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曾谦之的小说[宦海沉浮记]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夏风不燥 2019-06-17 23:38:47

主角叫曾谦之的小说[宦海沉浮记]完结版免费阅读

《宦海沉浮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宦海沉浮记 即可阅读全文

《宦海沉浮记》小说简介

可以的,很强势,毕竟是小说,开心就好,没必要纠结一些剧情一些情节,有的地方也挺感人的。火爆新书《宦海沉浮记》是我本清廉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曾谦之,书中主要讲述了:曾谦之认真的打量这位,也是三十岁左右的人,怎么上班时间还玩游戏。可他还没看明白,那位却被他盯得不爽了,“我说,你在这儿磨叽啥呢,不是让你找规划局去么?”“行啊。”曾谦之淡淡一笑,“回头再找你。”那位看。主人公叫曾谦之的小说是《宦海沉浮记》,它的作者是我本清廉写的一本官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卢宁这个小县出名了。 这是一个地处舟山省北部的小县,以富集全国硅矿而闻名。当地政府的对外宣传资料上曾豪情满怀地预言,如果硅矿产业能顺利开发,卢宁将赢得世界注目。

精彩章节试读:

全国都要求宾馆酒店住宿必须提供有效身分证明,要真没带,按规定必须到当地辖区派出所开具证明,一看他这副表情,估计就是那种根本不想登记的主。

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似乎有所会意,“没证件多加20块钱。”

“不怕查吧?”

曾谦之故意装出有些担心的样子,不过钱包里的钱已经抽到了手上。

“我们这儿从来不查房。”

“从来不查?真的假的?”

“真不会查的,你在房间里干什么都没人管你。”

MM说着还骚首弄姿的妩媚一笑。

曾谦之也没去迎合这MM,一边交钱一边道:“杀人放火恐怕还是不行吧?”

“那当然。”

“呵呵,吓我一跳。”

正在服务员开收据的时候,曾谦之又在钱包里倒腾了一阵,忽然拿出了身份证来,“找着了,小样的躲在里面呢。”

“先生是京城人氏?”

“上面不写着吗?”

“证件上写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

曾谦之倒是认同这一点,刚才在街上转悠的时候已经看到路边的电线杆、房屋的墙上到处贴着办证、开发票什么的联系电话,假证、假冒伪劣产品、有毒食品这些在市场上可是屡禁不止的玩意儿,一个假证,那是大大可能的。现在再一听服务员这么说,也点头了,“我出生在京城,但籍贯并不是。”

“先生到卢宁做生意?”

“不是。”

“那干什么呢?”服务员忽然觉得自己面对一个陌生帅气的年轻人这么细问似乎不妥,“先生不要介意,我随便问问而已。”

曾谦之岂会介意,服务员能主动问上几句倒是可以一解这“旅途”车马劳顿,摇头道:“随便玩一圈….”

“来玩,那你找对地方了。”

“哦,是吗?”曾谦之淡淡的道:“这儿没什么风景名胜区、也没有什么古迹文化遗址,怎么叫找对地方了?”

“嘿嘿!”

服务员没作解释,干笑了一下,“我带你去房间。”

“谢谢。”

服务员MM在前面垫着脚,一扭一摆的晃着大臀带路,曾谦之跟在后面从楼梯直接就上了二楼。服务员刚打开房门,曾谦之一只脚才迈过房间门槛,猛然就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尖叫,接着房门“轰”的一声被撞开了,一个人跌滚出来,后面还跟随几人脚踹与谩骂。

一个胖子被另外两个瘦高个子一顿猛打,“再不耿直就弄死你。”

“我真的输光了。”

“**,带两千块钱还要斗一百块的地主,分明是套老子们的钱嘛。”

“………”

曾谦之算是听懂了,“斗地主”欠帐惹事,上前阻止道:“算了吧,打牌也不用打人吧。”

“少管闲事。”

一人见有人出面阻拦,冲着曾谦之就吼上了。倒是另一人见机行事,拉了同伴一把,“算了,也没什么兴趣打牌了,睡觉。”然后朝着胖子吼了一个“滚”字,回房“轰”一下就关了门。

看着胖子一瘸一拐的走远,曾谦之忍不住问服务员道:“这些也是外地人?”

服务员摇头,压低声音道:“我们当地人,他们经常来这儿开房,不是打牌就是………”她话到中途就停止了,就是什么?始终没说明,曾谦之也懒得打听,猜想不会是什么好事。

这一晚注定睡不清静,夜半时分,旁边那房间倒是安静了,可对面那间房又开始了大吵大闹,还伴随着打骂与叫嚷之声,持续了十几分钟,竟然一直不消停。

曾谦之忍无可忍,支起身子拨了房间的服务电话。

“先生你好,需要服务吗?”

“对。”

“哪种呢?”

什么意思,曾谦之没搞明白,这服务员不问什么事,而问需要什么服务,还非得说明属于哪一个类别,真让人一头雾水,“就是想问个情况……”

“您是不好意思说吧?”

“这哪跟哪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直截了当的问了,“是要保健类的吗?”

“无聊。”曾谦之很怀疑这服务电话是不是接入夜总会去了,“我对面房间有非正常动静,请你们让人来查看一下。”

这下对方愣了。

刚才他没明白服务员的话,现在是服务员不明白他的话了,电话里一阵沉默,最后还是传来一个少女的朦胧声音,“你…你是指**声么?”

“打架。”

曾谦之没好气的扔了房间的座机电话。干脆掏出手机报警了,“春天商务酒店有人打架。”

“半夜三更的打什么架?”

《宦海沉浮记》 第12章 活学活用 免费试读

曾谦之认真的打量这位,也是三十岁左右的人,怎么上班时间还玩游戏。可他还没看明白,那位却被他盯得不爽了,“我说,你在这儿磨叽啥呢,不是让你找规划局去么?”

“行啊。”曾谦之淡淡一笑,“回头再找你。”

那位看也没看他,鼻子里哼了一声,全神贯注的继续玩“三国”了。

曾谦之转身出来,默默的记下了门牌号。出来的时候,主动问了一下门卫,“规划局在什么地方?”

门卫倒是客气,起身说了一遍,还用手作了指引,“不远的,从这儿出去左拐,再……。”

“你新来的吧?”

曾谦之临抬脚迈出大门的时候,转头忽然问了一句。

门卫显然一愣,半响才反应过来,“我是临时的,刚来几天………”

“哦。”

曾谦之倒是现学现卖,把炸油条老头那一招运用上了,观察这门卫的态度和打量人的眼神,一看就是新人。要是老门卫,估计自己进来的时候人家就要拦上一下,出去的时候还打听别的单位,老门卫可不一定甩你。

规划局的同志们似乎忙一点儿,全都在干正事呢,不是查什么资料,就是拿笔在大张的纸上划拉着什么,可规划科的同志一听这外地人问什么哪儿可以规划建美食、小吃一条街什么的,愣是不明所以,科长半天才道:“你是要建房,还是要批地?”

曾谦之微笑道:“先批地、后建房。”

“那你找国土局去。”

“我刚从那边过来呢?”

“我们这儿满足不了你的需要,对不起。”

话是客套,但问题还是足球一样的踢到国土局那边了。曾谦之原本也不是真要办什么事,索性多问了几句有关程序,规划科长这一回就不太感冒了,“你最好找县政府去。”

“算了。”

曾谦之耸耸肩就走了,出门的时候倒是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句:神经病!

他去工商局的情况更不好,注册登记科的科长一听他说想注册申请一个炸油条的微型企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其他证办齐了再来。”

卫生监督方面的人更不客气,直接说什么街边的小吃摊卫生完全不达标,办证无门。曾谦之就纳闷了,“达不达标,你总得看看现场、抽检一下才能判断吧?”

“街边上的东西,抽检不抽检都不达标。”

“那你们吃不吃油条。”

“不吃。”

“你们卫生局长好像经常去张老头儿那儿吃油条吧?”

“他吃不吃,你管得着吗?”

曾谦之一点也不怒,这县里干部们的百态,无论怎么表演都不过分,自己要的就是他们真实的展现,“对了,听说他这几天还是亲自去呢。”

“关你鸟事。”卫生监督人员不但嘴上说,而且还伸手直把曾谦之往外推,“出去,少在这儿瞎扯。”

曾谦之被推了出来,办公室的门轰的一下关上了,里面早传来了电脑上播放电影的声音,好像正是周星弛主演的那个什么《整人专家》。

上班时间看电影,还不关自己这个县委书记的鸟事?

他淡淡一笑就走了。

下午的时候,曾谦之又去了几个单位。他在暗访中发现,许多单位的工作人员上班时间炒股、“偷菜”、逛淘宝。他到县法院一个民事审判庭,办公室内明明坐着一个大胖子,面对一台电脑出神,他敲门半天却不理会,进去一看,这家伙正盯着电脑研究股市行情。

“没听到有人敲门么?”

“听到了怎么的,有民事案件要告么?”

曾谦之摇头,道:“你信不信我是来暗访的?”

“哦?”

胖子法官起身打量了一下曾谦之的穿戴,还真有点领导或者暗访的干部严肃劲,这才有些慌张起来,忙将电脑关机。

曾谦之盯着他问道:“刚才看什么呢?”

“只是随便看看。”

“单位没有规定上班时间不能炒股吗?”

“规定了。”

“那还明知故犯?”

“我……”

曾谦之也没听他解释,转身走了。反正只是了解情况,并非处理什么人,他也没问这名审判人员的什名谁。出来转进了县政府的一个综合办公楼,正好门口有一名残疾人行走不便,曾谦之上前扶了一把,“来办事的么?”

“嗯。”

残疾朋友手里拿着一本绿色证件,“补办证。”

“难不难啊?”

“不知道”

可当他们一起走进办证大厅之后,就知道了。因为早有几名残疾人在一个科室门口急得团团转,一名五十来岁残疾人还在不停的说,“我早上八点就从家里出发,到这里却不知找谁办?之前找过社区,社区也没给办。”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