悔跟着这个女人来这个地方。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女人忽然开腔了,差点把我的心脏吓破。我摇了摇头。

“此处正是当年明代一名官员的别院!”女人的声调幽幽地响起,诡异的感觉把我全身都包围了起来。

“里面曾经住着明代的一个公主!”

“公主?”我有些不解,这个女人把我引到这个鬼地方来,对我说这些话,到底是何用意。

女人似乎并不理会我的感觉,依然唱着她的古怪的唱腔:“公主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却不甘心做妾室,便要那个男人将自己的妻室毒死!但皇上发现了公主和那个男人的关系,大发雷霆,将那个男人贬到了此处。因公主已破身,皇帝不得已将公主下嫁给了那个男人。”女人唱到此处,忽然大口大口的不住喘气。我听得毛骨悚然,但强烈的好奇心使我没有打断她,听她继续往下唱,但她却开始用说了:

“公主真正嫁给这个男人之后,却得了一种古怪的病,一种奇怪的失心疯,她有一种强烈的折磨人的欲望。她发疯似的折磨着府中所有的女眷。男人也被她折磨得痛苦不堪,直到有一天,公主忽然要求男人再娶一个妾室回来。男人大为吃惊,公主的那种几乎疯狂的妒嫉心,怎么会要他再娶?但公主执意要求男人娶一个女人回来,只要是女人就好。男人因受制于皇帝派出的耳目,不敢得罪公主,硬着头皮娶了当地的一个县令的女儿回府。公主在县令女儿嫁入府中的第一夜就开始了她的计划,她要将县令女儿活活折磨死。男人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县令女儿被公主的各种各样骇人的花招引入深渊,最后禁不住那巨大的恐惧而上吊身亡!”说到这里,女人停顿了下来,白色灯笼照射下,她眼中闪烁出一丝晶莹的光芒。

我被她的故事吓住了,大气也不敢出,只听她继续说道:

“在县令女儿自尽的几天后,公主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再次下令男人娶妻回来给她折磨。当第三个无辜的女孩被吓得自尽之后,男人发誓再也不让无辜的人受伤害了,断然拒绝了公主的要求。于是,在公主的一次疯狂举动中,男人忍无可忍地举起了手中的刀子,朝公主砍去,而公主也在即将身亡的那一刻,用一把匕首刺破了男人的心脏,两人同归于尽了。”

我静静地望着她,久久说不出话来,她是否在用这个故事暗示我什么呢?

我忽然有种被她戏弄的感觉,猛地转身离开。

女人幽幽的唱腔在我身后响起:“你抢了别人的相公,是要遭报应的!那个女人在地狱里等着你呢?她的诅咒已经开始了!”

宁夏呆呆地望着日记本里那令人毛骨耸然的语句,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个女人幽幽唱戏的情形来,一阵寒意顿时侵入了肌肤,穿过毛细血管,直到心底最深处。

她猛地合上日记本,大口的不停喘气,似乎刚才苏云的那番述说让她忽然陷入了一个黑不可见的深渊,深渊里正有一股不可预见的力量,用力地把她往下拽。

从那面诡异的古镜中所见到的幻境,到苏云、陈瑛的相继死亡;《古镜幽谭》中姬雪的悲惨遭遇;再到苏云生前记下的这些离奇的经历,无不让宁夏惊恐万分,她隐约觉得发生在她身边所有的事情都被一种神秘而恐怖的力量牵引在一起!

这些,都使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

“嘀零零”一阵突如其来的手机**把宁夏从沉思的漩涡中拉了回来。

“喂?”宁夏没有看来电,就接了电话。

“宁夏!是我!”那边传来了方健略为焦急的声音,“我刚刚才回到家里,看见了你转发的邮件,有点担心你,所以马上给你打电话了。你没事吧?”

宁夏忙把思绪从混乱之中拉出来,说道:“没事!”

“那个‘复仇者’你认识吗?”

“不认识!所以感到奇怪!”

“对了!在得到那面古镜之后,你告诉过身边的哪些人?”

“我的两个同学是最先知道的!后来我在博客中简单地说起了此事,但并没有详细说明。再后来,就是你和余教授比较清楚了!”宁夏想了想。

“你的同学?”

“不会是她们!”宁夏断然打断了方健的猜测,犹豫片刻解释道,“她们俩都出事了......”她简单地把苏云和陈瑛的遭遇说了出来。

方健好一阵没有说话,忽然,宁夏想起了什么道:“刚才打你的电话,怎么没有讯号?”

“我......刚才,刚才在余教授家中,可能是手机没有电了吧?”那边传来方健支支吾吾的声音。

宁夏的心猛跳了两下,她口气平静地说:“算了!现在很晚了,我想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说罢,就挂断了电话。

宁夏和上电话之后,心跳又加速起来,刚才方健的话倒提醒了她,确切知道她拥有这面古镜的人,总共只有四个人,苏云和陈瑛断然不是,那么方健和余教授呢?余教授近七旬的人了,难道还喜欢玩这些电脑之类的东西?剩下的就只有一个人了!但她很快摇摇头,不能这么快下结论,如果真是方健,他为何要在余教授过世之后,急着帮她找回那面古镜呢?

宁夏疲惫地吁了一口气,心中的疑问太多了。关上台灯躺下,窗外很安静,连丝风也没有,梧桐树也没有在对面的墙壁上表演皮影。辗转反侧,脑袋里已经被各种各样思绪挤得满满得,几乎都要爆炸了,根本无法入睡。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但大脑似乎根本不听她的使唤,反而涌入更多的东西,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哥哥!”宁夏望着伤心不绝的宁康,心中顿时一阵酸涩,眼泪也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

“小夏!”宁康回过头来,有些尴尬,但仍然掩饰不住眼中的悲哀,虽止住了哭泣声,但泪水依然没有停止。

望着曾经迷倒过无数少女的那张英俊面容在几年之间就变成了眼前这个已慢慢步入中年的憔悴消瘦男子,宁夏更是泪如雨下。宁康比她大了近十岁,一直以来都极为呵护和照顾她,自从六年前尾随简娜去了上海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得到宁康的呵护了。而现在,她反而要照顾这个看似成熟,但内心同样脆弱的哥哥了。

喝了一口宁夏端来的热茶,他平静了许多,但泪痕仍然未干。

“嫂子......她的事情都办妥了吗?”宁夏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但一开口立刻后悔了,她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但宁康似乎并不介意,微微点点头。

“那你这次回来,上海那边的事务所怎么办?”宁夏松一口气,自他回来之后,就一直不敢提他工作上的事。

“我请朋友在那边帮忙,先暂时回来休息一段时间!”宁康眼神极为伤感,转过头来看着她,“你呢?你这几天怎么不去上班?”

“我?我向单位请了假,想在家多陪你!”

“陪我?不用!我一个男子汉,还需要你这个小姑娘来陪?”宁康故作欢颜。

宁夏忽然想起了什么:“趁着我还有几天假,要不然,我陪你去哪里散散心?”望着宁夏关切的眼神,宁康叹一口气,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好吧!你说,要去哪里?”

“太好了!还是你来定吧!”见宁康的情绪似乎好转了起来,她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宁康低头想了想,抬头提议道:“要不!我们去黑镇上住两天!听说那个地方的明式建筑保留得非常完好!......咦!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他发现宁夏的脸色陡然间忽然变了。

“是这样......”宁夏低头想了想,把所有的事情,从黑镇上购回那面古镜到后来“复仇者”的威胁信件等等,都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宁康。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