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傅少宠妻上瘾]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傅修斯顾绮蔓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7-10 10:30:15

[傅少宠妻上瘾]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傅修斯顾绮蔓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傅少宠妻上瘾》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傅少宠妻上瘾 即可阅读全文

《傅少宠妻上瘾》小说简介

他还有一本书极品护花兵王,也很不错,不过这里没有,大家可以去找一下。真的挺不错的。主角是傅修斯顾绮蔓的书名叫《傅少宠妻上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我爱豆腐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放开她。”项季同步步走近,挺拔的身高让他天生就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凌然气势。两个男人被他的气势吓得心里有些发悚,可转念又想起自己可是有两个人,怕一个人干什么?互相给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男人放开了顾绮蔓,。主人公叫傅修斯顾绮蔓的小说叫《傅少宠妻上瘾》,它的作者是我爱豆腐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顾家破产,遭遇初恋男友无情分手抛弃。他忽然出现,“做我的傅太太,我护你周全。” 她以为他会是她的救赎,直到婚后,她才知道,他是她的噩梦。 霸道蛮狠,冷酷无情,是他的标签,只不过,每到晚上,一言不合就扑

精彩章节试读:

“一会你叫修斯去书房谈话,我要带顾绮蔓去医院。”许惜琴压低了声音说。

傅震宇有些不耐烦,说道:“生孩子的事情顺其自然嘛,又不是你急就有的。”

许惜琴不悦的瞪了一眼丈夫傅震宇,“我不急咱家就绝后了!老大意外去了,现在就修斯一个独苗,要不早点把孩子生下来,我不放心。再说了,我们给顾家还了那么大一笔的债,难道还不能让那个顾绮蔓给我们傅家生几个儿子吗?”

或许是因为突然提起了早死的傅修昭,傅震宇表情暗淡,倒是没再抗拒了,等午饭一吃完,就拿着公司重要项目的理由,叫了傅修斯去书房。

傅修斯本打算吃过饭就带顾绮蔓回去,之前她化了妆看不出来脸色,刚刚吃饭蹭掉了口红,发白的嘴唇顿时就露出来了,看得人心疼。

但奈不何傅震宇面色严厉的要跟他谈公事,只能小声在顾绮蔓耳边说道:“等我十分钟,带你回去。”

他说话时贴得近,热气全都扑在了顾绮蔓的耳边,她耳根顿时有些红,不自在的撇开了头,抓紧了膝盖上的裙摆。

许惜琴在一边默不作声的全都看着,脸色越发的难看。

她其实是心里是非常看不起顾绮蔓的这个儿媳妇的。

顾家当年的确是财力不俗,不过那也只是因为她爷爷走狗屎运的靠着煤矿起了家,后来开了珠宝公司,虽然日进斗金,但说到底也不过是没文化没涵养的暴发户罢了,跟他们百年家族家业相比,根本不够看。

要不是这个女人比程锦雅身体好,能生孩子,她才不会可能放任这种不入流的小门小户嫁进她们傅家来。

现在看着傅修斯一副被顾绮蔓勾了魂儿的样子,许惜琴就坐不住了。

她可以容忍这个女人给他们家生儿子,但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把他儿子当成外面那些平凡男人随意玩弄!

在她的心里,顾绮蔓俨然已经成为了下三滥的狐狸精一样的存在。

等到傅修斯跟着傅震宇一走,许惜琴立马冷着脸,走到了顾绮蔓的身边:“收拾东西,跟我去医院检查身体。”

她脸上再没有丁点刚刚的温和笑容,满眼的轻视和高高在上。

顾绮蔓咬紧嘴唇,知道去医院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想了想,还是低声说道:“傅修斯叫我等他。”

许惜琴冷笑了一声:“怎么,现在你有了修斯给你撑腰,所有连我这个婆婆都根本不放在你眼里了是不是?可怜我当初还巴巴的给你父亲的公司送去一千万的聘金……”

一千万是真,至于聘金两个字,就有水分了,说是隐性投资才更真实。

不管怎么说,拿人手短,顾绮蔓的的确确是理亏了,心里再多不情愿,也只能咬牙跟着她走。

傅修斯离开不过三分钟,她就被许惜琴带出傅家老宅,直奔医院而去。

下了车,就直奔妇科,要先检查了顾绮蔓的子宫。

“裙子脱了,到床上去躺着。”女医生没表情的说着,一边拿出冰冷的仪器。

这个检查,要将先将窥具探入她的身体里。

顾绮蔓看着心里就发悚,害怕得浑身发凉,实在是不想就这么被人陌生的东西入侵。

“可以不要吗?我身体真的没有问题的。”她对着许惜琴求情。

可她越是不愿意,许惜琴反而越是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要不然干嘛要这么遮遮掩掩的。

“没问题检查一下又怎么了?赶紧上去躺着,当初你们家问我们要钱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么多推拒的废话!”许惜琴态度强势得近乎凶悍。

顾绮蔓死死地咬紧唇,心里万分屈辱,却又无计可施。

只能含着眼泪躺上去,任凭医生检查……

感觉到冰冷的仪器贴在肉上,顾绮蔓脸上彻底的没了血色,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用力到指甲都差点被抠翻。

“诶?这位小姐,你还是个处吧?”医生疑惑的一句话,让一旁的许惜琴脸色大变。

顾绮蔓脑子里咯噔一下,没想到医生竟然会检查出这个。

许惜琴脸色阴沉漆黑,冰冷扭曲道:“顾绮蔓,我们傅家花几千万娶了你,可不是让你来做挂牌夫人,光坑我们家钱的!”

“我没有……”顾绮蔓连忙坐起,穿上裤子,嘴唇惨白的解释,“是因为……”

“你别跟我找借口!我可不是我们修斯,会被你这张狐狸脸蛋给骗了!”她忍不住骂了几句,又看见医生还在,压着怒火说,“你先跟我滚到车上去!”

顾绮蔓脑袋有些空白,才经历了一场地狱般的侮辱,现在又面对着许惜琴不分青红皂白的骂责,简直让她眼前发黑,犹如掉入了寒冷深渊,前面等着她的只有粉身碎骨。

脚步恍惚的跟着许惜琴上了车子,逼仄的空间里,只有她们两个字,许惜琴完全不再收敛自己的怒火和恶毒。

“顾绮蔓,我就实话跟你说了,你这种没家教孩子,我根本看不上。要不是看着你还能生孩子,你以为我会让你嫁进我们家来?现在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只给你两个月,两个月之后,你没有怀上我们傅家的孩子,那你父亲的公司,就等着倒闭吧!”

顾绮蔓面容惨白枯槁,没力气,也没靠山和底气的可以让她反驳一句话。

“还有,今天的事情,你最好是识相一点,别在修斯的面前说半个字!我知道你爸妈的身体都不太好,人嘛,年龄大了,受不得什么**,不然搞不好就是住院抢救,一命呜呼!”

最后一句话,完全就是**裸的威胁。

顾绮蔓瞳孔一颤,睁大了眼睛看向许惜琴,积压已久的屈辱,不甘和愤怒,瞬间涌出了她的心底,她攥紧了拳头,竭力隐忍。

许惜琴却步步紧逼的仰着下巴,用轻视的目光看着她:“听懂我的意思了吗?顾绮蔓,早点给我们傅家生个儿子出来,其他的一切都好说,要是生不出来,你就别怪我把气都撒在你父母身上!你知道,我们傅家在A市,到底有多大的权利。”

最后一句话,像是巨人一脚,狠狠将顾绮蔓心里那个企图抗争的念头,尽数踩碎。

她顾家刚渡过经济危机,现在不过是在苟延残喘,要是没了傅家的帮助,那爷爷和父亲两代人心血建立的公司,就只能轰然倒塌。

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所以,只有忍。

“我知道了,我会……乖乖给你们生孩子的,请你不要动我父母。”她一字一字的慢慢说着,眼睛里,毫无光彩。

许惜琴万分满意,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轻描淡写的说道:“就这几天,我会给你和修斯安排一个独处旅行,你抓住机会,好好努力给我生出一个孙子来。知道了吗?”

顾绮蔓心如死灰的点头。

许惜琴没再多说,拉开车门,直接将顾绮蔓赶出去,然后独自开着车子,扬长离开。

《傅少宠妻上瘾》 第10章 她是傅太太 免费试读

“放开她。”项季同步步走近,挺拔的身高让他天生就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凌然气势。

两个男人被他的气势吓得心里有些发悚,可转念又想起自己可是有两个人,怕一个人干什么?

互相给了一个眼色,其中一个男人放开了顾绮蔓,也掏出一把匕首,指着项季同威胁:“我警告你,少管——啊啊啊!”

他的狠话才说了一半,握刀的手腕顿时被狠狠拧住,惨叫声中夹杂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他竟然直接被拧脱臼了手腕!

项季同长腿一抬一踹,将男人一脚踢开,儒雅的面容上带着几分可怕的冷意,眸色吓人的盯向剩下的那个男人。

他手中的匕首,已经割破了顾绮蔓柔嫩的脖颈,丝丝缕缕的漫出鲜血来。

“你别过来,不然我弄死她!”男人作势要加重抵着顾绮蔓脖子匕首的力道,可下一秒,他眼前忽然一花,还未反应过来,下巴就被狠狠的踢了一脚。

力度大得直接将他整个身体都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当场就昏了过去。

前后不过几秒钟,刚还嚣张至极的两个歹徒,瞬间就被收拾倒地。

顾绮蔓仰着头,怔楞的看着面前的熟悉,却也很陌生的项季同。

她印象之中,项季同是儒雅而温润的,就像是他的外表,俊美风流,眉眼如墨画,公子如玉。

可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还会有这样……霸气澎湃的时候。

不过也是,顾绮蔓慢慢垂下视线,自嘲一笑。

在她家出事之前,她一直以为,项季同是不会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离开她的,可她却被事实狠狠打了脸。

哪怕是从初中就开始接触项季同,到现在近十年,她其实也依旧一点都不了解他。

“蔓蔓,没事吧?”项季同蹲下身,担忧关切的看着她。

顾绮蔓清淡一笑,有些疏离:“我没事,谢谢你救我。”

说完,她就自己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

脚腕疼得厉害,她一用力就钻心刺骨的痛,根本站立不住。

项季同急忙伸手扶住她:“我带你去医院。”

顾绮蔓抗拒的推开他,态度和言辞里全都是保持距离的冷漠。

“不用了,项先生。”

‘项先生’三个字,让项季同脸色猛然一白,呆在了原地。

顾绮蔓目不斜视,只是咬紧了唇,忍着脚腕的疼痛,背对着他一步步的往前走。

“蔓蔓,我有话想跟你说。”项季同回过了神,追在顾绮蔓的背后。

顾绮蔓像是没有听见,依旧往前走。

“跟你分手,并不是我的意思,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过分手的话。”

顾绮蔓嘲讽一笑,回头看他:“那分手电话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当时我被我妈骗出了国,她拿走我的手机,找了一个人模仿我的声音,给你打了那个分手的电话,我护照被她拿走了,没办法第一时间回国!”

顾绮蔓震惊的一愣,不可置信这个项季同说出来的真相。

“蔓蔓,我们复合好不好?”项季同一步上前,握住了顾绮蔓冰冷的手指,“我很爱你,我不想跟你分手,我们复合吧。”

顾绮蔓垂眸,看着他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指。

心里一片苦涩,以及,异常的平静。

他们已经不可能了,她现在是傅修斯的妻子,签了卖身合同的妻子。

“季同,我们……”

“她不会跟你复合!”她还没有说完,一道冷锐醇厚的嗓音,横空响起。

顾绮蔓刚刚还平静的心海,陡然掀起惊慌的巨浪,下意识的连忙想要甩开项季同的手,却被他反而更加用力的握紧。

“傅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项季同转头,温润的眉眼里满是争锋相对的敌意。

傅修斯却看也不看他,而是目光冷沉的盯着顾绮蔓。

“顾绮蔓,过来。”落地有声,宛如命令的五个字。

顾绮蔓心尖一颤,纤细的身体颤了一瞬,面色比刚才还要惨白几分,抬脚想要过去。

项季同忽然伸手,圈住了顾绮蔓的腰,压低了嗓音坚定道:“蔓蔓,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顾绮蔓摇摇头,眼底隐约有泪。

项季同保护不了她的,他背后有时刻限制他自由的家族,根本不可能保护得了她和她的家人,就像是她家刚出事那样。

能保护她的人,只有她自己,而想要保护她的家人,就只有听傅修斯的话。

“顾绮蔓,过来。”傅修斯加重了语气,字词里像是裹着冰渣,冰冷的砸进顾绮蔓的心口里,让她浑身都冷得发颤,“别让我说第三遍。”

顾绮蔓垂在身侧的手指不住发抖,挣脱开项季同。

“季同,我们分手了就是分手了,以后,你不要再来见我了。”她说完,果真抬脚朝着傅修斯走过去。

项季同怔楞,看着顾绮蔓越来越远的背影,心脏剧烈的一痛,总感觉,顾绮蔓这是要,永远的走出他的生活里。

“不要,蔓蔓……”他伸手出去抓她。

但傅修斯的动作更快,往前快走了几步,抓住顾绮蔓的手腕,用力将她死死按在了怀里,力道大得,恨不得能这样直接将她揉进骨血里。

顾绮蔓感觉到呼吸困难,忍不住就想要挣扎。

“你再动一下,我就当着你初恋的面,要了你!”头顶上,响起了傅修斯近乎阴森的威胁和警告。

顾绮蔓立马就停下了挣扎,眼底一片绝望。

傅修斯勉强满意,抬眸,毫不掩饰敌意和暴戾的盯着项季同。

“顾绮蔓已经跟我结婚三个月了,希望下次项先生你看见她的时候,能看着我的面子上,礼貌的叫她一声,傅太太。”

尤其咬重了最后三个字。

项季同满脸的震惊和错愕,不可置信道:“你们结婚了?不可能!蔓蔓,你告诉我,这都是你假的吧!是你赌气我们分手,编织的谎言对不对?”

顾绮蔓咬紧了唇,眼底发涩。

要真是普通的结婚,那就好了,她根本就是一个卖身给了傅家,毫无尊严的生子机器。

没有等到她反驳的回答,傅修斯眼底的晦暗和冷沉越发汹涌,惩罚性的用力的捏住了顾绮蔓的下巴。

“顾绮蔓,你亲口回答他。”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