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赵梦蕾冯笑的小说[妇科男医生官场笔记]免费试读

编辑:猫扑风铃 2019-07-10 10:22:04

主角叫赵梦蕾冯笑的小说[妇科男医生官场笔记]免费试读

《妇科男医生官场笔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妇科男医生官场笔记 即可阅读全文

《妇科男医生官场笔记》小说简介

可以的,很强势,毕竟是小说,开心就好,没必要纠结一些剧情一些情节,有的地方也挺感人的。独家小说《妇科男医生官场笔记》是司徒浪子所编写的官场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赵梦蕾冯笑,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爱她的,这一刻,我完全知道了。我仿佛没有了任何的意识,唯有狂乱。“要我吧……”她的唇离开了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冯笑,如果我离婚的话你会娶我吗?”那天晚上我离开她家的时候赵梦蕾问我。“会的。小说主人公是赵梦蕾冯笑的小说叫《妇科男医生官场笔记》,是作者司徒浪子创作的官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位妇科男医生,在结识了一位女性官员后竟然成为官场灼手可热的人物。在江南省,他有着组织部长一样的权力。但,他仅仅是一名医生,一位妇产科方面的专家。本书揭秘的是女性、特别是女性官员的生存状态。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电话让我十分为难,虽然在电话里答应了她,但我并不想再去她那里,但又不好推却,因为我和她毕竟已经有了那样的关系。

下班后我还是去了,这是我一个下午思想斗争的结果。我感觉自己像一只犹豫的飞蛾,在灯光的周围盘旋许久之后,还是迫不得已地朝那一片火光扑去……

我觉得自己与赵梦蕾有了那晚的第一次后便难以自制了,她如同鸦片般地让我难以抗拒。

这是一种自然,是一种本性。与女人交合犹吸食鸦片,一旦初试云雨,容易上瘾,产生依赖,终身欲罢不能。医学上讲,这是人的末绡神经被过度**在大脑皮层的正常反映。也就是说,人本无过,罪在自然。

说服了自己,于是便义无反顾地朝赵梦蕾家里而去。在去往的路上,我再也没有把自己当成飞蛾。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说:你是去见自己思恋多年的梦中情人,这也是一种爱情。

尽管是不道德的爱情……

“冯笑,怎么这么久才来!”赵梦蕾看见我,挽住了我的胳膊,娇痴地对我说了一句。

她家里是凉爽的空气,还有她脸上温柔的笑,我一时间不禁痴了。

“去洗个澡吧。”她对我说。

一时间我的头脑还没有清醒过来,以至于对她的话失去了反应。

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愣着干嘛,难道还要我去给你洗吗?”

“洗澡?好啊。”这下,我终于反应过来了。

“真的要我给你洗澡?嘻嘻!”她顿时笑了,一个热吻猛然间印在了我汗津津的脸颊上面。

她的这个吻让我的灵魂完全地回到了我的躯体里面,这一刻,内心的矛盾与彷徨猛然地去到了九霄云外,剩下了只有了情欲,而且它已经猛然地被她撩拨了起来……

她给我洗的澡,像妻子一样的温柔。虽然我还不曾结婚,甚至连女朋友也没有过,但是我却可以想象,婚姻中温柔妻子们的表现。

随后,我们一起吃了饭,当然也喝了点酒。接下来她洗完,我看电视。

再然后我们一起去到了她的卧室。整个过程都像夫妻一样的那么自然。

这次我是第二天早上离开她家的,因为在我与她欢爱结束后便睡着了,一觉睡到天亮。

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早餐。吃完饭后我才离开了她的家。

出了她家的门,坐电梯下楼,然后去到马路边坐车。在这个过程中我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当我到达医院大门的时候我才清醒过来——冯笑,你怎么能这样呢?这一刻,后悔和后怕才开始同时袭上心头。

……

余敏的伤口在被我重新缝合后情况还不错,虽然还有些发红,但是却没有再次崩裂的迹象。

“还咳嗽吗?”我一边清洗她的伤口一边问道。

“不怎么咳了。谢谢你。”她浅浅地笑。

“没什么。不过,你还是得随时注意,有什么情况的话随时告诉我好了。”我柔声地对她道。

“现在就是觉得伤口有点痒。”她皱眉说,“有时候痒得很难受,忍不住要去搔伤口的地方,但是搔的时候又觉得很痛,而且我还担心伤口再次出现问题。”

“痒,表示伤口处在长肉了,是愈合的表现。”我笑着说,“千万不要去搔,实在受不了了的话,轻轻摁压一下就可以了。”

“嗯。”她说。

“你的家人呢?”我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住院,吃东西,上厕所怎么办?”

“我都是请护士帮忙的。”她黯然地道,“我的家不在这里。”

“你男朋友呢?”我又问道。她是宫外孕,这就说明她一定有男人的,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孕呢?

“他,他走了。”她回答,眼角开始有泪水淌下。

我顿时黯然,后悔自己刚才的那个问题。

“好好休息吧。”我不再问她了,而且这时候我已经给她换完了药。随即准备离开,却听到她忽然地叫了我一声:“冯医生……”

我站住了,微笑着朝她看。

“哦,没什么。”她说,脸上不好意思地在笑。

我朝她继续地微笑,转身再次准备离去,然而,她的声音却再次传来:“冯医生,你什么时候夜班啊?”

“明天晚上。”我回答。

“冯医生,你夜班的时候可以来陪我说说话吗?”她低声地问我道。

不知道是怎么的,这一刻,我的心里忽然升腾起一种温柔的情绪,“好的。”我朝她点了点头,柔声地道。

“谢谢!”她的声音顿时高兴起来。

当天下午赵梦蕾又给我打来了电话,但是我拒绝了。我的理由很充分:今天晚上导师过生日。随即我还告诉她:“明天晚上我夜班。最近可能都会很忙。”

“你开始厌烦我了是不是?”她问道。

“别这样说,我最近真的太忙了。”我没有对她说“不”,因为我实在说不出口,而且我也不是真的厌烦她了,而是因为自责。不管怎么样,她可是已婚的人啊,我不想让自己继续这样下去。

而今天我的那位病人,她的话让我的心里顿时荡起了一阵涟漪,我感觉到了她对我的好感。所以我就想:如果自己尽快找到一位属于自己的女朋友的话,那么我与赵梦蕾的那种不正当关系才可以真正结束。

赵梦蕾当然不知道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所以她顿时笑了起来,“那好吧。你忙完了后随时给我打电话。”

我听得出来,她的心情是愉快的,因为她的声音里面有一种轻松快意的成分。

唯有叹息。

当天晚上吃过饭后我直接去到了病房。我的集体宿舍太闷热,而病房里面有空调。当然,闷热只是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是,我想去与那位叫余敏的漂亮女病人说说话。

首先去的是医生办公室,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本《妇产科学》胡乱翻阅。这是装模作样。

“冯医生这么刻苦啊?”值班医生见到我认真看书的样子顿时表扬起我来。

“寝室太热,实在看不下去书。”我苦笑。

“冯医生,我们科室的收入不低了吧?怎么不自己去买套房子啊?何必挤在那间小小的集体宿舍里面呢?”值班医生笑着对我说道。

“好几十万呢。我哪来那么多钱?”我不禁咋舌。

“你傻啊?按揭啊。”她看着我,像在看一个外星人似的。

“我连女朋友都没有,买房干什么?”我随即苦笑道。

“冯医生,我觉得你把问题思考反了。”她看着我说道,表情严肃,“你应该这样想,现在你的收入不错,如果有了房子、然后又有了车子的话,找女朋友还不容易吗?女人都很现实的。虽然你也是妇产科医生,但是你只知道她们的身体,却不明白女人们的内心啊。更何况,人都得为自己活着不是?这个城市夏天这么酷热,你何苦要去受那种罪呢?”

“有道理啊!”这一刻,我猛然地有了一种醐醍灌顶的感觉。

她注意到我手上的书,道:“冯医生,这么认真啊,还在看书。”

“老师规定的任务,主要是我最近得完成一篇论文。”我急忙地道。

“你不是已经毕业了,而且已经上班了吗?”她问。

“老师要求我考在职的博士。”我说道。

“前途远大啊。冯医生。”她朝我笑,“好啦,我去看病人去了。你慢慢看书吧。”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不住地苦笑。值班医生叫钟小红,她是文革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业务能力不错,但理论上不去,所以在职称问题上始终在主治医师的位置上难以动弹。她也已经灰心了,上班的时候只要空闲就去和护士们聊天,唠叨琐碎。

她为人其实很不错的,就是对病人的脾气差了一点。

钟小红离开后我继续在办公室里面呆着。不知道是怎么的,我有些犹豫:我是去余敏的病房呢还是不去?我发现,自己今天与往常不一样了。因为往常我仅仅是一位医生,而今晚,我却多了一份心思。

最后,我还是说服了我自己。于是我起身去往她的病房。对了,我一直没有讲,余敏是住的单人病房,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家境应该很不错。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对她充满着一种好奇:家境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连住院都没有人来看望和陪同呢?要知道,她可是很危险的宫外孕,稍微迟一点送到医院都可能要死人的。

在病房的过道上碰上了钟小红,她问我道:“怎么?不看书了?”

“我去看看我的病人。”我内心有些莫名的慌乱,急忙地道。

“我都看过了,没事。”她说,随即站在了我的面前不动。

“看书看累了,随便出来走走。”我急忙又道,随即侧身从她面前走过。

我没有转身,直接地往前走,但是却没有听见自己身后传来脚步声。我知道,她可能一直站在那里注视着我。

这个人,真爱管闲事!我心里很是不悦。

不过,这样一来我却不好意思直接去余敏的病房了,只好一直朝前走,走到一间住有三个人的病房门口后才去推门。

终于听到身后的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大病房里面很暗,里面也很静,几个病人似乎都睡了,进去后我看了一圈,里面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我,于是退了出来。

楼道里面已经静悄悄,没有人走动。我心里大喜,随即缓缓朝余敏的病房走去。

到了她病房的门口,我却猛然地停住了自己的脚步。这一刻,我发现自己的心脏竟然猛烈地在开始跳动。忽然觉得心慌。

我知道不能这样呆呆地站在病房的门外,这要是被值班医生或者护士看见了,可是要被人说闲话的。我深呼吸,抬手轻轻地敲门。在妇产科,特别是这样的单人病房,我们男医生进去前也应该敲门。当然,女医生和护士可以不敲。

可是,我没有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我急忙将病房的门推开……

《妇科男医生官场笔记》 第003章 免费试读

我是爱她的,这一刻,我完全知道了。

我仿佛没有了任何的意识,唯有狂乱。

“要我吧……”她的唇离开了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

“冯笑,如果我离婚的话你会娶我吗?”那天晚上我离开她家的时候赵梦蕾问我。

“会的。”我说。

但是刚刚出她的家门就后悔了。

我后悔的原因其实只有一点:她是已婚的女人,然而却这样来引诱我,让我做出这种事情。所以,我觉得她不是一个好女人。

那天晚上,只有几下,我便丢失了自己。我顿时羞愧万分,同时有了一种索然——原来自己幻想中的男女之事竟然是如此的无趣!

说起来可笑,我作为妇产科医生,虽然每天看到的是各色女人,但是自己却从来没有亲历过性的过程。所以,我一直都在幻想着那个过程的美好,总是希望自己的第一次能够让自己进入到一种销魂的状态。但是,我发现现实却并不是这样,自己的那个过程就如同早上晨举的时候撒了一把尿似的毫无**可言。唯有羞愧和失望。

我的羞愧是针对赵梦蕾的,因为我觉得自己太无能;而我的失望却是因为自己多年幻想的破灭,同时对自己的第一次就这样完成而感到沮丧万分。

“你真的是第一次?”她问我道。

我点头,不敢说话,也不好意思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还是因为羞愧。她随即紧紧地抱住了我,嘴唇在我耳畔轻声地道:“我可怜的男人啊……”

那一刻,我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受。

接下来,她拥着我去到了她家的洗漱间,然后替我洗澡、擦背,给我揩拭得干干净净后将我再次地送回到了那张宽大的床上。她这才自己去洗澡。

躺在床上,我有了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曾经那么遥不可及的她,现在竟然如此容易的得到了!

不一会儿她就从洗漱间出来了,身上裹着一张浴巾,皮肤白皙得耀眼。她在朝着我甜美地笑。我发现,她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有了一种成熟的女人的美丽。

洗过澡后的她身体有些冰凉,也许是她家里空调一直开放着的原因。她来将我再次紧紧拥抱……

她原本嫩白的两颊则是泛起了一团动人的红晕。虽然眼睛依然紧紧地闭着,但是长长的睫毛却在微微的颤动着。长长地,乌黑的秀发如同柔顺的水草一样披散开来,压在身下,同那副洁白无瑕的躯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一次,我才真正地体验到了快乐与美妙……。

我不知道,这东西是会上瘾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几乎都与赵梦蕾缠绵在了一起。

不过,有一点我很清醒:我不能与她结婚。因为她是已婚女人,因为她太随便。

然而,我想不到的是,我最终会和她结婚,然后一起步入到神圣的婚姻殿堂。后来我才知道,她是那么的苦,她对我完全是一种真情。

上班的时候师姐苏华一直看着我笑。

“你笑什么?”我被她看得有些不大自在了。

“看来真的恋爱了啊。”她说,脸上是怪怪的笑容。

我莫名其妙,“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脖子上还有口红印呢。”她说道。

我不禁惶然,急忙地朝病房里面的厕所跑去。她在我身后大笑。

昨天晚上在我的坚持下还是离开了赵梦蕾的家。因为我心里害怕,害怕她男人会忽然回家。结果回到自己的寝室后没有洗漱就睡了。躺倒在自己那张狭窄的单人床的时候还在恐慌。今天早上起床后随便抹了一把脸就到了病房,因为我第一次睡过了时间。苏华说我颈上有口红印,这让我大吃一惊,而且深信不疑。

可是,哪里有什么口红印?看着病房厕所那面镜子里面的我自己,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顿时想了起来,昨天我看见赵梦蕾的时候她根本就没化妆,更没有抹什么口红!

“师弟,你太老实了。哈哈!不过这下我完全相信你是在恋爱了。恭喜你啊。”回到病房后苏华笑着对我说。

不过,我只能苦笑,她能是我的女朋友吗?

“不过师弟,我还是很恨你的。”她却在笑,“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可把我忙惨了。收了好几个病人不说,还来了一位宫外孕大出血的病人,让我做手术到半夜。对了,那个病人收到了你的床上。蛮漂亮的。”

“我去看看。”我急忙地道,忽然发现自己的话有问题——我并不是因为那个病人漂亮才要马上去看的啊,而是去进行每天的例行查房。

还别说,这个病人真的很漂亮。

我朝她微笑,“你好,我是你的主管医生冯笑。”

她也在朝我微笑,随即却皱了一下眉头,“医生好。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顿时感觉到她是一位很有素养的女人,因为大多数病人不会这样对我们医生说话,因为她们往往下意识的会认为这是我们应尽的职责。

与有素养的病人谈话是很愉快的,看见她痛苦的皱眉,我柔声地问道:“怎么?麻药过了?”

“是。伤口有些痛。”她回答。

“苏医生的手术做得很不错的,你放心好啦。”我微笑着对她说道,“来,我看看你的伤口。”

“嗯。”她答应了一声,随即撩起了她的衣服下摆,同时又朝下褪了褪她的裤子。她穿的是病号服,很宽松。

我看着她腹部上的纱布,顿时有些诧异起来,因为我发现那纱布上面有渗血!

轻轻地将贴在她雪白腹部上的胶布揭起,然后轻柔地将纱布打开,我看见,她的伤口竟然裂开了。

“你是不是感冒了?咳嗽很厉害吗?”我问她道。

“没感冒啊,咳嗽倒是有,不过也不怎么厉害。”她回答。

“你的伤口裂开了。肯定是你在睡着的情况下咳嗽了。”我说。这只能是唯一的原因,因为伤口裂开还有一种原因就是感染和脂肪液化,但那得在一周后才可能出现。

“那怎么办?”她着急地问道。

“我得重新给你缝合过。”我说。

“去手术室吗?”她问道,很紧张的样子。

我摇头,“就在这里。对了,你的亲属呢?怎么没人陪伴你?你知道吗,宫外孕大出血很危险的。”

她黯然地道:“我知道的。其实我无所谓了,死就死吧。干嘛把我送到医院来呢?”

我顿时明白:这又是一个被人伤害了感情的女人。

不过有一点我很疑惑,“谁送你到医院来的?幸好及时,不然就危险了。”

我这样问她的目的有两个,一是想知道她的亲属在不在,二是不希望她继续伤感。因为我在提醒她她是从死亡线上逃过来的人,所以一定要加倍珍惜自己的生命。

“医生,我今后可以生孩子吗?”她却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

我顿时欣慰,因为她的话代表着她的一种希望,生的希望。

“应该没问题的。”我微笑着回答她道。

“谢谢你。”她低声地道。

“我去准备一下,一会儿过来给你缝合伤口。别害怕,会给你打麻药的。”随即,我柔声地对她道。

我让护士给我准备缝合伤口的器具。借这个时间我去看了那个病人的病历。

她叫余敏,今年二十五岁。病历上都是常规的检查内容,结果大都很正常。我主要在看后面苏华的手术记录。

没发现什么问题。

这时候苏华进来了,她走路风风火火的,到了她办公桌处的时候猛的将听诊器搁了上去,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太累了。开完医嘱后回去睡觉。”

我觉得应该告诉她那个病人的事情,“苏华师姐,那个病人的伤口裂开了。你缝合的时候没什么不当的地方吧?”

“什么?”她忽然地来看我,满脸的惊讶。

我朝她点头。

“师弟,你别告诉别人这件事情好吗?”她随即轻声地对我说道,央求的语气。

我有些奇怪,因为这件事情本身就不应该是她的责任。对于这样的情况大家都应该可以理解,因为病人的伤口崩裂并不属于医疗事故。

“现在科室里面的人都很麻烦,一旦出了点什么事情就会有人在后面说闲话。过两年我就要提副高了,我不想因此受到影响。”她随即轻声地对我解释道。

我顿时明白了,于是笑道:“没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好了,我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谢谢师弟。”她的脸上顿时绽放起了笑容。我发现,这个平时有着男人性格的师姐竟然也有妩媚的一面。

给其他病人开好了医嘱后就去给余敏缝合伤口。

首先用消毒纱布沾上酒精给她伤口消毒,然后进行局麻。当酒精刚刚沾上她伤口的时候她轻声地叫了一声,“哎哟!”我同时看见了她腹部的肌肉收缩了一下。

“没事,马上就好了。”我柔声地对她道。

随即,在给她打麻药的时候她又轻呼了一声,我急忙转脸去朝她微笑了一下。她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上微微一红,“不好意思,我从小就怕痛。”

“现在呢?还痛吗?”麻药已经注射进去了一大半了,我微笑着问她道。

她在摇头。

快速地将她有些泛白的伤口处将线头拔出,然后快速地给她缝合。说实在的,苏华的手术做得不错,因为我发现余敏的伤口很小。

缝合完了,我看着她的伤口处,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下你可要注意了,千万要控制住自己的咳嗽啊。再崩开了可就麻烦了。到时候我可找不到下针的地方了。”我随即对她说道。

“谢谢你,冯医生。”她真诚地感谢我道。

“不用客气。”我朝她微笑,随即开始收拾那些器具。

“冯医生,如果我忍不住要咳嗽怎么办啊?”她忽然问道。

“尽量控制吧,想咳嗽的时候就深呼吸。实在控制不住的话,轻轻地咳一下。反正就是一点,不要让腹部内部的压力过大。”我回答说,同时也好奇的问道,“刚才我给你缝合的时候你怎么没咳嗽?”

“可能是我太害怕,搞忘了。”她吐吐舌头,调皮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余敏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