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主角叫颜绵季遇[季先生,太太要夺权]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2-11 21:54:27

主角叫颜绵季遇[季先生,太太要夺权]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季先生,太太要夺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季先生,太太要夺权 即可阅读全文

《季先生,太太要夺权》小说简介

《季先生,太太要夺权》剧情还不错,就是感觉可以,凑合着看,无聊打发一下时间。。主角是颜绵季遇的书名叫《季先生,太太要夺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天使在哭泣所编写的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仅仅是听他那种说话语气,颜绵就觉得呼吸困难。听到他后面一句话更是站立不稳,差点窒息。“从今以后,你在季家不要以季家二少奶奶自居,多和下人们学学怎么伺候人。把我伺候地舒服了,我哪天一高兴,也许会帮帮颜氏。主人公叫颜绵季遇的小说是《季先生,太太要夺权》,是作者天使在哭泣创作的婚恋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个世界上,有两种男人不能惹。闷骚腹黑的和想上你的。偏偏,颜绵都惹了。为救颜家,她下药爬床,千方百计怀了季遇的骨肉,以此要挟,风光大嫁。殊不知,闷骚腹黑又别扭的季二少才是步步为营,半威胁半利诱,实力宠

精彩章节试读:

仅仅是听他那种说话语气,颜绵就觉得呼吸困难。

听到他后面一句话更是站立不稳,差点窒息。

“从今以后,你在季家不要以季家二少奶奶自居,多和下人们学学怎么伺候人。把我伺候地舒服了,我哪天一高兴,也许会帮帮颜氏。”

颜绵浑身一震,瞪圆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身体绷得紧紧的。

他这个要求,也未免太过分了!

颜家虽然不如季家那么权大势大,但好歹也算名门。她虽不是娇生惯养,但也从小是被视若珠宝,是被家里人当成宝贝一样宠大的。

只有她被佣人们照顾的份儿,哪有她去伺候别人的时候。

只是,如果这么做能救颜家的话……

见她眉间犹豫不决,季遇敛了敛眸中的怒气,嘲讽道拖长着尾音带着促狭,“看来颜氏对你也没有那么重要。我还以为你为了颜氏,什么都可以做。”

他话音刚落,颜绵便应声,“好。”

这一个字,透着说不出的坚定。

听到这个字,季遇像是被针扎到般,浑身都泛起刺骨的痛,难受地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颜绵吗?

他所认识的颜绵是不会答应这么无礼的要求的。

明明不爱他,却可以为了让他救颜氏爬上他的床,如果有别人有能力救颜氏,现在她是不是已经爬上别人的床,怀上别人的孩子。

想到这里,他就愤怒不已,厉喝一声:

“进来,帮我搓背!”

仿佛看都不屑于多看她一眼,他狠狠撂下话,顺手从床边拿起一件薄薄的睡袍,大步迈入浴室,声音里不难听出来夹杂着凛冽的怒气。

颜绵水眸一震,望着季遇愤怒的背影,长睫簌簌颤动片刻,深吸口气,走了进去。

是她答应他只要能救颜氏,什么都愿做的。

只是……看着他森寒的背影,她突然觉得好陌生。

会所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还如此羞辱她,这会儿,在季家,他还不知道要怎么折磨他!

为难她不要紧,只是肚子里的宝宝……

她下意识地抬手摸向小腹,心思复杂难当。

正想着,季遇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一把揽住颜绵细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扔进浴缸。

“啊!”

浴缸内里,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颜绵惊呼一声,挣扎着想要站起——

季遇一把按住浴缸两边,俯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还打不打算让我帮颜氏?”

他在袅袅水雾中瞪着她,眸底怒气翻腾。

这话显然对颜绵有效,闻言,她挣扎的动作顿时停止,茫然地望着他。

腹部突然传来的尖锐刺痛让她心底一慌,瞬间慌乱害怕起来,她忍不住开口哀求,“季遇,我肚子疼,你就放过我一次好不好?”

季遇轻嗤一声,“颜绵,你什么时候又学会演戏了?”

这不过是她不想伺候他的借口罢了,他相信才怪!

两人对峙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拐杖敲打着门的声音。

“混蛋,你是不是又欺负绵绵了,赶紧给我开门!放绵绵出来!”

是老爷子的声音,颜绵听到这个声音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她蜷缩着身子坐在浴池的角落,湿润的衣衫紧贴着白皙的肌肤,那胸前挺拔诱人的小白兔,让人想入非非。

季遇看着这样的她,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颜绵小声地乞求:“看在爷爷的份儿上,就别闹了好吗?生气对他老人家身体也不好。”

季遇原本不想开门,听到她这番楚楚可怜的乞求,又听着门外一阵气急的咳嗽声,黑眸晦暗不明地闪烁片刻,霍然转身,迈步拉开浴室的门。

“爷爷,这么大晚上的你怎么不睡觉?”

刚拉开门看见门口咳嗽不止的老人,季遇便伸手去扶他,关心道。

《季先生,太太要夺权》 第5章 什么时候学会演戏了? 免费试读

仅仅是听他那种说话语气,颜绵就觉得呼吸困难。

听到他后面一句话更是站立不稳,差点窒息。

“从今以后,你在季家不要以季家二少奶奶自居,多和下人们学学怎么伺候人。把我伺候地舒服了,我哪天一高兴,也许会帮帮颜氏。”

颜绵浑身一震,瞪圆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身体绷得紧紧的。

他这个要求,也未免太过分了!

颜家虽然不如季家那么权大势大,但好歹也算名门。她虽不是娇生惯养,但也从小是被视若珠宝,是被家里人当成宝贝一样宠大的。

只有她被佣人们照顾的份儿,哪有她去伺候别人的时候。

只是,如果这么做能救颜家的话……

见她眉间犹豫不决,季遇敛了敛眸中的怒气,嘲讽道拖长着尾音带着促狭,“看来颜氏对你也没有那么重要。我还以为你为了颜氏,什么都可以做。”

他话音刚落,颜绵便应声,“好。”

这一个字,透着说不出的坚定。

听到这个字,季遇像是被针扎到般,浑身都泛起刺骨的痛,难受地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颜绵吗?

他所认识的颜绵是不会答应这么无礼的要求的。

明明不爱他,却可以为了让他救颜氏爬上他的床,如果有别人有能力救颜氏,现在她是不是已经爬上别人的床,怀上别人的孩子。

想到这里,他就愤怒不已,厉喝一声:

“进来,帮我搓背!”

仿佛看都不屑于多看她一眼,他狠狠撂下话,顺手从床边拿起一件薄薄的睡袍,大步迈入浴室,声音里不难听出来夹杂着凛冽的怒气。

颜绵水眸一震,望着季遇愤怒的背影,长睫簌簌颤动片刻,深吸口气,走了进去。

是她答应他只要能救颜氏,什么都愿做的。

只是……看着他森寒的背影,她突然觉得好陌生。

会所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还如此羞辱她,这会儿,在季家,他还不知道要怎么折磨他!

为难她不要紧,只是肚子里的宝宝……

她下意识地抬手摸向小腹,心思复杂难当。

正想着,季遇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一把揽住颜绵细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扔进浴缸。

“啊!”

浴缸内里,溅起大片大片的水花。

颜绵惊呼一声,挣扎着想要站起——

季遇一把按住浴缸两边,俯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还打不打算让我帮颜氏?”

他在袅袅水雾中瞪着她,眸底怒气翻腾。

这话显然对颜绵有效,闻言,她挣扎的动作顿时停止,茫然地望着他。

腹部突然传来的尖锐刺痛让她心底一慌,瞬间慌乱害怕起来,她忍不住开口哀求,“季遇,我肚子疼,你就放过我一次好不好?”

季遇轻嗤一声,“颜绵,你什么时候又学会演戏了?”

这不过是她不想伺候他的借口罢了,他相信才怪!

两人对峙间,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拐杖敲打着门的声音。

“混蛋,你是不是又欺负绵绵了,赶紧给我开门!放绵绵出来!”

是老爷子的声音,颜绵听到这个声音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她蜷缩着身子坐在浴池的角落,湿润的衣衫紧贴着白皙的肌肤,那胸前挺拔诱人的小白兔,让人想入非非。

季遇看着这样的她,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颜绵小声地乞求:“看在爷爷的份儿上,就别闹了好吗?生气对他老人家身体也不好。”

季遇原本不想开门,听到她这番楚楚可怜的乞求,又听着门外一阵气急的咳嗽声,黑眸晦暗不明地闪烁片刻,霍然转身,迈步拉开浴室的门。

“爷爷,这么大晚上的你怎么不睡觉?”

刚拉开门看见门口咳嗽不止的老人,季遇便伸手去扶他,关心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