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宋南音傅知斐的小说[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夜的海 2019-06-17 23:15:04

主角叫宋南音傅知斐的小说[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全本免费阅读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 即可阅读全文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小说简介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给个好评,虽然还是上本书的套路,但作者文笔更好了,剧情也好,轻松幽默,斗智斗勇。。热门小说《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由陆清酒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主角宋南音傅知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温博渊鲜少发怒,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外孙女素来也是疼爱有加,直到她不顾所有人的劝阻一意孤行地要嫁进傅家,祖孙俩的关系也因此恶化起来。闫慧芳见状连忙劝道:“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这饭还没吃上几口,你们就别吵。新书推荐,《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是陆清酒所编写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南音傅知斐,内容主要讲述:传言,宋南音在傅知斐最落魄的时候嫁给他,成了有名无实的“傅太太”。人人都说她居心叵测,贪慕虚荣,可实际上,她心底藏着一个不能言说的秘密。后来,傅知斐把一份离婚协议书带给她,宋南音却淡淡浅笑。“其实我早就对傅先生一见钟情,你不要和我离婚好不好?”本是一句无心的借口,不料却成了傅知斐束缚住她的枷锁。她被记者围攻,是他出面替她解围;家里出了事情,也是他主动开口,“傅太太,需不需要帮忙?”甚至于后来她同意了离婚,他却将她揽入怀中,轻声呢喃,“傅太太,我对你可是日久生情,离婚的事情免谈。”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她是他眼中逃脱不掉的猎物。她一念之差,他便动情一场。

精彩章节试读: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的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第五繁熙欢快的哼着这首伴随她成长的一部电视剧的主题曲。

“小五儿,你唱的是什么曲子,真好听。”百里风婷将头探出马车道。

百里被她强行塞进马车禁止与她并肩共骑,如果她不答应就立刻将她遣送回乌龙镇,百里最后无奈的妥协,现在与自己的夫郎秦可风共乘一辆马车。

“额,这首曲子是我自己谱的,没事哼着玩。”她总不能说这首曲子是某,某电视剧的主题曲吧。

“熙,我没有听你哼过这首曲子呀?”梅若水是时候的拆台道。

“那是你没有注意啦,哈哈哈…”她干笑两声掩饰尴尬的神情。

“繁熙,你刚刚哼的曲子叫做什么名字?”秦子浩探头笑盈盈的道。

“额,叫做不能和你分手。”此话一出,惊了一大片人,这可是妥妥的情话,羞的秦子浩赶紧将头缩了回去。

“小五儿,你还真是会说情话,赶明我拜你为师好不好?”百里又开始搅和。

“好呀,如果你唤我师父,我就教你,怎么样?”她挑挑眉一脸得意的表情。

“不过我有个条件,你可以做我师父,但是我还是你的姐姐。”百里狡猾的道。

第五繁熙闻言,笑笑道,“好呀?一言为定。”心道,‘百里就是个蛇精病,不过人倒是个好人。’

不多时,百里悄然骑马又与她并肩骑行,气的她扭头不在理会她。

还有五日便可到达宇文国,她们今日途径的地方名为‘桃花岭’听着名字还不赖,第五繁熙伸手示意停下马车,大家可以在此歇息片刻。

“青山青山有青山,桃花桃花接桃花,世间之事谁知晓,天机老人赛金花。”一个身穿麻衣的老妇人念念有词的从这里经过。

众人全都抬眼看向这个老妇人,她像是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走走便停在了那里。

而后她突然回头,笑道,“世间万物皆灵性,不知郡主可知否?”

闻言,第五繁熙浑身一激灵,此老孺怎么知她是郡主,而且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让她为此产生怀疑。

她起身恭敬的拱拱手道,“敢问尊者如何称呼?”

“哈哈哈,成大事者皆要有如此心胸,郡主老妇我说的可对?”

众人闻言全都一惊,这位老者是何人?她为何会知道这么多事情,此事非常可疑。

“尊者,在下认为世间万物却有灵性,需用心去感受方可。”她云里雾里的拽文。

百里风婷此刻听的稀里糊涂,她站起身来冲着老者道,“老人家,你所言何意,可否解释?”

“九皇女,你真想知道?”老妇徐徐的道。

“额,您怎知我的名号?”百里瞪着眼睛一脸诧异的道。

“哈哈哈,世间之事谁知晓,天机老人赛金花。”老者笑着讲出自己的名号。

“您是天机老人赛金花。”第五繁熙此刻终于明白她为何此次行事。

“哈哈哈,郡主冰雪聪明一猜便知,没错正是老妇。”天机老人笑盈盈的看着她言道。

第五繁熙对这个名号十分熟悉,但从未见过本尊,因为自己的师尊无风道长与这位天机老人赛金花师出同门,且还是非常要好的姐妹,自己却只闻其名未见其人,今日总算是一睹真容。

“晚辈,第五繁熙拜见师伯。”说罢,单膝跪地以示郑重。

“晚辈梅若水拜见师伯。”若说来到跟前柔声道。

“哈哈哈,好孩子不必多礼。”话落,她伸手示意她们不必多礼。

百里风婷此刻算是真正明白了眼前这位老人的来历,怪不得会清楚自己的身世,原来她是知晓世间万事的天机老人。

“师伯,您途径与此有何要事吗?”

“为你而来。”天机老人意有所指的道。

“为我而来?还请师伯明示?”她大致了解天机老人的来意,但需要最终确认一番。

“郡主可是要前往宇文国?”

“没错。”

“你可知女皇真正用意?”天机老人此刻微眯着眸子道。

“额,皇姨娘怎么啦?”第五繁熙十分诧异。

“郡主上次是否遭遇刺杀?至今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师伯,您的意思?”她不敢在猜下去,因为她曾经也想过这件事情最后被自己否决,今日却旧事重提。

“哈哈哈,你这个善良的孩子,你师父说的果然没错,你的性子纯良,但你这种性子容易遭人暗害。”天机老人褒贬不一的道。

“师伯,您刚刚所言何意?”梅若水闻言心中纠结,他不在乎任何人,唯独眼前的女子是他的心尖子,听闻有人要暗害与她不禁着急的询问。

“小子,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连矜持都不顾啦?”天机老人打趣他道。

“师伯…”若水此刻娇羞不已。

“女皇宠溺你,京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可知道生你之时国师的预言吗?”

“知道。”第五繁熙点点头示意。

“你将来注定成就一番大事,天意如此不可违背。”天机老人意味深远的明言。

“师伯,请明言。”她拱拱手道。

“其实这件事本不应该我来说,需要你自己独自面对所有的劫难,但你师父担心与你,特意拜托我前来指点一二。”天机老人道出了她此行的目的。

“师父…”她有些吃惊,自己的师父如何知道这些。

“你师父可不像你看到的那般平常,哈哈哈…”

“师伯,晚辈想知道上次刺杀我们的死士可是我皇姨所为。”她略带感伤的道。

“是她又不是她。”天机老人打哑谜。

“这是何意?”百里风婷听了半晌终于明白,小五儿被人行刺,凶手可能是她最亲近的皇姨,她着急的询问。

“皇太女待你如何?”天机老人所问非所答。

“我们之间彼此无好感。”她实话实说道。

“这就对了,她想要的宝贝在你这里,她如何能放过你?”天机老人抬眼看了一下秦子浩意有所指道。

“难道是因为我,皇太女才会对繁熙下毒手?”秦子浩惊讶异常,他没有想过太女为了得到他而杀人。

“哈哈哈,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天机老人随口吟道。

“繁熙,我…”秦子浩委屈的唤她,又不知该如何解释,眼泪汪汪的望着她。

第五繁熙上前不顾她们在场将他拥住,柔声道,“此事与你无关,不必自责。”

这时,梅若水走了过来,道,“熙所言甚是,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为她人愧疚,我就不信邪能胜正。”

“你师父特意交代,让你万事小心,此行绝对凶险,女皇虽然未曾受命于皇太女暗害与你,她绝对知情,可她却没有出来阻止,所以你如果是为了天下苍生,可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但你若胜利回朝可要万分小心才是。”天机老人字字珠玑道。

“师伯,晚辈自当谨记,有劳您前来指点迷津。”她彬彬有礼的道。

“好孩子,今日我道破天机说出此事,将来可要懂得如何保护你所在乎的人,明白吗?”

“晚辈谨记,自不会忘。”

“好,我走了,你们多保重,前路漫漫,上次刺杀失败,她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一切小心。”话落,天机老人使用了幻影步法转眼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哇,小五儿,你师伯好厉害,这是江湖失传的‘幻影步法’你师伯居然会此步法,太神奇了。”百里崇拜的道。

“天机老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人见过她的真容,她今日的容貌亦非她真正的容貌。”第五繁熙悠悠的道。

“什么?亦非真容?何意?”百里风婷彻底懵了。

“师伯的真容只有师父见过,连我都未曾见过她的真容,她每次示人都是以不同的面孔,所以没有人能了解她…这就是她神秘所在。”第五繁熙解释道。

“喔,了解。”百里一副我很聪明的架势。

“她这次肯来为我指点迷津,全都是我师父的功劳,所以我一直想不通的事情现在终于明白了。”她叹口气悠悠的道。

“你皇姨不是好人,比我母皇差远了…”百里傲娇的道。

“哎,这就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她对我的好全都是有目地性的表现,真是人心叵测呀?”

“可不是,所以你就不要给她卖命了,跟我回百里国好不好,将来我做了女皇,你就是王爷,如何?”百里上前将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笑着道。

“好呀?哈哈哈…你倒是豁达。”

“人生在世就要潇洒的活着,不然多无趣。”百里坦言道。

“是啊,没有束缚多好,自由自在我很向往。”

“不如这样,以后我们找一个小岛自立为皇如何?”百里笑着建议。

“好啊,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这么做,将我所有的亲人、爱人、朋友,全都带到那里重建一个全新的王朝。”第五繁熙霸气的言道。

“好,如果有那么一日,我定会追随你左右。”百里坚定的道。

梅若水、秦子浩听着她霸气的宣誓,内心极为幸福,此生能托付給此女子终身无憾。

《你一念之差,我动情一场》 第3章 你笑什么 免费试读

温博渊鲜少发怒,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外孙女素来也是疼爱有加,直到她不顾所有人的劝阻一意孤行地要嫁进傅家,祖孙俩的关系也因此恶化起来。

闫慧芳见状连忙劝道:“孩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这饭还没吃上几口,你们就别吵了。”

温博渊看着宋南音,见宋南音毫无悔过之意,便愈发生气,指着门口说:“听不懂话么,出去!”

闫慧芳还想说什么,宋南音按住了外婆的手,对她摇了摇头,站起身说:“外公外婆,你们好好吃,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们。”

说完,宋南音便迈步离开,关门的时候她还能听到温博渊怒声说:“我教她的那些东西真是白教了!”

夜色幽暗,晚上温度有些低,凉风已经隐隐有了刺骨的寒意,宋南音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周遭深沉的黑暗就像一个看不见的血盆大口,一点一点吞噬着她。

温博渊从小就教育她,人生要有舍有得,拿得起放得下,永远都不要迷失自己。

只可惜,她终究还是没能做到。

……

隔天,傅家那边来了消息,要宋南音回去参加家庭聚餐,时隔两年,傅知斐强势归来,这便算是傅家为他准备的接风宴。

因为车子限号,宋南音是打车去的傅家,和温家老宅不同,傅家位于临江市著名的富人区,落座于上庭公馆,宋南音到的时候看到一辆黑色的宾利越过她停在了前方,车门打开,身材挺拔颀长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夕阳瑰丽绚烂的光芒笼罩在男人周身,棱角分明的侧脸沐浴在橙红色的光晕中,鼻梁上的金属框眼镜在脸上映下错落的剪影,给他增添了一丝神秘和禁欲之感,乍一看,好似中世纪摆放在博物馆供人观赏的油画一般,隽永而优美。

傅知斐并没有注意到宋南音,抬步便径直往别墅走去,宋南音想了想,并没有过去打招呼,而是默默跟在傅知斐身后。

进了别墅,一个穿着白色衣裙容貌姣好的女人兴高采烈地朝傅知斐走了过来,脸上是难以自持的喜悦,“知斐……”

而这份喜悦在看到傅知斐身后的宋南音后,便瞬间凝固下来,女人顿了顿,低声道:“大嫂。”

面前这个女人就是傅知斐同父异母的弟弟傅知远的妻子,顾嘉茵。

听见“大嫂”两个字,傅知斐回头看了宋南音一眼,隔着一层镜片,男人的目光凉薄,淡漠的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宋南音也不介意,弯着眼眸回了傅知斐一个笑容。

这时,傅峥嵘和苏钰从楼上走了下来,宋南音便越过傅知斐走过去,微笑着地打了一个招呼,“爷爷,奶奶。”

两年间,宋南音作为傅知斐的妻子,傅家的孙媳妇可是非常尽职尽责的,经常来傅家看望两位老人,傅峥嵘也对这个自己亲自挑选的孙媳妇非常满意,笑容和蔼地揉了揉宋南音的头。

傅知斐看着宋南音在长辈面前流露出来的乖巧懂事,眼中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深意。

这次聚餐,傅知远并没有来,这倒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他这次被傅知斐当着全市的面狠狠地打了一次脸,颜面尽失,又怎么可能会参加傅知斐的“庆功宴”。

而他的母亲叶媛在席间也是沉默寡言,顾嘉茵倒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热烈积极地和傅知斐交谈。

宋南音看着眼前这旁若无人的一幕,忽的想起一件事,传言傅知斐和顾嘉茵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是傅知远横刀夺爱,把顾嘉茵给抢了去,生生拆散了一对璧人。

她对这些豪门秘事向来不感兴趣,可现如今就摆在她眼前,她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十分有趣,唇角不由自主地扬了扬。

而坐在她右手边的傅知斐刚好把她这抹笑映入眼底,她这副样子倒和看见那份离婚协议书时一样,充满了嘲弄之色,他问:“你笑什么?”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