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封少,夜深请关灯]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封辰洛漫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清晨的小鹿 2019-07-23 18:41:06

[封少,夜深请关灯]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封辰洛漫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封少,夜深请关灯》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封少,夜深请关灯 即可阅读全文

《封少,夜深请关灯》小说简介

《封少,夜深请关灯》内容不错 但是废话太多一段话提两次甚至于四次主角全名 这让人有点厌烦 希望作者看到这个建议能够采纳一下 还有主角是重生 注意主角智商方面 不要写的太小儿。独家小说《封少,夜深请关灯》是皮卡丘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豪门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封辰洛漫,内容主要讲述:“曼之的行李是你扔出去的?”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她搁下茶杯,目光偏了两寸,落在挽着他胳膊进来的罗蔓之身上,扫了一圈后收了回来,眸光轻颤,“不是已经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告状了么?还问**什么?”封辰冷。小说主人公是封辰洛漫的小说叫《封少,夜深请关灯》,本小说的作者是皮卡丘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做了三年封太太,他在外拈花惹草,她不闻不问。每日的一碗养身补肾汤是她不变的问候。而直到有一天,他最爱的那个女人站在她面前,“我怀孕了。”第一次,洛漫使了手段,逼着那个女人堕了胎。封辰掐着她的脖子,“洛漫,你隐忍不发三年,终于装不下去了?!”她笑出了眼泪,“不好意思,我也怀孕了,而封家嫡长子的身份,必须属于我的儿子!”

精彩章节试读:

最后一件藏品是一枚梅花玉雕印章,只有女人的小手指指甲盖大小,中间穿孔,可当吊坠,是宋朝一名女居士的私人印章,虽然袖珍,但据说梅花每一瓣花瓣上都刻着千字文,十分精巧,所以成了这次拍卖会的压轴之宝。

这枚印章一出来,便引得众人争相出价,场面热闹极了。

封辰之前已经给罗蔓之拍下了几个小玩意儿,均是价值不菲,这会儿已经对拍卖会没了兴致,对这枚印章更是兴致缺缺,但他很快注意到,洛漫似乎对这枚印章很有兴趣,已经接连跟着出到了五百万的高价。

“洛女士五百万第一次……”

“五百五十万。”

拍卖师正要喊价,看到出价的人之后,稍稍迟疑了几秒,声音也不自觉的带上了几分古怪,“封先生……五百五十万……”

洛漫诧异的回过头,看向身侧的封辰。

他的寒眸中带着几分玩味,仿佛是在告诉她,你不是喜欢么?我偏不让你如意。

众人哗然。

夫妻同场竞价的,还真是头一回见,谁买回去难道不一样?

这不是明摆着坐实了俩人不和的传闻么?

望着拍卖台上转动的印章,洛漫咬咬牙,再次举牌,

“洛小姐,六百万。”

话音刚落,身侧几乎瞬间跟上举牌,

“封先生,六百五十万……”

“……”

俩人出价到最后,已经将一枚梅花印章叫出了一千两百万的高价。

“洛小姐,一千两百万……”

几乎是拍卖师喊价的同时,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封辰的身上。

封辰皱着眉,看向洛漫。

她似乎对这枚印章格外执着,一副咬碎牙志在必得的样子,忽然就有些心软了。

身侧罗蔓之似乎正叫的起劲,忙着要举牌,却被封辰拦住了。

“怎么了?封少?”罗蔓之着急的看向他,

“那印章我很喜欢呢。”

封辰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吝啬的吐出一句话,

“没钱了。”

罗蔓之的笑意僵在脸上,半晌扯了扯嘴角。

整个江城谁都能说自己没钱,封辰?鬼信啊?

“好,洛小姐一千两百万一次……一千两百万两次……”

拍卖师笑吟吟的望着洛漫,手中的拍卖锤几乎已经要落下,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枚印章将会是洛漫囊中之物的时候,拍卖师的目光忽然朝着二楼包厢方向扫了一眼,即将到嘴边的话骤然转了个弯,

“齐先生,一千四百万……”

大厅里传来一阵骚动,所有人面面相觑,均是在找举牌的人,不知道是谁小声说了一句,“是楼上”

众人抬头,果然看到二楼唯一一个包厢窗口,有个助理模样的人正在举牌,他的身后坐着一名男人,看不清样貌,只看到穿着褐色格纹西装,正慢条斯理的喝茶,看着很是绅士儒雅。

“一千四百万一次……一千四百万两次……”

情急之下,洛漫咬咬牙,再次举牌,“一千四百五十万。”

“洛小姐,一千四百五十万。”

拍卖师刚喊出报价,二楼又传来洪亮的竞价声,

“一千八百万。”

大厅已经有倒抽冷气的声音。

这次拍卖的加价幅度是五十万一次,即便是封辰这样的人,每次的加价最多也不过是一百万,而楼上的神秘男人却能一下子加价三百五十万,整整七倍。

洛漫抿着唇,攥着号码牌的手微微收紧,眸中泛起一丝涩意,没再继续叫价下去。

一千八百万,这个价格太高了,叫不起了。

《封少,夜深请关灯》 第十四章 小三睡主卧 免费试读

“曼之的行李是你扔出去的?”

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她搁下茶杯,目光偏了两寸,落在挽着他胳膊进来的罗蔓之身上,扫了一圈后收了回来,眸光轻颤,“不是已经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告状了么?还问**什么?”

封辰冷笑一声,低沉的声音在屋内回荡,

“谁怎么搬出去的,就怎么给我搬回来。”

闻言,家里的佣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儿,面面相觑了几秒,内心叫苦不迭,只是谁也不敢违背封辰的命令,有人起个头之后,便陆陆续续的出门开始往回搬东西。

洛漫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不远处响起封辰的声音,带着几分嘲弄,

“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

有人撑腰,罗蔓之一扫先前的颓然,重整旗鼓一般扬起下巴,一脸的得意,嗲着声音道,“封少,晚上我睡哪里呀?房子有点大,我不敢一个人睡。”

封辰的目光落在洛漫的脸上,似乎是等着她的反应一般,薄冷的唇角微微上扬,吐出十分清晰的一句话,

“那就主卧吧。”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洛漫的脸上霎时褪干了血色,苍白的像是一张白纸,半晌,她扶着沙发站起身,只站了一秒稳住心神,便匆匆上了楼,连句话都没留。

封辰的耳畔传来罗蔓之对下午洛漫怎么羞辱她的抱怨,他却听得心不在焉,望着二楼方向,洛漫失魂落魄的背影,忽然有些后悔。

也许这次是做的过火了些。

晚餐的时候,洛漫还没下来,封辰看了一眼布菜的李妈,什么也没说,但李妈已经会意,忙道,

“叫过太太了,太太说不太舒服,不想吃饭。”

封辰眉头一皱,目光瞥向二楼卧室。

李妈讪讪道,

“要不我再去叫一声。”

“不用了,”罗蔓之直接抢了话过来,难掩脸上的得意,“她不吃就不吃呗?免得封少见了她也不高兴,封少,我陪你吃就行了。”

入夜,月朗星稀,别墅格外安静。

洛漫洗完澡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公公让封晟带的话、洛氏的资金问题、封辰和罗蔓之的纠缠不清在脑子里面纠缠成了一团乱麻,怎么也理不清。

隔墙忽然传来一道娇媚的**,洛漫起先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但很快,第二道声音紧随其后,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

“啊……”

上扬的尾音千娇百媚,不绝于耳,清清楚楚的从隔壁传来,仅仅一墙之隔。

想到这栋房子各个房间的装修,这一墙之隔后面的确就是主卧封辰的床,洛漫瞬间脸色煞白。

“啊啊啊……”

娇媚的**不绝于耳,洛漫将被子拉高整个人都钻了进去还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又将脑袋压在枕头下面,依旧无济于事,直到用手死死地捂着耳朵,才勉强奏效。

但很快,手酸了,她索性的掀开被子,抱着枕头将自己反锁进了浴室,一丝一丝的**依旧能从门缝里面传进浴室,仿佛无孔不入。

靠在浴缸边缘,她无可奈何的抬起头,将头枕在冰凉的墙壁上,任凭断断续续的**声入耳,烦躁的神色渐渐恢复平静,只是一双漂亮的眼睛里变得一片死寂。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