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没有硝烟的官场]最新章节 主角叫陈功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森里伊人 2019-06-17 23:47:02

[没有硝烟的官场]最新章节 主角叫陈功的小说最新章节

《没有硝烟的官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没有硝烟的官场 即可阅读全文

《没有硝烟的官场》小说简介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没有硝烟的官场》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对历史的人名等作者很用心,就是一些情感以及勾心斗角方面有些不太成熟,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主人公叫陈功的小说叫做《没有硝烟的官场》,是作者小楼昨夜轻风所编写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十三章新的情况“陈功,村小改革方案市里已经批准,会议纪要我亲自给你送过来了,你这下能交差了吧。”齐笑南果真是个守信之人,宋惠云的要求齐笑南揽下了。李爱民丧气离开拆迁现场后,陈功挣脱警察的手,拿着会议。主角是陈功的小说是《没有硝烟的官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楼昨夜轻风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主角陈功为官场世家子弟,但性格刚强、耿直,虽有一点小聪明,其父觉得他并不适合混迹官场,便安排到企业平凡岗位上上班,远离官场。但条件优越的陈功并不喜爱这种朝九晚五、“行尸走肉”的日子,悄然辞职走上官场,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副镇长王国强

“跟我过来”,一名青河镇工作人员把陈功带到镇党政办主任桌前,“罗主任,这就是区里过来的陈功,这是我们党政办的罗主任。”

陈功可是听说,区里来的人在乡镇,那可是见官大一级,“罗主任你好,你看我先协助镇里哪个办公室工作。”

罗主任双手交叉胸前,“嗯,区里来的人就是层次不一样,区里文件说了,下来的服务人员随便我们怎么用,再苦再累那也是锻炼是吧,对了,你文章写得怎么样。”

“罗主任,我作文水平还行,原来我们班和系里很多材料也是我弄的,我不怕辛苦的,我能到这里来服务,完全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他们都相信我能为乡镇里做出点成绩。”这时陈功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嗯,不错。我们党政办的工作相当的繁杂,而且又多又乱,直接和镇领导打交道,最近一段时间人手确实不够用,加上我了解到你原来是区国土局办公室的,所以这段时间你就在党政办,协助大伙的工作,看谁忙不过来就去帮帮忙。”

陈功了都快气爬下了,这哪里是美差,这是彻彻底底的发配啊!我怎么这么傻,还自愿填写申请表,我上黄主任的狗当了,那个狗东西。

再怎么抱怨也晚了,到哪里不是打杂,习惯了,接着打吧。

一旁的工作人员唐小燕看出陈功心里的不愿意,把嘴凑到罗主任耳朵边,“黄主任,那区里下来的王镇长不好伺候,他特别讲究,一副领导的派头,非要闹着配着秘书,就算不配,也得在我们党政办抽个专人给他写作,你看要不就陈功去,这样大家都省心,我们可伺候不了王领导,这陈功好像也不太满意在这里干杂物,他们刚好配一对。”

王镇长,王国强,青河镇的副镇长(称呼时一般不加前面的副字),而且是分管科教文化排名靠后的副镇长,从新桥区教育局下乡镇挂职锻炼来的,下来后除了副镇长以上的级别,普通主任和工作人员他全都瞧不上眼,感觉像个钦差似的。你说一个副镇长配什么秘书,如果你有意见,他还不乐意了,别拿副镇长不当领导。

罗主任心里盘算了一下,“陈功,这样,安排你做镇上王国强副镇长的**秘书,办公地点在党政办,有空余时间都做党政办的事儿,听我安排。”

正在陈功火冒三丈的时候,副镇长的秘书,这秘书可是美差啊,虽然整天忙得跟狗一样,但领导的秘书也是半个领导。

“我听罗主任的安排,秘书就秘书吧,虽然辛苦点,但只要能学到东西,我都愿意。”陈功说得斩钉截铁,心想着总比打杂好。

陈功跟着唐小燕来到副镇长办公室,唐小燕轻轻地敲了敲门,“请进”,一个很随和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王镇长,这就是给您安排的**秘书,北京大学毕业,区里下来基层服务的。文字功底那可是要些人来比的,而且啊,还……。”唐小燕介绍着陈功,不断的吹捧,生怕王国强不要陈功,让他们另选一人。

王国强注视着陈功,陈功也暗暗观察着王国强。

“王国强很年轻,看样子三十刚出头,感觉有种城里人的气质和领导的风范。我现在就有机会在他面前展示我的能力,而且比在那破党政办干杂务活儿更能接近领导。”陈功心里想着,做好了老子就留在乡镇不走了,反正回去也是做苦力。

其实陈功心里想得并没有错,这秘书可以说是近距离接触领导,但是,只仅限于一个领导,如果领导跟错了,调离了,退休了,去了二线,甚至下台,那么秘书将是第二个受到工作上冷遇的人,相当于古时候的打入冷宫,而且你还不算个妃子,最多是个宫女太监什么的。

王国强说话了,“嗯,很不错,很有气质嘛,城里人,一看就比你们这青河镇的人要机灵,小燕,你先出去”。

王国强原来是新桥区教育局里的一个科长,借着点关系来到这青河镇挂职副镇长。

王国强对陈功笑笑,“小陈,跟着我可委屈不了你的,好好干,就算以后回区里去了,你的评价肯定是优秀。”

陈功看王国强如此热情,“我原为领导效犬马之劳。”

“嗯,好,小伙子很幽默嘛,跟着我多看多学,以后有发展的。小陈啊,先交换个电话号码,然后去党政办等一下,半小时出发,去区里开个乡镇村小改革会。”说完便把头埋下继续处理起文件。

“那我先出去了,王镇长。”陈功有礼貌的关好王国强办公室的门。

捷达车上,王国强坐在后排正中,陈功则拿着王国强的包坐在副驾驶室里。

“喂,姐夫啊,我国强啊,我下午要来区里开个会,中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顺便给你汇报汇报工作。”

陈功一边看着前方一边竖着耳朵听着,心想,“王镇长给他姐夫汇报工作,他姐夫肯定是个大官呀,我应该进一步了解了解他。”

“好好,那晚上吃饭,顺风肥牛,我中午先订个大包间,姐夫啊,你看能不能把何局长约出来一起聊聊工作,我在这青河镇玩不转了,还可以回教育局继续发展嘛。嗯好,那就这样,晚上见。”

王国强挂上电话一脸笑容,“小陈啊,闲着没事儿,给我聊聊你原来大学的事儿。”

王国强眯着眼睛,听着陈功的讲述,心里也在盘算着,“我在这里没有什么根基,我看小陈的谈吐是个机灵人,尽力培养一下做我的班底。”

中午在区里一个小馆子,两人加上驾驶员把午饭解决了,“陈功,你把钱先垫上,让他们把发票扯了,回镇上报销,我给签了”。王国强对陈功说。

对于一向节省的陈功来说这太腐败啊,他们三人点了八个菜一个汤,给了三百块,还有很多没吃完。

陈功吃饭时也一个劲儿的向王国强表示“效忠”,又是拍马屁又是拿东西,总之机灵人干的事儿他全干了,王国强心里也慢慢开始接受起陈功来。

下午王国强散会后,陈功和王国强来到已订好位子的顺风肥牛。

“小陈,你去对面宾馆开两个房间,我一间,你和司机一间,今晚你跟我一起,给区里的领导敬下酒。我们明天再回镇上。”

晚上七点,顺风肥牛包间。

“哟,姐夫来了,快坐快坐。何局长,您坐这里,今天您可得多喝点,我有好一阵子没有给您汇报工作了。”

王国强的姐夫刘亚东,个子很矮,但一种上位者的气质令人对他肃然起敬。现任新桥区区委常委,副区长,分管建设口,很有发展空间,其父亲在富海市人大副主任任上退休,但仍有一些关系在市里各部门。

何局长何有才,想必是有些才华,不然可是到不了局长宝座。

“没问题,但咱们得先把你姐夫刘区长给灌醉了,小王你酒量大,你可别因私忘公啊。”

刘亚东一行四人坐了下来,“国强,何局是你的老领导了,你能去青河镇锻炼他也是大力支持的,你先敬何局长一杯。这位是规划局贺局长,不是副的,是一把手哦,这位是富海市美女企业家,海天房产的萧星雅萧总,今天她们新桥项目上有事儿,所以顺便过来跟我加强加强联系。国强,你旁边这位小伙子是?”

刘亚东一边介绍,王国强一一打招呼。

“姐夫,这是我的秘书,陈功,很不错的小伙子。”

“刘区长,您可是我这辈子见过面的最大的官,我敬您一杯酒,您随意就行了,我全干,以后啊要,我出去和同志聊天也有面子了,我可是和刘区长喝过酒的,呵呵。”其实陈功见过最大的官可是他爷爷,国家领导人之一,他这么说也完全是拍马屁哄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出来混还是得低调点。

王国强很满意的看了下陈功,也举起了酒杯,“何局,我敬您一杯,您也随意,**了,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工作的帮忙。”

虽然刘亚东并不是分管教育的区长,但他是区委常委,何有才不得不买账,“小王啊,在镇上好好干,争取挂上去,运作一下看能不能再上一步,有机会的。来,我喝一半。”

席间,王国强带着陈功一一敬酒。

陈功刚走完一圈儿,“一会儿你再代我把酒走两圈,加深一下印象,多听,多看。”王国强小声对陈功说。

陈功喝白酒本来就不擅长,这一儿圈已经够他受的。妈的,这王国强有病啊,我都每人敬了一杯了,还要每人再敬两杯,他怎么不敬,让我代他敬!

酒过三巡,刘亚东很严肃地说了起来,“贺局,海天房产名元项目二期工程的总平图纸我看了,就按他们公司报过来的5.0容积率批了,萧总,你和贺局喝一杯,明天找人去规划局把方案过了。”

萧星雅大约28岁,很年轻,很漂亮,一头长发,火爆的身材,萧星雅用她勾人的眼睛看了一下贺局长,“贺局,那就这么定了哦,这杯**了。”

贺局放下酒杯后,“刘区,5.0的容积率和海天房产拿地时的不一样,3.5调为5.0,这规委会和土管委会怎么弄?项目增加容积率可是要补土地出让收入的。”

“怎么弄,你就当不知道,把方案给批了,谁会来查这容积率的事情,要不这样,我明天让国土冯局长把土地拍卖的档案全改了,土地拍卖文件和登报资料全改,反正资料都是复印件。谁会把原来的报纸原件翻出来。你说是吧。”

“如果这样弄,那刘区,我这里没有什么问题了。”

“萧总,我再敬您一杯,祝您和您的公司青春永驻,在您的正确领导下,全球100强指日可待啊。”陈功端起酒杯,陈功三圈之后便去厕所里吐了一些,现在坐在这里,只有美女能让他主动喝酒了。

“真幽默,陈功是吧,以后有空来富海市区给萧姐我打个电话,保证你玩得开心。”萧星雅那诱人的眼神盯着陈功这个帅小伙。

“谢谢了萧总,那以后难不成还要来麻烦您。”萧星雅的迷人的眼神和丰满的胸部让陈功充满瑕想。

“别这么见外,叫我萧姐就行了。”陈功听着萧星雅那勾人的语气,吞了一下口水。

刘亚东和何有才放下酒杯,“何局,我这个小舅子也多感谢你,这次国强去青河镇也是个机会,但什么事儿都有个后手,如果在这青河镇上坐不正,你那教育局可得给我留个副局长的位子。”

何有才吃了口菜,“刘区,国强没问题的,肯定能上,如果有什么问题用得上我,一个电话经我,我保证全力帮忙。”

几人喝着喝着来了兴致,刘亚东让陈功讲讲大学趣事儿,让众人“年轻年轻”,当然,黄段子也可以,萧星雅轻轻笑了笑没有反对,陈功随口便批里巴拉开讲,……

“一个名字是英文的小朋友一岁时,他第一次喊爷爷,于是爷爷死了。没多久他第一次喊妈妈,于是妈妈死了。再后来,他喊爸爸,于是隔壁的陈叔叔死了.一位北大博士指出,这个笑话有bug,喊爷爷时应该是隔壁陈叔叔的爹死掉.而一位交大的同学指出:隔壁陈叔叔的母亲知道这不是个bug”,陈功刚讲完,众人哈哈大笑。

“有趣有趣啊”萧星雅身子往后一偏,右手掉在胸前的长发往后一抹,真是绝代有佳人。

晚上九点半左右,酒足饭饱的六人出了顺风肥牛的门口,萧星雅已经让人付过了钱。

萧星雅拿出一个信封,将信封里的几张银行卡拿了出来,一人给了一张。

《没有硝烟的官场》 第十三章 新的情况 免费试读

第十三章新的情况

“陈功,村小改革方案市里已经批准,会议纪要我亲自给你送过来了,你这下能交差了吧。”齐笑南果真是个守信之人,宋惠云的要求齐笑南揽下了。

李爱民丧气离开拆迁现场后,陈功挣脱警察的手,拿着会议纪要和批复冲到村小大门前,“李老师,孩子们,你们快看,村小有希望了”。

李文渊仔细把批复和纪要看了看,“老师们,同学们,政府关心我们啊,我们有更加好的路等着我们继续前行,我们离开这里,我们去个更加宽广的舞台……”

拆迁工作顺利完成。

当天晚上,陈功和跟屁虫魏书琴一同来到李文渊老师家中。

“陈叔叔,我代表同学们也敬您一杯酒,我就以水代酒了,谢谢您让我们有机会去好学校读书。还有,你的女朋友魏阿姨也得喝。”村小学生赵晓燕拿起手中的水杯。

“晓燕同学,你们以后呀要好好上学,学到了知识长大了就能有出息,叔叔也祝你学生优异、健康成长。”

“我也和晓燕碰下杯,魏阿姨祝你啊越长越漂亮,班里所有男生都围着你转”魏书琴端上酒杯倒了很少的白酒。

“小魏你可以随意喝,陈功得干掉,这可是我花了近一个工资买的1573酒。”李文渊自己给自己又满上了。

自己舔了口,“小魏啊,我看你平时挺关心陈功的,今天在我这里就别管他喝酒了。”

魏书琴听了心道,哎呀,我平时表现的挺关心陈功的,怎么会这样,我和他又没什么直接关系,“误会了误会了李老师,我和他呀,普通朋友,他爱喝多少就喝多少,我不管也管不着。”魏书琴辩解道。

“没事儿,很多结了婚的男女都是从普通朋友发展起来的,陈功是个好小伙子,你可不能放过哦。”李文渊看得出两个年轻人互相有些好感。

魏书琴吐了吐舌头,脸憋得通红,陈功显然很轻松,管你的,如果真要送上门来就收了,反正美女不怕多。

李文渊拍了拍陈功的手臂,“小陈,这次多亏了你啊,没有你的大胆想法,我们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其实这村小的教学硬件和软件都没法和区里的小学比,孩子们能去好的学校,也是他们的福气啊。”

“李老师,我只是做些一个公务人员该做的事。”

“现在像你陈功那样敢想,敢做,舍得跑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大多数人都是在岗位上虚度混日,当官的想的也是他自己和家里的事情,为群众想事做事的没几个。”

“李老师要参加7月底的考试吧?”

“当然要去,我早年是自愿推掉新桥一小工作的,就是想到这穷地方给这群穷孩子们带去文化知识,教他们做人。”

“李老师,你别说我,像您这样的老师也不多了”。

一桌人说着笑着天慢慢黑了下来。

另一处地方。

青河镇李爱民这时也和拆迁办王志远在一起喝酒,“妈的妈的妈的!!齐笑南、陈功,我和你们没完没了。王主任,你明天找人匿名给王国强把信送去。”

“没问题,李镇长,这下看王国强怎么处理。”

“是啊,齐笑南吃掉村小经费,这可是大事儿,而且正是村小改革的风口浪尖上,我看他王国强怎么处理。”

王志远挠了挠后脑,“李镇长,如果王国强把信扣下怎么办,他就当作不知道,这事儿不就过去了?”

“过去了,我看他怎么过去。一周内没有动静,就把你手中有的资料交给村小的老师,就是那个领头的,这下非得让王国强惹得一身骚,他还想挂职成功,想抢下届镇长,那位子可是我的。王国强势力弱了,我再收拾那个陈功,我最近没找他事儿,他居然主动惹我头上,也不知道那齐笑南是哪根筋错位,居然帮他,我要让他们两个混账东西都没有清闲日子过。”

晚上,陈功和魏书琴从李文渊家中出来,魏书琴扶着有点晕头的陈功,陈功甩了甩头,尽量让自己清醒。

“书琴,一会儿到了镇政府,你开车回新桥路上一定得慢点,今天可是你最晚回去的一次”陈功看了看是间,已经晚上十一点,两人还得走二十分钟时间的小路才能到青河政府。

“你还是管管你自己吧,一会儿别在路上晕倒了,我可扶不住你。”魏书琴托着陈功走在路上,确实很吃力,气温高,天气闷热,魏书琴已经满身是汗水,后背的文胸扣带早已被浸透,若是大白天,早被人用眼睛解开了。

陈功能感觉到魏书琴手心的汗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旁边吐点出来,这样会好一点,你扶着我走太累了。”

陈功正在旁边一棵小树旁蹲着,肚里的东西随着气体冲出口中,血压也迅速升起,感觉头紧紧的,就在这时候,“啊!陈功,救命!!!”魏书琴传来求救声。

陈功吸气吐了点嘴里的杂物,站起身子调整了下呼吸,时间紧急,陈功不顾脚上有没有石头,是不是个坑,通通重重踩上去,直奔声音传来的地方。

这乡下地方,几十米才有一盏灯,陈功跑到几个模糊身影处。

“你们干什么,放开她。”陈功大声吼道,他满脑子乱了,怎么办,他想救书琴,但他清楚,他醉了,他根本不能做什么。

“陈功,救我。”魏书琴被两个男人拉住动不了。

“你这小子和这美女什么关系,如果没关系就滚远点,别装什么英雄救美,要不打你成狗熊”,其中一个男人恶狠狠的说,并走过去一把将摇摇晃晃的陈功推翻在地。

“他是我女朋友,你们不就需要钱吗,我身上有两千多块,我全给你们,你们放了她好吗,我求求你们。我的衣服也可以拿走,手机、鞋子,你们捡我身上的随便拿。”陈功双手支撑身体,两腿跪在地方,心里连去死的心都有了,喝酒误事啊,如果不喝酒,可以和他们拼了,让魏书琴自己逃掉,他觉得对不起书琴,他不想让书琴受到一点的伤害。

“他是你男朋友?”一个男人问魏书琴。

“是的,他是我的男朋友。”魏书琴眼泪在眼框里转动,坚定的盯着地上的陈功,他知道,今天可能逃不了,哭着对陈功讲道,“陈功,如果我身体不干净了,你愿意让我陪在你身边,像现在一样整天缠着你吗?”

“愿意愿意,我愿意,我喜欢你。”陈功泪也涌出。

另一个男人见状,“我看你们现在还准备拜起堂来了,女人我们带走了,你个**滚一边去。”

陈功站了起来,“我和你们拼了。”

当然,结果是能想像到的,陈功又一次重重摔在了地上。但他仍然在用身上最后一口气站起来。“不能带她走,除非你们杀了我。。”

“这小子真难缠,算了,我们拿钱走人吧。”一个胆子看来比较小的人向另一个说。

“嗯……好,拿钱走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们拿上钱打车去城区玩不一样。”

两人走后,魏书琴坐在菜地上,扶着陈功,“刚才说的全作废,在那种情况下说的有几句是真的,你可别乱想,我们只是普通朋友。”魏书琴移开陈功不老实的手。

陈功摇摇头,“哎,我刚才以为到了天堂,谁知道天使来了地狱当引路人,这里原来是地狱。”

“对了,我看不用报警了,舍财免灾,我怕万一没捉住人,以后你会有麻烦。”陈功说道。

“你是担心我吗?算了,我看你对我这么深情,就勉强同意你加入我追求者的行列。”魏书琴心里很甜,肯为他做任务事的男人才是依靠,而不是肯为她说尽甜言蜜语的男人。

“我会用全力去爱你的。晚上留我宿舍吗,我睡地上。”陈功心里乐得和当了镇长一样。

“不了,我回新桥的宾馆里,我怎么觉得你这人色**的,不准再看我。”魏书琴加快步子,走到陈功前面去了。

到了镇政府,陈功看着魏书琴驾本田车驶向新桥方向,哎,追女孩没经验,向谁请教呀,我头都大了。

这时,李文渊家中。

“任务很成功,钱你们拿着吧,选个合适的时机我会跟他们讲的,拍片子演员还不是得有工资。不弄点花样,这两年轻人怎么走能更进一步。”李文渊得意的笑道。陈功,我可是报了恩了,给你拴了个这么优秀美丽的女朋友,希望你能幸福。

第二天刚上班,王国强便发现了在他办公桌上的匿名信,他马上意识到可能是个圈套,“怎么会出现这事儿,如果我不去管它,它将有可能成为一次信访事件,或许等到信访时会说原来向我反映过此事;我去管吧,那齐笑南可不是我管得了的。我算是被人算计了,眼看村小的事就要告一段落,又他妈的来了新情况。”

虽说王国强的姐夫刘亚东是新桥区委常委、副区长,但别人只知道齐笑南有市里区里有关系,但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镇里没有人知道,但他王国强在区里混了这么久的科长,以及他姐夫的关系,他可是知道的。

齐笑南可是一门四官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