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唐诗罗文浩的小说[萌宝来袭:爹地,妈咪是我的]最新章节

编辑:夏风如歌 2019-05-15 23:39:23

主角叫唐诗罗文浩的小说[萌宝来袭:爹地,妈咪是我的]最新章节

《萌宝来袭:爹地,妈咪是我的》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萌宝来袭:爹地,妈咪是我的 即可阅读全文

《萌宝来袭:爹地,妈咪是我的》小说简介

作者笔下生风,文章有种情迷意乱、庄生梦蝶的氛围。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主角是唐诗罗文浩的小说叫《萌宝来袭:爹地,妈咪是我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半城烟火写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呵!她的爱肮脏?是啊,连她的身体都是肮脏的,感情又怎么可能是纯净的?“罗文浩,这单生意帮你谈成后,我和你互不相欠……”“互不相欠?唐诗,你欠我的,你这辈子,下辈子也还不完!”“难道,你非得将我彻底折磨。《萌宝来袭:爹地,妈咪是我的》是半城烟火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诗罗文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赶出家门的她遭未婚夫下药拱手让给别的男人享用。接着未婚夫又伙同小三妹妹自导自演了一场捉奸大戏。 曾经恩爱甜蜜的爱情被无情的葬送。而他如天神般降临将她炼狱中挽救出来。“我不能生育。”唐诗怯怯糯糯的说。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美女姐姐竟然已经有了未婚夫,简易然那张可爱的小脸蛋上,五官紧紧的纠在了一起,随即又缓缓的展开。

“没关系的,电视上说了,只要喜欢就去争取!”简易然信誓旦旦的说道。

唐诗不由得再次笑出了声,“谢谢你,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像你这样重视我的人了。”

曾经,罗文浩将她视若珍宝,生怕她受到一分一毫的伤害,才刚毕业,就迫不及待的娶她……

脸上浮起一抹哀伤。

一旁的简易然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唐诗,“美女姐姐,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没有啊!”唐诗急忙将那么愁绪收敛起来,轻声道,“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你的爸妈呢?”

“我从小就没有妈妈,我只有一爸爸,还是个超级冷血的大坏蛋,整天就知道凶我、吼我,不让我做这个,不让我做那个……”

简易然委屈的嘟着粉嘟嘟的小嘴儿,那双闪亮亮的大眼睛也在不知不觉间升起了一层雾气,看上去可怜极了。

自幼丧母、父亲冷漠相对、继母偏心、继妹腹黑、奶奶重男轻女,从小就在夹缝中长大的唐诗,一下便心软了,看着这个如天使般的孩子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伸手忍不住在他的柔软的头发上轻轻地抚摸,眼底泛着心疼。

“快快长大,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这样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啦!”

简易然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趁机扑进唐诗的怀里,享受着怀抱的温暖和柔软。

“美女姐姐,那你可以保护我吗?”

“对不起,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唐诗无奈的笑道。

曾经,她以为,罗文浩是将她救出牢笼的天神,现在才知道,罗文浩是她的地狱,将她牢牢的困死在那一边黑暗而后冰冷的世界中,没有尽头、没有希望,永远也得不到救赎。

“没关系啊,我可以保护你啊!虽然我现在还小,但爷爷奶奶都说我是我们家的小男子汉!”简易然再次拍了拍小胸脯。

看着英挺的小男子汉,唐诗忍不住笑道,“好啊,你来保护我。不过,在被你保护之前,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跟谁一起来的?你家人呢?”

找不到孩子的大人,一定急坏了。

“不用担心,他们一定会找到我的!”简易然星信心满满的说道。

唐诗笑了笑,这个小孩的确很可爱,便没有执意让他离开,毕竟医院人多复杂,让他在这里至少要稍微安全一些。

这时,护士端着打针的工具盒走了进来,“该打针了。”

唐诗配合护士打针。

这时简易然从凳子上噌的跳下去,在护士身边偷偷蹭了蹭,趁护士不注意,随后拿了一个注射器藏在身后。

护士给唐诗打完针后,又对她简单的交代了些注意事项,便端着工具盒准备离开,显然是没有注意到简易然刚刚的小动作。

不过,整个过程却被唐诗看在眼里,她脸色微沉,“还不赶紧把东西交出来?”

“什么东西?”简易然一脸无辜道。

“快点交出来,那个东西太危险了,不是你这样小孩子玩的东西。”

简易然嘟着小嘴,虽然有些不情愿,还是伸出了小手,一个手指那么粗的注射器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唐诗急忙拿了过来,抓着简易然的小手,拿过注射器严厉的说道,“随便偷东西的小孩都不是乖小孩哦,大家该不喜欢你了。”

“不要,美女姐……”

“碰!”病房的门突然被踹开。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萌宝来袭:爹地,妈咪是我的》 第8章 赴约 免费试读

呵!她的爱肮脏?是啊,连她的身体都是肮脏的,感情又怎么可能是纯净的?

“罗文浩,这单生意帮你谈成后,我和你互不相欠……”

“互不相欠?唐诗,你欠我的,你这辈子,下辈子也还不完!”

“难道,你非得将我彻底折磨死才甘心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我这条命,你现在就取走吧!”说着,唐诗缓缓闭上双眼。

这五年来,她真的是受够了!

“哼!我要你这条贱命做什么?”罗文浩讥讽道,“怎么?我不过才小试牛刀,就这点程度你就受不了了?就这样,你还口口声声的说爱我爱到可以为我牺牲一切?”

“能给的,我都毫无保留的都给你了……”

唐诗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让罗文浩的心猛的一紧,忽然有些害怕,他眼睛腥红大声咆哮,“你不是一直苦苦哀求我帮你找那个生死未卜的母亲吗?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他都还没有折磨够,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她离开,甚至死去?

即便是苟延残喘,她也必须要活在他的世界里。

母亲……

当唐诗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依然是恢复了一片平静。

她像是个没有生命的傀儡一般,接过房卡,转身换了件衣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是啊,只要她心里还装着罗文浩一天,只要她还需要他帮她找回母亲,她就永远也逃离不了罗文浩为她打造的牢笼。

“去哪儿?”见唐诗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罗文浩心头快速的闪过一抹惊慌,害怕她真的会破罐子破摔,对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去如你所愿。”

“我开车送你过去。”

“不必了。”

“我是担心你会像白天那样,临阵脱逃。”

听言,唐诗自嘲的笑了笑,刚刚她竟然还自作多情的以为……

“过来把这个喝了。”罗文浩指着放在茶几上的一个装满水的水杯。

这样,在意识不清的情况系下,她还不至于那么难受。

唐诗也不问是什么,拿起水杯大口喝干。

到了希尔顿酒店,唐诗开门下车,心底满是荒凉。

可笑的她,竟然还依然天真的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以为罗文浩会反悔?

她淡漠的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朱太太吗?我的手上有您先生婚内出轨的证据,只要你愿意和罗氏签订合约,我就把证据双手奉上……嗯,好。地址是希尔顿丢酒店666房间,现在就过来吧……啊!”

只顾着专心打电话的唐诗忽然与迎面而来的一个女人撞了个满怀,手机、包包掉了一地。

“怎么走路的,眼睛长屁股上了吗?”女人气恼的破口大骂,从地上抓起房卡,摇晃着纤细腰肢大步离开。

唐诗趁沉沉的叹了口气。

人倒霉可能就是这样子吧?喝口凉水都塞牙!

匆忙的从地上见手机和包包里散落出来的东西一股脑儿的捡起来,检查了一下房卡还在,便微微整理了下衣衫,朝希尔顿酒店走了进去。

可,没走几步,她忽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身体忽然燥热难耐,意识也跟着越来越模糊。

当她来到666房间的时候,掏出房卡却怎么也刷不开,再定睛一看,竟然是999。唐诗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自己一顿,竟然都能把房间号给搞错。

随着“兹……”的一声房门打开,她的身体已经越来越无力了。当她想要离开的时候,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该死!

罗文浩那个可恶的家伙竟然给她下药?真的好狠!

她在心里暗下决定,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出卖自己将罗文浩拿下这个合同,也算是还他最后的亏欠吧!

一晚上连轴的晚宴让简明辉烦躁又头疼,他扯掉领带,尽量减少体内的燥热,不爽的打开了房门。

那帮家伙现在是越来越能胡闹了,为了将他灌醉,真是什么招数都用上了。

走到浴室冲了个冷水澡,身体的燥热减少了些,才算舒服。扯过浴巾围在胯部,光脚走到床上。

才刚一躺下,忽然一个火辣辣的身体顺势滚入了他的怀中,伴随着一声模糊不清的低哼。

这个感觉让他熟悉。

同样是希尔顿酒店、同样的房间号、同样昏暗的灯光下、同样意识不清的女人、同样的一声柔软轻哼……

一如五年以前。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