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官场职场 > 正文

主角叫程诺习决的小说[豪门辣妻:总裁的克星]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4-16 08:23:11

主角叫程诺习决的小说[豪门辣妻:总裁的克星]全本免费阅读

《豪门辣妻:总裁的克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豪门辣妻:总裁的克星 即可阅读全文

《豪门辣妻:总裁的克星》小说简介

故事虽短,但里面的人物、情节链接的很好,很虐人也很煽情,看完久久不能抽离。。主角叫程诺习决的小说叫做《豪门辣妻:总裁的克星》,本小说的作者是十步光阴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当头一棒。程诺被这一棒打的眼冒金星。但是,她认准的事又岂能是轻易能改变的。她也毫不相让,坚决说道:“爸,我也告诉你!我这辈子还就认定习决了!哪怕跟你断绝父女关系,我也还是要跟习决在一起!”她这句话彻底。主角叫程诺习决的小说是《豪门辣妻:总裁的克星》,本小说的作者是十步光阴创作的总裁豪门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程诺坐在秋千上,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这里已经有了一个她和习决的宝宝。她在想着,要怎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庭院里响起脚步声,她知道是他回来了,她欣喜望过去,却看到亲密相拥的两个人。“程诺,我们该结束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次,程诺有了天塌下来的感觉。

举目无亲,四处无靠。

程诺知道,只能用自己柔弱的坚强来面对。

杀马特们越来越向她靠近,包围她的圈子越来越小,口哨声越来越刺耳,伴着令人恐怖的笑声。

巴西语程诺并不懂,她硬着头皮用英语跟他们交涉。

“你们要什么?钞票吗?我这里的钱都给你们。”

“别过来!”

“别再过来!”

头发被人揪住一缕,头皮传来疼痛,程诺尖叫了一声。

胸部被人袭击,摸了一把。她一阵恶心泛上来。

腰部也被人偷袭。

还有臀部。

程诺就要大哭起来。她拼命的反抗,拿包包砸向那些人。

在这个万般皆陌生的地方,她没有人可以求救。眼前的罪恶令她感到世界越来越黑暗。

在这个最绝望的时候,她唯一想到的人还是习决。

“你们都走开!”

“走开!”

“习决你在哪儿?!”

刺啦——

衣服的撕裂声在空气里尤为惊心。

程诺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在哭泣中,她还在拼命挣扎。

她的手脚被四个人分别抓住,拖着就要把她摁倒在地上。

疼痛——

此时的疼痛已经不光只有身体,还有心里。

心里的痛仿佛比身上的更为惨烈。

这是真正的痛啊。

她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

一个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她竟要这样被夺去……

程诺的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沉闷的痛呼,是发自一个杀马特的。紧接着,这样的痛呼接二连三的响起。

程诺的一条腿被放了下来,接着另一条也被放了下来。她的整个身体都被放开,平稳着陆。在路灯的光芒中,她看到一个挺拔俊朗的男子。

他的白衬衫被夜风吹的微动,在与那群杀马特搏斗中,他挥舞的手臂,手腕上的钻石袖口在熠熠闪光。

程诺眨了眨被泪水迷蒙的双眼,才看清那个人,瞬间,她的心猛烈的跳动起来。

习决!

是习决!

她不会是做梦了吧?

她又朝那个人走近了两步,不管是不是前面正在发生着激烈的搏斗。她终于看清了他,真的是习决!

“习决!”她大声喊他的名字,想哭又想笑。

当她看着他把那群杀马特都打跑,边笑边哭着鼓起掌来,那份激动只有她自己知道。

习决走向她,脸上冰冷的没有任何表情。

他依然很帅,稍长的留海被夜风吹得微微拂动,他的额角有伤,是在刚才搏斗的时候留下的淤青。

可是程诺感觉这样的习决更帅了。

“你没事吧?”他站在她的面前,目不转睛的打量她的周身。

程诺很囧,她此时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她用手拉了拉被撕扯破了的衣服。他的目光很关切,谈不上温柔,但却令程诺的心里暖暖的。

她想抱住习决,告诉他,刚才她是多么的害怕。但是她不敢,只是一双大眼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习决把她周身都打量了一遍后,发现她并没有受伤。他去帮她把包包捡起来,又捡起她的黑色背包。

他的目光看到她写字的硬纸片顿住了,‘习决我爱你,我在找你’这句话直击他的心口。

《豪门辣妻:总裁的克星》 第十二章 把肩膀借给她 免费试读

当头一棒。

程诺被这一棒打的眼冒金星。

但是,她认准的事又岂能是轻易能改变的。

她也毫不相让,坚决说道:“爸,我也告诉你!我这辈子还就认定习决了!哪怕跟你断绝父女关系,我也还是要跟习决在一起!”

她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程博恩,他用手指着她的鼻子,手指都几乎有些微微颤抖:“程诺!我告诉你!这个人他不适合你!程诺你太简单,他家庭背景太深……”

“那你说你跟我妈妈适合吗?!你跟她在一起那么久,你还是找了别人!!你知道妈妈是爱你的!!你们还有我啊!可你还是劈腿!!”程诺声嘶力竭的说,红了眼眶。

程博恩的气焰灭了一半,这是他心上的一道伤,轻轻拨开就会鲜血淋漓。

他看了程诺几秒说:“好,你要跟这个人在一起,我就真的和你断绝父女关系。你如果今天不回来,我就会冻结你所有的银行卡。明天不回来,我就会登报!”

说完,程博恩转身上车,大切诺基绝尘而去。

程诺看着远去的切诺基难过的吸了吸鼻子,她并不好受。但她此刻必须坚持。

习决看着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她抬首就落进他乌黑的眸子里。

习决说:“我送你回去,跟伯父好好谈谈,不要闹得太僵。”

程诺摇头,“习决,我今天有故事要讲给你听。”

习决点点头。

习家的车开了过来,司机走下车,打开了后车门。

习决看一眼身后的同学们,他们为刚才目睹的这一切也都有点小压抑,以至于现场气氛也都有点压抑。

习决跟大家说:“抱歉,今天让大家见笑了,我和诺诺先走了。”

大家都以理解的姿态跟他们道别。

习决搂着程诺上了林肯车,司机替他们关上车门后坐进驾驶位。

林肯车开出机场区域,习决始终把程诺搂在怀里。她很悲伤,他感觉得到。

“先不要回去。”习决对前面的司机说。

司机点点头,就把车子开着在街道上兜兜转转。

过了很久,程诺对他说:“能找一个只有我们俩人的地方吗?”

习决点头,叫司机在路边停车,他带着程诺走进了附近的一家酒店。

习决订了一间商务套房,他们走进套房后,程诺坐在沙发上,习决去给她倒了一杯水。

程诺接过水后看着习决,这件事她要很大的勇气才能对人说出来。

习决在她身边坐下来,他此刻需要做的是一个倾听者,把耳朵借给她,必要的时候,还要把肩膀给她靠一靠。

程诺先喝了两口水,压压心中的情绪才慢慢开始讲。

“我爸爸和妈妈是在还不算开放的年代认识的,当时他们能走到最后,结婚,也感动了无数人。我妈妈曾经最喜欢的事就是跟我讲她和爸爸的恋爱。”

“每次讲起的时候,我妈妈都如少女一样的羞涩和甜蜜。我知道妈妈是很爱爸爸的。我也一直认为,爸爸也是很爱我和妈妈的。直到十六岁那年……”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