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灵异 > 正文

主角叫老张老白的小说[夜不封门]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初夏少女 2019-05-15 23:39:16

主角叫老张老白的小说[夜不封门]结局免费阅读

《夜不封门》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夜不封门 即可阅读全文

《夜不封门》小说简介

作者大大的书都看过,非常喜欢,是我喜爱的风格,作者大大加油,快更。。完整版小说《夜不封门》由几度春秋所编写的灵异惊悚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张老白,书中主要讲述了:记得我小时候,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经常喜欢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像什么碾盘粗的蛇,能听的懂人话的黄皮子,林林总总很是玄奇。对于这些事儿,我都是当做趣事来听的,从来也没有信过。可是82年,我参军入伍以后,。精品小说《夜不封门》由几度春秋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惊悚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老张老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次离奇的迁坟,一段传奇的人生,80年代的老兵,讲述一段尘封的历史

精彩章节试读:

而在这空间的最中间,则是一个巨大的半透明球体,像是什么生物的卵。

这个卵呈微黄的半透明颜色,里面隐隐约约有个黑影,像是个人的样子。

我咽了口唾沫,走到怪卵的面前,仔细的打量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越看怪卵,越觉得里面的人很眼熟,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但是却怎么都挥之不去。

难道,这里面的人,是三班长不成!我一愣,脑袋里闪过这个念头!

我站在怪卵面前,死死盯着里面的人,想分辨出,里面的究竟是不是三班长。

可是令我失望的是,这个半透明的怪卵里,有很多黄浊的液体,透过液体,虽然能模糊的看到里面有个人,可想看清楚,却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就算看不清,里面的人也十有八9就是三班长。

只是有一点,要真是三班长,他是怎么进入这个怪卵里的?而且!算算时间,他应该被困进怪卵里,有大半个小时了,这么长的时间,他在里面,还有气么……

我鼻子有点发酸,心里很是难受。

我以前是在新疆驻境,并不是现在部队土生土长的老兵,刚到部队里的时候,很不适应,都是三班长在帮衬着,我才能很快融入三班,所以三班长在我心里,一直是个老大哥的形象,我很感激他。

而看现在的情况,估计三班长是凶多吉少,我虽然是当兵的,但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怎么能不难受!

……

只是!

就在我为三班长感到难过的这会儿功夫,眼前的怪卵中,却突然发生了,令我意想不到的变化。

我看到,那怪卵里的三班长,手臂竟然动了一下!

这让我激动起来!难道三班长没事,还有口气么,人还活着!

这是有可能的!毕竟我所猜想的三班长被困在怪卵里的事,并不是实际情况,说不定他只是刚刚进入怪卵里。

我越想越觉得是这样,于是,我就拿起工兵铲,对着怪卵就是一拍。

只听啪的一声,有点像是摔碎瓷碗的声音,那半透明的怪卵应声而碎,里面浑浊的黄色液体流了一地,我身上也被溅到很多,闻起来很是刺鼻,有股恶心的腥味。

怪卵被我打破,里面的人也露了出来。

那个人穿着和我一样的军服,身上都是黄色的粘液,头发上脸上也都蒙了一层,看不清究竟是谁。

更关键的是,他始终是一动不动的,没有半点反应,这让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我把嘴巴里的烟蒂吐出去,走到“三班长”的面前,晃着他的肩膀,喊三班长,赶快醒醒!

但是“三班长”却没有任何反应!好像之前我看到他动的那一下,是错觉一样。

就在这时,我灵机一动,连忙把“三班长”扶起来,对着他的背用力拍了几下。

起初,他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和尸体差不多,但是到了后面,随着我最后用力一拍,他整个人像被火烧了似得,浑身一震,哇哇吐了几口黄水。

还不等我松口气,“三班长”却又直接昏了过去,要不是弱不可闻的呼吸声,我差点都想骂娘了!

好在!看情况,人应该没事!我提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然而就在我把“三班长”脸上的黄色液体擦干净以后,我却发现,我认错人了。

这人竟然不是三班长,而是已经失踪了一天,我们所有人都以为已经没救,死了的老张!

这让我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怪卵里的是老张,那三班长又去了哪里?

周围已经没有了别的能隐藏人的地方,三班长又不在这里,难道是我找错了地方?

又或者说,这其中还隐藏着什么我没有发现的秘密?

我蹲在地上看着老张,心里即是开心,也是疑惑。

老张平时和我关系最好,他能活着,这是最好的,但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怪卵里呢?

按照雪地里留下的痕迹,老张是被什么东西给袭击了,然后被拖进了小鬼子的防空洞里。

也就是说,防空洞里某个地方,其实是那个东西的老巢,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很小心谨慎的原因。

想到这里!我心里猛的一咯噔,突然有个很不好的念头。

老张在这里的话,那岂不是说,这里很有可能是那东西的老巢!

差不多就是我想到这的一刹那,我听到,周围突然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古怪声音。

那声音跟秋天摘花生抖土的声音差不多,只是听起来,莫名让人心里起了寒意。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但是等我站起身,仔细看了看周围以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周围依旧是灰白色的石壁,杂乱的叠在一起,石壁上有很多篮球大小的洞。

我咽了口唾沫,忍不住骂了句,真他娘的邪门。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句话骂出声以后,那悉悉索索的古怪声音,竟然消失了,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周围一下子,变得寂静起来!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周围越是寂静,我心里的不安感,越是强烈。

多年老兵生涯养成的直觉告诉我,黑暗中,有什么东西盯上了我。

这,也让我更加不安了!握着工兵铲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多用了几分力。

气氛顿时僵硬了下来,我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了,说动不敢动,说不动,又担心那隐藏在黑暗中的东西,会忍不住突然袭击我。

说来也可笑,一直到这里,我都始终不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是大是小,是地上跑的,还是天上飞的。

就在气氛僵持着,没几个呼吸的时候,躺着地上的老张却突然闷哼一声,紧接着就张开嘴,哇哇的吐起了黄水。

等他吐的差不多了,整个人也幽幽的醒了过来。

只是,还不等我喜悦,他脸上的表情却突然一变,异常苍白的盯着我的脸,颤颤巍巍的说了句,“赶紧跑!你后面有东西!”

我这才意识到,他盯的不是我的脸,而是我身后的东西。

意识到这,我忍不住回头一看。

结果这一看,却吓的我倒吸一口凉气,直骂亲娘嘞!

在我身后的右上方一点,其中一个篮球大小的洞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那张没有表情的女人脸。

这张脸,很是木然,近距离的观察下,怎么看怎么阴森恐怖。

也就在我看到这张脸的同时,我几乎想都没想,立马大喊一声,“老张,你他娘的赶紧跑,我断后!”

老张张了张口,啥也没说,直接就往那狭窄的通道里一钻,整个人都没(mo)了进去。

我则一边往后退,掩护老张先跑,一边挥舞着工兵铲,试图给自己壮胆,同时问老张,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老张在我前面,没办法回头,我也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就听见他用颤抖的语气回复我,说那东西不是什么鬼,而是活的,它也不是个女人脸,而是……

说到这,老张突然闭口不言,再也不说话了,只是一个劲的往前爬,像是害怕的不敢说话了似得。

他不说,我也就没问,毕竟都是多年的老战友了,虽然我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但那肯定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与其打破砂锅问到底,还不如赶紧逃出去。

就这样,我和老张,一前一后的往前爬着,气氛顿时沉默了。

狭窄的通道里,又冷又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感觉,气氛有点诡异。

也就在我匍匐爬到通道的那段宽敞点的地方的时候,在我的身后,却又有了特别的变化,我又听到了那悉悉索索的古怪声音。

《夜不封门》 第001章 免费试读

记得我小时候,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经常喜欢讲一些稀奇古怪的事,像什么碾盘粗的蛇,能听的懂人话的黄皮子,林林总总很是玄奇。

对于这些事儿,我都是当做趣事来听的,从来也没有信过。

可是82年,我参军入伍以后,亲身经历的那些怪事,却让我渐渐改变了看法。

当时我们部队驻扎在东北三省,因为部队建营地,需要迁坟。所以三班长就带着我们几十个老兵,驻扎在部队东边的荒地里。

那片荒地很大,足足有几十亩,到处都是坟头,听三班长说,这里以前叫半截岗,日本人盘踞东北三省的时候,没少在这里杀人,后来新中国建立以后,也就成了个万户坟。

我们三班的迁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只是这次的迁坟,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足足上千个老坟,我们都得个个挖出来,又慢又不出活,而入冬以后,进展就更慢了,因为东三省的土层都是黑土地,本来就黏,再加上气温有时候能到零下四十度,土硬的像铁似得,撅头往下一挖,土没挖开,手震的生疼。所以我们老兵每天起早头件事,就是在坟头上撒尿,借着尿液的温度赶紧挖坟,不然晚了就没法挖了。而且有时候,撒尿还得撒快了,不然真能结成冰棱子,把鸟都给冻烂。

眼看着,就到了腊月,整个东三省,都下起了鹅毛大雪,我们也没办法干下去,就准备先过个好年,迁坟的事只能等开春再说。

在东三省有句俗话,叫人参貂皮乌拉草,棒打獐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胖的野兔钻锅底。

我们三班长是地地道道的东北人,眼看着雪越下越大,三班长就提议,要带着我们在半截岗子附近打猎。

不过虽说是打猎,但是部队有规定,枪是不能随便用的,我们也就只能下绊(土话,陷阱)子。而这天中午,我和三班长四人去检查绊子的时候,却遇到件怪事。

下绊子的地方在半截岗的东边的野鸡林里,隔得老远就望见那绊子上,绊住了个花花绿绿的野鸡,足足有家鹅那么大。三班长当时就乐了,招呼我们一声,就踩着雪地往绊子哪里跑,可是还没等我们跑到,那野鸡竟然扑腾着翅膀,带着绊子就飞了起来。

三班长看野鸡要飞跑,立马喊我们追。捉过野鸡的都知道,野鸡这种动物,是飞不高的,也没什么耐力,只要追一会儿,它就得落地休息,一抓一个准。

我们追着追着,那大野鸡就飞到了半截岗的万户坟里,往雪地里一钻,居然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更古怪的是,等我们跑到万户坟里,发现那野鸡消失的地方,竟然是个矮矮的老坟,被雪盖住,乍一看和雪地几乎没什么区别。

三班长骂了句幺蛾子,说咱们三班,到了嘴里的,就从来没出去过,非得把这野鸡给找出来,不然太窝囊了。说着!他就招呼我们三个老兵在周围找了起来。

而这时,我也有了发现,我发现老坟最上面的雪迹有点凌乱,像是刻意搞出来,要遮掩什么东西似得。于是我就站在老坟上面,把坟头的积雪给扒开,结果让我心惊的是,下面居然是个黑漆漆的洞口。

洞口差不多有二十公分宽,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我用手电照着,依稀能看到花花绿绿的影子,应该是大野鸡。

可是老坟的正上方,怎么会正好有个大洞,能让那大野鸡钻进来呢?

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同寻常,就招呼三班长他们,让他们赶紧过来。

等三班长他们跑过来,围着这个大洞看了看,也说邪乎。

不过当兵的本来就血气方刚的,天不怕地不怕,所以我们也只是嘴上说邪乎,实际上并不把这当回事儿。

于是三班长从兜里掏了包烟,给我们一人分了一根,说咱们三班这么多年,到嘴里的东西,就从来没有出去过,大雁从天上飞过去,都得给咱们下个蛋,就算是公的,也得拉坨屎下来。这野鸡钻进了老坟里,兄弟们儿,你们说,咱们能放过它么?

这话一说,我们都齐声大笑了起来,说必须不能啊!

三班长也跟着笑,指着老坟说,这野**!既然都在老坟底下了,那就跑不了,这样,硬掏指定不行,要不就把老坟给挖开,反正咱们迁坟的事也没少干!

我们想了想,都说行。然后三班长就留在原地,让我们几个老兵,回到简易棚里拿锄头撅头。

等我们赶回去,三班长就指挥着我们站在老坟边上,大声吆喝着,一二夭,三二幺,兵哥哥们不撒娇!预备,脱裤子!放水喽……

随着三班长一声令下,我们几个老兵,就脱了裤子,对着坟头撒尿,然后趁着这股骚乎劲就开始挖坟。

可是令我们没想到的是,等我们挖开老坟,老坟里的情况,却和我们想的完全不一样。

老坟里不仅没有那花花绿绿的大野鸡,也没有装着尸骨的棺材,只有一个黑漆漆,深不见底的大洞。

这下子,我们都傻眼了,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老坟上面开个洞不说,里面竟然还是一个大洞,东三省也没听说有这个墓葬习俗啊。

事情的邪乎儿出乎了我们的预料,再加上要找到这只野鸡,就得下洞,而洞下面究竟有什么,谁也不知道。

于是我们就打了退堂鼓,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回到了住的简易棚里。

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却出大事了。

我们三班,守夜巡逻的老张竟然失踪了,雪地里有很明显拖拽的痕迹。

起初我们以为是被野猪或者熊瞎子给叼走了,可是,当我们顺着痕迹去找人的时候,却发现,那痕迹,居然一直通向万户坟,那个被我们挖开的老坟洞里。

我们站在雪地里盯着大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那洞里黑漆漆的,看的人心里发慌,最少也有个五六米,要是人掉下去,不死也残废。

只是用脚跟也能想到,老张好好的,怎么可能跳下去,雪地里的痕迹也明显是被拖拽出来的。

也就是说,在昨天夜里,有什么东西袭击了老张,然后把他给拖进了这个洞里。

可……什么东西,能袭击的了一个老兵,还把他给拖进了刚挖开的,老坟的洞里?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不敢继续往下去想。

我们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三班长只能立马向部队汇报,本想的是让部队来人处理,可谁曾想,部队知道了事情以后,居然下了个死命令,让我们必须把人给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们没办法,只能选择下洞查看。

于是三班长就带着我和另外两个老兵,准备好装备,让我先下了洞。

可等我下了洞以后,却发现下面的情况,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在东三省有句话,形容天狗吃日的,叫黑东东,而这下面,比黑东东黑多了!我的手电筒,连五米的距离都照不到,灯光始终都在脚前面停留着。

一般情况,能这么黑,说明这里,距离地面起码快十米,可这老坟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深的地下空间。

我想不明白,就拉了拉绳子,示意上面的三班长他们也都下来。

过了大概有四五分钟,等其他人都下来,我们就打着手电筒,往黑暗中探索,希望能发现关于老张的线索。

只是我们走着走着,却发现不对劲了,虽然周围太黑,看不到这地下空间的全貌,但是光源能照到的地方,却都是被压实的土层。

也就是说,这处地下空间,是有人刻意建造的。

这让我们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