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秦云笙凌未然[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聚橙为海 2019-06-17 22:55:09

主角叫秦云笙凌未然[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 即可阅读全文

《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小说简介

小说整体脉络清晰,文笔流畅,值得推荐。。主角是秦云笙凌未然的小说叫《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它的作者是白居过隙创作的豪门虐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秦云笙喜欢凌未然十个年头,除却律师起草协议的时间,她成为凌太太只用了半个小时。然而她刚刚领过结婚证的丈夫,出了民政局的大门,迫不及待的去找了小三?医院里,此刻正在上演其乐融融的生日会。云笙尾随凌未然来。小说主人公是秦云笙凌未然的书名叫《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是作者白居过隙创作的豪门虐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云笙在失去挚亲的葬礼上,被多年的暗恋对象求婚,求婚背后的原因是蜜糖还是砒霜?她与凌未然的爱情恐怕就是,她进一步,他退一步,直到再进最后一步,等待她的就是万丈深渊。一颗真心被踩在脚下的次数多了,也厌了。

精彩章节试读:

医院里。

经过一番急救,云笙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床边穿白大褂的医生。

医生看了眼输液瓶上的点滴,随后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蓦地,云笙好似突然想明白了什么?伸手摸向依然闷痛的小腹,“医生,我这是怎么了?我……”

“你怀孕了,你知道吗?孩子差点就流掉了,你不知道吗?”

“孩子?”

云笙有些怔愣。

医生一脸八卦的瞧着云笙,“凌太太,额,不,好像还应该称呼您秦小姐吧?”

“你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吗?凌先生已经把你们的婚礼取消了。”

“婚礼取消?”

云笙的脑子里登时乱成了一团麻,她怀着凌未然的孩子,还被那样凌辱欺凌,到最后呢?凌未然看都不看她一眼,把婚礼也取消了,就奔到了秦蕴那里吗?

想到这里,云笙一怔,冷漠绝情的凌未然已然让她死了心,甚至在这之前她还想过,反正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她大可以跟秦蕴同归于尽,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她的肚子里竟然有了凌未然的骨肉?

云笙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您,您是说孩子还在是吗?”

“是,幸好送来的及时,再晚个几分钟估计孩子就保不住了。”

医生看向她的眼神带着一点点鄙夷和怜悯,“还在,秦小姐,您腹中的孩子是不是不是凌先生的?”

有人打了急救电话,120赶到的时候,秦云笙的下身已经流了很多的血。

而且那里还有撕裂伤。

这不由的不让人瞎想豪门间的恩怨情仇。

“您什么意思?”

“额,秦小姐您不要误会,我是觉得你被送来医院这么久,凌先生都没有露面,猜测而已,那这个孩子您要留吗?”

不是凌未然的???现在连一个外人都看的出,凌未然不爱她,甚至还大胆的猜测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凌未然的?

呵呵,听了这样的对话,云笙只想笑,这个孩子若不是凌未然的还会是谁的?

“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凌未然为了秦蕴取消婚礼,留下流血的她,她对于凌未然而言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过是一桩交易。

可是她腹中这个孩子,是无辜的,真的要为了报复凌未然,做掉他吗?如果生下来,凌未然会喜欢她生的孩子吗?

到头来还不是孩子的悲哀。

她自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母亲当年被自己最好的姐妹夺取了幸福,最后郁郁而终,她作为在那种环境下存活着的孩子,有幸福,有美好的童年可言吗?

可最疼爱她的外婆已经离她而去,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没有亲人了。

云笙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这个孩子,她一定要留下来,就算凌未然不要,她也要,这毕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既然那样折腾都没有流掉孩子,就说明这个孩子跟她还是有缘分的。

肚子里的这个小家伙都没有放弃,她又怎么能舍弃他呢?

此时的凌未然,压根就不知道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一切。

秦蕴仍在他怀里嘤嘤的哭泣着,“未然,心里明白是一回事,接受是另外一回事,我真的无法接受,跟自己的姐姐来分享你,未然,对不起……”

“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来了吗?你以后不可以再做傻事了。”

这时,秦蕴捏在手里的手机,悄无声息进来一条信息。

她悄悄瞥了一眼,眼底一瞬划过嫉恨的光。

《当你没来过,我没爱过》 第2章 婚前协议 免费试读

秦云笙喜欢凌未然十个年头,除却律师起草协议的时间,她成为凌太太只用了半个小时。

然而她刚刚领过结婚证的丈夫,出了民政局的大门,迫不及待的去找了小三?

医院里,此刻正在上演其乐融融的生日会。

云笙尾随凌未然来到了医院。

看着刚刚升级为她的丈夫的男人,怀里抱着撞死自己外婆的杀人犯?

眼前突然黑了一下,她用力的锤了锤自己的头,从墓园回来这短短的两个小时,她早已经感觉力不从心,肯定是发烧了。

可现在她还不能就这么晕过去。

“妹妹生日,我这个做姐姐的来晚了。”

门开了,云笙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径直走向屋子里你那个最耀眼的男人。

上手直接从凌未然身上把秦蕴一把扯开。

“未然,既然是来给妹妹庆生,有什么不好意思对我开口的?”

凌未然漆黑的瞳孔盛满了怒火,“你来做什么?”

“你看你这话说的,我自然是来给妹妹庆生的,当然,还有一个好消息要给妹妹以及在座的家人分享一下。”

凌未然狠狠的瞪了云笙一眼,“闭嘴,秦云笙,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过分也没有勾引有妇之夫。”

这句话一语双关,秦蕴妈妈方红冲上来指着云笙,“小贱人,胡说什么呢?就凭你也想着攀高枝?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你配吗?”

“我配不配的不是你说了算,是未然说了算,”说着云笙歪头深情的看着凌未然,“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胡说,自己的女儿如今给人家做小三,到底谁要攀高枝?”

那带有热度的脑袋慢慢的靠在他的臂上,凌未然脸色骤冷,扯着秦云笙直接将她拖出了病房。

凌未然一把将云笙甩在外面的墙上,云笙后背撞的生疼。

“你闹够了没有?你最好给我摆正自己的身份。”

“我自认为我摆的很正了,我是你凌未然的妻子。”

凌未然上前一步,伸手捏住了云笙的下颚,“就凭你也配,我说过,你最好摆正自己的位置,我许你凌太太这个位置不过是换个保证,你觉得你就可以痴心妄想了吗?”

云笙呵呵冷笑,“我痴心妄想?凌先生,你需要我提醒你一遍吗?就在今天下午的一点三十二分,我秦云笙已经跟你凌未然结为夫妻……”

凌未然垂目望着云笙,他们两个靠的很近,云笙灼热的呼吸似乎就喷洒在他的呼吸范围之内,“夫妻?你可有好好的解读过这个词?”

看着陡然靠近的俊脸,云笙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突然眼睛的余光瞥到病房门口,她嫣然一笑,踮脚圈住凌未然的脖子,“那我现在就行使一下凌太太的特权,吻我,就现在,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签署那份协议,或许,你想看着你最心爱的女人进监狱?”

男人脸色铁青,最终低下头发狠地咬住她的嘴唇。

痛么,远没有心脏疼。

眼梢撇到秦蕴愤恨的目光和攥紧的手心,秦云笙麻木地抽了抽嘴角,她要拉他们所有人一起下地狱!

就在这时,病房里传出一阵尖叫,方红尖细的声音传出,“医生,医生,快来人啊,小蕴晕倒了……”

凌未然一把推开秦云笙,抱起秦蕴送到病床上。

被甩在身后,秦云笙颓然倒了下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