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花式撩妻:亿万首席霸宠娇妻]最新章节 主角叫隋郁裴铭烨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7-13 22:02:16

[花式撩妻:亿万首席霸宠娇妻]最新章节 主角叫隋郁裴铭烨的小说最新章节

《花式撩妻:亿万首席霸宠娇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花式撩妻:亿万首席霸宠娇妻 即可阅读全文

《花式撩妻:亿万首席霸宠娇妻》小说简介

作者笔力老到,主角的发展路线值得期待,情场感也很强,情节的开局过度发展都十分自然,读起来很顺很舒服,人物塑造上入木三分。。主人公叫隋郁裴铭烨的小说叫做《花式撩妻:亿万首席霸宠娇妻》,它的作者是二小姐的烟创作的豪门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一章他对自己的警告第二天清晨。清晨明媚的阳光照进了卧室,隋郁习惯性的在床上一个翻滚。这时,身子压到了什么东西,她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只见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她。经典小说《花式撩妻:亿万首席霸宠娇妻》是二小姐的烟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隋郁裴铭烨,书中主要讲述了:亲眼目睹未婚夫和姐姐滚床单一气之下去买醉却遇到头戴小红帽的大灰狼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你开个价

第二天清晨,隋郁半梦半醒地翻了个身,伸手时一只手臂搭过去的时候竟然碰到有温度的东西,问题是那个东西还在动,紧接着自己酸痛不已的腰上搭上了一个沉重的物体。

下意识的想要一把推开,却摸到了毛茸茸的东西。

“啊——”

隋郁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装修极其奢华的房间之内,而自己正和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纠缠的像天津麻花那样,睡在铺着白色雪缎四件套的大床之上。

男人均匀的呼吸声,说明了此刻他睡的有多沉。

隋郁挪了挪像是被巨型上车碾压过的身体,才发现动一动都是奢望一样,尤其是下半身,一动,那撕裂感,像是要把她拖入地狱般。

“再睡会儿!乖。”男人显然不高兴被吵醒,带着浓浓鼻音的安抚声,也透露出丝丝情绪来。

隋郁被吓的不轻,小心移开男人横跨在自己身上的结实有劲的大腿,用被子把自己青青紫紫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这才有机会看男人那张莫生的俊脸。

突然脑海里闪过昨晚的一幕幕。

她甩掉了程傲霜从酒吧出来,看到和易丹崎一模一样的车,她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然后就是自己主动扑上去,求他吻自己,月光照耀下的豪车之上,一男一女纠缠在一起的身影……

所以说,她昨晚……

失身了?!

隋郁的眼睛瞪的像金鱼眼一样,看着洁白的床单上那渲染开来的红色花蕊,当场愣住了。

男人还没有睡醒。

隋郁哆嗦着下了床,把自己还算完好的衣服果断的捡起来穿上,又是懊恼又是悔恨。

她昨晚不该那么放纵,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

“**有什么了不起的,这都什么年代了,就当是找了个免费的牛郎,而且他长那么帅……”

隋郁三两下就把衣服穿好,刚想从床头柜上勾起自己的小皮包时,手臂突然就被一只冰凉的大手给拽住。

从脚底升起的凉意让她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般。

他醒了?

裴铭烨睁开深邃幽远如一潭枯井般的眼睛,扫了一眼女人此时怪异的姿态,“怎么,睡了我就想跑?”

隋郁当然不知道裴铭烨早就醒了,之所以没有出声,就是想知道她究竟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结果听到她的碎碎念,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

隋郁愤怒的回头拍掉他抓着自己的手,看见他似乎在看笑话一样的看着她时,闪烁着点点星光的大眼恶狠狠一瞪,“特么的究竟是你睡了我,还是我睡了你,难不成你还要我负责?”

裴铭烨笑了笑,“难道我不该要求赔偿,要知道,昨晚,可是你一次又一次的求我要你的,我这么卖力耕耘一夜,要求补偿不过分吧?”

“真是笑话,昨晚明明是你将我哄骗至酒店来的,我还是未成年人,要是我去告你,你就等着吃皇家饭吧!”

隋郁决定否认到底,拜托,她只是个刚从医学院毕业的穷学生,这几年她一直是半工半读,自己解决学费,她存的钱买了最后的机票后,早就穷的吃土了,他还想敲诈她?

看他长得一副人模狗样,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夜店的牛郎。

隋郁看裴铭烨的眼神都变了,透着鄙夷与怜惜,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郁闷!

是的,就是郁闷。

自己什么眼光,竟然找了个只要有钱就可以上的公交车!

裴铭烨扫了一眼她一双大长腿,还有傲人的双峰,他昨晚,可是一只手掌都握不住了。

裴铭烨不知她心中所想,若知道,非得气死不可。

看她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他拿过自己的钱包把里面所有的现金都拿了出来,递到隋郁的面前,“既然你不认账,那我就只好吃点亏了,喏,这些给你。”

男人含笑的声音带着七分的戏谑。

隋郁脸一红,并没有伸手接他手里的那一叠红色的百元大钞。

目光在男人卓尔不凡的俊脸上看了看,只一眼,顿时怒火攻心:“你吃亏?老娘的第一次就败在你这个不知道几手货的手里,你特么还觉得自己吃亏?”

裴铭烨收起脸上的笑容,不可否认,听到她说那是她的第一次,心底无端窜起的窃喜。

见她一脸嫌弃的样子,沉声问道:“嫌少?”

尽管不想要钱,她不想把自己和那些出来卖的女人绑在一起,但是,这个男人说出口的话却惹火了她,而且开的起那样**版豪车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隋郁轻笑出声,如玉般润泽的脸上扯出一抹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捋了捋如海藻般的长发,摊开了手,“这点钱,就想拿来打发我?”

“那你开个价?”裴铭烨神色一沉,这女人想讹诈他,未免太不识好歹了。

隋郁适时的给他抛了一个媚眼,“出来玩,就不要在乎这些,而且,看你也不是那起子想吃白食的人。”

听了她的话,裴铭烨笑了起来,“那如果我吃白食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隋郁差点因为他的话被气得跳了起来,但随后就恢复了她一惯的冷静自持,“这位先生看起来也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想必丢不起这个脸。”

她指的是,如果价码开的不满意,她会把今天的事捅出去。裴铭烨料定她没有这个勇气,只是笑了笑,并不答她的话。

不过,他还是被隋郁自以为是的语气给逗笑了,“我身上现在只有这些钱,不如,你跟我回去拿?”

隋郁心脏咯噔一下,这男人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又提出这样的要求显然是个老手了。

她越发觉得恶心了。

瞥了他枕在脑袋下当枕头的钱包,隋郁摆手狡猾一笑:“没事没事,我有办法!”

“哦?”

裴铭烨怀疑地看着她脸上的如只狐狸般的笑意,下一刻,只见她的小手迅速伸了过来,他枕在脑袋下的钱包,被麻溜地给夺了去。

裴铭烨惊讶地看着她,慢悠悠地从他的钱包里,拿走一张卡,完了顺手将钱包丢还到他肚子上,“这个归我,密码多少?放心,我只取我应得的。”

裴铭烨眉头一挑,说出那张卡的密码。

“好,我记下了,拜拜不用送。”隋郁没想到这个男人看起来人模狗样,脑子竟然这么不好使,她一逗,真就说出了自己的密码。

此刻,她的身体灵活的像条泥鳅一样溜了出去,有卡在手,一时间兴奋地忘了昨晚刚被这个男人开了苞,酸痛的双脚一触地差点就摔了下去,

苦着一张扭曲的脸蛋,扶着墙一步一扭的离开。

房间内,裴铭烨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缓缓勾起唇畔,翻身找来自己的衣服,拿在手里一抖,衣服里面掉出来一张学生证来。

学生证上,隋郁素颜朝天,皮肤白里透红,一头齐肩的短发乌黑发亮,脸上的笑容阳光灿烂,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看起来如沐春风。

“隋郁,19岁,居然是海城医学院大四的学生!”

《花式撩妻:亿万首席霸宠娇妻》 第11章 他对自己的警告 免费试读

第十一章他对自己的警告

第二天清晨。

清晨明媚的阳光照进了卧室,隋郁习惯性的在床上一个翻滚。

这时,身子压到了什么东西,她吓得赶紧睁开了眼睛。

只见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是在他的别墅里,自己已经成了他豢养的金丝雀了。

她赶紧翻身滚回去,却被他一把给抱住了。

他他勾了勾薄唇,讽刺的说道,“之前还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怎么现在就原形毕露的投怀送抱了。”

听出了他话里的讽刺,隋郁开口解释道,“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忘了我身在何处而已。”

随着她的挣扎,让抱着他的男人瞬间眯了眼。

发现了他的不对劲,隋郁感觉有东西正在苏醒,吓得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他怀里。

看着她一动不动的样子,裴铭烨立刻松开了她,然后起身去了浴室。

见他走开了,她才放松的让自己摊在了大床上,“呼……吓死我了。”

等他出了浴室,她赶紧叫住了他。

“那个,我昨天的行李箱在哪里,我的衣服都在里面。”她小声的询问着。

她不说他都已经忘了这事。

“我会让佣人给你送上来的。”说完便去了衣帽间。

隋郁嘀咕着进了浴室,“面瘫男,死变态,不敢多说几个字啊?就知道欺负我。”说完便看到自己面前豪华的**浴缸,她昨天真的是眼瞎,这么大的浴缸在自己面前居然都没看见。

只是现在已经是早上了,她已经没有时间去好好享受了。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自己的行李已经在房间里面了。

熟练的按了密码,箱子应声而开。

看着里面简单的几件衣服,隋郁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里面的衣服都是她那所谓的姐姐好几年前的衣服了。

翻找了半天,最后选择了一件白色的T恤和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穿在了身上,然后给自己绑了个马尾。

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这样的她看起来是如此的青春靓丽。

把自己的行李箱收拾好,然后搬到了衣帽间最里面一个不显眼的地方放好之后,她才下了楼。

此时,裴铭烨已经在餐厅就餐了。

小女佣乖巧的为端上了一份中式早餐,餐桌上谁都没有说话,直到他起身。

“那个……”

虽然他们同床共枕三次了,但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

他偏过头看着她,一双偏灰色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隋郁被他这样看得有点怕怕的。

“你可以跟他们一样叫我先生。”说完便要离开。

见她要走,隋郁赶紧起身追了上去,“先生,请你等一等。”

裴铭烨略有不耐的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裴先生,我这几天的课都比较紧张,所以,我能不能……”说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了。

“这些问题你不用来问我。但有一点我要你给我记住,你现在是我裴铭烨的女人,我希望你能给我记好了,千万不要在你学校里给我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不然,我要你好看。”

说完不也就不再理会她,拿起玄关处的钥匙走了出去。

隋郁听了他前面的那句话之后就已经高兴的要命了,完全将他之后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只要能让她回学校就行,其他的都无所谓,才刚刚受过伤,她还没有勇气接受别人。再说了,她现在也没有资格去接受其他人。

隋郁拿起了放在玄关处的包包,换上自己的鞋子之后便的出门了。

裴铭烨开着车跟在它的身后,见她如此的高兴,总觉她瞒了自己什么,便拿出手机给瞿弦打了电话。

电话在响了一声后被迅速接起。

“总裁,有什么吩咐。”手机里传来瞿弦的声音。

“给我找人去海城医学院盯着隋郁,我要知道她一整天的情况。”他沉声说道,左手有次序的在方向盘上敲打着。

“好的,我明白了。总裁……”

没等他说完,裴铭烨变挂断看电话。

发动了引擎,车子“嗖”的一声飙了出去,在离隋郁不远的时候,他直接将车子开的离她很近。

一直走在路上的隋郁并不知道他的打算。

突然,一辆车子与自己只有擦身而过,吓得她赶紧往里跳。

看着飞快驶过去的车子,隋郁知道开车的人是谁,因为她昨天就是坐的这个车来的。

她正准备起身,右脚传来一阵吃痛。

“啊……真是倒霉。”刚刚的动作让她不小心把脚给扭了。

自己就是学医的她知道在没有确认伤情的情况下,最好是不要去走动,怕到时候有二次伤害。

小声的低咒之后,她决定给自己的好友打电话,反正都在一个小区,不找她找谁。

电话接通了,“傲霜,我在凤凰华庭,我的脚扭了,你快来送我去学校。”

原本还在迷糊的程傲霜一下就醒了,想着昨天因为爸爸的召唤自己只能将好友扔在了裴家,现在她必须要去补救。

她什么也没说直接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了自己面前。

程傲霜从驾驶室走了出来,“小郁,你的脚没事吧?严不严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见到了自己的好友,裴郁摇了摇头着急的对她说道,“我刚刚试了下,应该没伤到骨头,你得快点送我去学校,今天有那个变态教授的课,如果我要是迟到了,会被他挂科的。”

说完,她单脚跳着向副驾驶走去。

听她说起过这个教授的严厉,程傲霜赶紧替她打开了车门,然后坐回了驾驶室。

“亲爱的,安全带系好了,我可要出发了。”说完车子变飙了出去。

眼角斜视了一眼车上显示速度的位置,天啦!看着还在不断飙升的速度,隋郁连忙提醒道,“傲霜,其实你可以慢点,我还有一些时间。”

“对了,你怎么早就在我家小区了。”她一边开车以边询问。

被她这么一问,隋郁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简直就是一言难尽啊!

程傲霜从她欲言又止的表情知道一定又和那个男人有关系,也就不再为难她。

车子一会儿就停在了海城医学院的门口,看着同学们一个个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隋郁的眼睛有点泛红。

“好了小郁,不要去想那么多,会没事的。”程傲霜安慰的说道。

为了不让自己的好友担心,她故作轻松的说道,“放心吧!可是属小强的,没人能打到我。”说完打开车门便下了车。

这时,一道温和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隋郁,这么巧。”

转身,看清了来人,原来是自己同班同学任庭轩,学校学生会的主席,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之一。

“任主席,早上好。”

随便的打了个招呼,隋郁便进了学校,她以前就是交流生,在学校也只有一两交好的朋友,所以并没有跟他有过多的交流。

最后她赶到了系主任进教室的时候走进了教室。

好友朱倩倩坐在后面给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去后面。

隋郁走到了她的一旁坐下。

“小郁儿,早上我来的时候宿管大妈要我通知你,说你的学费已经交了,随时可以回宿舍了。”见他没精打采的样子,朱倩倩提醒的说道。

听到自己的学费交了,隋郁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不可能啊,自己已经跟伯伯家闹翻了,他们怎么还会给自己付学费。难道是他,昨天说过,只要自己答应他的要求,她的所有费用都由他出,看来是真的了。

想到自己跟他又多了一笔账,隋郁整个人更加的颓废了。

坐在最后一排的任庭轩,他从大一开始就喜欢上她了,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当他从娱乐新闻上知道她的男朋友和她分手之后,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所以才有了早上的相遇。

看到她这个样子,他的心像被针扎一样难受。谁知道她是不是故作坚强,把所有都藏起来呢?

整节课,隋郁就这样昏昏沉沉的度过了,连系主任在台上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

“小郁儿,你今儿个是怎么了,没精打彩的,快说,你是不是昨天和你的大明星做坏事去了?”中午下课的时候,朱倩倩凑到她耳边揶揄地说道。

见她突然提起那个渣男,隋郁原本就不好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她难过地说道,“我已经和那个渣男分手了,所以以后别再我的面前提起他。还有,你别一天到晚尽想那些很污的事情,我可是很纯洁的。”

“哈哈……小郁儿,我可什么都没说,你怎么就知道污了?难道说,你昨天晚上真的和什么人做了那个羞羞的事情?”朱倩倩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隋郁嘴角抽了抽,她刚刚算算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自己可真够蠢的,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继续说道,“再怎么说也同窗几年了,你要说什么话我还是知道的,在我们宿舍,要说最污的人,你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