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柳擎宇韩香怡的小说[权色]完结版阅读

编辑:清晨的小鹿 2019-07-10 10:14:07

主角叫柳擎宇韩香怡的小说[权色]完结版阅读

《权色》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权色 即可阅读全文

《权色》小说简介

《权色》非常喜欢的书,幽默、搞笑、热血,看得让人热血沸腾,不自觉的容了进去,看风大的书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加油风大,我会永远支持你!!!。主角叫柳擎宇韩香怡的小说叫《权色》,本小说的作者是梦入洪荒最新写的一本官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柳擎宇说完这番话,整个会议室内一下子就沉闷了下来。石振强的脸色阴晴不定,心中的怒火已经蹿到脑瓜顶上了,双眼中充满愤恨的望着柳擎宇。而胡光远和王学文两人脸色也十分难看,他们没有想到,柳擎宇的言辞竟然如此。主人公叫柳擎宇韩香怡的小说叫《权色》,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梦入洪荒所编写的官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官之途,民为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军人出身的柳擎宇,毅然转业进入官场,成为乡镇镇长,然而上任当天却被完全架空,甚至被晾在办公室无人理睬!且看脾气火爆,办事雷厉风行的他,如何凭借着机智头脑和层出不穷的手段,翻手间覆灭种种阴谋,步步高升!几十次微妙的官位升迁,数千场激烈的明争暗斗争,历经波折,踏上权力之巅!柳擎宇一直本着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为官原则,时刻都把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放在首位,他不惧怕任何困难,坚决真心实意的为老百姓做实事和好事,坚决与腐败分子作斗争,从

精彩章节试读:

呆了!几乎所有人全都呆住了!

----------------

谁也没有想到,柳擎宇这个年轻镇长刚刚到任还没有三天,竟然要直接插手镇里的人事安排,而这绝对属于石振强的禁区!以前几乎没有人敢于触碰的!最关键的,派出所所长可是县里安排的,理论上,柳擎宇是无权去处理人家的。但是,柳擎宇却偏偏出手了。

此刻,石振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怒气,双眼充满冷酷的看向柳擎宇。

身为镇委书记,人事大权是他的逆鳞,尤其是有在县里一手遮天的县长薛文龙做他的靠山,他绝对不能允许关山镇里任何委员敢于在人事问题上向他叫板,以前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但是现在,柳擎宇这个新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拿自己的铁杆嫡系、镇派出所所长韩国庆来开刀想要插手人事,他彻底怒了。

所以,石振强直接强势的说道:“我不同意!韩国庆在派出所所长的位置上干得非常出色,所有镇委委员全都有目共睹,他的成绩是任何人都不能抹杀的。我相信,对于柳擎宇同志的这个提议,我们镇委委员中大多数同志都不会同意的,柳擎宇同志,我看你还是收回你的这个提议吧!而且派出所所长这个位置也不是我们镇里决定之后县里就会同意的,你的提议完全是无稽之谈!毫无讨论的必要!”

这一刻,石振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无比强势,语气没有给柳擎宇留下一丝回旋的余地,直接是采取命令式的方式。

此刻,如果是一般的新任镇长在面对如此强势镇委书记的时候往往也就暂时偃旗息鼓了,毕竟和一把手闹僵了对于二把手的工作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而且闹僵了上级也容易对两人都产生意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一般人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但是!柳擎宇不是一般人!

面对石振强的命令式语气,柳擎宇只是淡淡一笑,沉声说道:“石书记,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什么加毫无讨论的必要!我的提议是合理合法的,完全按照正常程序来走的,没有任何问题。我非常清楚我们镇里在派出所所长这个位置上没有任免权,但是,我们有建议权啊。我相信对于我们镇里提出的合理的人事要求,县里面不会拒绝的,说道这里,我不得不再提醒一下石振强同志,你是否记得你在前往县里开会之前和我通电话的时候曾经说过什么话?”

石振强眉头就是一皱。他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一点都不按规矩出牌,这让他十分头疼,但是经过上一个回合的较量,他又不敢对柳擎宇掉以轻心,所以只能开始回忆起来。不过很多人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对于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尽可能的回避,即便是想起来了也不愿意承认。所以石振强回忆了一下便皱着眉头说道:“我还真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什么了。我这个人记性不好。”石振强其实已经想起来了,但是他决定来一个死不认账,柳擎宇也没有任何证据,镇委会里面又大多数都是自己的人,柳擎宇说什么都站不住脚。

然而,让石振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此刻,柳擎宇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机,在屏幕上点了两下,很快的,那天石振强和柳擎宇通话时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小柳啊,我和胡光远同志、王学文同志马上要连夜赶到县里开会去,镇里的事情就由你来全权负责了,你务必要组织好关山水库的防汛工作,做好我们全镇居民的撤离安置工作,否则出了问题我是保不住你的……”

谈话录音放完了,柳擎宇的目光直接逼视着石振强说道:“石书记,现在你应该回忆起来了吧,当时你说得非常清楚,镇里的事情由我全权负责,而且当时你不在镇里,我是镇里最高的行政长官,为了确保抗洪救灾的顺利展开,所有干部都应该听从我的调遣,而派出所所长韩国庆却拒不执行我的指示,对于一个小小的送炸药的工作推三阻四的,石书记,你说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还能让他继续在派出所所长的位置上干下去吗?派出所是干什么的?是守土一方,保护人民群众利益的!韩国庆连这么十分简单的事情都不愿意做,他还能做的了什么?”

石振强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心中颇有些复杂,他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把和自己之间的通话记录给录音了,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这么阴险,不过想到派出所所长韩国庆,石振强决定要好好利用一下这个事情,他不相信柳擎宇能够把他与韩国庆之间的通话也录下来,毕竟韩国庆和柳擎宇之间以前根本就没有交集。而且韩国庆的级别也根本威胁不到柳擎宇的位置,所以,石振强沉声说道:“柳擎宇同志啊,不管韩国庆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但是他可是我们关山镇派出所的所长,位置十分重要,我们即便是要决定他的去留,也必须得征求一下他本人的意见,我们也不能单凭你的一面之词就草草做出决定,你说是不是?”

柳擎宇笑着点点头说道:“这没问题,那就把韩国庆喊过来吧。我们当面对质一下。”

很快的,韩国庆被镇委办主任打电话给喊了过来。列席了本次常委会。镇委办主任是出去给韩国庆打的电话,在电话过程中已经把整个会议的进程情况跟韩国庆说了一遍,让他列席会议之后小心应对,柳擎宇这次恐怕不会放过他的。而自始至终,柳擎宇对于镇委办主任出去打电话的行为根本没有加以阻止,就好像不知道他有可能会和韩国庆串供一般。

等韩国庆坐稳之后,石振强最先发言了,他看向韩国庆说道:“韩所长,听柳镇长说前两天他给你打电话让你给他送炸药过去的时候,你没有遵从柳镇长的指示?可有此事?”

韩国庆连忙说道:“石书记,前两天柳镇长的确给我打过电话,但是我当时太忙了,听得不太清楚,而且当时您也指示我要做好灾民的安置工作,所以当时我就顶撞了柳镇长两句。”说道这里,韩国庆转头看向柳擎宇说道:“柳镇长,在这里我郑重的向您道歉,当时在和您通电话的时候我的情绪的确有些失控,所以和您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不太友善,但是希望您能够理解,我们大家一切都是为了工作,我理解您当时的心情,但是我当时也正在部署灾民安置转移工作,所以心情十分烦躁,柳镇长,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这种小人物计较了。”

韩国庆是个聪明人,知道如果自己非得和柳擎宇正面对抗的话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尤其是在他看来柳擎宇在强势的石振强面前根本不可能掀起什么水花的,但是柳擎宇却偏偏掀起水花了,自己还被叫过来了,这说明石振强肯定没有完全掌控柳擎宇,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上来就摆出一副哀兵之态,向柳擎宇认错,还摆出自己一副全心为民的姿态,让柳擎宇无法发飙。

石振强看到韩国庆这种做派,心中暗暗得意,心道:“嗯,这个韩国庆还真是一个人才,脑瓜好使,对形势认识的非常清楚,以后可以重点栽培一下,现在柳擎宇应该没有什么脾气了。就算他手中掌握着与韩国庆之间的通话记录也没有用了,韩国庆一个主动认错就足以化解柳擎宇的这一招了。”想到这里,石振强充满得意的看向柳擎宇。

然而,此刻柳擎宇的表情竟然十分淡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焦虑,他只是淡淡的看了韩国庆一眼,沉声说道:“好,好一个韩国庆,好一个派出所所长啊,你的表演能力也太强大了!佩服!”说道这里,柳擎宇话音突然一转,双眼中爆出两道寒光:“韩国庆,我可以不追究你顶撞我的责任,但是我想问问你,你确定你接我电话前后的确是在进行灾民安置转移的工作吗?”

韩国庆毫不犹豫的说道:“我确定。这一点我手下几个干警都可以作证的。”

柳擎宇冷冷一笑,再次拿出自己的手机来,从上面调出一个视频冷冷的说道:“大家来看一看,我手机上这个视频是当时我给韩国庆打电话前后这段时间,我们镇里十字路口处的视频监控摄像机所拍摄的画面,从视频画面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的出来,在那段时间内,韩国庆同志正带领着两个警察在协助他自己的家人装车逃往外地呢。大家都传阅着看看吧。”说完,柳擎宇把手机递给了镇委书记石振强。

石振强接过柳擎宇的手机一看,脸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擎宇竟然留了这么一个后手,当真是让他十分郁闷啊。

此刻,韩国庆也彻底傻眼了,他是镇派出所所长,镇里的视频监控主机就设在派出所内,这一点他自然是知道的,他没有想到视频监控主机里面的内容竟然到了柳擎宇那里,很显然,派出所内出了内鬼了,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人就是副所长贾新宇,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当众人看完手机上的视频资料之后,柳擎宇脸色严肃的说道:“石书记,秦书记,各位镇委委员们,我相信大家现在都看的非常清楚了,韩国庆之前顶撞拒不执行我的正当指示在先,又故意欺骗所有委员在后,而且他为了一己之私,置全镇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对于这样的一名派出所所长,我们还能够在相信他吗?我们还能够在用吗?”

这一下,整个会议室内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权色》 第7章 借力打力 免费试读

柳擎宇说完这番话,整个会议室内一下子就沉闷了下来。

石振强的脸色阴晴不定,心中的怒火已经蹿到脑瓜顶上了,双眼中充满愤恨的望着柳擎宇。而胡光远和王学文两人脸色也十分难看,他们没有想到,柳擎宇的言辞竟然如此犀利,句句直接指向问题的核心,尤其是不像个爷们、不是男人的定性更是让几个人感觉到十分没有面子。

丢脸的事情已经做了,但是谁也不希望被别人知道,尤其是石振强他们这些领导们,他们更喜欢别人捧着他们,供着他们,即便是有不满意,也必须憋在心中,因为这是他们眼中的官场规则。因为他们是领导。

但是,柳擎宇却根本不信这个邪!他却偏偏前来打脸了!而且还打得啪啪响!

此刻,除了武装部部长尹春华、宣传委员姜春燕这两位一直在大力协助秦睿婕的人以外,其他党委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们都被柳擎宇直接打脸了。

沉默,压抑的沉默。谁也不想率先开口。

这时,柳擎宇再次打破了这种沉默,他冷冷的看向石振强说道:“石振强同志,做人不要太过了,不要把别人都当成傻子,我柳擎宇是当兵的出身,我就是一根筋,如果你要是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你指东我决不向西,你让我抓狗,我决不去抓鸡,但是,如果你想要通过一些乌七八糟莫须有的罪名想要整我,我柳擎宇奉陪到底,话我先撂这儿了,如果你这次胆敢继续否定我和秦书记以及其他一些实实在在干事党委委员的功劳,我柳擎宇绝对不会答应,我不是向你向县里邀功,我不在乎那些虚名,但是我绝对不允许别人往我们身上泼脏水!我绝对不允许干事的受到批评,没干事的逃兵却在旁边指手画脚的!你想都别想!”柳擎宇说完,直接坐了下去,目光直视着石振强,没有一丝的妥协。

此刻,在柳擎宇这种锋利目光的注视下,他还真不敢在轻举妄动了。因为他心中非常清楚,柳擎宇提前通告自己关山镇要下大雨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闹得尽人皆知,否则自己这次真的有可能会丢人,尤其这件事情闹大了,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他只能暂时熄灭了当初规划中的一到镇里就拿柳擎宇兴师问罪的第一步计划,等待着以后找机会执行第二步计划的时候再拿下柳擎宇,毕竟大灾当前,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其实他心中也非常清楚,柳擎宇这一次的表现堪称完美,他之所以要来个先声夺人就是想要抹去柳擎宇和秦睿婕的功劳。所以,等柳擎宇话说完之后,他立刻沉声说道:“好了,先不再讨论其他的事情了,先谈一谈救灾的事情,现在洪水既然已经发生了,再说别的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必须要想办法让老百姓恢复正常生活。柳擎宇同志,你是镇长,这些是你的主要职责,你说说吧,你有什么意见。”

这一次,石振强先是一个乾坤大挪移,偷梁换柱,把话题切换到了救灾这件大事上,堵住了柳擎宇还要继续吐槽的机锋,随后一个太极推手,再次将救灾这个最为沉重的任务推到柳擎宇的身上。他算计得非常清楚,如果柳擎宇把工作做好了,自然少不了他这个镇委书记的领导之功,如果做不好,正好自己借着这次机会将柳擎宇拿下,从而推常务副镇长胡光远上位。他现在对柳擎宇这个镇长越来越不爽了,柳擎宇坐在这个位置上,让他如鲠在噎,十分难受。尤其是最让他不能容忍的是,柳擎宇这个镇长实在是太强势了,竟然敢当着这么多镇委委员和自己顶牛,这是过去数年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他已经决定,要尽快设计一些圈套,想办法把柳擎宇给挤兑走。而救灾工作就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柳擎宇听到石振强这样说,自然不会在继续吐槽下去,而是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救灾之上,在他的心中,天大地大,老百姓最大,他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后说道:“嗯,我赞同石书记的意见,救灾工作的确是我们下一步工作中的重中之重,而救灾工作最关键的就是物资和钱,在今天开会之前我已经和镇财政所所长张宏轩联系过了,他说现在镇财政所的账上只有不到3万块钱了,这点钱根本就不够塞牙缝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想办法筹集资金,帮助我们镇的老百姓尽快重建家园,恢复生产。”

柳擎宇话音刚落,已经憋了半天气的常务副镇长胡光远便开炮了:“柳镇长,你这话说得的确很有道理,也很好听,但是问题在于,这钱从哪里来?难道你随便说两句好听话钱就从天上掉下来了吗?你这也太虚了吧!我们关山镇老百姓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不是空话和套话!”说完之后,胡光远充满挑衅的目光看着柳擎宇。

对于胡光远的挑衅,柳擎宇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和他翻脸,因为胡光远的话说得的确很有道理,不够柳擎宇也不打算妥协,而是把目光看向石振强说道:“石书记,你是关山镇的老资格书记了,你能够筹集多少钱?”

石振强等的就是柳擎宇问出这句话来。他脸上露出得意之色说道:“柳擎宇同志啊,说道救灾款的问题,我不得不说你一句,你之前的确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去县里是务虚去了,实际上,我们这次回来,费了很多心思,最终从县财政那里要来了20万的赈灾款,虽然这赈灾款看起来少,但是全县很多乡镇都受灾了,而在全县所有乡镇里,我们关山镇是拿到赈灾款最多的!柳擎宇同志啊,你可是镇长啊,你能筹集到多少钱?你可不能光说不练啊!”

石振强几句话就给柳擎宇设下了一个圈套,直接把柳擎宇逼上绝地,让他没有任何退路。

柳擎宇自然明白石振强的心思,他却是淡淡一笑,说道:“石书记,你说的没错,我认为,不仅仅是我不能光说不练,我们整个镇党委会所有委员都不能光说不练啊,我有个提议,这次我们所有镇委委员都应该行动起来,通过各种办法来筹集赈灾款。而且我保守估计,这一次我们关山镇受灾如此严重,仅仅是确保灾民正常生活所需,最少就得几百万元,灾后重建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至少得5000万元,这样吧,我们先想办法筹集老百姓的生活物资,最少500万元,我柳擎宇承诺一个星期之内,最少会筹集到60万元,大家都表表态吧,看看你们自己能够弄来多少钱?”

石振强听到柳擎宇这句话之后一下子就呆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从县里拿来20万元,想以此来在柳擎宇面前显摆得瑟一下,这家伙居然开口就承诺拉来60万元,这明显是在向自己叫板啊,而且还是借力打力,把他气得几乎吐血。而且柳擎宇直接承诺会弄来60万元,这明显是向自己炫耀啊!如果自己要是在这个上面认栽的话,以后恐怕在大家面前没有什么威信了,所以,等柳擎宇说完之后,他毫不犹豫的说道:“嗯,我是镇委书记,我已经弄来了20万元,下一步我会想办法在一个星期之内再至少弄来45万元!”

现在大家都看出来了,柳擎宇和石振强卯上了,而且这个时候,谁也不敢松紧,大家非常清楚,这一次筹集救灾款,如果真要是落后的话,恐怕以后在党委会上的发言权会受到极大的削弱,这可是事关面子问题,所以随后众人纷纷依次发表承诺,按照党委里面的排位顺序,依次承诺了从55万到20万元不等。最后一名承诺完之后,会议室内再次冷场。

柳擎宇这一招算是够狠的,把所有人都给算计了。所以,现在很多人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凝重。已经没有谁再敢轻视这个年轻的镇长了,这个家伙够强势,够狡猾,能够算计人于无形之中,还让你不得不咬着牙往圈套里面跳。

石振强看看没有人说话了,就准备宣布散会了。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说话,柳擎宇再次抬起头来,脸色阴沉着说道:“石书记,秦书记,各位委员,我现在提交一份人事调整建议,由于镇派出所所长韩国庆同志在抗洪救灾的关键时期,不遵从领导指示,故意抗命,对整个抗洪救灾工作造成了十分严重的负面和消极的影响,所以我当时已经下令对韩国庆就地免职,由副所长贾新宇同志来代理局长职务,当然,我也知道以韩国庆的级别我无权下达这个指示,但是由于当时是非常时期,时间太紧,所以并没有向石书记和县委请示,现在我提议,大家可以讨论一下看看到底由谁来担任新的派出所所长合适,等确定之后,我们报县委进行审批。”

呆了!几乎所有人全都呆住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